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1/06/23

無論如何不能遺忘的

沒有釋懷之前是無論如何不能遺忘的。和不喜歡的人在一起,時間看玩笑似的放慢腳步;喜歡的那個人好不容易遇見,卻只是匆匆。
陽光明媚,和風絮絮飄游。沮喪時,會很無力地認為,天是在和自己作對。天宇藍藍,雲層薄霧,天朗氣清,是用來諷刺落寞的心境。黯然垂頭感傷陰影覆蓋的枯草,它們和我一樣在普照的陽光底下,卻感覺不到溫暖。
昏天黑地,雨絮綿綿不絕。愉快時,會懷著稚嫩的想法,天是在應和自己。雨絲悠揚,微風同歌,憧憬著放晴時會有一道橫跨天際的彩虹;幻想著空氣裡醞釀著泥土漫散開的青草香。
小時候,我們把歡笑與淚水放在自己與他人的眼皮底下,無所顧忌;長大後,臉上不變的是笑容,卻把淚水遷移到心裡,再用層層絲繭包裹得很濃,唯恐別人看到面具底下的脆弱。
那些浮光掠影似的雪泥鴻爪,終會被新降的霜雪覆蓋。猶如心朝大海的溪水匯入洋流,終會有浮雲化雨的水滴繼續在河床上潺潺鳴唱永不衰老的歌;又如歸根落地的殘花枯萎凋零,終會有新生萌芽的苞蕾依舊在和風中微微搖曳婀娜多姿的舞蹈。
終究會忘記那些曾經,曾經以為一輩子都不會忘卻的回憶。沒有什麼忘不了的,就像雲兒忘了洒過多少淚水一樣,就像春風忘了逗笑多少花簇一樣,就像溪流忘了抵達海洋引致迷路一樣,就像花兒忘了牽緊樹枝迎來死亡一樣,就像它們一樣地忘記那些念念不忘的事。
並不是真的想遺忘,只是我們都是一群中了時間魔法的可憐家伙。

關鍵字: 雲層 枯萎

女子,像一首委婉的詩歌←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一滴一滴的敲打肌膚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