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9/13

原來一樣回家路,才有人生便不同。

寄一封給林彧
的「快雪時晴帖

原來一樣回家路,才有人生便不同。
 
嗨!行色匆匆的兄弟!您回家的路,到底坐的是什麼車?原來回家可以那麼遠,也可以那麼近。曾經走過的哪條路,遼敻蜿蜒而斷續,曲徑通幽。您當真能夠收起揚帆,聽弦歌而知雅意,在人生最美麗圓融的時刻。然後「田園將蕪,吾必安歸」,然後「雲無心以出岫,鳥倦飛而知返」,然後「待回頭收拾舊家園」。原來一隻高高的青鳥,也能夠在展翅翱翔之餘,驀然驚覺兀自地、即時地、如願地折還,順勢飛撲故鄉與媽媽最初的懷抱。然後「坐看雲起」;然後「遊藝山林」;然後「吐納一心二葉」「品聞佳茗似佳人」。羨慕您已經可以慢慢漫漫不必急著趕路,可以如鍾理和般「回到原鄉,血液才停止沸騰」,如余光中般「如果遠方有戰爭,你該是掩耳,或是坐起來……傾聽」。如鄭愁予般「坐忘,青石向晚」。然後,一抬頭,不管是否還有遊子仍在混沌迷路;是否還有壯士仍在戎馬倥傯;是否還有執著的人仍在仰望天上的星星。然後,一望眼,您當真已能夠「思無邪後觀自在」,重溫晴耕雨讀,以及簡單生活的美好;您當真已能夠參悟,或著看懂人生的春夏秋冬。


 

嗨!解甲歸田的騎士!您三顯堂口,賣的到底是什麼茶?原來我們流浪、我們旅行、我們出走,或者是逃避、隱逸……,都只是希望找到一條可以回家的路,但是新松恨不高干尺,浪子還在努力回頭,落葉還在等著歸根啊!我慚愧地承認:目前做不到,雖然翻騰、麻酥的心已經躍躍乎焉。那廂裡,咱們才在六張犁的黃昏小巷裡「相見歡」,我曾請託您于「棕櫚泉」鑴刻原體詩元素的創意工程尚未賡續;我甫關切您獨立難撐「新新聞」式微,于媒體版圖重劃之后,您的下個生涯定位?這次第,倏忽已過中年,真的好生想念想望您,好想一窺林彧茶國的堂奧。但奇怪的是因緣總未成熟,風雲總難際會,尤其在這個世界的變化,與我們想像不一樣的時候,也許,全球暖化和聖嬰現象給我們現代人最大的啟示應該是沒有任何地方可以天荒地老。春花與秋月都似乎跟以前不一樣了!也許,一念之差、一步之遙,就讓大風吹去了……。看起來,我真的已慢慢變老,似乎更能慢慢相信,現在e世代的人玩「向左走,向右走」的遊戲,以及古老神祇的人開示「前面有光」的道理。

 

嗨!帶月荷鋤的農夫!您詩人的副業,到底唱的是什麼歌?除了聆聽故鄉心音,原來一樣回家路,才有人生便不同。「不如歸去吧」!昨夜夢中的花神,又來撩撥纏繞,還輕輕在我耳畔吐露芬芳:「真的相信,就會發生」。一時風月,潮來潮往,委實應該頃萬千宇宙之力,活在當下才是。真的真真想念與想望你喔,那管它,千里之外,我們未能珍惜風裡衣袂相碰撞,或竟讓它相忘於江湖。且等著:月圓的時候,笛韻家族一起「回家」:向您走來,順便向您買斤茶葉以及種在茶園裡的詩與夢想。 武俠電影中奔向天涯的俠客老愛喟嘆:滿目山河空念月,何不憐取眼前人?今年中時最優的簡訊文學選的是:病危患相思,等你老地方見。或多或少都代表我們不吝肉麻擁抱您的心情,不祇因為您踩踏的地方,就是一片臥龍青山;不祇因為您抱的枕就是我們媽媽睡過的淚;更祇因為您的家就是我們向陽的地方還有那一口老凍頂烏龍,琥珀透明,甘香醇甜,阿公的阿祖ㄟ茶真的香呀!

 

如笛相思,如韻多情.

丁亥年農曆八月白霧,尚未秋分。九O六的地震方才搖過

 

 

阿舜仔

 


<<何須魏帝一丸藥且看凱楓時晴帖>>

說要去看林彧.且聽多情凱楓,先鳴秋天第一聲

我們特別先饗笛韻網族,讓同仁心靈神會

在這交會時互放的光亮!

 

                                        笛韻秘書處 2007/09/11



卜 花←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傳說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