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5/20

大威德之光(大威德金剛)3


水時,水質發生了奇異的變化,水中散發出奇香,水像蜜汁,在場的人都看到聖觀音像的胸中射出了一道白光,光中有六字真言的自發聲,進入熱羅胸腔中。
  此後熱羅又去郭達布汝、察瓦察穴、聶盤山、仙達布汝、唐貝哈熱等佛教聖地進行朝拜供養,受到各個聖地僧眾的熱情接待,並舉行大威德灌頂,受益的弟子共有五千多人。在這些地區傳法時,得到了很多金銀、寶石、綾羅綢緞、氆氌、棉布、珍貴土產、藥物等錢財物資,他將這些收入全部捐給了當地的寺廟、僧團和用於建造佛像佛塔、救濟貧苦、施捨衣飯藥物的慈善事業,並建立了百兩黃金的救濟基金。在途中他還調解平息了許多民族和部落之間的仇殺糾紛,然後又回到了尼麻燈寺巴若上師住地。巴若上師對熱羅說:「子比父強,在利眾事業上,你已超過了我,我很滿意。」熱羅舉行了七次空行會供宴,每次參加會供宴的男女瑜伽師、師兄師弟、師姐師妹共有兩百多人。最後熱羅用五百兩黃金做曼陀羅,獻給上師進行告別。上師說:「你只掌握大威德和亥母二法,不會對雪域眾生的利益有大的貢獻,你最好去印度請一位大善知識;作為三戒的基礎,不能不受僧人具足戒(比丘戒)。做這兩件事,對你的事業的成功會有很大的益處。」熱羅兄弟二人,遵照上師的指示準備去印度。尼泊爾譯師說:「大善知識這裡也有,又何必跋涉千里去印度受苦難?」熱羅說:「你聽我說:
    敬愛之師巴若瓦,常在我的心頭坐,
    救度六道受苦眾,脫離苦海得享樂。
    已得難得之人身,已出難出之家庭,
    已知難知之學問,沒有比這更難事。
    路途艱難到尼國,遇到難遇如佛師,
    捨去難捨百兩金,沒有比這更難事。
    獲得難得絕密法,生出難得諸神通,
    悟出難悟甚深理,沒有比這更難事。
    難破利己心已破,難化愛慾化智力,
    難見本尊已親見,沒有比這更難事。
    難解二見結已解,難克自私魔已克,
    難得三身我全得,沒有比這更難事。
    難得弟子如雲集,難破邪法均已破,
    難調護法聽調遣,沒有比這更難事。」
  尼泊爾譯師說:「你說的雖然有道理,但印度氣候太熱受不了,途中盜賊也很多,不安全,請你三思。」熱羅又道:
    「我在前世生印度,印度就是我故鄉
    習性使我又嚮往,途中艱辛何足懼?
    我已獲得速行功,路途遙遠不必怕。
    我是神力瑜伽師,盜賊豈能奈何我?
    我的生命獲自在,不怕寒熱疾病侵。
    我已通達物自性,魔怪干擾不足怕。
    遵照師訓去印度,我的心願才能了。」
  尼泊爾譯師聽了這些話,非常感動,無話可說。
