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4/24

最難克服的人

陳凱同學前段時間終於遠赴澳洲似乎是讀書去了。這家伙一年半以前就開始跟我們告別,每次回家聚會都搞得很是傷感。這次回去,倒是真的要走了,反沒什麼感覺了,臨走的前幾天每晚的任務就是湊夠6個人打牌,舍命陪君子。之後某天早晨,還在睡夢中就接到此君從虹橋機場接來的電話。說等會就要登機了,只記得我家的電話,就打一個過來說一聲,讓我順便跟其他人說一下,就不給他們打了。還沒等我感動完,就著急忙火的掛了,用腳丫子想想也知道急著給老婆打電話去了。不過還是有點小傷感的。雖然平時也在兩個地方,見不著幾面,但一出國最大的弊端就是當你抓起手機要發短信的時候,會意識到給這個家伙發短信資費將會暴漲幾十倍。就只能每天撅著屁股守在電腦旁等上線。很討厭。
     
言歸正傳,說說電梯靈異事件。
    
陳凱走之前幾天,我們每晚就在他姐姐的公司裡打牌。那個大樓很有創意,總共就兩台電梯,其中一台為了防止上下樓搬貨刮壞電梯,不光原先貼著的保護膜沒撕,還特意搞了些木頭條子什麼的釘上。本來就小的空間,顯得很破敗、壓抑,一到晚上,好好的電梯就難免讓人覺得很陰森,一般下樓的時候我們都是不坐那台的。
     
一天,如常,我們還是坐隔壁那台電梯。我第一個進去,按住了開門鍵,等大家進來。結果那門就突然關了,我一愣,手松了一下,回應過來後猛按開門,門還差兩公分就要關上的時候又突然開了。不管我按什麼鍵,就是不停的開、關、開、關。嚇得我在裡面想,不會馬上就開始燈光忽明忽暗~~~他們在外面也不知道怎么辦,就說算了你要不先下去得了。我立刻扯開嗓子──不行﹗我害怕﹗萬一掉下去呢﹗同時還是死死按住開門鍵,以防電梯真的關上門,掉下去。他們也很莫名,想想沒辦法,土法上陣,蠻力拉開了門,都進來了。這人多了,電梯也倒好了,乖乖的關門,下樓,啥事沒有。
     
之後的幾天,雖然仍是心有余悸,但我們仍不約而同的選擇此電梯上下樓,因為旁邊那個破敗的實在是讓人心裡不舒服,難以踏入。可見,人有時還是鼠目寸光的,潛在的危險即使大,也難以抵擋近在咫尺的恐懼。
     
最後一天打牌,外面下大雨,就拖了一會,走得比平時晚。還是因為王雁的爹奪命連環call,一伙人才急匆匆地下樓走人。到了樓下,王雁才想起東西忘拿了,只有抓起陳凱再陪她上去拿。我們在下面聊天,沒過一會,下來了。電梯門開,倆人出來,怎么看那表情怎么有點僵,直勾勾的盯著我們。非常尷尬。再一看後面,呼啦啦的跟出來一大批,看樣子像是裝修工人,至少有七八號人,也不說話,出來之後才開始有了動靜。一聽那伙人說話了,這倆才松了一口氣似的跑過來,魂總算是回來了。說是剛才在樓上,電梯門打開一看有這么多人,都直勾勾的盯著他們,怪嚇人的。本來這么晚了,應該沒什麼人了,心裡有點發毛,但那個爛電梯又實在不想坐,只好硬著頭皮進去。剛才出來的時候還想,萬一我們看到他倆,壓根不提後面還有別人,肯定立馬癱地上。我們就笑,其實人家也挺害怕的,要不怎么一路都不說話;這是出來了,見到確定是活人的生物了,一口氣出來了,覺得安全了,才張開嘴說話。在電梯裡沒動靜,估計是怕說錯了或是吐了陽氣,你倆一回頭,青面獠牙的就把人啃了。
     
可見人多未必力量大,人最難克服的敵人,還是自己的內心。想起那部電影《PTU機動部隊》了──隱藏在黑暗裡,微涼的感覺。
文儀用品 文件架 水彩 書法 粉彩 油畫 水墨畫班 風水課程 紫微斗數 Company Formation


首頁│ 下一篇→兩小兒對話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