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9/17

聽說春天帶我們去旅行

黃茂舜



為了春天,葉想和花掙取開發時間;

為了春天,水欲與土努力經營空間。

花即使離了枝,不管葉是否在秋天飄零,

冬天掩息,她也有她向著陽光,

即然挺立的理由。

天冷,人心難免羞答答,祇要花葉與水土

彼此都不辜負。唉!「恰醜嘛思想枝!」

 


一、美麗的風光無所不在,而人生無常,四季光梭流轉,笛韻的兄弟姐妹,就這麼一回相見一回老。您的步履迎適過多少好山或好水?您的歲月調整過多少停擺時鐘或糾纏羅盤?您的深情駐留過那些驛站或那些情摯?可曾在熙攘中沉澱過文化原鄉的鄰影煙波,亦吹一吹笛韻......

    二、泥土是最親最近的,但似乎大家都忘了孩提第一次玩泥巴是什麼時候了!有煙有酒有踢街路走大墓、有嚇塞有肥的楊牧瘦的葉珊、有老社長的迴文詩、向陽的處女小說以及明兼兄的佛與蘇東坡......驀然之后,我們一次一次唱著故鄉的追想曲,窘逼著我們懂得也悟得在回首之間下著一道一道文化的動員令。新年度「追求人文自然、依於仁、游於藝......」的新戲碼刻正準備上演,身為笛韻主角的您我,可否試著逃出命無奈的網罟,著撇開生活忙碌的藉口。春眠當應該覺曉,心猿當然可以意馬。我們前任的林召集人詩中曾勉「山水不能自好」我們不能因此一再錯過;吳總幹事文中亦道「在翠竹掩映中,青山綠水煎一壺濃郁芳香的好茶」我們當然願意尋芳聞香而至。且為著守不住的過往生澀青春,為著曾經投下執迷不悔的眷顧。我們熱烈也深情歡迎您參加今年度姍姍來遲的春季聯誼。

三、您或許以為去年來過「瓷揚窯」;您或許以為我們與雙谷先生伉儷的淳厚情誼已經超乎移駕重逢再遊的形式一切;但您似乎不知雙谷先生一家力建家園、新添喬木、壯大後山的過來心境,恰如您我。那個人文薈萃,版畫家和藝術家爭相造訪的地方。風景不同,事境皆非,即使主角人物仍然卻已經不復我們當年緣慳一面或曾經一遊的心情了!

    四、篝火須要圍爐,感情須要遞嬗,笛韻文(通)訊發行和聯誼會成立的最大旨趣即在於隨緣興、唯誠唯情,無新舊美醜好壞高下之分。太陽每天都會從東邊升起來,似乎不曉得我們每一年一次或兩次的難得把晤聚會是笛韻歷史得以流傳的美哉盛事。

五、「春來人歡樂,春去人寂寞。來去無人知,但見花開落」曾經被忘卻,台灣詩人陳虛谷抒寫著這樣的田園詩情;彌來李赦為章孝慈拍賣「勤課農桑誠有道,寄懷魚鳥欲忘形」清朝大將軍左宗棠用毫揮灑著如是的中年心情,瓷揚窯也有戚戚焉。

六、聽說撩撥最亙古最羅曼蒂克的一池春水,可拾回文人修褉的雅興;追尋水沙連和溪厝與小半天走過的足跡,可以忘卻浪子寒冷的心情。

且吹舊蕭迎新韻,登高山訪天禪,看瓷揚窯如是不一樣的風景。  

七、我們等著您的撥冗準時到來,給今年欲罷不能的寒風一點行色;亦給領土愈發質樸青綠的瓷揚窯和有點蕭瑟的自己,捎
幾分亮燦的冬暖。 




首頁│ 下一篇→記笛韻溪頭之旅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