  熱羅兄弟二人和許多去印度的商人結伴同行,在恆河岸邊遇到了一幫攔路搶劫的強盜,共有數百人,手持武器,正在搶劫。熱羅立刻入大威德定境,做了個伏魔金剛指手印,眾盜賊紛紛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如同殭屍一般。見此神功,盜首磕頭投降,請求寬恕。於是熱羅收了法力,眾盜賊才恢復知覺,紛紛跪在熱羅面前,請求賜教。熱羅為眾盜賊傳了六字真言,授了禁殺戒。這群盜賊都發誓改邪歸正,走正道謀生。盜賊的首領要求侍奉上師,跟隨修法。上師接受其請求,為他灌頂傳法,教授修持。他後來獲得了較高成就,帶肉身去了空行樂土,名叫喜爾曼達。和熱羅同行的商人們親見熱羅的法力,都對他信仰得五體投地。獻了很多禮品,有許多人當時就表示皈依,發誓行善消業。
  過了恆河後,到了那加裡島,熱羅在那裡朝拜了五蘊塔、阿難尊者舍利塔。在這兩座塔前熱羅各磕了十萬長頭。當時,天降花雨、天鼓雷鳴、阿難現身,進行了加持。
  在毗捨離城、聖猴崖、聖殿等多處佛教聖地,熱羅進行供祭、朝拜,還去瞻仰了恆河岸洗罪盛會和婆羅門等外道的許多朝聖地。有一次,外教徒認出熱羅是佛教徒,便喚了一幫人,來進行侮辱和毆打。熱羅用大威德八笑法,狂笑數聲,震得外道的神像紛紛倒塌,許多外教徒昏倒在地上,觀看的群眾都嚇得目瞪口呆。許多外教徒向熱羅磕頭,請求改信佛教。
  他又去摩建陀朝拜。這裡是印度的中部,山河風景如錦繡,到處有茂密的森林,林中有檀香、丁香等眾多香木散發著奇香,有孔雀、鸚鵡、頻加烏等羽毛美麗、歌聲動聽的鳥類,有許多湖泊和河流,湖水中有各種水鳥,有四季常青的草木花卉,有各種野生動物自由自在地生活著。
  這裡有上百萬人的城市,城中有雄偉高大、金碧輝煌的王宮和亭台樓閣,有星羅棋布的居民住宅和商店、餐館,也有日夜燈火輝煌的佛寺、寶塔和美麗的公園、熱鬧的舞場、劇院。市場上有各種瓜果、蔬菜、點心、飲料,有各種工藝製品、器皿、傢俱,有牛、馬、大象、水牛等各種役畜。人們的生活富裕豪華,載歌載舞,歌聲樂聲不斷。這裡的居民為人忠厚,心地善良,講禮貌,對人熱情好客。
  熱羅每到一處,就向人們打聽最有學問的人是誰。有很多人向他介紹說,在那蘭陀寺有位名叫摩哈格汝尼嘎的學者最負盛名。於是他就去了那蘭陀寺。那蘭陀寺有八個大殿,十四個佛堂,兩座護法殿,一百零八座金瓦殿,一千多個金頂,禪房、僧捨有千萬座,長住在寺中的善知識有五百多人,是大德高僧宏法修心的寶地,十分引人神往。
  在那蘭陀寺,熱羅請一位僧徒引路,拜會了顯密圓通的著名大善知識曼雜朗瓦大慈悲尊者,獻見面禮黃金一兩,請授具足僧伽戒,大師允諾。在正月十五那天,曼雜朗瓦為親教師,彌赤瓦為軌範師,有八十四位善知識為協助授戒僧眾,在那蘭陀寺大殿中,熱羅受了沙彌戒和比丘戒,賜法名為班子日格日蒂,藏語為多吉扎。賜法名時產生地震,各種樂器未奏自鳴,天上降下了大雪紛飛似的花雨。這個消息很快傳遍了印度各地,在國王、大臣、善知識、瑜伽師中也引起了震動,都說:「這個雪域法師真了不起!」他的上師也稱讚他超人的功德。
  熱羅受戒後,就在大慈悲尊者門下進行深造,學習了《因明七論》、《彌勒五論》、《大乘經論》、《毗婆娑論》等;在仙帝瓦大師門下又學習了《四分律》和《律論》等;在繞貝、苦秀二師門下學習了《中觀》諸論。此時,熱羅已不再是一個單純的密法師,他已掌握了顯宗五部大論,進入了佛門大善知識之行列。知識界給他贈名號為「智月」。
