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July 30, 2007

無風地帶 (15)

「有著肌膚之親的男女真能做到情慾毫無交集嗎?珍妮弗不能坦白的忍隱情愫已是昭然若雪,這對看起來應是被相互了解與接受的成人關係而言,已是種下了不純與不吉的種子,一旦珍妮弗所視為"穩定"的關係稍生變化,她將如何面對?」(摘錄)

(正文)

訴說到這裡,珍妮弗喝了口早已涼掉的茶,帶著無奈笑容總結般地說‥「這就是我和凱爾的關係嘍!不多不少,只有令彼此滿意的性關係而已,沒想到四年多的過往竟能在一夜一早之間就說完了。」
 安沉吟‥「珍妮弗,對於這種不是原本期望的男女關係,妳還能委屈自己多久?」
「不錯,這樣的關係不是我原來所要的,但也算是我自己求來的,凱爾自始都是坦白對我,他非常清楚表示他是絕不可能和我產生男女戀愛關係,要我千萬不可對他產生情愫,否則我們的關係就此結束。我接受了他的條件,依著他的規則走,是我自己要跳進這個漩渦中,明知會無法自拔,也不能全身而退,但還是要跟著他,不願失去他,這完全是我自己的選擇,所以談不上委屈自己。」珍妮弗苦笑的神情不斷,「我在紐約曾忍不住對他顯露了些許真情,他因而又消失了一陣子,直到現在我仍不知道他的每次出走是去了那裡,不過心中唯一明白的是;他是真的無法面對有著情愛期盼的我,但又不知能拿我怎麼辦,只好自我放逐了。經過那次事件後,我便努力將自己對他的真正情感隱藏得很好,絕不捨得他再度放逐自我,情形變成這樣,他並沒有錯,不能怪他……」
「就算妳不認為是委屈自己,但我還是心疼妳,妳值得被愛,他不是這世上唯一的男人,如果他不能面對男女情感,甚至面對任何情感,就不值得妳為他付出心思,無論如何也要跳出來!」
「小安,我同意妳所說的,但是做不到呀!打從和他在一起,我也試著要改變對他的迷戀,如果能將他列為只是玩玩的男伴不就好了,我以前不也玩得挺好,不是只讓男人把持不住地愛上我而摔得粉身碎骨!我就不信凱爾有什麼不同,硬是深信自己終能讓他愛上,可以將他控制於股掌之中,沒想到這次墮入深淵的卻是我!」珍妮弗又喝了口冷茶,「我對其他男人失去了感覺,無論他們的條件有多好,都無法動心,我的心好像一潭平靜死寂的湖水,只有凱爾能撂起陣陣漣漪,我不敢奢望能完全擁有他,只求一絲被愛的感覺,可是經過了這麼多年,不知痛苦徘徊了多少次,也總得不出個明確感覺。不可否認的,我最初是被他的外表所吸引,但卻是因他的良善而愛上,或許連他自己都無法相信,他會是個心地溫柔的人……」
「我知道現在不論怎麼說,妳都無法跳脫,可是這樣壓抑自己、勉強維護的關係又有什麼意義呢?請多愛自己一點,別再折騰自己,讓自己總是難過了。」
「別擔心,我這樣起起伏伏的心情已經持續好多年了,只要他能讓我在他身邊就很滿足了,就算一直這樣下去也可以。這幾年來,他真是只有我一個女人而已,就如他所說的,他其實根本已打算不與任何女性有任何關係,我的闖入完全是出乎他意料之外,很令他傷腦筋。如果說我們的關係終會結束,那將會是因為他能真正愛上另一個女人吧!如果真有那麼一天,我不知道自己會有什麼反應,不過至少到現在為止,他對於男女情愛仍是無心的,這樣的他讓我覺得很放心。」
 聽完珍妮弗的一番告白,安決定不再多說了,或許這樣的心情與覺悟就是珍妮弗在內心矛盾掙扎與衝突後所得出的平衡點吧!就讓她保有這樣的心態或許是唯一的,也是最好的。但在內心裡,她卻覺得兩人如此的關係從表面上看來雖無對錯可言,但若稍稍深入去想,有著肌膚之親的男女真能做到情慾毫無交集嗎?珍妮弗不能坦白的忍隱情愫已是昭然若雪,這對看起來應是被相互了解與接受的成人關係而言,已是種下了不純與不吉的種子,一旦珍妮弗所視為"穩定"的關係稍生變化,她將如何面對?而凱爾真正的感覺又是什麼?一直固持這樣態度的他,是不屑去面對男女情愛?是天生不負責任男人的情態?還是因為有著一顆含有傷痛過往,而無法再付出的心?她將目光緩緩轉向窗外,在那雲霧已散、天光已現的遠方敞呈著清明藍麗的海與天,那漂亮的藍色居然能美得有些不真,心想:有時候,濃霧瀰漫的灰色彷彿才是大地萬物最好的保護,因為在那灰霧覆蓋下,一切才會有著無辜的美,而撥雲見日之後的清朗,反而會令人有著無處可躲藏的無奈。(待續)




無風地帶 (14)←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 我的寶貝:【無風地帶】~♥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