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03/12

圓融的合聲—布農族的生命之歌

 
楊元享
布農族是天生的高山子民 他們與壯麗的自然和諧相依 享受著山林撫慰的福氣 曾幾何時 來自朝代更迭的、政策的、經濟的種種影響 讓這群高山子民失去了原鄉 信義鄉雙龍村的布農人 從老部落啦夫郎遷徙至此 又從雙龍村流離到都市 如今 他們力求轉機……

在縱橫山林,浪莽林野的狩獵與墾殖生涯中,布農人逐漸成長出一種內斂、沉潛、堅毅、容忍、追求圓融與和諧的生之智慧與族群性格。 布農人的歌唱,正是布農人內在心靈的最真實寫照,無論是莊重虔敬的歲時祭儀歌曲,生活敘事曲及幽默逗趣的童謠,均以幾近于無肢體動作,〝有歌無舞〞的方式呈現,沒有〝情歌〞是可以理解的。 在歌唱表現上,布農人以極難想像的包容力〝每歌必合〞企圖融合所有不同的聲音,成為一種〝圓融的合聲〞,吟唱成為追求〝和諧〞美感的動力過程,若以一般流俗音樂美學觀點來思考,是極易誤解的。 如此獨樹一幟的音樂表現,曾經在部落變遷的歲月中,成為布農人生命的力量。 近年來雙龍村的布農們,正以極端焦切的心情不辭艱辛,跋山涉水,帶領他們的新生代行過廢墟再整家園,重拾那形將流逝的聲音,日夜不懈地加以傳承,彼等咸認為唯有憑藉此種來自于山林的偉大聲音,才得以引導年輕一代的族人,在文化碰撞的現代都會叢林中,再度擁有尊嚴,並確保族群命脈於不墮。如今,雙龍村所呈現的活力,顯然地印證了老布農人智慧的抉擇。 布農音樂原典的呈現,態度是嚴肅的,場面是莊嚴的,在吟唱聲中與布農先祖聲氣是相呼應的,氣脈是相連的,如此的聲音是無法〝展演〞,也不該被〝觀賞〞的。但作為台灣重要音樂文化生態的一環,〝主動出擊〞尋求如何在迎向不可避免的文化浪潮衝擊中,滿有自信地與異于本族的聲音同台共舞,同聲合唱,再度展現布農音樂偉大、調和的精神。



笛韻大記事1996-1997←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笛韻大記事-1997~1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