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07/20

我在想念一個人

陽光以一種極其安然的姿態打在臉上,垂下的眼瞼覆蓋了濃密的陰影,盤腿坐在床上,把頭髮胡亂的綰起,露出光潔的額頭。纖細的手指偶爾翻動書頁,跳動的溫暖穿梭在指縫間似陽光般明歇。
已經很久沒有寫過東西,自從姐姐離開以後便再也不願意觸碰那些憂傷,很多的情緒,我已經無法用言語去詮釋,找不到合適的詞語來表述,像是失去了一種能力,從心底泛出的無力感。
有時候,會想很多很多東西,然而卻在下筆間硬生生卡了殼,這讓我極其懊惱,我不知道這是怎麼了。
很多時候,我都會覺得言語蒼白,甚至是和最親密的人聊天,我用許多怪誕的表情來掩飾內心的空泛。
刪掉了很多QQ上的好友,我覺得很難過,我們曾經那樣親密過,而如今我卻對他們無話可說。
生活一成不變,只是寂寞越來越濃。我依舊會時常覺得孤單,一種滲入骨髓的蒼白,像是墮入冰冷的寒潭,冷水一點一點漫過唇角,漫過耳際,漫過眼角眉梢,最後將整個人湮沒。
我想要安靜一些,再安靜一些。
北國的冬天是生硬而凜冽的干冷,刮起很大的風,有許多粗糙的塵粒在空氣中沉浮,並且沒有雪。
近日總是咳嗽的厲害,持續並且劇烈,疼痛灌滿整個胸腔,像是要把五臟六腑都給咳出來。
用玫瑰、茉莉還有蜂蜜衝了茶水,氤氳的熱氣哈在睫毛上,連心情都跟著潮濕起來。我極愛熬夜,並且失眠,有時候一整天只吃一頓飯,這些都是不好的生活習性。幸而保留了喝茶這一喜好,否則整個人一定糟糕透了。
穿了舊日的格子襯衫,很是寬大,整個人顯得纖細瘦弱,裹上厚重的外套,然後出門。
我極少出門,大多數時間更願意把自己囚在家裡,看書、寫字、洗衣服、做飯、打掃房間。漸漸滲透到世俗的生活中來,並且開始喜歡這種感覺,真實,不虛浮,沒有很多的嬌揉造作,卻讓人更顯安定。
自然會有很寂寞的時候,大多數時候往往流連於書架間。書墨的香氣讓整個人都顯得沉靜,倘若遇上一本好書。可以在書店呆上一整天,不吃飯,亦不說話,看別人的故事,內心百轉千迴,也跟著惆悵。
站在百匯對面發呆,聽商場裡播放的音樂,是鋼琴曲《夢中的婚禮》,一連放了很多天。隔著一條寬闊的馬路,汽笛聲、剎車聲還有人說話的聲音,聽的並不真切,只是單純的喜歡這樣純潔的調子。
一個人在超級市場裡面閒逛,牽著唇角微微的笑,把手放在衣兜里,認真地看著每一種商品的名稱和價格,不買任何東西。偶爾坐在東方的樓梯上,什麼都不去想,任憑思緒放空。來往的人很多,起落間捲起時間的湧動,吵鬧著,卻不惹人討厭。我羨慕他們,有著這樣格外飽滿的世俗生活。
在書店買了安妮的《素年錦時》。看過許多安妮的文字,這一本尤為喜愛。這是二叔送我的十七歲生日禮物,曾經被我視若珍寶。只是後來在藝林讀書的時候被人偷了去。如今重新買來,卻依舊覺得不是自己想要的了。很多人,很多事,失去了,就再也回不到當初。
在QQ上和一個小幾歲的男孩子聊天,是曾經讀過書的學校的中學生,待我很是熱絡,總是師姐師姐的叫著,偶爾也會無奈的叫我鬧鬧。我叫他淺,極願意和他講話,雖然並不多言,但是喜歡他說話時的語氣,透著未染世俗的純淨。
遇到了許久未見的朋友,一起去小攤上吃臭豆腐,放很多的辣椒和香菜。很平靜地說起一些人一些事,然後各自回家。
燒了很多開水,洗衣服,把地板重新拖了一遍。然後,洗手,煲了湯,將白淨的藕削了皮切成片放在熱水里焯了一遍。捏起一片放在嘴裡,覺得齒頰生香,滿是江南水鄉的清甜氣息。
清炒藕片很快做好,把飯菜一樣一樣擺在桌子上,盛了湯也一併放好。聽媽媽絮絮叨叨地和我說話,都是一些極小的事情,和過去的每一天一樣。說話的聲音輕而細,在幽暗的天光裡一直持續,我聽得真切,並且覺得安心。
我在想念一個人。
時間這樣過去就很好。世間任何平常的美好的事情,也就是如此了吧。FUCHS機油5W40出讓 Amplifier+Speakers 6000 budget.. 大家會等買新的i phone嗎? 有咩食品可減肥? 收黑控+綠雙色機料 台北(西門町附近)有冇好酒店介紹? 三寶鳥相 美研究稱人類肚臍是細菌窩寄生1400種細菌 夏天吃海帶爽口又健康3大好處


在愛情的國度裡←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生命的兩種底色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