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Cheers~
2011/02/28

愛情與生活

春天來了,花兒要開了,可是我的心卻一團死水,對任何事和人都沒心情,包括你。或許滾滾紅塵,很多事情都只是激情的一個瞬間,慢慢的便落地成塵,烽煙不再,故此才有了那麼多的回憶,才有了百味人生。
  
特別是所謂的愛情,當緣分來時,擋也擋不住,纏纏綿綿,愛的銘心刻骨,浪漫得讓人日夜痴迷。去時,也是毫無理由,沒有痕跡。可以說,情感上的悲歡離合是我們成長過程裡必經的一種考驗,然後慢慢的熟視無睹,心靜如水。
  
愛一個人時,揮之不去的思念宛如空氣牢牢的封鎖著自己,偶爾讓人無法正常呼吸。不愛了,再近的距離也恍如天邊,不想去打撈有關的甜言蜜語溫暖自己的孤單和空白。即便是就在眼前,熾熱的話兒還在耳邊縈繞,溫潤的唇上還塗抹著燃燒的片段,足夠讓人可以在寂寞的時候細細的咀嚼,贏得一絲顫抖,然後依據其一言一行,與心底深處驚起波瀾。
  
我不知道在這個世界上到底有沒有人因為愛某一個人而癡情到忘記了自己,用自己的生命把一顆冰冷的心捂熱。或許,柏拉圖式的精神愛情法與現實裡有點懸,宛如一座雕刻精美的空中樓閣,無法攀登到極限。有關它絢爛的傳說和人的身心發展也有點不相吻合。好似極盡艷麗浮華的宋詞,它千姿百態的神韻,起初都是描繪一些違法的愛情,故此才有人說宋詞就是公然違法的愛情印證品吧。
  
與我看來,身邊很多的人都是帶著對生活的迷茫和對未來的空白活著。多數人面對愛情都是隨心而生,隨性而行,隨緣而定。既不想傷害任何一個人,也不想讓自己錯失體會愛的滋味。故此,在選擇來來去去或愛與不愛時,都會盡力朝一個完美的模式奔走,而這樣看似無所謂對錯的潛規則,說白了也是一種無奈的選擇,一種任事擺佈的淡然態度。對於生活,兩個人交往裡,有沒有愛,結果似乎都一樣,不是最後的結局。只不過站在當事人的位置去看彼此的情感經歷和情感定位,常常都是相視無語。因為很多人愛過之後才明白,原來男女之間的交往,根本就說不上是什麼分手和守候。因為生活太殘酷,它會在時光的隧道裡慢慢的洗去它原有的色彩和神秘,讓人感覺即使沒了那份相戀,一切還是依然,所謂塵世間的恩恩怨怨,沒有合何來的分呢。
  
唉,人生短暫,說穿了,生命就是一個行走的過程。永恆的情感注定存在一個無人能觸及的空間,或悲或喜,只是一朵花開的時間,然後悄然凋謝在塵埃。而它曾經的艷麗,無人賞析。屬於它的那一縷感動,數百年後才能散發出淡淡的清香,吸引行人去採摘。可是我們來人世間一回不容易,所以在生活中又拼命的希望自己能遇見一個讓自己心醉又愛自己的人牽手一生,但是這樣接近完美的愛情和婚姻好似不存在。要么是在花開的季節錯過了想愛的人,只能悄然回憶。要么是相逢恨晚,只能遙望、嘆息。故此一旦走進圍城,也就等於開始在現實婚姻和理想愛情裡掙扎、徬徨、尋覓。殊不知世事無定論,風雨無規律,因為缺乏愛的勇氣和愛的堅持,在這個迷茫和探索的過程中,我們又失去了很多很多自己一直想擁有的東西和人。
  