  學業結束後,他離開那蘭陀寺去中印度朝拜大菩提金剛座。這裡是千佛說法之地,釋迦牟尼證果之所。金剛座地平如鏡,潔淨得發亮,如白玉鑲嵌一般,周圍綠林成蔭,有許多野果花卉和珍貴的藥用植物,貢古瑪花散發著異香,有流水縱橫交叉的如藍寶石一樣的美麗湖泊,棲息在林間和湖水中的飛禽走獸無拘無束、自由自在地生活著。人一到這裡就覺得寧靜舒適,有一種進入空明無念、樂融融的禪境之感。
  神聖的菩提樹高大參天,枝繁葉茂,蔭影覆蓋幾十丈,樹葉四季常青,油綠發光。在菩提樹旁邊的大菩提寶塔,外形是正方形高塔,裡面是佛殿。殿堂中端坐著用蛇心檀香粉和珍貴藥粉塑造的佛陀釋迦牟尼中年像。塔的周圍佛殿林立。塔的東北角是五尊度母殿。介紹人說原來這個殿裡的度母是面朝東的,後來度母法大成就師尼麻貝瓦在殿的西邊搭草屋修煉,度母佛像的面也朝西了。西南角上有觀音殿,殿中有觀音九尊,介紹人說,這裡的觀音像就是曾經給贊扎郭彌大師開口說法的能言觀音像。旁邊還有一尊沒有耳環、珠佩的度母像,介紹人說,當年贊扎郭彌大師想進行施捨而苦於貧窮時,這位度母就將自己佩戴的首飾取了下來,送給了贊扎郭彌,助他完成施捨大願。塔的西南角上有彌陀和文殊殿,殿中有石雕文殊樂土。這文殊石雕像是經過寂天大師親自安神加持的,能治麻風病。東南方有大成就師佛慧塑造的勝樂金剛壇城殿,還有阿茂嘎班子日開光的大威德殿,殿中有尊息滅兵災大威德像,還有蓮花生消滅敵兵時修煉金剛橛的密修房等。在菩提寶塔和佛殿建築群的外圍有院牆和大門。在大門口有四臂怙主自生石像。在一個像帳篷一樣高大的岩石上,印有釋迦牟尼的雙腳印,連腳底的法輪花紋都非常清晰,就像踏在泥巴中的腳印一樣。在院牆周圍還有石雕佛菩薩像、石刻經文和各種法器浮雕。來自各地的朝聖香客經常不斷,在佛像上塗香料、供養鮮花的信眾很多,早晚有成群結隊的人在繞塔致敬,塔前、佛像前堆積著各種各樣的供品,有的人在大聲地祈禱。夏日逢到下雨天,人們用從菩提樹和塔殿上流下的水洗臉和當聖水飲用。有瑜伽師和善知識按各自的習慣,進行著供養和祈禱。
  熱羅兄弟二人籌辦了三兩黃金的供品,對菩提樹和菩提塔進行了豐盛的供養。正在上供發願時,天空出現了奇光異彩和美妙的音樂聲;在菩提樹上現出了以佛祖釋迦牟尼為主的賢劫千佛像,從佛的頂髻中射出一道白光進入了熱羅的體內,當時他覺得自己豁然開朗,像無邊的天空;在菩提塔上出現藍光,光中顯現出諸佛法身、報身、應身像,對他進行了放光加持。在文殊殿朝拜時,從文殊像的口中流出了一串串梵文字母,進入熱羅的口中,象徵著他已獲得了八萬四千法的傳授;在觀音殿中朝拜發願時,觀音賜給了他一個火紅的撓鉤和套索,表示他已獲得了威服成就;在度母殿中朝拜時,度母把一付金盔金甲穿在了他的身上,表示他已戰勝一切魔障;在勝樂殿中上供時,他看到金剛心和勝樂二佛向他加持,許多空行母向他供奉茶飯;在大威德殿中閉關時,他有時看到大威德進入自己的體內,有時覺得自己的身體融入大威德的身中;在金剛橛殿中朝拜時,看到了蓮花生戰勝三界憤怒像;在佛陀腳印前點燈時,出現了七晝夜燈光不滅的奇跡;在龍樹石牆周圍繞行時,受到許多服飾華麗的仙童仙女的飲食供養。有天晚上,四臂怙主主從顯神通試探熱羅的修證成就,他在定中化出大威德,將怙主踩在腳底下讓他歸降,怙主當即表示聽從調遣。在此朝聖期間他還降服了許多印度的邪惡神靈。
