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9/17

短笛吟風—記笛韻蘭陽之旅

吳明兼 

    山與海的對峙,形成蘭陽平原的地理景觀;人和自然的妥協,展延出宜蘭特有的人文風貌。是上帝特別的關愛,或是人們自己的努力,促使位於北台灣一隅的宜蘭,能夠保有瑰璞而豐富的自然資源,和純樸而敦厚的傳統民風。更值得慶幸的是,人們正當一味的追求高度經濟開發的同時,環保工作能落實和地方建設同步發展而不乖離,是一件難能可貴的事。

    我們暫且拋卻人為因素不談,地理環境的優越,足可以使其成為有別於其它都會區的混亂和擾攘破壞,但是北宜快速道路的完成通車,無疑地會帶給宜蘭人便捷和困惑,這塊人間樂土,往後生活指標如何?就有賴時間去做梳理。笛韻人為一窺究竟,二來順道造訪中國時報派駐宜蘭多年的"梗兄"。因此選擇了10月30日快樂的上路。



    當烏雲掩藏黎明的曙光,細雨輕濛,帶著深秋時應有的寒意,僅有的一點詩情,也隨著這感性的季節飛揚起來,以尋夢的訴求去投入時光交錯中,感覺天候的變化,讓心情找到出路,更讓自己找到說服自己的理由,好融入這大自然魔術箱裡的運作。

    車窗外偶而雨絲輕飄,可能因濕氣過重,景物看起來有點模糊,而車廂內已鬧得色彩非常鮮明。愛梅不失職業歌手的隨著樂音,唱出黃鶯出谷般歌聲,驚動四座,早期如果走歌唱路線必與歐陽菲菲和鄧麗君齊名了。向陽的台語老歌爽朗高吭,節奏分明,韻味十足的悠揚開來。昆鎰的「鼓聲若響」,響動了整個車廂,其餘之人也都有精彩演出,如說了一則有點黃又不會太黃笑話的振龍兄,以其慣有的風趣引發大家開懷大笑。而以引經據典聞名的金相兄也不落人後的唱了一首年代已久的童謠。唯獨凱楓兄以禪坐入定神遊去也。叫我想起古人的一首詩「萬松嶺上一間屋,老僧坐閒雲半間,雲到三更去行雨,歸來方羨老僧閒」。在這如萬花筒般讓人昏眩的環境,能夠保有自己的一份真,堅守著自己的原則,也非易事。

車行到龍峒暫停休息,給予眾生方便之餘,還可以觀賞奇岩異石和海浪翻飛。以下有幾番對話或可理會一些。詩人:瞧沿岸的浪花激起生命的唯美,雖是剎那也是永恆。隱者:(凝注遠方的船隻),大自然迴向的潮音似乎和我們的心靈相互溝通著。旅人:人生就像潮起潮落,有時激情,有時靜默。俠客:(高傲地眼神從水平面揚起)只有透視人生的無常,才能夠放下,心中沒有牽累,方可證悟智慧,生活就是透過這種智慧,開啟屬於自己的一扇門,並開拓出自己要走的一條路。眼前的幻化何足道哉。

中午時刻來到頭城梗枋漁港。(小漁村是我夢寐以求的渡假地點,有時想逃離城市的擁塞繁忙。選擇漁村小店,三杯兩盞過後在去看夕陽晚霞)。在一家招牌寫著「紅螃蟹」三個大字的餐廳用過午飯,就直接啟程到宜蘭運動公園後轉往縣政所在地參觀。以親民化設計的縣政中心外觀相當奇特。其內部設計裝潢也和其他行政官府不同,一律以原木為主基調, 木的年輪輕訴著生命的可貴和散漫著一股清爽的香味。大伙們更在楊英風大師的傑作前合照。

當然我們絕對不會錯過一睹〞梗兄〞為員山公園景觀造型碑而寫的神社故事詩。讓我們再度來分享他的榮耀:

神社故事之一

穿透記憶的廢墟

鳥居與潮汐同起同落

演繹著明日故事

吵嚷聲 可喚醒了沉睡的金獅

神社故事之二

神社傾頹石燈與太陽一起殞落

忠烈的旗幟易變

唯有神駒依舊

看盡暮色漸漸掩埋了現代
(詳細圖文請參見笛韻文訊第四號)

詩人以其敏銳的筆觸和曠達的胸襟,以極其落寞的心情掌控了神社裡的忠烈英靈。魂兮不滅,可以再披掛上陣,跨上神駒,英姿煥發的挽長弓射雲鵰。然而夜幕已經掩襲,使得景物更顯蒼茫迷幻,才由梗兄引領來到夜宿地點--老爺山莊。安排好房間,用過晚餐後由治華兄帶頭玩遊戲。大朋友、小朋友都玩得很開心又很快樂。緊接著是一年一度的年會開鑼,由會長振龍兄帶入(請參考會議記錄)

    年會有激烈的爭論與祥和的檢討,並選定明年度由憲輔兄掛帥領軍。會議進行到凌晨三點多,才在疲憊中就寢。
第二天行程的安排也很緊湊,首先參觀羅東運動公園,再轉往冬山河為划船比賽的選手們加油。午餐後大家擔心沿路塞車,也就和梗兄話別:「再見!珍重!」揮別蘭陽的青翠大地、揮別宜蘭的蔚藍海岸,平安的抵達家門。

    檢視此行行程雖不如預期能到太平山或棲蘭山,有些美中不足。但太平山的雨和棲蘭山上的雲,總在我們的心中盤旋。烙印在笛韻人腦海裡的明媚風光,如晶片般儲存著。短笛吟風蘭陽行,真的不虛此行。



海海人生←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