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9/17

傳說

黃凱楓

我們忠實對待自己思維的謙卑影像,也誠懇地裸露心緒的澎湃奔流。偶有幾段刻意逃離人群的自我放逐念頭。一如我們曾經聆聽或耳聞過「田園交響曲」的第二樂章中,曾經嘶啞停歇過的笛聲,總是特別讓人有著溫醇豐美的感受。

(一) 傳說,英雄曾在這裡擁抱壯闊,仕女曾在這裡帶著小孩浪漫優雅的出走。每 一闕曲終造就人散,徒留映演過的山色兀自青青。日子一天一張日曆昏黃翻覆過去,時間一年四季清涼飄零無蹤。如此由遠而近,自紫藤蘆/燕子湖/金相新廈/溪頭/瓷揚窯/龍珠彎,並計劃玩耍冬山河,入主中興新村,只要直接走高速公路轉交流道,跨濁水溪,我們這些沙連堡上和陳有蘭溪畔生長的小孩準備再次叩應(Call in)我們竹山鹿谷的家。故鄉啊故鄉,怎麼才能聽到您相應的對話(Call out)!笛韻的遊子啊遊子,月不圓,人不圓,找不到好山水,找不到好人情的時候,您又在那裡?


(二) 「喚回二十年夢,燈暗無人憶舊時。」風雨有意沖蝕我們塵封或者沉澱已久的相思匣子:人間有情溫熱「文社/笛韻詩社」「......」「笛韻聯誼通訊」「笛韻文訊」一路虹斷霞飛、緣息各自好去,緣生江湖再見的轉折心跡。繼續追求人文自然,依於仁、游於藝,凝聚並展現鮮活有力的山谷之愛,在不拘形式,立處皆真;隨緣隨興,唯誠唯情的多元旨趣下,我們欣喜聯誼法人體質的「蛻變與新生」、冀望能自此重新和泥,重新再作。迎適並穿越來年的細雨,輕塵和落花飛絮,一起撥弄殘山賸水,重譜笛韻新調,更在我們勇敢剪斷臍帶後,向前再出發,灑下這樣的一粒種子,希望能循此預約一片富饒且茂盛的森林。

(三) 「溪頭滌塵何須泉,山林醉我非關酒」或者在當下目的感模糊與感官聲色的流行渲染與氾濫下,日頭赤炎炎,有人主張「隨人顧生命」;人情有冷暖,有人提倡「呷乎肥肥,結乎槌槌」。有人熱衷「秦失其鹿,天下共逐」;有人熱衷「相逢意氣為君飲」。有機會,且攜手天光雲影共徘徊;有閒暇,且相偕春春作伴好返鄉,讓汨藏在心底的暖流,直往頭頂上流。山谷之水,潺潺不斷,卻多曲折,爾今洶湧分向匯集。就好比林海音在她的百寶箱中,為許多朋友保管了時光隧道裡「曾經逝去的時光」一般。

(四) 昔日的豪情少年和標緻少女,今日腰圍寬廣,鬢已星星......。生在故鄉,拼在他鄉。舜子有言「一回相見一回老,艱難兄弟自相親」,也許若干年後,過盡千帆,我們選擇蟄伏,大隱於市囂,可以把生活過得更清淡,一如啜一口茶。但是一互我們失去了連繫!心神不寧了!半夜來入夢了!閒話中挑起了!依然能夠在黃昏的小巷追憶起這段相濡以沫,努力迴向的旅程。我們期待「笛韻」新年度、新人事、新風貌的下一個動令和樓台會,來幫我們串連熱情、消隱悒鬱、惜緣祈福,我們或可從中圓夢,也學習到聚首,學習到分離,也學習到愛。

(五) 笛韻之旅,如斯歷歷,裡頭原來竟有許多美麗、婉轉、唏噓與不捨。祇要兩腋清風,游走機緣,採擷一朝風月,而不昧於萬古長空,即使已經忘卻年少的吟詠輕狂和以文會友的曼妙想像,也能令我笛韻家族恣意縱情,營造休憩,讓扣緊的心鬆弛和緩,讓都會叢林中散溢。碼頭自然惜別,渡口自然分袂,隨緣隨取隨意隨足,「歡喜」就好。果能如此饕餮繁華落英來去,把玩熱孤寂況味,我們無須等到日落心壯,老驥伏櫪,才能縱橫自在,體會人生的真實淡圓。在笛韻之旅的一步一回頭中,我們早已體驗到「淒艷而悲壯」,我們早已感受到「馬前雪花馬後香」!



原來一樣回家路,才有人生便不同。←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他們上回分手的時候,來不及說再見!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