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9/17

黃金山城-記笛韻九份暖暖之行

吳明兼 
三月九日,等待破曉的最後一聲雞啼,好叫醒偷懶的太陽,笛韻人紛紛整裝赴台汽中崙站。為的是探訪黃金山城一九份和向陽暖暖的家。從看日偏食開始,時值吳明兼暮春上群大烏帶著可愛的小鳥出來學飛。(暫時喊停)

要寫一片好山水在文章裡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更何況要寫好一篇遊記在大家的心中那就甭難去揣摹了。因而我只能以很自我的角度,還有用很隨興的方式去處理。我想這應該是一種拋磚引玉,喚起大家有此共識,能夠共襄盛舉。否則新桃花源渡口空有小舟,而無人問津上豈不孤獨得寂寞,更可惜得遺憾。


    有很多騷人墨客已對九份下了很多很好的註解,同時也有很多遊客對九份有很深的理解,要我寫九份我真不知要從什麼地方去著手,因為我只是個短暫的過客,我不想以男人嫖妓的心態來對待這曾經暄騰繁華閃爍的黃金山城。舞榭歌台猶在,當年的淘金客和青樓紅妝已然杳去無蹤,撫思昔寺盛況,不禁令人感嘆歲月的無情。

    走在基山街道,店家所呈現在遊客眼前的無非是一些俗不可耐的簡品,雖然因為經濟因累不能兔俗,台灣所有風景點所販賣的商品幾乎如出一轍,真讓人痛心。一路走來還好有地方特產「芋圓」可以消解一下沉重的心。

進入六榕園的石階陡峭狹隘而有青苔,但兩旁有盛裝的花朵列隊歡迎這群不速之客,溫馴的小狗也給我們致最高的敬意。園主一李先生頗有五柳先生之風,衣著簡單,可以看出他生活的樸素,看我背著背包即要我卸下,非常吻合喜歡「禪」的我。

他在磚紅色的瓦片上作畫,用非常中國的筆觸,以很台灣的心情揮灑出自己的繪畫天地,這種獨特用材及風格的畫風當然被視為藝術的另類,然而在這不斷求新求變的藝術領域裡,這應該被允許和肯定的,我幾乎可以用驚艷和讚嘆來形容他誠懇的態度也讓我動容。

李貴雲,是六榕先生的鄰居,她用紙黏土塑畫再以油彩彩繪出九份的色彩,那份對鄉土的用心與情意表現在創作上,可以雹到九份建築的特殊風貌和潮濕斑剝的情景,有一種滄桑淒美韻味,在為我解說她的作品時,可以清楚的看到淚水已浸紅了她的眼眶,由此可知她對九份的用情,想要使失真的九份寫真在她的畫布下。

失真的九份祗能在畫家筆下找到真正原始的風貌,那份繁榮後的落寞淒涼和寂寥,真正交錯著一種孤獨的淒美。

在海藍鋪底的山頭迎風細訴與低吟。如果老礦工的靈魂可再,五番坑口用鬱卒的心情,堆著載滿金礦的台車,步履蹣跚的步出暗無天日的坑道,早已不知何處是家。

從淘金到悲情,如果祗一昧的強調黃金歲月的盛況而忽略了它的落寞,那就不懂得如何去關懷,用現代建築去拒絕老礦工的夢更是讓人感到難過和失望。如果沒有藝術的進駐,九份已被商業強姦心變悠谷失色。(沒有雨滌的山色不會清析;沒有愛的關懷生命不懂尊重。)

用純經濟去炒作九份,永遠走不出無言的悲情,更永還走不到藝術。當然人們應暫緩行腳,還給九份一個樸實而有格調的空間,更讓這塊失「金」的樂園能渡過眼前的黑暗,拉出明日的長紅。

滿腹牢騷和苦水吐盡後,肚子也有點餓了,大夥兒就在風箏博物館附設的餐廳用午餐,席開三桌,老板娘還特別用心配菜,吃得大家讚不絕口,有詩為證:

詩曰:
不食人間煙火味,
豈知大地自然者.,
葷素皆宜大雜燴,
山珍海味任君嘗。

打油詩遺可以吟哦一番吧,應該可以下酒,此是題外話,暫且不表。

吃過午飯,緊接著參觀風箏博物館,館內陳列了中外各國風箏代表作,台灣的風獅爺,中國大陸的龍,美國的老鷹和韓國的陰陽八卦。西方用色大膽明亮和東方的細緻手繪成強烈對比。

人類不能直接展翅高飛,就發明了一些可以隨風起飛的柬西來圓夢。從孔明燈到熱氣球;從滑翔翼到飛機,從人造衛星到太空梭,乃至於末來的星際航艦,均凸顯出吾人對宇宙的暗戀。以後要談戀愛可以到雲河去體會牛郎織女鵲橋相會的激情。

一行人在參觀完風箏博物館後,隨即離開九份,直奔向陽暖暖的新窩。

羊兄羊嫂以十二萬分的熱誠招待這群笛韻老友。大家也盡情的吃喝玩樂有如一個大家庭,不亦樂乎。甚至有人還朗誦了十年前向陽的情詩。

愛情像槭樹的葉子
慢慢褪色。親愛的
理想多半也走這樣
像平原上的列車
在黯夜中遁走
遁走的,其聲隆隆
退去的,已難補救
親愛的,別擔心
褪去的是青澀
將來就是紅熟
歲月殘憾猶如綠葉
落水飄走。親愛的
命有時也會如此
像山崖上的滾石
在風雨前一顆跌落
跌落的,其聲重重
漂走的,無法捕捉
漂走了暑夏
換來了涼秋

時已向晚,倦鳥思歸,功德圓滿,阿彌陀佛。(施主,請便)



意想風到-笛韻之行←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海海人生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