  在去貝拉乃斯朝聖時,當地的國王得知熱羅是蕃地的成就師,就想試試他的法力,便放出凶殘的野象和老虎來和熱羅進行較量。熱羅用手勢降服了野象和老虎,野象和老虎不但未能傷害他,反而馴服地跪在了熱羅的腳邊。當時國王和觀眾驚呆了,國王向他認錯,並請求原諒。從此熱羅神通廣大的名聲傳遍了印度各地,從各地慕名而來拜師求法的人越來越多。他向印度東部和西部的許多善知識和瑜伽師傳授顯密佛法,接受大威德灌頂的弟子中出成就的很多,獲得幻身解脫的也有四十多人。國王和富人們奉獻了很多錢財供養。他用煉精法和點金法增加了當地國王的壽命和財富。熱羅用傳法所得的錢財,建立了供養寺僧、救濟貧困的基金,還修造了多尊佛像。國王新建佛殿、佛像完工,請熱羅開光,散花時,出現了佛像跳動的奇異景象。開光時佛像跳動的這個故事在印度民間廣為流傳。
  去野鹿苑朝拜時,熱羅受到樹仙的歡迎和接待。在朝拜賢劫千佛石座時,石座發出聲音和彩光。
  熱羅又回到金剛座,向那裡的眾多善知識贈送了黃金,向寶塔和各個佛殿上供,捐資修繕了多座佛殿。金剛座的國王也請熱羅到王宮,進行了接待供養。
  此後他又去吉祥山、桑伽拉、孟加拉等地朝聖,期間曾親自遇到文殊友、毗麻拉木札、薩熱哈、夏瓦日、魯悟瓦等眾多數百年前去世的大成就師,得到了許多密法的傳授和加持。在叫做曼雜布日的地方遇到一群外道門徒挑戰,熱羅以神通戰勝了外道,大地女神現身表示敬意。熱羅然後又回到了曼雜朗瓦上師處。上師說:「我準備回到尼國故鄉去,你待在這裡還是隨我去?」熱羅說:「我願侍奉上師。」於是跟隨上師,來到了尼國曼雜朗地區。熱羅在曼雜朗住了六年半,請曼雜朗瓦慈悲大師傳授了《勝樂主續》、《說續源流三部》、《顯言上續》、《空行母行》、《金剛空行》、《桑布智》、《歡喜金剛主續》、《二考》、《說續金剛帳》、《金剛四座主續》、《四座外續》、《密集主續》、《說續金剛蔓》、《深密開釋》、《慧金剛摘集》、《四天女所問》、《紅色怖畏金剛五尊與十三尊續》、《度母出生續》、《慈悲觀音》、《巴爾部》、《小怙主》等經續和上述諸法的灌頂、講授、修習儀規等等。在學習期間,熱羅曾在定境中現出藥師佛樂土和極樂世界,生出了很多種禪門。學習結束後,他向上師奉獻三百兩黃金進行答謝,並請求上師赴藏地傳法。慈悲大師說:「我去雪域藏地,對那裡的眾生會有好處。但目前時機尚末成熟。六年後再來接我。」上師又返回印度,熱羅回到了伊讓巴若上師處。這次回伊讓,熱羅受到師兄弟和眾弟子的熱烈歡迎和接待。他向上師和僧眾奉獻了黃金之禮,舉行了九次盛大的會供宴。拜見巴若上師時,上師道:
    「有緣分的好孩子,修密行的瑜伽師,
    千里跋涉求法寶,可曾辛苦勞累否?
    金剛座等諸聖地,可曾親去朝拜否?
    佛教根本諸善源,比丘大戒可受否?
    寶貴難得諸密教,可曾請教學習否?
    聘請大德赴雪域,可曾得到許諾否?
    此前未悟深境界,此番可曾悟得否?
    虔誠求教眾弟子,可曾成熟解脫否?
    無知邪惡外教徒,可曾向你挑釁否?」
  熱羅也以道歌向上師回稟說:
    「雪域小僧多吉扎,承蒙巴若上師恩!
