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5/16

夜未央

我愴然而泣,知道你不會相信眼淚。說好了要微笑,可為什麼看到這些單薄的文字,還會忍不住流淚?你只能看到我的文字,卻看不到我滴落在鍵盤上的眼淚?明知是泡沫上的舞步,為什麼還要在其中演繹著完美?

也許有一天,我真的會從你的視線中消失。可我不知道,我看不見你的時候,我是否會流淚滿面。

是否繁華過後就只能廖落?花開的時候就知道應該有花落的一天?我並不是城市中無家可歸的人,可在整個城市卻沒有能容納我心的地方。

紛擾的世間,想留存一些東西其實很難。可我並沒有因此而失去流淚的衝動,悲傷的音樂或只言片語的詞語,都會讓我會淚流滿面。它們在我的心靈深處,印下或深或淺的痕跡,這些都是真實的感動。

愛與恨、是與非、孤獨與渴望,都是一段段真實的路,它們都屬於生命中的情感。其實這些生命中的情感自己也未必能說得清楚與真切。不經意間的情感便能輕輕觸動我心底深處最柔軟的部分,便能洋溢著快樂與淡淡的幸福。

甚至曾經努力地為自己留住這種快樂與幸福,害怕這種快樂、幸福會很快和自己擦身而過,因害怕失去後心中那一陣一陣隱隱地痛。可很多時候,看不清自己、看不清方向,甚至會為所謂的愛情把自己丟失了。每每受到傷痛後,發現要找回自己的時候,卻怎麼也找不回來了。

有些傷痕,劃在手上,等時間把傷口癒合了,很快便會忘記。有些傷痕,劃在心上,哪怕劃得很輕,也會留駐於心。

從來都不是輕言離別的人,可手中的紅線已斷,人早已遠去。才明白自己的心早已是一座孤城,那些曾在城中為他準備的滿庭花香竟如同虛設、轉眼都灰飛 塵滿。而此時,他早已院落重重,紅色的宅門已然上了鎖,讓我陌生和緊張。我想輕輕叩開你的門,可一直邁不開前行的步伐,總是回首了再回首。其實那些已過往 的情緣,宛若浮萍的緣份,注定是寂寞與負罪。最終我拖著蹣跚的腳步離開,我終究是你生命中的一個過客。

曾經執著於自己的故事中不肯走出,當一切都重寂寞時。才發現曾經熟悉的情感已變成陌生,陌生的情感拾起也是徒然,陌生的人再次相遇也是匆匆而過。 才發現很多事情都變得淡然了,我們又會恢復一種往昔的生活;一種大眾的生活;一種迷失自我的生活,但不管生活怎樣,我們再也想不起那些曾經讓自己心痛、讓 自己念念不忘的人時,我們就會明白失去的都不是自己生命裡的唯一,再美麗的愛情也只能是曾經的故事。

其實,當愛散落成歲月的塵埃中,有誰還會記起!

一抹輕霧、一陣細雨、一席清冷、夜未央。

一個人靜坐在空寂的房間裡,聆聽細雨的輕幽,眷戀著夜的纏綿。孤獨的時候,夜是一首歌、一厥詞、更是一地傷感。

很多時候,夜預示著新的一天即將來到,更多的時候是讓我們為今天劃上句號。不管今天是快樂的、還是憂愁的都應該果斷的結束,給自己即將來到的一天,整理出一個新的空間,全新的、更好的去迎接新的一天。

可為什麼我們還會在深夜的時候寂寞?為什麼我們還會在深夜憶起已逝的情感?在深夜我也常常會問自己:我會記起誰?誰還會記起我?可每當問起自己這個問題時,我都會啞然的笑了。

算算已很久沒有和朋友聯繫,想起了很多曾經的朋友。她們的電話號碼曾經爛熟於心,現在卻彼此失去了聯繫,居然已記不清朋友的模樣了。曾在無數個夜 裡,夢到過這些朋友,可醒來卻是一派模糊。世上的事物最敵不過時間,不論你曾經是多麼的熱愛、多麼的喜歡或者依戀這些朋友,最終都會隨著時間化作模糊,化 成一段塵煙。

上帝總是有意把一生中與你有情緣的人散落在人間各個角落,除了維持人間必要的平衡,更多的是需要你有一雙慧眼,把這些紛擾的情緣看得清清楚楚、明 明白白。說是用“慧眼”看清楚,不如更確切地說是用“慧心”去感悟。如果說“慧眼”是讓我們看到,而“慧心”則是我們取捨,知道自己心中真正需要的情緣是 什麼。

心動的時候,不需要預演,也不需要排練,有時是第一眼看到對方的一剎那,心便動了。有時是無意聽到某人話語、看見某個的一個動作,或者是在網絡上 無意瀏覽到的一些文字,都會在心中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心中的這種感覺是一種久違的感覺、是一種親切的感覺,彷彿自己很早就認得文學背後的這張臉、這個 人。然後就會有莫明的心悸、莫名的喜歡,更多是驚喜,不斷地演繹著似花非花似己非己的故事。

在似花非花的故事中,你有過快樂、甜蜜但這些是短暫的,更多的時候是眼淚、是傷痕。有人說:戀愛對於每個人,一生只有一次,其餘的只是傷心與痛苦的重複。

儘管很多人知道這句話或者明白這種話的道理,可還是會有很多人遇到這樣的心動時,樂而不疲!

婚紗攝影行業的旅程. 婚紗攝影也隨氣溫回升. 婚紗攝影工作室的裸體照你敢拍嗎. 台灣婚紗攝影吸引香港新人. 婚紗攝影行業的旅程


為往事幹杯←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朋友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