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02/28

紅塵俗世話「白雲」

韶 玲 像子夜不眠的精靈,「白靈寺」靜默的雙眸,在黝黯的夢境中越發明徹清晰,照映著人世的沉浮與景物的起滅!


 

像子夜不眠的精靈,「白靈寺」靜默的雙眸,在黝黯的夢境中越發明徹清晰,照映著人世的沉浮與景物的起滅! 那一夜,風塵樸樸奔走疾行的車輪聲向漆黑的竹林深處逼近,趕赴在就寢前靜坐後抵達「白雲寺」,是跨躍花蓮中橫直駛嘉義唯一的焦點。 捻滅的引擎秉住最後一口吁嗟,生怕稀有的人煙車嘯震驚盤踞沉睡的山神,亙古的靜謐使他的王國幾近被世人遺忘,悍衛這塊疆域的只存永不止息的風聲、樹影。 躡著腳尖觸地的窸窣聲,與努力調勻的鼻息,依然在寂靜中激起迴響。在知客師引領自齋堂進入寮房的路上,走過的足跡皆成歷史的聖音,急於卸下的是無盡的煩惱與人世的執取,穿越黯夜漆黑的迷濛人沉重的步履在不描負荷下,終會宣告停歇。 凌晨三時的打板聲自半夢半醒的神識裡響起,渾厚間斷的撞擊在昏黃的燈火中顯得格外嘹亮,大師父早已領眾立於大殿開始一天的早課:沒有梵音沒有晨鐘蕃鼓,簡短的發願迴向文及早晚二個時辰的靜坐,成為日復一日共修的課題。九月沁涼的漓晨,唯一可覆身的只剩團圄環繞的寂靜與昏暗,暫把庸碌奔勞的凡軀交給浩瀚無爭的天地,為宿命的今生點燃一盞明燈,在人世穿流迴轉的影帶裡攤讀紛飛的心念,一隻帶倦的蛾,正向窗外孤立的水銀燈柱飛撲而去,紛飛的心念似髮絲,雜亂的纏繞著待救的飛蛾! 終於在曙光中一瞥「白雲寺」的全貌;古舊平實的建築,兀自立於蒼芎群山中,大殿覆上灰白泥瓦,斑剝殘落的柱樑不施彩繪、素平無飾的散發著古樸的美感,殿內三諄簡單銅製的佛像,莊嚴肅穆地俯視人寰眾生,憊悲歡離苦、生老病死的演化在他慈悲、詳和的神態裡輕拂而逝。引人注目的是,入院前一排漆著藍色圍牆上書寫著反白大字:「我?我?我是誰?」,另一道則是「無常二古空、無我」。聽同行的師姊道來:早期大師父年輕時協同其胞妹一起出家,契入原始佛教,故覺得這塊山地,蓋了這間寺院,一住便是數十年,因不向外攀緣,.地勢又隱密,鮮少人知,更無人供養上,端賴出租周遭的山地微薄租金維生,野菜山泉是最美的佳餚,潔淨自然的氣流是滋補的養份。質樸的作習、內觀的禪修,一襲僧衣下,看似平靜,卻也艱辛的修行道上,是航向解脫彼岸,無悔的選擇及篤定的信念。 接過大師父手中親自錄製的開示錄音帶,握別大師父的老姊姊那厚繭的雙手,白髮斑斑背已駝的她,至今尚未剃渡,或許是未出家的她,對世俗終有較多的牽記與盈滿的情憬吧!淚光中一再挽留即將下山的我們,頻頻囑咐一要再回來喔! 北上的列車冉冉駛出無垠的禾田,揮別數日來脫軌的寂靜,白雲寺的身影漸行漸遠的停駐在記憶匣中,熟悉地貼近水泥叢林、人煙擾攘約都會,迎向紅塵的夫、俗世的子及過過往往、或深或淺的宿世情緣,縱然悲懷人世無常、生死無奈,也要在陰雨過後,捕捉天際乍現的虹影,也要在朗朗晴空時,學習白雲過境,不著心記、了然無礙!

 


關鍵字: 足跡 歷史 焦點

空閒的心聲←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小站候車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