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Cheers~
2010/01/20

那女子那把琴

問何時何地?我不知道,也無須知曉。問何人何事?我不知道,也無須知曉。我只知道,也只在乎,在茫茫的天空下,有漫天雪花正在不知疲倦地飛舞著,那輕輕的風正伴著雪飄,美得叫人心醉。
在一處古色古香的梅花林裡,選一方平坦開闊的地方:一架古琴,一位女子,一個畫生,一幅畫卷。在飄飄揚揚的雪花下,那女子輕輕地撥開了琴弦,琴聲裡滲透著一半歡喜一半輕愁。
喜著時,只見有清泉從石上急流,小鳥在枝頭鳴啾;愁著時,只見殘陽普照江面,黃花吹落滿地。在歡喜與輕愁間,飛舞的雪花打亂了女子額前一縷清淺的薄發,她始終沒有留意,仍陶醉在自己綿綿起伏的琴聲中。
琴音渺渺,雪花飄飄。在漫天的雪花下,迷煞人眼的還有那開得不亦悅乎的梅花,朵朵的梅花香氣撲鼻,是那樣的優雅嬌豔。
讓人不得不更加註意的還有,那一朵朵紅豔的梅花上輕托著一層潔白的雪花,美麗的花朵,紅百相間,白裡透著紅,紅裡點著白,像極了美麗的姑娘戴著一頂羽白高貴的帽子,格外引人注目。
如 此的雪,如此的花,還有如此的美人,倘若不將它留住,實在可惜!這讓我不得不想起了——吟雪詩情熱,畫梅筆帶香。就在那女子的身後,此刻正佇立著一位風流 倜儻的畫生,只見他輕撫袖口,嫻雅從容地畫著那一朵朵高貴的梅花。他眉塵如劍,心神合一。時而點點,時而輕拖,虛虛實實,真真淺淺,和著姑娘那清雅淡傷的 琴音,一幅“雪點梅花”圖正悄然塑成。
一陣寒風吹過,削落了片片殘紅的花瓣,飄落的花瓣輕點畫卷,染著那畫上的梅花,早已分不清孰是孰非了!
閒 暇間,那畫生也不忘為那女子端上一杯清淺的梅花茶,捧著一杯暖暖的清茶,那女子幸福地笑了,微微翹起的嘴角露出兩個淺淺的酒窩,沉醉的表情裡洋溢著無限的 嫵媚。而此刻,那梅花也彷彿被感染了,竟不顧一切地往那女子身上飄落,不一會兒她身上便點滿了無數的花瓣。火紅的花瓣活似一隻只蝴蝶精靈,伴著琴聲美得叫 人心痛!
當幾片花瓣即將飄至那琴弦上時,頃刻間又被那女子纖纖的素手彈起,嬌豔的花瓣再次同那女子的面容相輝相應,巧妙美麗極了!看著著如夢如幻的景象,聽著這如痴如醉的琴聲,我的心悄悄的升起了一絲淡淡的憂傷,感懷是江州司馬淚灑琵琶女的遭遇。
不能仰抑,真的無法控制自己外露的感情。那一股或輕或重,似有似無的心痛。不知是憐惜那女子的琴聲,還是憐惜那滿地的梅花……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