首頁 »
2007/12/11

天越黑的時候,星星越亮!

 

在遙遠的銀河中
您看到了嗎?  

                    天越黑的時候,星星越亮!

治華吾兄,如晤:

秋涼時分:起風了!天暗了!您終於選擇人煙稀少,最近最美的回家路;您終於選擇直道而行,放下紅塵和黑膠,立地成佛。您當真是小姑口中深秋獨吭的高音,英雄絕叫,清越悠揚,只曠古知音來和;您當真已化為高山頂上熠熠閃亮的星宿,劃破天際,只留下真實而動人的生命刻度,朵朵蓮花步步開…我們還來不及跟您預約去您最引以為榮光的金革旗艦店,去聽它一曲「遠離家園五百里」「鄉村小路引我回家」,那根等著您撥弄調音的和弦,就斷了…這世界,真不是我們想像的那樣,這人生,也常常有讓人無能為力的時候。其實,其實啊,我們也想好好哭它一場,也許啊,也許面對世間愁苦,您只是出門散步,馬上就回來;也許走過生命幽谷,您只是跟飛到安靜的溪水邊;更也許,您只是不忍愛您的人擔憂,想獨自去尋隧道盡頭的光。從彼岸到此岸,其實不遠,去年花落君在,我們家族仍續計畫著下次的一期一會或說是一生一次的移動饗宴:〝今年您不會缺席吧!〞


            您走的時候,真的是「孔雀東南飛,一步一徘徊」啊!您親愛的老婆說您往生那一刻,面容安詳平和,十分好看,代表您心無罣礙,已經遠離顛倒夢想,終能花落蓮成,應該可以長在光明中。后來,只聽說,韶玲妹妹夜夜為您守靈點油燈,幾乎走不出您家的那扇門。那個與您伉儷情深,攜子之手,準備與子白頭的人,還有那對已經長大與您們依存共畫一個圓的孩子和家人,天曉得,她﹙們﹚有多愛您。今生做夫妻,前世多少同船渡。您真無情愛別離,忍令那令人驚慌失措的夜晚,芸娘忘了畫眉,西施忘了捧心;您真有情也心太軟,愛家時灑露水;離枝時還連花疼。原來,您在幫我們複習人生的離散和漂泊;原來,一關難渡終須渡,愛不能讓它重重成傷。法鼓山聖嚴師父開示:活著,是為完成最後悲願。天心月圓,儘管火光微弱,您可要功德廻向庇佑,您可要引領她們彎腰走過風雨;平安走到鑲著金邊陽光的地方……。

您走的時候,外面的天氣忽冷忽熱,聽說您不只沒有帶走一片雲彩,還忘了多加一件衣衫。我始終無法忘懷,二十多個盛夏光年以前,您娶到了我們竹馬圈中最亮麗的蝴蝶小公主,我們榮幸有緣與您風雲際會,看著她幸福的牽著她的竹山女婿,加盟我們這個「吹笛品韻,愛山愛水,在山谷映心」的小團體。雖然,我比較喜歡聽您談及,您與您的老闆與所屬基金會﹙協會﹚,尋找創業家,從TIC產媒平台到國際NGO的青雲道路,以及結合科技和文化戰略,所可能帶來的文藝復興。其實您泰半時候是溫厚熱情而略帶豪氣的,或淺吟低唱「您們甜蜜的家庭」;或小露才藝教我們「運氣功」「帶動唱」;或不忘帶我們到最高級的心靈加油站,一起分享珍藏的黑膠的往日時光。尤其在笛韻幾次面臨斷炊、斷糧與斷音杳,正當麗華疾呼「因為我們仍有夢,依然將你放心中」的時候,多虧您引水抱樹,仗才疏義捐妻捐功德,幫助我們料理鄉愁,把需要柴火才能沸騰的茶音燒開。襄贊塑模這個鬆散的偌小組織薪傳再生,並且使得笛韻:「一琴一弦,永不中斷。」鋪黃花、撒綠葉的您怕不知曉:您早已化蛾成蝶,讓這塊大家都疏於耕耘的荒地開出了我們從未見過的花。

