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9/17

風雨故人情

三 朽

●八方好友會古鎮

「笛韻年會報到處」的海報醒目的張貼在熱鬧滾滾的集集小站,讓經常路過小站的我增添一分輕微的喜悅與悸動,為著那在人情世事瞬息萬變的世代裡,不因時間而質變、稀釋的真情。(眾人兵分兩路,老幼婦孺搭小火車,運將則驅車由環河快速道路向水里進發)。


●水里變得很水裡

賀伯摧殘之後水里變得很水裏(水里原名),千年不變的認命寫在每一個鄉民的瞼上。眾人會合之後,手抱幼子的林老招呼著「來!來!來!呷枝仔冰,囝仔一人兩枝,大人一人一枝」,五塊錢一枝的清冰讓大人們思想起長長一串的童年,讓囝仔在麥當勞的油膩之外也品嚐一下屬於鄉士的清與淡,清清淡淡的感覺總是那麼貼心持久,正如老友之閻那一分離久不疏的感情,有點淡又不會太淡。

●微塵不染蓮因寺

暫離灰色城市叢林的擁塞與壓迫,讓自己從忙碌的競逐,繁重的課業中徹底解放出來。遙望賀伯之後重創的群山與四處奔竄的溪流,一種隱隱作痛的悲憫與終極的關懷瞬間突破了平時的麻木與冷漠,不僅對那些在土石泥漿中消逝的生命,更對人與自然之間那種無奈與辯證的宿命。

●火浴人生貫天窯

對有些人而言,人生也許是平順而充滿歡愉的,但對我或是更多的人而言,人生的過程也許是一次又一次的毀滅,一場又一場的焚燒。每一次返鄉,幾乎都會到窯場去看一看、摸一摸、想一想,每一次有每一次的體會,不變的是毀滅-焚燒-重生的那一種悲壯的快意和領悟。焚燒吧!烈烈的焚燒,如火浴的鳳凰,靜待五百年僅有的一次重生。

●風雨故人情似水

據說前年溪頭之行又是風又是雨人,今年水里之行又碰上突如其來的豪雨,阻斷了拜訪兩百年古樟之行,大夥只好在林老家農產加工棚裡躲雨,接受林媽媽酸梅湯和脆梅的招待,看著雨,看著憲輔兄拿著脆梅一個一個往嘴裏送,直呼讚的模樣,看著大夥,看著一股風雨故人的情懷,自心中慢慢的漾開。日落時分,大夥驅車跨躍滾滾黑水向凍項山挺進。

●話天說地茶博士

古早古早...有一....因為....所以....但是...。帶著三分酒意,正治兄引經據典敘說凍頂茶的一頁滄桑,大抵出了名的人事地物,背後總有一段浪漫的傳說,但是只要稍微體會一下茶的產製過程(採青、日曝、烘焙、搓揉、整形...)那一分浪漫就會變得心酸酸起來,也許他日三朋好友在品茶之際,將會多一分對茶以及茶農的虔敬與感懷吧!

●過盡千帆話笛韻

頒了獎,摸了彩,囝仔已經消失了一半,茶博士談茶的時候,囝仔早已找理由各組帶開了。剩下老笛韻由昆鎰兄主持,正式開會,內容他處另有詳述,不容多言,讓林老感觸最深的依舊是大家對笛韻的熱忱,如果沒有這種熱忱的支持,笛韻將逐漸的「消聲」,但只要有這一股熱忱,笛韻就會如凱楓兄所言像老鼠會一樣代代相承。會議將近凌晨一時結束,明天不一定會更好,但今晚讓我們都有夢。

●杯影交錯道珍重

沒有一般離別場合的傷感,只是有些難捨,兩天一夜的美好時光終將封藏在記憶的深處,不能來不一定是一種遺憾,但是如果能如何咪所言:「不僅要經常參加而是要年年參加」,那麼生命必然多一分滋潤,多一分感動,讓我們彼此期待,期待另一次的重逢。

<<林三朽寫于高雄觀音山>>



桃園「龍珠灣」之遊記趣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雲深鎖秋山-記笛韻「高瘋會」煮酒論劍瓷揚窯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