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5年6月6日

遙憶紅樓

給住高雄和去過西子灣的您:

有時腦子裡會突然出現一個畫面,然後就帶出一些人物、一些回憶.
***

遙遠的,許多年前,二姐帶我去一個地方,高雄西子灣港灣出口邊的小山丘頂上,二姐將那裡稱作「紅樓」.

那山頂上有座十九世紀的典型洋式兩層紅磚瓦樓,面向海的門面都是迴廊,樓房的地下室都只深入地下一半,建築的四周雖有些稀疏的樹木,卻不掩它望天和望海的絕佳視野.

當時,那座紅樓應該算是違樓,它的所有通道都已破碎,有些被釘死,唯有破窗才可進入,曾有人偷偷爬進去過,結果出師不利,一腳就踏破不堪重量的地板,落入地窖,吃了一口灰.

這個西子灣的角落,除了對岸港口的燈塔,紅樓是屬於中山大學這方土地的最高點,這裡所說的是還沒有中山大學的年代,當時這邊的山頭上是空然一片的景象,紅樓建築因久年失修,又孤單地佇在山丘頂上面海迎風,意外地形成了一種寂然之美.
 
第一次站在紅樓前,就立刻喜歡上它,情不自禁的. 

而帶我去紅樓的二姐,在領我上山過後,就不曾再去過.
在我的心中,這是二姐轉送給我的禮物.

雖然當時鮮少人知這一處天地,但我知道在不同的時間裡總會有人上這山頂的.特別的是,之後自己去過的幾次,都只有我一個人獨享著紅樓與山頭,和那一片天、那一片海.所以在意識上,它是屬於我的,當我一人站在山丘頂.

這樣獨享的美讓人很容易忘了時間,我也因此經歷了它的晝夜風貌. 

在白晝,它像是一個守護者,與對岸的燈塔拱成左右手,看顧著來往船隻.
在黑夜,月光下,它有一點陰森,形成一股鬼魅氣氳,雖孤單,卻有一點淒淒然的幽美.

那一年,因大考時失常而感到失落,沒有人喜歡失敗的,我承認,我並沒有特別難過,只是需要自己一個人,只是需要一點時間,只是需要找一個地方想一想,還是什麼都不想也好,以消化那份失落.我騎著我的鐵馬,很自然地就往西子灣的紅樓去.

那一日午後,獨自爬上那蜿蜒的山坡,到達山頂時烈日一樣高照,天地萬物一如往昔,分分寸寸地在時光中運轉著,這世界還是一樣,不曾為誰稍作停歇.

我在一個面向大洋的角落,斜躺在樹下的一處陰涼,那份靜寂讓那叫做失落的東西,早在登上山頂的瞬間被山風無聲無息地吹散飄逝.整座山頂上仍只有我一人在風中渾然忘我,直到從左眼角餘光中瞥見一艘灰色巨型軍艦緩緩地出航,靜默中隨著那輕緩破水前進的線條,跟著船頭穿過和風.

一切是那麼的寧靜,那麼的安詳,真的很静,静到只能看見風的線條.  

就這樣!我終於見識了,孤獨是美的,藍天底下,一人佇立在山頭,欣賞著一艘船,在那一片天空下,航向那一片大海.

都是我一個人的! 

船隻航行平緩而穩重,像在熨平我心中那塊不確定的心情拼版,我彷若那船,一直向海的一方前行直到只剩下一個小黑點,沒入地平線.或許,在未來的某一日會出現在另一個港口,或再回到這個港口.

人生原就是這樣的來來去去,隱隱沒沒,輸輸贏贏,隨著日落西沉,我並沒有費神去思考太多,胸臆上的缺角就被撫平補上了,雖然還有細縫,型態像是海波上的細紋起伏,那樣的細縫、海波與和風,像是人生中不完美中的補牆理解,是點綴和記錄我所行走過的痕跡,也如一雙溫柔的掌心劃過我的雙頰.我不見得悟道了些什麼,我沒有那麼哲學,難忘的是,在這個山丘頂上陪我走過的靜默路段的所有,讓我感受了孤單的美與自己的渺小,一切的一切在這動靜之間烙了印.

紅樓從此陪我走過幾次偶發性的「完全空白的不願思考時光」,我總是將鐵馬擺在山下的面向哨船場的路邊,一個人爬到山頂上,坐在那面海的樹下,只為了來享受那一刻,專屬於自己的那一片天、那一片海,最後也在寧靜中畫下了紅樓的歲月軌跡.

紅樓因位在那一片天之下和那一片海之前而美,那一片天和那一片海也因紅樓的點綴而美,紅樓啊紅樓!是我的寧靜之夢.

現今,紅樓還是紅樓,只是它上了新妝,已不是歲月的原色,是模仿的色澤.原來寧靜的山丘頂旁多了一座香火鼎盛的廟宇,多了一道爬往山頂的水泥階梯,多了一些來來往往的遊客,多了一些川流不息的窸窣聲,過往寧靜不再.紅樓有我那遙遠的寧靜夢境,卻是漸漸淡化的記憶,這是事實.那舊紅樓夢的色彩,雖已消散在遙遠記憶中的那一片天、那一片海,也仍在遙唱紅樓調,卻不再是我一個人的紅樓夢了.

是否,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座永生難忘的紅樓,和那一片天、那一片海.
即然擁有了曾經,那麼,就讓一切隨它飛去,放了! 


Aisha/拙陶  寫於June 05/ ’05 給我所懷念追憶的──紅樓
同時登於2005-06-06優秀文學網 選登為精選散文

***
後記:
給住高雄和去過西子灣的您,
您猜到了嗎?紅樓就是前清打狗英國領事館,是台灣現存的西洋式近代建築中最古老的一棟.
在我的私心裡還是認為原味的建築最好,所以當年那形同廢墟的斷壁頹垣紅樓曾入我畫冊數次,那不完美中的完美,很難忘懷.只是現實不由人,當年政府若不整修,它的最後命運可能會被夷為平地,不開放給大眾,那麼這個於一八六四~一八六六年之間所建造的建築也就沒了意義,真的要變成風中的透明歷史.
  
我一直在想該使用丘還是山來形容,說它是丘,事實上又有點高.說它是山,它又不夠高.那就叫小山丘吧!特此說明.

當年所拍的斷壁頹垣之紅樓照片和習作均不在手邊……


首頁│ 下一篇→打狗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