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8/13

哲義

動脈的激情與
靜脈的疲憊有什麼距離?
一個嬰孩的手 能掌握的細微
伸向遠方
一個暮年的眼 已飽嚐的風霜
落在蒼茫
一雙手 一雙眼
原來分屬兩個地方
當一切沒有了距離 起點便是終點
交心相會的剎那 管它歡樂與悲傷



關鍵字: 地方

嘔 吐←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楓山記景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