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6/28

歸人



感謝部落朋友【扶桑野羊】加花分享!


引領盼頸為哪樁?


人生當中,
或許每一個人無時無刻都在尋找,而在尋找的過程中,不停的一直在等待...

透過流行歌的眼,
看到在愛情中,常常不是愛來愛去,也就是等來等去...
這樣的情節,古代與現在相去不大。
似乎在等待的過程中,透過那種浪漫的煎熬,才能熬出幸福的蜜汁,
而且越是經歷過高度折磨人的情節,越可得甘之如飴的歡愉。
人類,在這一點上,頗展現出一種被虐待狂的期待。
 
在老臺灣,被虐待狂需要被折磨的情節輕重,
常常要看歌仔劇作家或流行歌作詞家的安排,
像陳三必須等待一個時機,在這個時機前,還要化身奴僕,並假裝打破銅鏡...等等,
如果像王寶釧,則需要等待一個愛人,在愛人回來前,天天要以淚洗面,極盡悲苦之能事。

在本篇的兩首流行歌中,女主角都是在等待出國的愛人早日回家,
雪蘭唱的望郎榮歸中,她從回憶中思想愛人,
似乎每天好像是躲在花叢間賞花弄月,望天望洋也望夫...

周璇與嚴華的叮嚀,則是出發前的叮嚀,
有點像義大利歌劇中,每一次男女主角唱要到Addio場景的時候,都要18相送送不停,
明明馬上可以相見,還要假裝被虐待一番。











望郎榮歸 紅利家 T1018 周添旺作詞 陳運旺作曲 雪蘭



舊年今日 歡喜做堆 賞月看花蕊
甲伊雙人 親像花叢 當開又當紅
滿面春風 心內所望 永久成雙對 
啊︿ 啊︿ 怎樣著離開

今年今日 伊在外洋 放阮在鄉里
未得相見 自悶自悲 情熱目屎滴
瞑日思想 心肝憂愁 等待伊回鄉
啊︿ 啊︿ 愈想愈憂愁

明年今日 花開个時 伊若返鄉里
敢能回復 舊年情義 乎阮再歡喜
滿面得意 總是想著 相會的日子
啊︿ 啊︿ 要著擱一年






 












叮嚀 上海百代 35552 周璇 嚴華




我的年輕郎  離家去南洋
我們倆離別  頂多不過二春光
望郎莫悲惶  不必太心傷
沿途多保重  再會之期並不久長
望郎不要多悲哀  總要辛苦去求財
胡鬧花天無正業  等到老來苦難挨
望郎要心安  賭博不可貪
世上多少少年郎  正因賭博做人難


我的年輕妹 
嬌柔又美慧
我們倆離別  兩春不到就可再會
望妹莫牽掛  細心來理家
凡事要謹慎  省儉度日別亂花
望情妹切莫吸煙片  鴉片香煙費金錢
萬一不幸吸上癮  有傷體心精神散
望妹要心寬  等郎在家園
郎會早日回家  早定佳期共團圓




若說,老臺灣40年代前後造就許多愛侶分隔兩海,恐怕跟下面這一首歌有關了,
臺灣男人去作軍夫那一段,可是現在許多阿嬤還心酸著的事。

這首78轉歌曲搬出陳延寧大哥的珍藏- 勝利出版的臺灣軍の歌。
臺灣軍の歌曾經在Let's Okeh一篇中分享過李香蘭的版本,
這一次則是灰田勝彥的版本。發行於1940年10月。






臺灣軍の歌 臺灣軍報道部作詞 山田榮一作曲 灰田勝彥 1940年




這一首歌特別感謝陳延寧大哥大方分享↗
而以下歌詞感謝部落朋友Liberté chérie剛剛的分享↙

台語訳詞: 李雲騰 (「歷經烽火」, p. 156-157)

(一)
太平洋の空遠く  (太平洋上 天遙遠)
taiheiyou no sora tooku
輝やく南十字星  (南十字星 閃閃光)
kagayaku minami juu jisei
黒潮しぶく椰子の島  (黑潮溢洗 椰子島)
kuro shio shibuku yashi no shima
荒浪吼ゆる赤道を  (波浪沖過 赤道線)
aranami ho yuru sekidou o
睨みて立てるみんなみの  (睨目企騰 在南方)
nirami te ta teru minami no
護りは我等 臺湾軍  (守護有咱 台灣軍)
mamori wa warera taiwan gun
あゝ 厳として 臺湾軍  (啊! 嚴防的 台灣軍)
aa gen toshite taiwan gun

(二)
歴史は薫る五十  (歷史芬芳 五十年)
rekishi wa kaoru go juu nen
島の鎮めと畏くも  (戰死做神 盡本分)
shima no shizume to kashikoku mo
神去りましし大宮の  (鎮守本島 北白川)
kami sari mashi shi oomiya no
流れを受けて蓬莱に  (所傳士魂 蓬萊存)
nagare o uke te hou rai ni
勲をたてしみんなみの  (建立武功 在南方)
isa o tate shi minami no
護りは我等 臺湾軍  (守護有咱 台灣軍)
mamori wa warera taiwan gun
あゝ 厳として 臺湾軍  (啊! 嚴防的 台灣軍)
aa gen toshite taiwan gun

(三)
滬寧のいくさ武漢戦  (上海事變[上海-南京戰役] 武漢戰)
konei no ikusa bukan sen
海南島に南寧に  (海南偏島 南寧奔)
hainan tou ni nan nei ni
弾雨の中を幾山河  (鑽過彈雨 幾山河)
danu no naka o iku sanga
無双の勇と謳われて  (勇氣無双 眾人問)
musou no yuu to uta ware te
精鋭名あるみんなみの  (精銳出名 在南方)
seiei naru minami no
護りは我等 臺湾軍  (守護有咱 台灣軍)
mamori wa warera taiwan gun
あゝ 厳として 臺湾軍  (啊! 嚴防的 台灣軍)
aa gen toshite taiwan gun

(四)
今極東の黎明に  (現今極東 黎明期)
ima kyokutou no reimei ni
興亞の鐘は鳴り渡り  (興亞鐘聲 響齊勻)
koa no kane wa nari watari
五億の民が共栄を  (五億人民 共存榮)
go oku no tami ga kyouei o
目ざして築く 新秩序  (一新秩序 建設勤)
mezashi te kizuku shin chitsujo
前衛として みんなみの  (前線遙遠 在南方)
zenei toshite minna mino
護りは我等 臺湾軍  (守護有咱 台灣軍)
mamori wa warera taiwan gun
あゝ 厳として 臺湾軍  (啊! 嚴防的 台灣軍)
aa gen toshite taiwan gun




以下這一張曲盤要感謝部落朋友【扶桑野羊】加花分享,
老臺灣男人離開他們的女人,離開家,飄洋過海,很可能是來到南洋作軍夫,
Liberté chérie說,臺灣軍の歌講的是奮戰的日本軍,
臺灣男人似乎還沒有資格當真正的軍人。
那麼我們就來聽聽這一段扶桑野羊槍林彈雨的現地錄音中,
有沒有臺灣軍夫提包包,還是種菜,或是想家的聲音...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扶桑野羊表示,這一張曲盤品相相當新,
所有大家在錄音中聽到的雜音及喀喀聲全都是收錄在曲盤中的聲音,
而不是因曲盤品相不佳而造成的聲響。

不知道裡面都在講些什麼...






現地錄音南方攻略戰記 Columbia 1943年 敵前上陸の夜
感謝部落朋友【扶桑野羊】大方分享!















嘴皮競樂器←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紅玫瑰與白玫瑰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