有人說愛就是一種當時的感覺,一旦感覺沒了,愛也就逐漸變冷。或許是對的。因為愛的變遷可以說也是自己心理的一種變化,在不同的時間會有不同的愛情繁衍,不同的環境會牽扯出不同的依戀。愛在某一時間段存在,也會在某一個時間裡消失。它的出現和離開站在情感角度來說,無可非議。這就好比是一個人在年輕時選擇愛人,你覺得是愛,誓言旦旦。但是時隔多年,隨著自己身份和地位以及學問知識的遞增,你有會發現自己年輕時不懂什麼才是愛。如若這個時間內,你所選擇的婚姻法定人沒有跟隨著你相同的步伐一路行走,那麼你心裡上的失落和寂寞、孤單感好似滾滾而來的波浪,無時不在拍打著你的情感,遙想當年。愛人還是那個愛人,你還是你,但是你們之間的差異越來越大,距離越來越遙遠,你當初的誓言也就開始泛黃,婚姻危機暴露無遺。這個時候,彼此之間既說不上是你犯了什麼錯還是我背叛了彼此的承諾,只是感覺心情不再如從前濃郁,思念也漸漸變淡、變薄,讓人失去了當時的唯美。隨著時間的流逝乃至於相敬如賓,彷彿從未愛過。茫茫人海裡再相逢,匆匆擦肩而過留下的就只剩下嘴角那一絲淺淺的微笑。一對熾熱的戀人也就變成了普通的朋友。到最後想起,已經是漠然,只記得有那麼一個陌生人曾經來過。

繼續閱讀
2011/02/25

紅色蒲公英

一抹淡淡的色彩,遮不住濃濃執著的情懷;緩緩飄飛的羽屑,阻擋不了切切傳達的憐愛。蒲公英的漂灑不是孤獨的流浪,而是生命的延續,是糅和的自然本色。偶爾想起記憶路邊叢生的蒲公英,時常摘下幾朵,插在已經編好的草帽中,再歡快的簇擁回家;偶爾想起家鄉夏日生長的蒲公英,時常折下幾支放在高空長風中,任絨毛臨風飛逝。樸實的它寄寓著童年裡簡單的快樂,無華的它帶給人飛向天空的遐思……

飛向遠方,載著我的祈願,到夢的彼岸,去點綴美麗的幻想。告訴靈兒,逍遙哥哥還在餘杭客棧等她等她再摸摸我的鼻子;等她一起到仙靈島去看望姥姥;等她一起吃最名貴的青菜炒牛肉;等她一起去看她期待已久的紅色蒲公英……還有告訴月如,相愛不如相知,吃到老,玩到老。臭蛋,向你保證過。回到我身邊吧,讓我送你回林家堡,去看望你久別的爹爹。 “十年之後,不見不散”星空下我們曾經許下的願望,十年之後,雪地上留下的腳印,深深淺淺,不知道哪些是我們留下的……

傳聞紅色蒲公英還有一個美麗的的傳說。

在遙遠的時期,有兩個敵對的族裡的一對男女戀愛了,可是他們卻得不到族裡的長老、親人、朋友的祝福,反而被趕了出來。從此,他們便開始了流浪的生活。可是族裡的人並沒有放過他們,而是派出人暗殺他們。他們不得不逃命流浪,終於有一天,他們被追趕到一片蒲公英花田裡。後來,那個女的為了保護自己的戀人,挺身擋住了一支箭,鮮血染紅了身旁的蒲公英,而那個男的悲痛欲絕,後來自殺了,兩個人的血就滲透到花田的泥土裡。這時,奇蹟出現了——蒲公英花田被風吹動,散得滿天都是,可是飄落下來的卻是紅色蒲公英,漸漸的,成了一片紅色的蒲公英海洋,那對男女忽然升到空中,成了紅色蒲公英使者。據說,如果哪裡出現了愛情的悲劇,那麼天上就會飄落下紅色的蒲公英。所以常常想他,如果我能常常看到紅色蒲公英的話那該多好,只要愛過……

遠去誰的背影,帶走飄揚的蒲公英,鏡花水月的曾經,卻依舊如影隨行,為什麼留下你魂靈,為什麼我們等不到黎明。我知道浮萍的宿命,我不願一生就被這樣注定。

你去哪裡,紅色蒲公英?你走之後,誰來傾聽,我寂寞的心聲,誰來出現在我的夢中。人生路上的泥濘到哪裡去尋找清淨。我會思念你紅色蒲公英……


繼續閱讀
2011/02/23

雪花落地

青藏高原被當地人稱為雪域,不知道這個稱謂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我只是覺得這個稱謂與喜馬拉雅山等一批雪山坐落於斯有關。

可是我所在的柴達木盆地,卻是雨雪非常稀少,這種稀少近乎於吝嗇了。有時候看到南國的雨雪,感覺雨雪對於那裡真是奢侈。難怪那裡到處是鬱鬱蔥蔥,而柴達木盆地絕大部分地方是一片令人絕望的蒼茫。

