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Cheers~
2009/05/16

夜未央

我愴然而泣,知道你不會相信眼淚。說好了要微笑,可為什麼看到這些單薄的文字,還會忍不住流淚?你只能看到我的文字,卻看不到我滴落在鍵盤上的眼淚?明知是泡沫上的舞步,為什麼還要在其中演繹著完美?

也許有一天,我真的會從你的視線中消失。可我不知道,我看不見你的時候,我是否會流淚滿面。

是否繁華過後就只能廖落?花開的時候就知道應該有花落的一天?我並不是城市中無家可歸的人,可在整個城市卻沒有能容納我心的地方。

紛擾的世間,想留存一些東西其實很難。可我並沒有因此而失去流淚的衝動,悲傷的音樂或只言片語的詞語,都會讓我會淚流滿面。它們在我的心靈深處,印下或深或淺的痕跡,這些都是真實的感動。

愛與恨、是與非、孤獨與渴望,都是一段段真實的路,它們都屬於生命中的情感。其實這些生命中的情感自己也未必能說得清楚與真切。不經意間的情感便能輕輕觸動我心底深處最柔軟的部分,便能洋溢著快樂與淡淡的幸福。

甚至曾經努力地為自己留住這種快樂與幸福,害怕這種快樂、幸福會很快和自己擦身而過,因害怕失去後心中那一陣一陣隱隱地痛。可很多時候,看不清自己、看不清方向,甚至會為所謂的愛情把自己丟失了。每每受到傷痛後,發現要找回自己的時候,卻怎麼也找不回來了。

有些傷痕,劃在手上,等時間把傷口癒合了,很快便會忘記。有些傷痕,劃在心上,哪怕劃得很輕,也會留駐於心。

從來都不是輕言離別的人,可手中的紅線已斷,人早已遠去。才明白自己的心早已是一座孤城,那些曾在城中為他準備的滿庭花香竟如同虛設、轉眼都灰飛 塵滿。而此時,他早已院落重重,紅色的宅門已然上了鎖,讓我陌生和緊張。我想輕輕叩開你的門,可一直邁不開前行的步伐,總是回首了再回首。其實那些已過往 的情緣,宛若浮萍的緣份,注定是寂寞與負罪。最終我拖著蹣跚的腳步離開,我終究是你生命中的一個過客。

曾經執著於自己的故事中不肯走出,當一切都重寂寞時。才發現曾經熟悉的情感已變成陌生,陌生的情感拾起也是徒然,陌生的人再次相遇也是匆匆而過。 才發現很多事情都變得淡然了,我們又會恢復一種往昔的生活;一種大眾的生活;一種迷失自我的生活,但不管生活怎樣,我們再也想不起那些曾經讓自己心痛、讓 自己念念不忘的人時,我們就會明白失去的都不是自己生命裡的唯一,再美麗的愛情也只能是曾經的故事。

其實,當愛散落成歲月的塵埃中,有誰還會記起!

一抹輕霧、一陣細雨、一席清冷、夜未央。

一個人靜坐在空寂的房間裡,聆聽細雨的輕幽,眷戀著夜的纏綿。孤獨的時候,夜是一首歌、一厥詞、更是一地傷感。

很多時候,夜預示著新的一天即將來到,更多的時候是讓我們為今天劃上句號。不管今天是快樂的、還是憂愁的都應該果斷的結束,給自己即將來到的一天,整理出一個新的空間,全新的、更好的去迎接新的一天。

可為什麼我們還會在深夜的時候寂寞?為什麼我們還會在深夜憶起已逝的情感?在深夜我也常常會問自己:我會記起誰?誰還會記起我?可每當問起自己這個問題時,我都會啞然的笑了。

算算已很久沒有和朋友聯繫,想起了很多曾經的朋友。她們的電話號碼曾經爛熟於心,現在卻彼此失去了聯繫,居然已記不清朋友的模樣了。曾在無數個夜 裡,夢到過這些朋友,可醒來卻是一派模糊。世上的事物最敵不過時間,不論你曾經是多麼的熱愛、多麼的喜歡或者依戀這些朋友,最終都會隨著時間化作模糊,化 成一段塵煙。

