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9/17

桃園「龍珠灣」之遊記趣

林家健 

    八月十九、耳日是老爸「竹山笛韻之友」一年一度聯誼的日子,今年聚會的地點,選在桃園縣石門水庫畔之「龍珠灣渡假中心」;因為每一次的聯會中都要舉行小型的摸彩,每一家庭都需準備乙份禮物,我們準被一份原木的文具用品盒,希望抽中之家庭會喜歡。


 在高速公路沿途,有許多超速偵側器及警察巡邏車取締違規駕駛,所以經過時都得減速,待遠離後便像脫了韁的野馬,衝了出去。車行約近兩小時路程,我們在北二高關西休息站(記得前年夜泊楓橋之旅,也是在此停留休息)讓車子鬆一口氣;為山不在車上覺得無聊,準備林清玄作家的有聲書-「打開心內的門窗」錄音帶,以舒解長途坐車之疲累。

 車行至大溪交流道,下高速公路往「龍珠灣」途中,因爸爸未曾來過慈湖,便順道前往致意。經過湖邊,看到湖中有許多隻白天鵝及三隻黑天鵝,自由自在的悠游,至為祥和更襯托出慈湖之美。到達蔣公的靈厝時,還看到憲兵接儀式過程,其雄壯威武之精神令人敬佩。我們進人恭奉靈柩的中堂,向 蔣公的遺照及靈寢鞠躬致敬;內心深感此時此刻和一代偉人距離是如此的相近。我們花了十分鐘的路程回到停車場,繼續奔向目的地。

 到了「龍珠灣」大門,還得買票才能進入;我們找到了主辦人林叔叔。我和媽媽、哥哥先到處走一走,熟悉一下附近的環境;走過一吊橋,即是烤肉區,再過去便是會議室和一些遊樂設施,規劃的尚稱完美,傍晚的夕陽暉映在湖面上,至為美麗動人,令人流連忘返。

 可惜天色漸昏暗,我們只好先回到「龍聚園」,老媽看我和哥哥很無聊,便告訴我們前棟大樓三樓康樂室,有撞球桌及桌球檯,太好了,終於可以打發時間了,到達時,老爸和林叔叔已在打桌球,林叔叔的兒子林根弘(年紀和我一樣大)也在那裡,我們也打起毫無經的撞球,(唉!三人之球技差不多,一樣「菜」字可形容),可惜,已到晚餐時間,只好下樓吃飯。

 餐廳旁有一座網球場,因為以前未曾打過網球,所以想試試身手,便和林根弘打起網球來;我剛發第一球,結果打出場外,掉到溪裡不見了,頓時信心去了五成,我不敢再發球,換林根弘發球,結果,不是觸網就是出界,真是「菜」到底了(我也一樣)。

 經過二個小時又三十分鐘的「激戰」,所有網球已「陣亡」-不見了。我們只好回到屋內看電視、打撲克牌,爸爸他們在二樓開會,一些媽媽級的阿姨們在一旁打麻將,也有部份在旁觀戰的,構成一富難得一見的景像。小孩輩不是打牌就是看電視,我越打越煩,便想為趕上玻瑰之夜-「鬼話連篇」的時間,只好先去洗澡,哥哥和林根弘也接連去洗澡;聊天聊到二點半,「愛睏蟲」已來騷擾,於是上樓就寢,也許是太累了,一下子便和「周公」相會了。

 第二天早上六點醒來時,哥哥和根弘早已起床在游泳池旁聊天;六點半時候,我們相邀去打撞球;七點半,老爸上樓叫我們三人吃早飯,八點半時,大夥帶著準備好的禮物到開會地點,我們三人幫忙搬桌子,原來向陽伯伯(老爸的學長,他是有名的作家喔!)要教大夥們學習台語歌謠(向陽伯伯編寫的)好厲害哦!在大約一個小時的學習過程中,讓我更深一層地瞭解到台語形容詞的用法,像「高」、「高高」「高高高」、的台語說法,都有不同的發音方法及意義存在。

 於十點的時候,摸彩節目正式上揚,林叔叔先將摸彩品分成十份放上不同號碼的撲克牌,輪到我們家的時候,老爸叫我試試手氣;我抽到一份滿特別的禮物,是一隻會錄音,然後連續放兩次話的鸚鵡(運氣真不錯,該禮物就是向陽伯伯家提供的,在此在次說聲謝謝!)。林叔叔的禮物也很特別,是一幅「湘繡圖」,好漂亮、細緻,不過叔叔、伯伯們好像對陳振龍伯伯所提供親自捏製的陶碗較感興趣。

 十點半後是自由活動,我和哥哥、根弘一同去「射箭場」大展身手;我因為第一次接觸,所以表現不佳,糗死了。接著,我們相邀到湖邊租「踩踏船」一覽湖光景色,管理人員規定一律要穿上救生衣才能上船,設想真週到。

 十二點的時候,因為中飯時間已到,我們才依依不捨靠岸下船;中餐菜餚很豐盛,吃得我肚子好飽,真過癮。我們路途最遠,因此只好告別林根弘及伯伯、叔叔、阿姨及他們的家人,而結束這二天二夜的「龍珠灣之旅」。

(編按作者林家健係林憲輔得意公子,人瀟灑意婉轉,筆中帶著感情,恰是乃父乃母伉儷情深的寫照。)



記笛韻「聽說春天帶我們去旅行」←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風雨故人情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