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07/22

生命的兩種底色

每個人的生命都有兩種底色,悲與歡,我也是,不否認生命中也有過燦爛花開的無數歡樂瞬間,但是,逐漸的深入生命,悲的底色日復一日的翻捲,終於不知不覺中淹沒了歡痕,稀薄的歡樂蜷縮在生命的某個狹隙無奈的看著悲傷肆無忌憚的在生命中狂舞,一再拓展,乃至霸占了整個生命。
而悲所漫之處,生命便一片荒蕪,荒蕪的令人瑟縮,以至忘了世間還有個”歡”字。
或許是生命的本能,或許是我堅決的不妥協!
在無數的暗夜裡,我拼命的搜索記憶,尋找曾經一晃而過的歡樂,我要讓她與我一起對抗悲的囂張。
那是一段暗無天日,靈魂的自我拼殺!
我聽見靈魂裡悲與歡的廝殺,拼鬥,他們的每一次廝殺無疑要扯動我許多不可觸摸的神經,我痛的一次次窒息,淚水縱橫。
在疼痛難忍時我求助過聖經,求助過釋迦眸尼,我想,我或許是痛的忘了聖父與釋迦眸尼是同行,同行相斥,他們是否會一起懲罰我的不忠?但我又想,他們有博大胸懷包羅萬象,他們都有一雙法眼俯視眾生洞悉下界,應看到我被悲逼的神色狼狽,荒不擇路,應不與我計較的。
可是虛懷若谷的聖父與釋迦眸尼救援的方式太過含蓄甚至故弄玄虛,以我淺薄的資質,其並不能顯示任何效力。
所以,我只有求助自己,只有靠著本能尋找合適自己的方法稀釋悲的濃度。
感謝父親從小潛移默化的閱讀習慣,在有人選擇灑精或尼古丁麻醉自己時,我選擇了文字。
除卻工作正常生活時間,每個空隙裡我都在低頭從文字裡尋找寄託,同時也是一種掩飾,一種逃避,以此來擋開那些刺探的眼神與冷嘲熱諷。
那個冬天,在那盞60瓦的白熾燈的溫度包圍中,我淚水洶湧的讀著一本本厚厚的文字,在一個個與自己無關的故事中尋找心的出路。
從黃昏到黎明,沒有人看見二十歲的我如何滿臉淚痕的伏在潮濕的書頁間睡去。
被晨曦驚醒的那一剎那心是欣喜的,恍然昨天的一切是場夢,身邊的所有都不曾改變……
當閱讀漸漸失去效力時,我又開始寫。
我寫了好幾個長篇,邊寫邊哭邊笑,如若當時有人闖入,肯定會強制我去精神病院。
但是,我知道自己很清醒。
在一個個故事裡傾注著自己的愛恨愁怨,以我的心性,現實中我不該有仇恨等負面情緒,可是,在那個血氣方剛抑或年少欠缺修養的年齡,我,又不能不恨。
所以,在故事裡我痛快的給那些製造悲傷的人安排苦難以示懲罰。
可是,後來,我發現自己給每對眷屬都安排的是劫後多年重逢的結局時,我無力的哭了,我感到羞恥,那暴露了自己靈魂深處的渴望,而我決不允許自己如此的沒出息!
於是,我又將淚痕隱隱的文稿一頁頁的扔到火裡,看著薄霧一樣升起的煙,我呆若木雞。
我又開始想,如果我失憶了,是不是就不悲不痛了,如果我走失了,人生會是什麼樣子?
甚至我想去一個偏遠的山村或南方一個避靜的漁灣,在那裡裝失憶,看他們怎安排我的人生。
當然,這些我最終沒有嘗試,但,的確離家出走了。
也談不上離家,某種意義上說那時我已沒有了家,就那個意思吧,就是一個人不告而別了,想想,也沒人可告辭啊,誰又能在乎我是生是死,是悲是歡?
拉上身後的門,將鑰匙提在眼前晃直到晃出了淚,然後提氣扔向草叢。
從此,蒼茫大地,任我遊走.似一隻孤鴻,毫無目的的飛越大江南北,山山水水。
近兩年的人海流離,所見所聞所知所感,讓我重新打量了人世。
