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Cheers~
2009/11/09

朋友

這幾天天我正為一些事情而煩心時,忽收到朋友的一條短信“人如房,朋友如窗。”人頓時豁然了很多。
 
人有時思想轉不過彎來時就如同將自己困在一間房子裡,徒壁無光。一片黑暗。長此下去人就會崩潰。此時哪怕是朋友的一句開導,一點提醒,甚至是一句溫馨的祝福,都如同一縷陽光。讓人倍感溫馨。
 
人需要朋友。因為他(她)是你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這個世界上人不可以沒有父母,同樣也不可以沒有朋友。沒有朋友的生活猶如一杯沒有加糖的 咖啡,苦澀難嚥,還有一點淡淡的愁。因此寂寞,因此難耐,生命將變得沒有樂趣,不復真正的風采。沒有朋友的人,活著豈非和死了一樣?我們需要朋友,我們需 要可以陪我們走過風霜雨雪的人,陪我們感受愛恨癲狂.恩怨情仇的人。
 
人生活在紛繁複雜的社會中不是一個人的能力就可以克服所有的困難。俗話說的好“朋友多了路好走”。
 
可是現在的我有些慚愧和無奈,不快時困惑時想在身邊找一個真正需要傾述的朋友都沒有。想想真是有些難過。
 
我們的父母在六七十年代響應中央備戰備荒的號召,從武漢來到武當山腳下在幾座山中間建設出一個軍工廠。我們的工廠美麗極了。而且還是一個獨立的小 王國。有幼兒園,學校是小學到高中,還有醫院,商場,甚至還有游泳池,洗澡堂,電影院……我們有一幫一起從上幼兒園到上高中甚至一起上大學的朋友可以說是 “撒尿和泥巴一起長大的”那時的我們真是開心真是鐵。上學時約在一起,放學一起回家,或是一起踢球。哪裡是同學簡直是兄弟姐妹。往往一個肉包分著吃。一根 冰棍一人咬一口……九十年代我們離開土生土長二十年的家園又集體大搬遷回到武漢。
 
時過境遷,就是這樣一幫青梅竹馬長大的朋友因為工作,生計彼此分開。長年難得聚在一起。時間久了像是彼此有些生疏了。是我們彼此太忙還是時間沖淡 了情義?相聚時往往相約經常聯繫,可是分開後因為各自的生活,各自的柴米油鹽醬醋茶而忘記聯繫。使我們這樣一幫相親相愛的哥們姐們在困惑時,在困難時,在 高興時,在成功時都沒有人在身邊彼此分享。彼此毫無忌諱的傾述。
 
分開了每個人都會有各自的空間,都會有各自的生活圈。在這個生活圈裡我們又會有各自的朋友。人生在不同時期不同階段都會有不同的朋友。就像你駕駛 一輛公汽,你只知道終點。不會知道哪一個會在哪一站上車,哪一個會在哪一站下車但是車上你上我下總有人。朋友就是你生命歷程中不同階段的同路人。所以我們 無論身處何境都要珍惜身邊的每一個朋友。哪怕不能一起到終點。朋友不管怎樣我們都不要相忘。因為我們是兄弟姐妹。
 
讓我們記住“朋友是窗。”你是我的窗,我是你的窗,我們是彼此的窗。
 
如同早晨醒來,你去打開窗子,就會有清新的空氣撲面而來,給你一天的好心情!
 
孤獨寂寞時,你去打開窗子,讓那迎面吹來的涼風帶走你的寂寞!
 
浮躁不安時,你去打開窗子,生機勃勃的綠樹、蔥蔥鬱鬱的小草會恬淡你的心境!
 
夜深人靜時,你去打開窗子,看雲層中的明月及滿天閃爍的星星,讓無數柔情填滿你的胸懷!
 
有了這些窗,陽光可以直射你心底的黑暗處。有了這些窗清風可以蕩滌你心中的陰霾。有了這些窗你心胸會開闊明朗。任何困難都會迎刃而解。
 
朋友,我們要經常打開窗,讓窗外一道道獨特的風景在你眼前一覽無餘。其實我們之所以每日匆忙地趕路,不正是為追求那可以隨意停下來享受的一刻嗎?
 
朋友,我們要經常打開窗,不要把自己鎖在四面牆壁的困境中,也不要把窗外的世界拒絕,更不要拒絕享受打開窗子時的喜悅。隔著窗戶固然可以領略外面的景色,但打開窗子,面對真實的一切,豈不更好?
 