    對那甚深大威德,金剛密法結緣時,
    已經悟到甚深理,親眼得見本尊面。
    萬物融入樂空境,手勢就能成所求,
    沒有比這更高深,悟道境界可尋求。
    但因不敢違師命,千里佛國去朝聖,
    在那聖水恆河岸,數百強盜來攔路,
    一個手勢使眾盜,僵癱如屍人稱奇。
    毗捨離城去遊覽,外道徒眾來圍攻,
    狂笑使其神像碎,惡徒昏厥人稱奇。
    朝拜金剛座期間,四臂怙主來挑戰,
    將他踩在腳底下,使其歸降人稱奇。
    貝拉乃斯朝聖時,王驅野象和猛虎,
    與之相鬥用手勢,制服虎像人稱奇。
    途經曼雜布日時,辯論戰勝外教徒,
    地母現身表敬意,這也可算是奇跡。
    金剛座與毗捨離,貝拉乃斯諸聖地,
    朝拜上供發願時,出現靈兆與奇跡,
    得到本尊佛加持。在那那蘭陀大寺,
    有幸得見大慈師,請授圓滿比丘戒,
    請教多種顯密理。侍奉大師六年半,
    聆聽教誨獲益多,大師許諾六年後,
    要到雪域降法雨。在那印度東西部,
    各地傳法並灌頂,包括摩建陀國王,
    度脫眾多有緣人。我的心願已實現,
    現在就該返雪域,請求恩師發慈悲,
    關照我這小僧人。」
  上師聽了上述匯報,表示十分滿意,說:「你的大事已成,沒有辜負我的希望,我很高興。」熱羅又去一一拜別了他曾經聆聽過教誨的諸上師和金剛師兄弟姐妹,並舉行了臨別答謝宴會,又一次朝拜供養了當地的寺廟、聖跡,便起程返回雪域故鄉。
  返回故鄉的途中,他一路上受到群眾的熱烈歡迎和接待,對沿途有緣眾生,都按機緣進行了教化度脫,播下無數善種。

佛教圖書館 藏傳佛教格魯派(黃教)大威德之光
第四章

再說家鄉。熱羅離開家鄉已有七年零四個月了,聽不到任何消息,家中的親人和眾弟子非常擔心,怕他路上遇到了什麼意外事故,或者在尼泊爾授徒不願意回來。有一天明妃說:「上師已回到了藏尼邊境。」便派了十幾個弟子去迎接,與熱羅在雪山崗加茂腳下相逢。那天正逢五長命女神和十二常住神母等雪域眾山神帶隊迎接熱羅立師回國,晴朗的天空佈滿了彩虹,朵朵白雲呈現出龍虎駿馬等各種動物坐騎和武士、仙女的形象,如真如畫。這種奇征異兆使更多人對熱羅上師產生了信仰,沿途有很多人請授沙彌戒和比丘戒,請求灌頂傳法。熱羅的家鄉拉堆各地的群眾舉行了隆重的接風儀式。聶南木山村的鄰里親朋也喜氣洋洋地迎接了帶著更高的榮譽歸來的雪域驕子。
  熱羅獲得最高成就返鄉的消息傳遍了各地,各地的僧俗弟子和施主就像潮水似的湧來迎接和朝拜。在親友和眾弟子舉行的隆重的接待集會上,熱南木卡本說:「我們最尊敬的上師,您去南尼學修多年,受千辛萬苦,健康狀況可好?學了什麼神秘的大法,能不能告訴大家?」熱羅大師以道歌形式回答道:
    「熱氏小僧多吉扎,先後兩次赴南尼,
    潘唐瓦和恰那等,結緣上師好幾位。
    特別在那那蘭陀,曼雜座前受大戒,
    親見歷代大學者,請教各種顯密理。
    師中最為恩重者,慈父巴若瓦尊者,
    上師慈悲開大恩,傳授怖畏金剛密。
    這部深密大法中,蘊藏許多無敵法,
    信念堅定眾弟子,切記心中大有用。
    口舌若不受加持,唸咒不會出功能,
    阿勒嘎勒來加持,不怕不出咒功能。
    都說死神最可怕,死神若來叩門時,
    可用骷髏陀羅尼,一切死神會失望。
    毒龍作祟很可怕,若有毒龍來傷害,
    可用腦殼雙合法,毒龍再凶也不怕。
    夜間幽靈迷惑人,若逢幽靈來作祟,
    可用甘露護身法,幽靈之患可消除。
    黑鎮之法很厲害,若用黑鎮來相害,
    可用熔銷鐵鎮法,黑鎮豈能奈何我?