原來,自己的悲衰,在塵世間隨處可見,自己以為的轟轟烈烈其實只是現實中難以存在的夢,自己苦苦追尋的其實是很多很多人不敢妄求也不屑一顧的奢侈品。
原來,長久以來自己生活在一個封閉的天地,周圍的人給我壟斷出了一個虛擬的世界,讓我誤認為生活必須完美,人性皆都純善,沒人告訴我這世界其實有很多陷井,人性有太多的缺陷。
那些人世的憂患悲哀,就像​​一枚枚原本就潛埋好的地雷,最初是被人牽引著繞了過去,走了一段平坦的鮮花了繞的大道,當他們突然放手將我措手不及的推進生活時,我沒有一點應付的能力。
我只有落荒而逃!
我為自己一些曾經的無知愧疚的夜不能寐,明白了父親說這世上還有很多人吃不上飯時我振振有詞的反問:“那他們為什麼不吃餅乾?”時父親驚愕的長嘆!
明白了當新來的幾位同事在辦公室問我,分配到此單位用了多少金時我心無芥蒂的辨到“局長可人性了,專程到我家讓我選去哪個單位,說在自己喜歡的學校里肯定會全力以赴的工​​作啊.”大家複雜的訕笑。
明白了,當我悶悶不樂時,一向親如姐妹的室友突然大發雷霆萬鈞的訓斥我“你太不知足了,你太貪婪啦”時的憎恨……
其實,糾到底,在俗世中,我佔了太多生活的便宜,以至我不知道生活的真實面目,不知道有些人為了生存不擇手段,為了權勢儲心積慮,為了利益趨炎附勢,為了人性的平衡而嫉妒的落井下石。
在悲歡中浮浮沉沉時,我看到了不計其數的與我一起掙扎的形色狼狽的人,然後我明白了,其實上蒼給每個人的悲歡近乎等量,就是看以何種方式呈現,有的人的悲歡似小河流水緩緩淡淡,平平靜靜,有些人的悲歡似瀑布,大起大落,跌跌宕宕。
絕沒有人紅塵一世,只有一路歡欣。
其實,大家經歷的都大同小異,只是因為每個人的感受力的不同而在每個人心裡形成不同的印痕。
而我,也是人海中微不足道的那粒沙,經歷的也是自己逃不掉的悲歡而已。
那麼,又有何懼何憂何恨何怨?
於是,心裡的驚濤駭浪逐漸斂息.曾經以為從此以後只會看透生死淒美了眼淚的絕望漸漸消散。
是否,這就算我趟過了悲歡?世人管這叫成熟!
趟過悲歡,,站在歲月的河岸上,我感覺自己似一迎風而立的老者,心如止水的看著面前歲月的河里波光蕩漾。
在那層層起伏的水紋間隱約迭盪著那個伏在書頁間睡去的女子一臉的淚痕。
蕩漾著塞北小城漫天飛雪中那個女子獨自佇立蒼茫天地間的孤單。
蕩漾著遊走在人海中尋尋覓覓的那個女子一臉的焦灼惶恐。
蕩漾著在秋日的白樺林裡追逐嬉鬧的那個女子輕盈若小鹿的身影。
蕩漾著在生命的最初,那個頑皮嬌蠻不諳世事的女子,歡欣的雙眼迷離的笑靨。
趟過悲歡,常常在午後,在黃昏,選一方沙丘,攜著自己的回憶靜靜的看雲看天看夕陽,偶爾有飛鳥從頭頂掠過。
於是想起那句“天空中沒有了翅膀,而我早已飛過!”
回顧所來徑,關山迢迢,塵霧瀰漫,已不見歸途;
回顧所來徑,八千里路雲和月,牽絆的何止是一山一水?
回顧所來徑,半生的癡狂,一世的悲歡,洗淨我青春的容顏,在暮色裡,朝向歲月的深處,灑下甜蜜的熱淚!忘不了童年的夏天 環保袋市場 享受滿庭芳的精彩 大提琴的韻律 雨的等待 走出去看風景會更養眼 享受生活,樂意人生 愛是多麼的高傲 網絡成癮 留戀自你的味道


我在想念一個人←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一次新聞網慶典活動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