治華吾兄:外面的風停了,可能慢慢天就要亮了!您聽,您聽,外面的世界吵死了!疲憊的旅人安心睡去吧!您愛的和愛您的人都一切安好,大家對您的敬重,懷念與愛,也滿滿的一直在。千里之外,靜水流深,我們這些兄弟姊妹「不惜歌者苦,但傷知音稀」,卻實在找不到更溫暖的辭句,為您生命書寫,為您加冕一生,年輕的哲學家感嘆:最後的人必須關燈,留下來的人必須落淚,必須接受功課;告老的現代詩人輕喟:老人的笑是生命的夕陽,孤飛的雁像愛情的隕星。我們都深深相信雲破天青後,您將永遠發光如星:〝在遙遠的銀河中,天越黑的時候,星星越亮。〞誰說空山靈雨;寂寞沙洲冷?如果,真的有如果,我們重唱向陽的「在寒流中聽冬天的歌」;我們慢慢證得「苦難,是化妝的祝福」「智慧的生命是永續長存」。也許,一定有也許,您會看到,您勇敢又美慧雙修的妻子幫您守住家園,同時偕同那批創新的志業伙伴,以及我們那些曾在您少林寺學藝的孩子們加上十方大德的殊勝力量,一起向上向善向世界飛起來……

鴻雁在雲魚在水;馬前雪花馬后香。回首靜收,看我們自己的生命河流流呀流…我們到現在仍篤定相信:您只是選擇暫時離開,只留下極光,而極光的背後留給我們的當然還是光;一道在我們每一次星月交會聚散時刻,還能仰望看見的極光…。


                      
笛韻人˙黃凱楓96.12大雪
  
                            雙手合十,靜心默禱。
                          那凍頂的相思,那沉重要命的相思。


蝴蝶你要慢慢飛。 因為,這就是人生。

蝴蝶,請聽我說。誰受得起這驚天一雷。天不會做天,就讓祂塌了吧!才思表達對琪珊知己的深摯擁抱與思博的悽悽焉。聽到妳嘶喊的愛音,我們心都碎了!奧修說:哭過後,要笑他回來;再怎麼苦,也要把天扛起。已經化蓮化為菩薩的他似在告訴妳;然後呢?  答應送妳老公華山「開光明鏡」,寓意天地劫難後,人心大白。與送妳的另一面,剛好雌雄一對,唯天上地下的菩提鴛鴦才能擁有。

原來,這就是人生。一樣心臟病猝逝的美小說家瓊安從內心狂亂、哀働潮襲中了悟:若不五體投地的去生死相會,好像不叫人生。果真,一陰一陽,謂之道。佛門亦說:早走晚走,都是前世修來的香火緣。我們必須努力並做到,頃萬千宇宙之力,不讓妄念和雜緒紛飛,且試著讓心理安靜下來,一件件來面對當下的事。因為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將殘的燈火,祂不吹熄。因為公婆與孩子,都共同需要一個為母為媳則強的妳。

其實,我們都想好好哭他一場。一起跟不仁的蒼天世界抗議:愛人給我滾回家。且聽五月天歌:笑過、哭過,最後註定要寂寞。且聽王菲唱:給我一雙手對你依賴,給我一雙眼睛看你離開,就像蝴蝶飛不過滄海,沒有誰忍心責怪。Face Life & Life's Risk, 其實妳已經做得比誰都好,對照我這隻不能在千年月色低頭看破,只能任日子苟延賴活的鴕鳥生命,冀望妳是我們心目中永遠的蝴蝶夫人。

蝴蝶公主,晚安。
面對今生最冷的一場暴風雪,情不重不生婆娑。面對一切五蘊織盛的苦楚,妳且不能閃躲和後退,唯有承擔。在深情部落格裡,我們必須調整焦距,重新溶接人生。還好;妳並不孤獨,妳還有最好的小孩、兄姊姑婆和朋友來相互取暖依偎。梧桐不待老,花園要陽光,花兒要露水,還有治華最后的悲願,還得妳在明天太陽升起前趕路。切記:只要我們挺過秋決,熬過寒冬,就能等到春天。

蝴蝶,請妳慢慢飛!花開花落,破繭出蛹之後,不管未來的風要往哪裡吹,可否相信:緣生緣滅的奇異恩典,一起與陽光有約。在菩提薩埵的修習次第道路上,一起作修行入門總複習的功課。試著把他風度翩翩的身影,烙印復刻在心版上,或寄于深情典藏的瓶中信;或寄于穿梭第六感的時光機,真的讓落花流水春去也。因為風雨過後,我們都希望妳恢復原來的樣子。因為妳只有一個方向,那個方向叫遠方;只有一個明天,像亂世佳人郝思嘉一樣的  明天。

                             黃凱楓 韶玲 妹妹的平安書
                                                96.12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