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8/13

咬舌詩

向陽

這是一個怎麼樣的年代?怎麼樣的一個年代?

這是啥麼款的一個世界?一個啥麼款的世界?

黃昏在昏黃的陽光下無代誌罔掠目蝨相咬,

城市在星星還沒出現前已經目睭花花,匏仔看做菜瓜,

平凡的我們不知欲變啥麼蛖,創啥麼碗粿?

孤孤單單。做牛就愛拖,啊,做人就愛磨。


拖拖拖,磨磨磨,

拖拖磨磨,有拖就有磨。

這是一個喧嘩而孤獨的年代,一人一家代,公媽隨人差的世界。

你有你的大小號,我有我的長短調,

有人愛歕DoReMi ,有人愛唱歌仔戲,

亦有人愛聽莫札特、杜布西,猶有彼個落落長的柴可夫斯基。

吃不盡漢堡牛排豬腳雞腿鴨賞、以及SaSiMi,

喝不完可樂咖啡紅茶綠茶烏龍、還有嗨頭仔白蘭地威士忌,

唉,這樣一個喧嘩而孤獨的年代,

搞不清楚我的白天比你的黑夜光明還是你的黑夜比我的白天美麗?


拖拖拖,磨磨磨,

拖拖磨磨,有拖就有磨。

這是一個快樂與悲哀同在的年代,七月半鴨不知死活的世界。

你醉你的紙醉,我迷我的金迷,你搔你的騷擾,我搞我的高潮,

庄腳愛簽六合彩 ,都市就來博職業棒賽,

母仔揣牛郎公仔揣幼齒,縱貫路邊檳榔西施滿滿是。

我得意地飆,飆不完飆車飆舞飆股票,外加公共工程十八標,

你快樂地盜,盜不盡盜山盜林盜國土,還有各地垃圾隨便倒,

唉,這樣一個快樂與悲哀同在的年代,

分不出來我的快樂比你的悲哀悲哀還是你的悲哀比我的快樂快樂?


快快樂樂。做牛就愛拖,啊,做人就愛磨。

平凡的我們不知欲變啥麼蛖,創啥麼碗粿?

城市在星星還沒出現前已經目睭花花,匏仔看做菜瓜,

黃昏在昏黃的陽光下無代誌罔掠目蝨相咬,

這是啥麼款的一個世界?一個啥麼款的世界?

這是一個怎麼樣的年代?怎麼樣的一個年代?
──1996.8
──1996.9《聯合副刊》


關鍵字: 國土 快樂 世界 都市

一首有關紅雁與女人的詩←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阿母ㄟ話— 親像電影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