    凶煞羅剎很可怕,若中凶煞身癱瘓,
    可用烏龜雙合法,不怕凶煞來作怪。
    白哈爾神很凶殘,若患白哈惡鬼症,
    可用三繩合股法,不怕白哈來害人。
    思想來念也可怕,若生雜念干攏魔,
    可用三物入捨法,心思魔障可消除。
    另外還有六要法,結合之道有四訣,
    特別神奇有三法,二十八種符咒法,
    四字追命破敵法,還有無數絕密法。
    都是大德成就師,所傳之法莫懷疑,
    靈與不靈可驗證,此話就是見面禮。」
  聽了這些話以後,眾弟子產生了更大的信心。
  二次求法載譽回歸故鄉後,熱羅的聲望比原來更大,前後藏各地前來受戒求法的人越來越多,一月之內在熱羅上師門下受戒出家的有一千多人。上師用群眾供養的財物在朗宇地區建起一座寺廟,命名降魔寺。修大威德法,獲得各種成就的弟子出了不少。
  那位曾經和熱羅鬥過法的舊密教徒浪勒聽到熱羅留學返鄉的消息後,心情非常不安。浪勒法師想:「原先我和熱羅法力不相上下,現在他的名聲越來越大,若不趁早除掉他,以後對我不利。」於是暗施咒法謀殺熱羅。有一天早晨,浪勒派遣的威猛金剛童子帶領眾多凶神惡煞向熱羅進攻,一個火球直奔熱羅的頭頂。熱羅立刻化為一尊九頭大威德,一張嘴,把金剛童子和他所帶領的凶神惡煞統統吞入腹中,溶化為液體,從下竅排出,變成了閻羅金剛橛武士,歸降後成為大威德的部下。熱羅用勾誅法在面做的浪勒替身像上釘上了金剛橛。向替身釘橛時,周圍的人們都看到浪勒的替身在顫抖、掙扎,又從口中和臍中流出一了鮮血。此時浪勒感到神魂不定,便臥床不起,臨死時向他的弟子們說:「蓮花生大師曾說過,不能傷害修密的任何一個瑜伽師,如果傷害功夫比自己高的瑜伽師,定會自己吃虧。看來祖師的這個教言一點也不假。我的師父是益西措吉(蓮花生密妃)的親傳弟子阿扎黎薩萊,我修成金剛橛密法,人鬼神皆怕我。在這以前沒有人敢和我作對,這次卻敗在了熱羅的手下。我快要死了,希望大家記著:無論和誰斗都可以,不能和熱羅相鬥;無論和何種密法師比試法力都可以,萬萬不能和大威德法師比法力;無論自己修煉得功力多大,也不能小看別人。」說完便氣絕身亡,他的幾個咒過熱羅的大弟子也暴病身亡。一個多月內浪勒師徒被咒死共計一百多人,熱羅將那些亡靈都送到了文殊佛國。咒殺浪勒大法師的消息傳到各地後,在善知識格西和密法師中間引起了震驚。大家都說:「像浪勒這樣神通廣大的密法成就師,竟然敗在他的手裡,而且敗得這樣慘,說明熱羅成就非凡,一定是獲得了一切佛的神通威力自在成就,否則怎會變得這樣厲害?」熱羅上師從此威震四方。當時在民間流傳著這樣的諺語:
  「月亮最亮是拉堆地,父母健在是前半生,
  金剛橛稱霸只一次,熱羅的威力無窮盡。」
  浪勒、熱羅二人鬥法的地方至今還稱「熱勝溝」。「橛敗溝」等等。
  此後熱羅應邀去祝青巴、那毛且等地舉行法會,悔過行善,受沙彌、比丘戒的人多得不計其數。當時陰雨連綿,雅魯藏布江水勢暴漲,沿江兩岸的莊稼和村莊面臨著水災的嚴重威脅。熱羅祭祀山神,將祀食拋於江中,立刻雨停天晴,江水水勢下落,免去了一場水災。在熱羅作過法的地方永遠消除了洪水災害。有一次一個新建寺廟落成,清熱羅開光,熱羅把加持過的青稞撒向天空,一粒粒青稞飄在天空數日未落地。他向那裡的眾多密法土、憎人、瑜伽士賜灌大威德頂時,一道道彩虹伸入壇城,在壇城的周圍長出了奇花異草,看到的人非常驚喜。當時接受灌頂的人都看到了大威德現身,悟到了無思無為如虛空的妙理而獲得了成就。