上帝總是有意把一生中與你有情緣的人散落在人間各個角落,除了維持人間必要的平衡,更多的是需要你有一雙慧眼,把這些紛擾的情緣看得清清楚楚、明 明白白。說是用“慧眼”看清楚,不如更確切地說是用“慧心”去感悟。如果說“慧眼”是讓我們看到,而“慧心”則是我們取捨,知道自己心中真正需要的情緣是 什麼。

心動的時候,不需要預演,也不需要排練,有時是第一眼看到對方的一剎那,心便動了。有時是無意聽到某人話語、看見某個的一個動作,或者是在網絡上 無意瀏覽到的一些文字,都會在心中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心中的這種感覺是一種久違的感覺、是一種親切的感覺,彷彿自己很早就認得文學背後的這張臉、這個 人。然後就會有莫明的心悸、莫名的喜歡,更多是驚喜,不斷地演繹著似花非花似己非己的故事。

在似花非花的故事中,你有過快樂、甜蜜但這些是短暫的,更多的時候是眼淚、是傷痕。有人說:戀愛對於每個人,一生只有一次,其餘的只是傷心與痛苦的重複。

儘管很多人知道這句話或者明白這種話的道理,可還是會有很多人遇到這樣的心動時,樂而不疲!

婚紗攝影行業的旅程. 婚紗攝影也隨氣溫回升. 婚紗攝影工作室的裸體照你敢拍嗎. 台灣婚紗攝影吸引香港新人. 婚紗攝影行業的旅程
繼續閱讀
2009/05/12

為往事幹杯

五月的第一場小雨毫無吝惜地把春的影子洗劫一空,陽光顯示出固有的剛烈,人們不得不褪去厚實的衣服換上薄裝,想來季節總是這樣的無情,一不小心就暗流了光陰。

朋友打電話說要我和他一起出差,反正無聊也就同意了。後來才知道,他聽妻子說我天天在家裡除了打牌就是上網、看電視,讓我出去散散心。靜想,也 是,人不能一天到晚就蜷縮在自己的小屋,人,也不能想著不開心的事,身軀是自己的,思想是別人的日子也許就叫墮落,但我不是。我只是特別戀舊,忘了自己。

晚上上qq,朋友發來信息:你好,好久不見。

看著閃爍的圖像竟想不起她是誰了,但我知道她曾經一定是qq上的好友,便問,你是?

好健忘呀。她發來一個大哭的表情。於是她告訴我她是誰。一經點拔,我就想起來了。原來她是初入煙雨裡認識的一個朋友,由於她很忙,好長時間沒有來 過,所以淡出了記憶。人,總是這樣,有意或無意間總會忘記許多,也或是人,也或是事,也或是一段流年。不過,過去的影子,在適當的時候或多或少總會在腦際 出現,曾經的所有有意無意間早已或深或淺地在心底烙下印記,至於印痕的多少只是程度不同而已,雖說時間是最好的腐蝕劑,卻沒有一個人能把過往的一切完整的 抹殺,我不能你也不能,這也許就是人為什麼總會想起過去的緣故吧。故且這樣想,實在是找不出更好的理由,就像我想你,我為什麼要想你,也許就是你給我的印 記太深,早就注入在神經纖維里,除非我不在了。

上網一來,qq上的好友換了一茬又一茬,今天你是我的,明天我是你的,後天你我各奔西東,曾經刪過許多人,也想過曾經被別人刪過,人就是這樣,在 不斷尋找中找尋最適合自己的,我們都是別人人生中的匆匆過客,別人也是我們眼中不容摻雜的希望,人,總是希望得到一個最適合自己的朋友。所以我們在不斷地 挑選,無情地宰割,就像有些記憶,我們在想起最溫情的東西時也會想起最糟蹋的東西,至於那些不好不壞的,反而想不起來。

其實,朋友不在乎多,但要知心,一個足夠。人,確切地說是活在精神裡,都是由精神在支配著,所以人必須離不開朋友,在心情落寞的時候,一句:你好 嗎?輕輕的問候恰似一縷溫情溢滿心間。至於朋友會在什麼時候出現,什麼時候走失,隨緣而生,隨盡即逝,不是我們能強求的。在長長的一生中,誰也不是誰的一 生,所以我們有時覺得很沮喪,實事就是這樣,朋友來了又走,走了又來。人,就是這樣,在痛苦中快樂,在快樂中疲憊。

朋友說:你怎麼能寫出那麼多深情款款,感情細膩的文字啊,有時候在想,就算女子去寫又能如何呢?

