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8/17

前奏曲




由雪梅所引起的千堆雪



陳君玉曾說,

1931~1932年間,【雪梅思君】一曲在臺北的大街小巷流行,
作者不明,很可能連詞帶曲由廈門傳到臺灣來...

根據目前出土的曲盤看來,雪梅思君的確賣的不錯,
原版由飛行機標發行,1933年再由古倫美亞副廠利家黑標發行,
演唱者為藝旦幼良。

事實上當我們發現比較早期的臺語流行歌多以漢樂器伴奏,
但這首被陳君玉稱為臺語流行歌前奏的曲子,已經前衛的使用了洋樂器
曲盤上也大方的註明:利家管弦樂團。
雖然這只是臺語流行歌發展的先鋒,當年還沒有桃花泣血記,沒有望春風,沒有心酸酸...
但是它大大的開啟了當年民眾的新耳朵,成功醞釀了一片流行歌曲的藍色天空,
到了近代,連當代臺語歌天后江蕙也曾翻唱過這首雪梅思君,
這首歌跨海峽,跨時代的魅力由此可見...

演唱的藝旦幼良是臺北的紅藝旦,或許跟另一位藝旦秋蟾一樣知名,
幼良除了早期演唱流行小曲之外,也灌製了不少京音二簧,可謂是才女一枚,
不過在錄音中聽起來,幼良似乎有時候音高拉不上去,有時候也會搶拍,
不知是不是因為錄音而緊張?
難道這就是讓當年的眾尋芳客著迷的聲音?

這首初期的雪梅思君雖帶來了風潮,但是在純純一派崛起之後,
這些早期藝旦在流行歌的路子似乎都斷了,
時代因應趨勢潮流,時不藝旦予。
唱片界的實驗結果出爐,用後人的角度審視當年這一段初期的流行歌發展,
在雪梅思君走紅之後,純純這一群臺派歌手稍後不久便強勢的引領臺灣流行歌曲的走向,
接收了這一片已經微藍的天空。藝旦才女所吸引的票房似乎被新一波的光芒掩蓋了...







雪梅思君 利家黑標 T88  幼良唱 

 

唱出只歌分你聽 雪梅做人真端正 甘心為君守清節 人所傳好名聲
勸你列位注意聽 聽我雪梅只所行 不可學人討契兄 無翁婿生子敗名聲

正月算來人迎紅 滿街人馬鬧蒼蒼 前街鬧熱透後巷 人恰人看迎翁
呆命雪梅守空房 十七十八不嫁翁 目滓流落目眶紅 堅心守商輅親像人

二月算來春草青 草仔青青正當時 雪梅看子喉就鄭 春天雨落未停
花?????? 冥日哀怨靈桌邊 死人僥倖做爾去 等???會通相見








無獨有偶,雪梅思君一曲傳到臺灣後,也被鶴標唱片公司相中,
以雪梅的俾女-愛玉為主角,以流行歌的標題,發表了愛玉自嘆,
此曲曲風明顯比利家黑標的版本更顯傳統味。
演唱為玉雲,標題上"稻江花選者" 的解讀應該是大稻埕的藝旦。
根據良哲大哥的書,鶴標唱片公司為日本朝日蓄音器株式會社(ASAHI)的臺灣據點,
在這張曲盤標籤也看見了這一點,上面註明了ASAHI Gramophone Co.









愛玉自嘆  鶴標唱片公司 台1001 玉雲唱

 

 

 



古倫美亞正標也沒有放棄這首曲子,
請了剛紅的純純演唱戒嫖歌,同樣是雪梅思君的調,卻套上了傳統戒嫖勸世詞,
編曲配器是甘甜滑順的令人不敢相信。
古倫美亞發行了這首歌之後3個編號,就發行了臺灣人自行創作的桃花泣血記,
歌手純純的名氣也在那時初竄升。

聽的出來古倫美亞的這個版本伴奏已經非常成熟,
演唱的純純比起兩位藝旦可是不遜色一分一毫,
那種自信與氣度,激起了聽眾專注聆聽的氣氛,
你聽起來就像是她坐在那裡勸你要戒嫖,生動的不得了。
純純為這首歌曲注入了濃淡適宜的情感及詮釋,值得掌聲鼓勵鼓勵。

配樂編曲也一樣令人激賞,
間奏的旋律聽起來就像有藝旦間的鶯鶯燕燕慢動作的在那裡搔首弄姿,
翹著腳,漏出旗袍下的大腿,還不時吐著鴉片的霧氣魅惑著她的恩客,
一步一步的向你襲來...