  熱羅應丁日、祝參、囊公居三地及帕舟、君志、塞物爾等地民眾的邀請去上述地區傳法灌頂,這些地區受僧戒、發菩提心的人很多,受灌頂修煉獲得成就的人也不少。這些地區的法會結束後,他又到了拉難群嘎爾地區。在那裡有位叫做格西喜熱的僧人供獻了一萬多馱青稞建立了法會公用糧倉,很多人發誓終生不殺生、做利眾善事。法會上給上師供養的金銀、寶石、氆氌、牛、馬等一切錢財物資全部用在了供養僧人、救濟貧民和新建及維修寺廟方面。對格西喜熱等二十多名弟子賜灌大威德大頂時,熱羅顯示了把淨水瓶和鈴杵拋到空中,長時間停留在空中的神通。灌頂結束後眾弟子請求賜教時,熱羅上師唱出了如下的道歌:
    「在座有緣眾弟子,倘若一心想學法,
    做個行為合法人,必須記住我的話。
    修法根本是兩條:一是排除不利因,
    二是發揮有利因。具體說來是這樣:
    愛恨爭勝圖名利,不利因素應排除;
    慈悲虔誠厭世心,有利因素應發揮。
    法義若不與心合,口說再好也無益,
    坐禪雖然功夫深,不能解脫表面功。
    若能克服貪嗔癡,雖然未學無知識,
    也是多才善知識,也是修禪高功夫。
    開頭觀想死無常,曼札祈禱誦百字,
    這是修福修慧法,也稱第一資糧道。
    按照毗盧七法坐,沉思入世出世因,
    這是進入正禪門,也稱悟前加行道。
    自然放鬆現自心,生滅動靜細察尋,
    發現法性真面貌,叫做見性入見道。
    生成道與圓滿道,緊密結合菩提心,
    激發樂空大智慧,這就叫做習修道。
    修煉終究結碩果,入世出世交界處,
    獲得無生圓成位,至此無破也無悟,
    便稱佛地無修道。照此修心瑜伽士,
    明瞭世與出世病,明見自心明空面,
    心境明亮樂融融。所見萬物均神佛,
    倒見錯覺如雲散,自身成就俱圓滿,
    利眾事業盡如意。」
  格西喜熱等弟子聽了上述的教言後,茅塞頓開,信念倍增,放棄一切世俗快樂的追求,誠心修煉,思想觀念徹底淨化,變為純淨的智慧,獲得了高境界成就。
  熱羅在羊格爾地區傳法時,人們看到摧破金剛和穢積金剛手持水瓶給熱羅澆水洗澡。
  在樸群地區怙主扎協及其眾多隨從現身,向熱羅致敬,並表示願隨時聽從調遣,有十五位空行天女呈獻歌舞,表示歡迎。有個名叫香巴嘎的密教徒,把一尊蓮花生大師的雕像送到熱羅的住處,請求熱羅給它安神開光。熱羅撒青稞進行加持時,蓮師雕像崩崩跳動,並放射出彩光。密教徒驚奇地說:「真了不起,這奇跡是怎麼出現的?」熱羅說:「是依法修煉的結果。」密教徒說:「我也修煉了很長時間,為什麼不出這樣的成就?」熱羅說:「光靠修煉是不行的,要看修什麼樣的法,傳法的上師是不是合乎法規的要求,這非常重要。」說著又唱起一了教言道歌:
    「到了釋教末日裡,說法人多修法少,
    並非修法太艱難,人多不知其要領。
    要想學出真成就,必須切記此要領。
    上師、本尊與護法,必須嚴格按標準,
    選擇若是合標準,定生有效加持力。
    理法、實踐與經驗,必須嚴格按法規,
    衡量若是夠標準,必定產生真功能。
    理想、信念與勤奮,三者必須嚴要求,
    若是合乎法標準,必定接引入正道。
    思想、修持與作風,三者必須要嚴格,
    合乎正確法標準,虹化心願定實現。
    發心、起念與緣分,三者必須夠條件,
    若是條件都成熟,利眾事業必然成。
    五要道歌莫小看,益於一切修心人。」
  密教徒又問:「不合標準,有什麼壞處?」熱羅上師又唱道:
    「若是上師不合格,就像盲人領盲人,
    走路二人俱失足,掉入深淵無人扶。
    若是本尊不合格,就像貧民求貧民,
    自身安樂尚不保,哪有力量救別人?
