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08/19

在云的那一端

仰望,在云的那一端,頸椎向上做出拉伸的動作,一直醉心於眼前事物的眼睛便與整個頭部一起抬起來,看見久違的,空氣稀薄的雲層,湛藍色的天。
距離身體二十五公分的筆記本電腦,具有金屬拉絲的光滑外觀,買的時候沒有想太多,只是從金屬良好的導熱性能猜想,它會是個冷熱分明,有脾氣的家伙。有脾氣的事物,往往會讓人覺得懊惱,也總是覺得開心。
想像過如果此刻云變換,不僅僅是更改一如既往不冷不熱的顏色。如果雲層更替,氣流逆轉,物質此消彼長,我希望一抬頭看見的是一個與眾不同的世界。遠處的事物拉近,近處的事物變遠,距離在視野中失去長久以來得天獨濃的優勢,那些曾經在深黑色天鵝絨般的夜幕中猶如碎鑽般閃爍的星宿,會變成難以想像的形狀。
在云的那一端,是遊蕩的靈魂所要去到的彼岸。這是我從一本書中看到的。於是我在想,那會是怎樣的一個彼岸,它是一座城市嗎,那些離開了我們的像天使一樣的人,他們會在那邊得到安愉嗎。
曾經清晰地目睹了和我具有非常親密聯繫的年輕生命的死亡,那是我長期以來一直不肯面對的事情。難以理解為什麼前一天剛剛透過電話的人會變成再也不能溫暖起來的軀體。冰冷而詭異的棺木,像最可怕最無情的容器,我無論如何也無法將沉睡在棺木裡的人與那個熟悉的生命,那個那樣年輕的生命,聯繫在一起。

那個時候,十七歲的我,帶著一種無比恐懼與驚蟄的怪異表情,在葬禮上默不作聲,惶恐的看著周遭熟悉的面孔,他們流下讓我顫抖的淚水。我開始遙想一個人出生的樣子,他不知所謂的面對新環境,只能選擇哭泣,那是對無從選擇的誕生不知何種心情的哭泣。而與哭聲相對的,是那些即將與他產生難以割舍的感情的人們,真切的歡愉。那麼,死亡呢,死去的時候是什麼樣的心境,是害怕抑或是不舍,是功德圓滿的釋然抑或是未能如愿的不甘?他們是否知道他們的離去,牽扯了這樣多悲傷的淚水。
誕生,死亡,它們這樣興師動眾,它們獲得了如此多的感情伴隨,可是它們本身,確實是屬於一個人的私事。

死亡是一件莊嚴的事,於是不允許褻瀆。那是我在意識中第一次參加葬禮所獲得的資訊。從那之後,我每次看到云和云之上覆蓋的變化詭譎的流雲,我都會莫名想起,那個消失不見了的生命。云的另一端,他是否在那裡。

因著生命本身的神聖,和我內心對於靈魂不可置否的相信,云變成了最神聖的容器。它連接著此端與彼端不同形態的世界,它盛下了這世間最濃重的感情--思念。那時常變換,愛鬧脾氣,有時還會招來驟雨和閃電的流雲也開始變得聖潔起來,它彷彿來自云另一端的使者,從我們不知名的年代裡,變成了云的眼睛、鼻子、耳朵和嘴,代替那些消失了的人,看看他們一直難以忘懷的家園和親人,聞聞這個世界的馥郁花香,聽聽這個世界的啼流婉轉,訴說著我們不知道的祝福。

脖子仰得太久開始酸痛不已,一直注視的那葉白雲開始鑲上夕陽的金邊,在云的那一端,我不知道將以怎樣恭謙的神情去面對這片不知名的雲彩,我只能默默猜想,這是誰從那一端傳來的祝福,他是否安好。
清淡宜人是揚州美景 摸不著邊際 只爲成就一個好女人 疲憊沉溺遊戲中 各自奔向自己的路 總會有些人 一個人一盞燈一夜 不停的演變愛的角色 一個人能幸福嗎 浪漫是抓住一瞬間的幸福 再見已不是朋友 洗淨心靈的力量 同學之間的純真友誼 藍天白雲海岸線 在日光無情的炙考下 浩瀚宇宙的未知生物 連心情也隨著陰雨天 夏逝我的過去 陪伴在身邊久了 對我的老師道一聲感謝


一次新聞網慶典活動←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如果可以再次遇見你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