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03/24

楓橋夜泊

 
 
吳明兼 不眠的笛韻人再度群集,相約到燕子湖畔,秋深時節湖水冷冷,晚風涼涼,路過楓橋雖無靠泊船隻,但橋上有人在垂釣,釣那冷冷的湖水,釣那粼粼的波光

當我接到金相寄來的楓橋夜泊聯誼會通知,一顆悸動的心總是在盼望著日期趕快迫近。更使我想到唐詩人張繼的詩「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 是那麼的悠閒柔美,是那麼的富有浪漫情懷。這次笛韻聚會能取名楓橋夜泊,實在是非常吸引我。   是日午後,群英會集。平靜的燕子湖再起漣漪,沈默的楓橋再度喧囂,因為有著一群久未謀面的故人興奮而爽朗的笑聲。不用寒暄就可以直接切入話題,天南地北的狂言瘋語,真有點讓人不敢相信那十幾、二十年不曾見面的老友還會如此的契合。也有點不能讓人相信,在紅塵裡打滾了二十年還是那麼的天真,那麼的無邪。   金相的「狗屁鄰居」直指人心,讓大家為之捧腹。正鎮打從竹山來,特地帶了土產檳榔,使旅居在外的遊子稍解思鄉之苦。明彥有如水滸傳裡頭的燕青,不改其浪子本色。連山(永楨)儼然是張天師的傳人,研究五行命理、風生水起,弄愚玩迷。向陽有詩人的氣質與感性和總主筆的明智析理,如果能再添些俠客的豪邁則可神遊浩瀚寰宇。茂舜中規中矩,學有專精,氣喘肝差,得加療養 健康比財富和名位來得重要。坤鎰經商,事業繁忙,兩岸奔勞,應學會息心篤性,人生路上逍遙遊。振龍是個玩土高手,捏泥塑陶燒瓷一把罩,如要更上層樓,不訪和古人多聊聊(找老莊、訪李白)。林彧快筆江湖聞名,如果有空或可當面過招(喝酒),行家出手便知有無。士霖、憲輔姑念初見面,就此勿判(且待來年)。至於那群漂亮的女人和可愛的小孩,誠如仲修所言「請不要打斷她們的話語和玩興」。

入夜用餐後就進行年會及聯誼會,從晚上八點一直討論到子夜,雖大一番激戰和傾吐心聲,但還算進行得順遂。其內容可參照張金相的會議記錄。(在此不加詳述)   結束年會已是午夜,夜己深沈,不眠的笛韻人再度群集,相約到燕子湖畔,秋深時節湖水冷冷,晚風涼涼,路過楓橋雖無靠泊船隻,但橋上有人在垂釣,釣那冷冷的湖水,釣那粼粼的波光,不禁讓我想起蘇東坡的「湖光瀲艷晴偏好,山色空濛雨亦奇,若把西湖比西子,濃妝淡抹總相宜。」此刻雖然東波泛舟赤壁之景,但絻對有東坡當時的情懷。(請大家回味蘇軾前後赤壁賦)   一行十幾人進入燕子湖畔的燕子湖餐廳,服務生忙著招呼,上菜備酒。大夥經過年會一番折騰的結果也不免腹空腸肌,美食當前,也就大塊朵頤一番。吃的吃,喝的喝,聊的聊,進行得差不多,我提議由連山道長吟了首五言絕句。接著由向陽用台語朗誦他自己的作品「布袋戲尪仔 和阿爸 的便當」。詩不分古今皆有其獨特風格。酒過三巡,杯盤為之狼藉,帶了幾分酒意,映著湖光月色更顯醉態濛朧。   歸來整夜不眠,隨緣隨性,話鋒忽山忽水,忽而又轉入人生,其實大道無私無藏,晨曦很快的又突破黑夜的防線,美麗的一天再度開始。

早餐到餐廳吃稀飯配醬菜、花生真有媽媽的味道,我喜歡,我愛。吃了兩碗稀飯,直到午餐,肚子還享受著稀飯醬菜、花生的滋味,不忍去打擾。我不便說出,只是以啤酒來當擋箭牌(液體麵包)。   午後的燕子湖是懶懶的,山是山,水是水,燕子湖要送去迎來多少過往遊客,如杭州西湖,如青樓女子。離情難捨的拍下團體照。揮別燕子湖,再見楓橋,奔向土城,奔向瓷揚窯,奔向雙谷玩土的窩。   玩泥巴是小時候的快樂,不像現在的小孩,把玩著用模型製造出來的玩具,沒有一點兒自己的創意。雙谷有幸長這麼大的歲數還可以玩自己喜歡玩的泥土。同時也玩弄別人(收集)。觀賞把玩名作一番,在雙谷的解說之下,也就相信有那麼多人喜歡被玩弄。振龍夫妻倆殷勤招待茶水、瓜果,主人的熱忱自不在話下,但大家業已盡興,相互道別,珍重再見,各奔前程,明年約定溪頭再續。   人生聚散無常,此次的聚會還有很多人未克參與,至屬憾事,但亦可由此次的聚會確知笛韻再度悠揚,不管海角天涯,不分彼此,希望大家能攜手投入笛韻這個大家庭。



楓橋夜泊序言←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笛韻家族年會.海角八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