    若是護法不合格,就像認賊作父親,
    不但不能保平安,奪走財氣與性命。
    法脈傳承不合格,就像雙手握彩虹,
    雖然看去很鮮艷,不能充當救命繩。
    理法若是不合格,空中陽焰當水喝,
    欲飲張口不可得,再修也無好結果。
    思想意識不合格,猶如藥毒摻著喝,
    雖然佛法是良藥,邪見如毒相抵消。
    若是勤奮不夠格,就像木板當石磨,
    無論世事超世事,缺乏勤奮不成功。
    若是觀點不合格,猶如伸手量虛空,
    遍及法性實無邊,只執一隅難成佛。
    若是現修不合格,猶如有病吃錯藥,
    舊病加劇新病會,求脫而又被縛捆。
    若是行為不合格,猶如瘋子舞婆娑,
    不管時尚與對象,亂說亂做壞教風。
    回向發願不合格,猶如黃金換谷糠,
    那些解脫善因緣,反而變成輪迴因。
    提醒諸位修心人,這些要點銘心中。」
  密教徒聽了這些語重心長的教導後,信服得五體投地,要求跟隨熱羅上師修心。上師接受他的要求,給他賜灌大威德頂,並傳密法義理,指點修煉。他後來成了一位著名的成就師,臨終時帶著肉身,搖著鈴鼓,直奔空行之國。
  在去拉堆部的途中,遇到一群男男女女正在圍著一個剛死去的人嚎啕大哭,熱羅下馬去問:「出了什麼事情?」他們說他們地方的大頭人扎傑剛從馬上摔下而氣絕身亡了。熱羅便用起死回生三昧耶施法加持。第一次加持屍體開始呼吸;第二次加持臟腑筋骨的損傷復原;第三次加持扎傑便睜開眼睛,坐了起來。扎傑頭人的親屬和子女見其親人死而復生,感激得磕頭流淚。消息傳出去後,方圓幾百里地的人都來朝拜這位能起死回生的大成就者熱羅上師,請他摩頂、傳法。小山溝裡人如海潮,供養物資堆積成了小山。大頭人扎傑為了感謝救命之恩,在一個叫做格爾瑪塘的草灘上搭了一個高大的法座,清熱羅上師接受他的謝禮。他先後共舉行了三次致謝儀式。第一次謝禮是一百兩黃金、六十枚綠寶石和一萬匹綢緞;第二次謝禮是一千箱茶葉和棉布、藥材、盔甲等;第三次謝禮是駿馬兩百匹,犛牛、騾子、綿羊各一百頭。熱羅以扎傑頭人的謝禮財物作為參加法會的群眾的生活費用,舉行了規模宏大的傳法灌頂法會。法會期間受近事戒、沙彌比丘戒的,閉齋的,放生的,漁民、獵人發誓不殺生、悔過自新、棄惡從善的,多得不計其數。傳法時天空中佈滿了彩雲彩虹,降下了花雨,還可聽到巨大的表示祝賀的聲音。法會結束後,被救活的扎傑頭人帶領妻子兒女,全家皈依了佛門,並請求傳授了大威德大法。扎傑悟性很高,不久便獲得了大手印徹悟成就。出家受僧戒,改名為多吉榮旦,後來很出名,有五百多名弟子,臨終虹化離世。其他的弟子也獲得不同程度的成就。
  拉堆卓隆地方邀請熱羅上師辦法會,給牧民們傳了法,進行了棄惡行善的教育。當地的牧民們經常受到野獸的侵犯,人、畜傷亡很多,群眾請求熱羅作法消除野獸的災害。熱歲寫了個佈告,張貼在野獸出沒的地點,從此徹底沒有了野獸傷害人畜的事故。
  熱羅在夏若倉住了一段時間,看到了遍照三十七佛現身,用夢三昧超度了很多惡道靈魂。有一天,一個山頭上岩石斷裂下滑,熱羅向著滑落的岩石做了個金剛指手勢,滑落的山石便停留在了半山坡上,免去了一場山石滑落損傷人畜的災難。
  在回朗寧的途中恰值大雪封山,熱羅上師修烈火定,所到之處冰消雪化,猶如三春季節。在朗宇地區他受到僧俗群眾的熱烈重接待。


大威德之光(大威德金剛)4←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大威德之光(大威德金剛)2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