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2/02/08

難轉造價高 滾筒式站牌罵聲多

難轉造價高 滾筒式站牌罵聲多

〔自由時報記者黃忠榮/台北報導〕一支造價高達一萬兩千三百元的滾筒式公車站牌,台北市公共運輸處已於去年六月底完成三千多支建置,但是多位市議員屢接獲民眾反映,新式站牌很難轉動,多數公車族都是繞著站牌看,「根本是貴又難用」,要求公運處檢討,為何砸大錢又不討好?

公運處︰會要求業者定期維修

公運處官員表示,新式公車站牌將路線資訊移至離地約一百一十公分,方便民眾閱讀;部分公車站牌路線圖圓筒不易轉動及不夠衛生等問題,公運處都會要求公車業者定期巡查維修並加強清潔。

公運處自民國九十九年一月起陸續推動設置新式公車站牌,並於去年六月完成,合計汰換六千四百支舊式站牌,設置三千八百四十支新式站牌,共花費四千七百二十三萬餘元。

台北市議員林世宗表示,舊式公車站牌因為比較高,加上很多是兩面標示,即使很多人一起看,也不易互相擋住視線,但新式滾筒式公車站牌可說民眾怨聲載道,因為設置位置低,只要有一個人在看,別人就很難同時搜尋公車資訊。

林世宗強調,離峰時段人不多還好,到了上下班尖峰時段,如果不是擠在最靠近站牌處,根本別想從站牌找路線圖,滾筒式公車站牌提供資訊的功能大為減少,「不知道花這麼多錢弄這個站牌的意義在哪裡。」

流行傳染病多 民眾怕怕不敢摸

市議員潘懷宗說,新式滾筒式站牌不但查閱上比以往舊式平面站牌麻煩,設立沒多久後又黑又髒,況且現在這麼多流行病,人人都能摸到的滾筒更是恐怖,而且標榜「可轉動」卻滾筒不動,人要跟著轉動。

看路線繞著站牌轉 查完已頭昏

潘懷宗說,像在台北車站人潮聚集處,想查詢「不能轉動的滾筒式站牌」公車行經路線,必須先跟站牌周遭的人群借路,再繞著站牌轉好幾圈後才能看完路線,查完後轉得頭昏眼花,有時因壓克力面板會反光,還會讓字變得模糊。

潘懷宗認為,花費數千萬卻是這樣不堪的品質,要如何向市民交代?要求公運處必須徹底檢視全市新式公車站牌品質,對於瑕疵品立即要求廠商維修或更新。


難轉造價高 滾筒式站牌罵聲多

〔自由時報記者黃忠榮/台北報導〕一支造價高達一萬兩千三百元的滾筒式公車站牌,台北市公共運輸處已於去年六月底完成三千多支建置,但是多位市議員屢接獲民眾反映,新式站牌很難轉動,多數公車族都是繞著站牌看,「根本是貴又難用」,要求公運處檢討,為何砸大錢又不討好?

公運處︰會要求業者定期維修

公運處官員表示,新式公車站牌將路線資訊移至離地約一百一十公分,方便民眾閱讀;部分公車站牌路線圖圓筒不易轉動及不夠衛生等問題,公運處都會要求公車業者定期巡查維修並加強清潔。

公運處自民國九十九年一月起陸續推動設置新式公車站牌,並於去年六月完成,合計汰換六千四百支舊式站牌,設置三千八百四十支新式站牌,共花費四千七百二十三萬餘元。

台北市議員林世宗表示,舊式公車站牌因為比較高,加上很多是兩面標示,即使很多人一起看,也不易互相擋住視線,但新式滾筒式公車站牌可說民眾怨聲載道,因為設置位置低,只要有一個人在看,別人就很難同時搜尋公車資訊。

林世宗強調,離峰時段人不多還好,到了上下班尖峰時段,如果不是擠在最靠近站牌處,根本別想從站牌找路線圖,滾筒式公車站牌提供資訊的功能大為減少,「不知道花這麼多錢弄這個站牌的意義在哪裡。」

流行傳染病多 民眾怕怕不敢摸

市議員潘懷宗說,新式滾筒式站牌不但查閱上比以往舊式平面站牌麻煩,設立沒多久後又黑又髒,況且現在這麼多流行病,人人都能摸到的滾筒更是恐怖,而且標榜「可轉動」卻滾筒不動,人要跟著轉動。

看路線繞著站牌轉 查完已頭昏

潘懷宗說,像在台北車站人潮聚集處,想查詢「不能轉動的滾筒式站牌」公車行經路線,必須先跟站牌周遭的人群借路,再繞著站牌轉好幾圈後才能看完路線,查完後轉得頭昏眼花,有時因壓克力面板會反光,還會讓字變得模糊。

潘懷宗認為,花費數千萬卻是這樣不堪的品質,要如何向市民交代?要求公運處必須徹底檢視全市新式公車站牌品質,對於瑕疵品立即要求廠商維修或更新。



憾!拾荒阿嬤 尋子34年聆死訊←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難轉造價高 滾筒式站牌罵聲多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