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9/17

記笛韻溪頭之旅

吳明兼

被雲霧擁籠瀰漫著的山色有如畫家筆下潑墨山水的景象,溪頭的山水林木鮮活的突顯出自然天成,不用鬼斧更毋需神工,秀麗中兼具雄渾,飄緲細緻裡更見神灑脫,孟宗竹挺拔俊逸略帶點仙風道骨,有隱士與世無爭的氣質,不食人間煙火,只愛攬明月拂清風,筆大遒勁的夏木是山的守護神,大地的勇士,守著日出日落,伴著朝雲晚霞,迎著斜風細雨,煙嵐出左右,雲霧遶其間,真可以讓人暇思神遊一番,詩人向陽的故鄉有此如畫山水當可孕育出篇篇精彩好詩,這正可為地靈人傑做一個最好的註解。


 如期赴約,雖有颱風來襲,但風雨阻擋不了你我的約定,一年一度的聚會,是我夢寐以待的事,我細心的解讀你風塵僕僕的容顏,有歡笑也有憂愁,為事業奔波勞累,為生活操持煩心,步入中年是生命輝煌的階段,思想成熟了許多,智慧也增長不少,不管歲月在臉上無情的寫下風霜,但你爽朗的笑語,豪情不減當年,是酒巨的詩詞讓你在微醺中發酵出泯童心。是你輕柔的細語與淒美的歌聲使夜更顯幽情,如雲飄逸的秀髮散落,不論妳用什麼姿態來梳理妳的嫵媚與嬌嬈,他總是多情地傾訴對妳的愛戀,妳也可以深情款款的眼神報以嫣然的微笑。雖然朝雲晚霞曾為妳彩粧打扮,但一路踏著風雨而來,使妳在點疲憊,在共話西窗夜雨時頻頻喝茶來提神,你夫妻兩總以笑臉不時的投以關注的眼神,專注而耐心的傾聽,使大家聊得更愉快更起勁,我為你斟滿杯的酒是否可以抵擋一夜的風寒雨冷,由你朗誦你的台語詩「望鄉」-望天望地望寂寞山水望茫茫緲緲故鄉嚨窗墘...望春望秋望黃昏竹山望閃閃爍爍悲情暗月娘...。鄉愁由你鉤起,出外人的鄉情是很脆弱的。接著由溫柔的妳以一首「出落」-山裏著黑巾/參藍差綠的心境更深邃了/...。你也出落得更美麗大方,夜更深,風雨更大,談興更濃,直到醉意帶來睡意,大夥才擁抱著風雨入夢。

 當我伸手揭開窗簾,晨霧已為大地穿上一襲迷人的白紗,如少婦剛睡醒時迷濛的神情,在煙雨中更露嬌態,而我意不自覺(痴迷地)站在窗台邊看得出神,眼前一富寫意山水,讓我敞開心扉接納自然,置身其中,幾近物我兩忘。

 約在溪頭,是你我舊地重遊,睹景思情,昔日歡樂時光年少不知愁,歲月如流,而今更加珍惜這份情緣友誼,同時也更加對鄉土的一份眷顧和憐愛,雖然聚會來去匆匆忙間更可以感受到彼此的真誠,但願這份真摯的情誼能像水墨畫裡的溪頭是那麼抒情與寫性。 



聽說春天帶我們去旅行←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記笛韻「聽說春天帶我們去旅行」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