在水的三種形態中,我是喜歡雪的,儘管雪與寒冷密切相關。每到冬季的時候,最期待的就是下雪了。植被稀疏的柴達木盆地的冬季是落寞的,這種落寞可以極致到寂寞。對於心境不好的人來說,荒漠化的生存環境就是一種對生命的摧殘。

可是,我卻喜歡這個背景下的生活。在人口極具膨脹的今天,置身千百里荒無人煙的區域,的確需要一種不同常人的思想和勇氣。生活在這裡的人們和我一樣,幾十年來,甚至一輩子都在這裡生根開花結果。這些年流行一個詞語叫奉獻,很多人說生活在柴達木盆地就是一種奉獻,而我覺得奉獻是一個非常庸俗化了的詞語,用它來形容生活在柴達木盆地的人,就是一種褻瀆。

喜歡雪也是出於對雪本身的一種美德的追慕。在嚴寒的環境中,雪就一種綻放的花朵,就是一種自天而降的花朵。它的色彩是單一的,沒有春花那樣奼紫嫣紅的色彩。越是這樣單純到極致的色彩,越是讓人浮想聯翩。幾乎沒有人去刻意想像它是怎麼形成的,也沒有誰想過要把它採擷起來,插到可心的花瓶裡面。當然這樣童話般的想法在現實生活中是不可能的。沒有一朵雪花會因為人的喜愛而趨炎附勢,也沒有一朵雪花會因為人的厭惡而自失冰清玉潔。

每當看到自天而降的雪花,或者銀裝素裹的雪地,感覺大地上正在書寫一曲激動人心的生命交響樂。要么依窗而作,沏一壺茶水,看著雪花在窗外翩翩起舞,有的像多情的種子試圖落到你的手心。這時就可以靜下心來,徹底地清理心房了。昏昏浩浩的生活把過多的東西有意無意地塞進了心房,我們就像拾荒者,在無止境的索取中,卻淡忘了清理這個至關重要的環節。

人與人之間的誤解在於彼此的不了解。這樣的問題在前兩天,我就深刻地遭遇了。本來發表在網站上的一篇文章無可厚非,可是卻遭到了不同立場的人的指責。那種教條主義的指責真是讓人忍俊不禁,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更有甚者將文學創作比喻為“股票投資”,還說要對我的文學作品給予指點。我不知道在他這樣的心態中,文學作品的命運將是一種什麼樣的處境。

在我的潛意識中,藝術的東西雖然是高於生活的一種精神創作,可是它就像農作物的生產一樣,沒有什麼過高的功利主義,應該是一種與生俱來的天性的自由展現。這是人最基本的一種慾望,如果將一切藝術活動歸結於功利主義,那文化產品不就成為了滿載橫流物慾的垃圾車了?

與有個朋友談起生活時,她說她追求簡單。生活本來就是簡單的,不就是吃喝拉撒睡,柴米油鹽醋嗎?可是有些人卻生活得非常累,有些人生活得不知所往。境由心造,不是生活變繁雜了,也不是生活變簡單了,而是人心有差別。生活就像雪花一樣,不會因為翹首於繁華都市貴婦人的髮髻而沾沾自喜,也不會落腳於戈壁大漠駱駝草的枝椏而自哀自怨。堅守生命的本真是何等的重要。頓悟了生命的意義,簡單生活,真是一種不簡單的人生抉擇。

有個朋友曾經給我承諾要幫助我,當我有一天去找他時,他卻態度曖昧起來,向人請教,說我應該去打點打點。於是,我放棄了那個芝麻綠豆的想法,返歸於淡定的生活,倒覺得沒有辦成那件事情不但不是一種失去,反而是一種收穫。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和遠來的朋友閒坐,本想多年未見,可以談談友情,或者閒情逸致之類的話題了。可是話匣一打開,跑出來的無非是功名利祿。看他們面紅耳赤地談笑風生,感覺自己真是不合時宜了。他們的心中就一個字“爭”,分析下來,無非就是“爭面子”、“爭位子”、“爭票子”,最後就是“墓穴”。為了這些“爭”,人越來越遠離了“人”。