讓我們的朋友足夠的多吧!讓我們的心靈在360°的方向上都開個窗。這樣整個世界就會盡收眼底,就會看清我們人生的坐標。讓我們保持清醒的頭腦,隨時知道我們出發的原點和方向。  
 
每一個朋友都是一面窗。每個朋友都是一縷陽光。窗戶越多越敞亮。春送花香,夏送清涼,秋送氣爽,冬送陽光。
繼續閱讀
2009/11/03

世事漫隨流水

世間事務繁雜,時間積累一疊的流水帳,人去亦隨風而逝,有痕有蹟有誰惦念?昨夜人行匆匆,煙雨浸泡,繁華如落葉紛舞。紛爭像繞口令充滿玄機,誰的夢曾飄度千年,一切隨緣。平常人,即所謂的凡人,眼中的世界,曾面對過的問題,在那些有名有望的人看來,世間充滿憂慮卻還有盡頭。

無數的學者像趕似的研究,數字的世界和近乎科學的邏輯,所謂“世間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人情在某些瑣碎屋簷下歷練,最終成就生命偉大的時刻。人情,無論溫暖還是寒冷,都將有幾攝氏度。至少,對於活著這個人物來說,有時候是不由他於是隨他,紛擾之事多於人之安逸,所以信仰越發遙遠。

“世事漫隨流水,算來夢裡浮生。”人的年齡,有多少次放逐,又有多少次在倒影中認識自己。水里的畫面,是虛幻的邊緣人的舞蹈,是另一個靈魂的清澈註釋。年華曾老,詩劇韻意深長。我是歷練。路上行者無數,事業開拓,遠方希望也許未遠,也許需要更多的時間來修煉。

行走的時候,我早已忘卻自己的年華,於是我亦是活在幻想裡的人。我的懺悔和反思,對這兩年的過往匆匆,無不是感情上的洩露,誰的秘密包容不了這安靜的時光。無關於罪和罰,醜與惡,紅與黑,是這樣一種生活,造成現實社會的錯覺。社會每個環境環境暗示我無數的迷途,夢裡夢外,花落不知凌落多少,卻知道眾生相之現實。

我的夢總有一絲倒影,有行走的少年和暗處的水,這一去不回頭的孩子,注定是在世間散落,隨著世間變幻而長大、成熟。歲月是流水虛擬的形式,在那樣緩慢的流速中,本質是不斷地流逝。有些事情還是會在腦海裡翻滾,複製著當初的惆悵和空寂,而有些平緩、平實卻又那麼真實,全然只是一種傾慕之感。隨著孩子長大流水遠去的是夢,沒有流走的尚存在的也是夢。

夢中的世界如此折騰和反叛就像自己。

美好的記憶注定是充滿矛盾的,和回憶的片刻形成褶皺的形貌,再回首只是想對著歷史的畫面發呆。世事無絕對,虛無的過多的希望,醒來時很多已然失踪,萬般無奈一場空,無須再告別世界什麼克制。

世事繁雜成片,給了夢太多的幻覺。流水漫漫,記憶需要清晰不斷。

世事漫隨流水。人注視著流水,卻看不到歲月的寬厚,落葉積累,記憶遠去,世事也在年齡中蒼老。誰的故事還在繼續,誰在塵世中玩世不恭,隨又拾起一段夢上路。數不完的答案成風,說不完的青春和夢,愛不完也就喜歡不了。童話故事曾有我們“真實江湖”的存在,我的善意跟著季節身影奔跑,夢隨著感覺行走在越發遙遠的地方。於是夜晚來了,隨心情匯聚。事情多了,就像一個靈魂找來,求助。我們可以幫助的有很多很多,世事眾多雜務眾多苦難,你也有太多的精力用以施捨。

生活如水一樣平靜,人與事情也如此。環境帶來太多的波瀾不驚,即使社會曾有過巨大滄海桑田,也不將屬於我的信仰與改變,浮華背後有很多隱秘不語,我們說不出這些事由。每一天事情的程序的發生,不是你去找事而是事找你,你要為自己而工作。都市或以邊緣的角落,只是路過,只是另一場繁華落盡。隨水的日子更是天長地久,沒有懷舊的歲月,人也不應該被打敗。

活在夢裡也是活在眾浮生里的。

等待和守侯一種感覺,都將是一種幸福的延續。我們不能明白這樣的道理,是因為從來都沒有靜下來把自己的抉擇想好。遠遠想去,忘卻超乎想像。飛出遙遠的地方,且聽漫漫長途細語,無憂無慮事可休,便可“便從襄陽向洛陽”。世事漫隨流水,算來夢裡浮生。無驚奇一切正常,事情厚重原是責任,細節粗細捏得輕重,自始至終平常看到最遠,無須造出一個偉大的修飾。

世事經歷多了,也就不再有什麼新奇。人的深度開始執掌事情去向,從這一點平靜地縱向地看,這應該是去往平靜的世界。平凡將一切囊括在內,信仰生活和歷史地質,學會天氣般地調整和隨意,仍是“偷得浮生半日閒”。任何不是看的切要的細膩,定要給這樣一個世界增添些美的樂章!

世事漫隨流水,算來夢裡浮生。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