歌詞要感謝良哲大哥的提供,
其中非常有趣的提到 "陽精被伊洩離離","傳染海毒也淋病",
既露骨直接又實際,可能到達影集慾望城市的勁爆等級了。
整段歌詞相當有料,一方面使用規勸,一方面也使用威嚇,軟硬兼施是也...









戒嫖歌 純純 古倫美亞 80169 張雲山人作詞 井田一郎編曲

唱出這歌分恁聽 蕃花柳巷不通行 我講的話是有影 錢開了 恁就知驚
勸恁列位注意聽 着恰好人鬥陣行 不通學人出歹子 古意人第一好名聲

講起迄迌喉就鄭 花宮查某若狐狸 有錢迷去煽大耳 錢拐了 就不值
有个害甲倒生理 有个業產了離離 少年的人着注意 到時反悔就恰遲

論起迄迌這代志 花宮查某那妖精 裝恰一个真縹緻 戇查埔 就相爭
陽精被伊洩離離 家伙開恰無半絲 傳染海毒也淋病 遇着人頭殼舉不起

做人着愛有存後 花宮查某不通交 不通一時想不到 了戇錢 是無尾斗
有錢譬論金絲猴 無錢笑講是腳斗 世間萬事恁看透 行好路仰望个出頭

●歌詞由良哲大哥提供







這首臺灣娘讓我越聽越有味,這首歌應該先被灌製成臺語歌,後才發行日語版,
只不過不知道原曲是哪一首,如同南國情懷為心酸酸的日文版一樣,
根據總目錄看來,猜測比較有可能的曲子應該是臺灣勝利的:亂紛紛或戀愛快車,
要不然就是由秀鑾以日文演唱的水仙の花...靜待原曲盤出土!

我跟sérénade想法有點像,這首歌的前奏像雪梅思君的變奏版,
一二段中間像是太湖船的變奏版,使用的很有巧思,也很流暢,
可見這首原創自中國的雪梅思君曲子紅到內地日本去,
此曲不僅臺語有N個臺語版本,客語版本,日文歌曲還至少二度使用作為間奏...



織田勇一郎作詞 王福作曲 平井英子 唱 日本勝利 1939年發行



以下歌詞由sérénade善氏提供! 感謝再感謝!

青いおおだなの南国で   私は生まれだ台湾娘
aoi oodana no nangoku de, watashi wa umareda taiwan musume
緑の椰子のそよ風を   年々かどりに聴きました
midori no yashi no soyo kaze o nennen kadori ni kiki mashi ta

かまいバナナの日の蔭で   私は夢見る台湾娘
kamaii banana no hi no kage de, watashi wa yumemiru taiwan musume
いれいな白いジャスミンの   花の香りを愛します
ireina shiroi jasumin no hana no kaori o aishimasu

青い月夜の星の盤?   私は寂し台湾娘
aoi tsuki yo no hoshi no ban, watashi wa sabishi taiwan musume
星えのいとなめの夜に   ほろほろ 何故にかなぜでする
hoshi e no ito name no yo ni horohoro naze ni ka naze de suru





吃果子拜樹頭,
到了1939年,流行歌進入經非常成熟時期,
臺灣還是沒有忘記這一首初期流行歌發展的大功臣→雪梅思君,
鄧雨賢作曲的日文流行歌
月のコロンス,在尾奏中融入了雪梅思君,
讓雪梅思君這首旋律在日治時期從頭紅到尾。
而第一段歌詞與第二段歌詞間的旋律,則相似另一首陳君玉作詞的臺語流行歌-閨女嘆。
到了戰後,月のコロンス也被文夏翻唱成"月光海邊",之後,也引起不少歌手的翻唱。

以下有各種這一張曲盤標籤不同版本的照片,
感謝潘博士提供試聽盤版本!




















月のコロンス 日本Columbia 中山侑 詞 唐崎夜雨曲





月が出る コロンス 揺れる灯に 物想い
恋の姑娘 あー ほつれ毛に 海風が泣く

月が出る コロンス 咽せびなく 月琴に
想い乱れて あーさすらいの うたかたよ

月が出る コロンス 遠い日の 想い出に
夢の港よ あー ランタンに  すすり泣く




當蘇州的夜幕低垂←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香蘭什錦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