看雪花落地,就是一種心靈的大沐浴。盡可以獨自想像關於生命、關於愛情等一切與自己有關的問題,也可以想像與自己的生活無關緊要的問題。在這種茫無涯際的思想飛騰中,心室就得到了一次大掃除。

而我最喜歡的就是在下雪的時候獨自走進雪地,義無反顧地、信馬由韁地行走。讓雪花落滿青絲,讓雪花掩蓋腐朽。讓眼前亂七八糟的世界,變成一張鋪展開來的信紙,或者稿紙。可以把自己變成一支筆,肆無忌憚地在這雪紙上,書寫對親人的思念,無論他們是健在的,還是故去的;可以書寫對朋友的眷念,無論他們在身邊,還是杳無音信;甚至可以書寫對敵人的感謝,無論他們是長期的,還是短暫的;還可以書寫自己的足跡—一個像小草一樣默默無聞的生命體的生命軌跡,以及對於生命的感恩之情。

當感恩之情充盈了心房的時候,自己也就變成了最富有的人了,因為自那一刻起,你不但不再欲壑難填,反而只懂得回報了。就像這雪花,無論落在什麼地方,最後就會變成感恩的淚水,回報於自己的母親—大地。當一朵朵雪花義無反顧地落地,在燦爛的陽光中悄然融化,回歸大地,滋潤田野,那是多麼豪情的舉止呢?

浪跡塵寰,回歸之路當從感恩開始吧。


繼續閱讀
2011/02/22

我們愛上了夜

路燈亮,暖黃。

夜已經亂舞。

一幕純正的黑。

燈亮,在漫天飛舞的黑吻中,暖黃飛走它生命的十分之七。

影於燈下,鴿子掠過,和平的羽翼不捨的落下至淨的翼毛停在影之上,淺淡的一抹。

夜下,路燈,影子。

他們是庸俗的主角,雅意的跑龍套。它們活著多少有些無關痛癢的味道,聞著,反吐於地,一大片狼藉在金色的草原上,印著一個猜不透的諷刺。

星辰,一大群。它們是古老的狼族。

十五月圓,溫馴陪葬著殘缺在墓地裡的婚戀。

夜空是一張臉,只有臉的臉,殘缺後,毀滅裡的狼之凶性奔瀉,一望無垠。星辰在亂中靠攏,它們兇性相連,對著臉放肆的放開各自的利爪,喪心病狂的穿開夜的臉。最後的一張臉在宿命的陰冷裡被破裂,帶傷的疤痕深刻的藏在夜的碎臉上,血幹,蒼白的光是最末的祭奠,於最末,它未逝,因此它成了嚮往。

地下的人長著眼,用眼凝望三天三夜,是眼的虔誠,是人的膜拜。

狼似的星在犯下滔天大罪後,一步未逃,它們團結,它們狂傲,它們決定留下等待白晝的報復,撕裂!

它們製造了夜的悲,卻熄滅不了內心的殘。殘碎的看護,亂是它們養的狗,白毛,乖巧,卻在某一個白天得了瘋狗症。

夜下亂。

最前最後。

楓林,風微拂,一群男人,亦帥亦醜,亦斯文亦粗暴,一個女人,亦美亦醜,亦溫柔亦野蠻,夜下看不懂容貌。驚叫聲,他們於野外發生了混亂的交合,夜下無情,星辰亦邪。

小巷,風冷清,一個或一群人,手持殺豬刀,刀尖直指某一人的喉,關於人民幣或金手鍊,鉑金戒指……的歸屬,最後滅後抑或放生,夜下無情,皎月無淚。
 
簡單的幾個“夜下亂”不足以證明什麼。

但夜間的美被狼族的星守護。

錯誤的執著卻不能千古流芳。

所以夜下會更亂。

它們輝煌。

輝煌後形成自然的軌跡,自然後,它們穿上理所當然的外衣。它們來自恆古時代,腐壞的高傲能殺死恐龍,卻對它們無力,頹然。

都市的眼看見了他們的醉生夢死,看見了他們極致的微笑——那是掙脫束縛後的靈魂放縱,赤裸,拜金,壓抑,無奈,死亡……

那一路的歡聲笑語是一種放生,是一種批判外的訴說。說著我們在夜下的脆弱,在夜下的不顧一切,在夜下的五光十色,在夜下的草菅人命……

路燈丟失暖黃,輝煌將自己獻祭。

我們愛上了夜,刺殺了別人的理智。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