想來,我不是聖人,我只是用心去刨析自己的所感所想,我一直認為寫文章要用心去寫,而不是用手,文章也不在乎詞燥的多少、華麗如何,錦上添花往往 抵不過雪中送炭。至於我是男是女,無關緊要,人,總是會有感情的,女人如此,男人也一樣,沒有誰敢說柔情只屬於女人。在世人眼裡,往往我們只看到了男人堅 強的一面,而沒人能體會到他們的脆弱,男人有時比女人還薄弱。然而,你必定是不會信的,你只是站在自己的理場上看問題,而忘了世上一切都有可能發生,就算 是海枯石爛。

好久了,我只登錄qq,卻不曾上線,一直以隱身的身份出現,不是我有多傲慢,只是我不想去浪費時間和精力,也許聊天也是一種快樂,可我不再需要,我只想見到自己想見的,哪怕是即逝的一瞬。就如煙花,雖然短,卻照亮了整個星夜,足矣。人,要學會知足,知足者常樂。

網絡本來是虛幻的,可虛幻中也有真誠,我寧可相信它的飄渺,也不想錯失緣分的賜予。我知道,你不在了,對我來說是一種打擊,可對我來說也是一種收 穫,我在收穫著感動的同時也收穫著成長,我知道了什麼叫:落花春雨更傷春,不如憐取眼前人。也知道了什麼叫:假作真時真亦假,情到深處情轉薄。

你不在了,說明我們的緣分已盡,往事只能是回憶,卻不能成為現實中的穀粒,我不想去一味的去訴說痛苦,其實有許多事說了只能成為別人眼中的笑料, 終成不了過往裡的一顆沙礫,所以我們在回憶時會覺得痛卻又不得已,錚錚誓言往往抵不住一個現實,我們在現實裡才是真正的自己,就算是錯也是自己。

戀上文字便戀上了你,戀上你也戀上了孤獨。喜歡上孤獨的同時也就喜歡上了靜坐,喜歡一個人靜靜地聽一些憂傷的音律,心隨著沉浸其中,看窗外人來人往,花開花落,想著幻想中的旖旎,與其它無關。就像此刻,總是有意無意間總會想起你在和不在的日子。

原來,不是因為孤單才想你,而是因為想你才孤獨。長久以來,你不在了,我一個人走,不羨慕年華的清幽,也不嘆息世態的炎涼,我知道再執著的一生也不過是過眼雲煙。

對於愛情,很是欣賞席慕容的那首《抉擇》:

假如我來世上一遭

只為與你相聚一次

只為了億萬光年裡的那一剎那

一剎那裡所有的甜蜜與悲淒

那麽就讓一切該發生的

都在瞬間出現吧

我俯首感謝所有星球的相助

讓我與你相遇

與你別離

完成了上帝所作的一首詩

然後,再緩緩地老去

不過,我知道,就算是瞬間也不會再出現。因為,春天過了就是夏天,春的影子在炎熱會慢慢地枯萎,一如人的心情,得到的只是痛。

我們走過了一月的嚴寒,二月的萌動,三月的溫暖,四月的濕潤,這個五月,也許只剩下感動了,前塵舊事,時間會把一切帶走。人是應該好好的活著,回不去了就無需回去。要知道,世上本就沒有醉生夢死的酒,因為山在這裡,我也在這裡。

夜深了,你已酣睡,瀏覽著網絡中的愛情,才知道,你我只是凡塵中的一粒,我思念的你必定不知。其實我很怕去欣賞別人的故事,因為我總會無端地憶起記憶中的你,就如現在絮絮叨叨地念叨著你一樣,走不出自己。

我知道,念著你的名字,天涯不再遙遠;天涯再遠,遠不過對你的牽掛。只是,夜深人靜,這杯酒太濃太薄涼,遠過了我對你的記憶,讓我們為往事幹杯吧。

人有時換種活法不一定是壞事,既然如此,不如跟往事決裂,我不要遠山,只求與文字取暖。

好友博文:1.看電影 2.江南的煙雨 3.我愛廚房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