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5/20

大威德之光(大威德金剛)5


那裡的山神邀請熱羅上師去傳法,獻上了人間所沒有的許多珍寶。當時身邊的弟子看到熱羅進入神山的石壁之中,三天後又從石壁中走出。弟子們問上師去了何處,他說:「去給那些無形生靈傳法。」
  熱羅在拉孜地方舉行了盛大的法事活動,受僧戒的有一千多人,接受大威德灌頂,親見本尊現身,獲得識境虛空覺成就的弟子就有七百多人。上部蒙古人連續三個多月獻了價值千金的大供。
  他應邀去朗隆,舉行盛大法會傳菩提發心法,勸善,授戒,對有根器的五十多人進行灌頂,在此地出現了彌勒佛、藥師七佛現身,獨眼吉祥天母進獻心咒,並誓願做護法,怙主和紅杖王現身致敬。時逢蒙古兵侵略藏地,各地僧人和密法師祈禱作法斗能退敵。熱羅上師聞之便作法,作六十四時神祀食驅敵咒法,當時出現盤中咒芥沸騰、祖食噴火、香爐中散發出人油燃燒的焦味、看不見來處的怪叫聲等許多陰森恐怖現象。施祀食擊敵法時,三稜形紅黑祀食像流星似的飛向紮在瑪旁雍措湖邊的蒙古兵營,落在一塊岩石上,勢若雷擊,敵兵有的昏厥,有的癱軟,有的僵硬不能活動,失去了作戰能力,便狼狽地撤退。祀食轟擊過的岩石上留下了很明顯的痕跡。前後藏和阿里的頭人和老百姓得知熱羅施法退敵的消息後,十分震驚,紛紛趕來朝拜致謝。阿里的國王拉尊恩茂特地趕來獻厚禮致謝,並說:「大師這次輕而易舉戰勝了敵兵,真了不起。」上師說:「這算不了什麼,在此之前還取得過戰勝敵人兩次的更大的勝利。」拉尊說:「願聞其詳。」熱羅上師便唱道:
    「向那至尊巴若等,諸師致以崇高禮!
    我這小僧多吉扎,由於修行求實效,
    多次交鋒勝大敵。原本意識基地上,
    智愚二人共相處,愚昧產生嫉妒心,
    構築虛幻體城堡,發動三毒做將帥,
    帶領八萬四千兵,圍攻捕殺明智子,
    正念暗中通消息,智子秘密暗出逃。
    求援八萬四千法,清淨戒行為陣地,
    築起禪定石城堡,籌備無貪施捨糧,
    騎上精進千里馬,身穿能忍鋼鐵甲,
    手持鋒利智慧刀,與那煩惱敵交戰。
    無相自脫好男兒,無貪弓與無執箭,
    雙手緊握兩相合,雙運境中拉滿弓,
    箭頭對準貪執發,樂空之中敵命絕。
    執著自消好男兒,手握慈悲鋒利矛,
    上系飄搖歡喜旗,直刺我執嗔怒心,
    明空之中敵命絕。自生明慧好男兒,
    方便路配智慧刀,刀刃加上自明鋼,
    斬斷癡魔生命線,無念之中敵命絕。
    八萬四千法戰神,殲滅煩惱八萬四,
    敵陣主帥無明子,自生慧火燒為灰,
    形色載體肉城堡,徹底摧毀無蹤影。
    首戰至此傳捷報,明智之子得勝利。
    日月二子復為敵,中脈老母被關押,
    紅白二子相隔離,奪走光明慧營養,
    識境錯幻鐵索捆,關在苦難地窖中。
    光明虛空佛身壇,與那寶瓶氣聯合,
    請求金剛咒增援,誅殺日月子二敵,
    斬斷識境鐵鎖鏈,摧毀黑暗之地牢,
    釋放中脈光明母,與那紅白子相遇,
    增添光明慧營養,二次戰役獲勝利。
    最後交戰在雪域,原是佛法昌盛地,
    凶頑霍爾兵來犯,民眾無力來抵抗,
    我用法力來對致,觀想本尊神力定,
    施展慈悲方便法,拋擲祀食法兵器,
    祀食飛行如流星,飛向底斯敵兵營,
    落在石上石如泥,敵兵癱瘓如殭屍,
    未經交手獲勝利。施展神通無數次,
    無戰不勝非思議。告訴後世修行人,
    要想得到高成就,就要如我苦修行。
  拉尊聽過這首道歌後,悟出了深刻的道理,對熱羅上師產生了虔誠的信仰,便頻頻磕頭,請求收他做弟子。熱羅覺得此人根器好,便收為弟子,傳法灌頂後拉尊達到了顯空無二的悟境,出現了神通,親眼見到了大威德壇城。為感謝上師,拉尊捐資舉辦了三次法會,向上師供獻了金銀佛像一百多尊,金汁書寫的藏經兩百函,墨寫的一千函,黃金五千兩,綢緞、布匹、土特產等萬種雜禮,先後供奉七次。拉尊出家後,在粗拉日山上修建了寺院,授徒八百多人,臨終去了空行聖地。熱羅施展法力,驅逐敵兵的消息傳遍全藏,他的名聲為之大振。
  熱羅上師去寶洞地區傳法時,吉祥夫母現身,率無數神兵列陣排隊,舉著幢幡寶蓋和錦旗迎接熱羅上師,當地的群眾親眼目睹了這一盛大的迎接場面。這件事情更加使群眾增強了對熱羅上師的信仰,上供求法之眾多得不計其數,使很多人進入善道,經過授法灌頂,悟出高境界的弟子在當地就有七百多人。這時有個神通較高而頗有名氣的相譯師,對熱羅不服氣,前來比神通法力爭高低。相譯師將一枚金剛橛拋在河水中使河水立刻滾滾倒流,熱羅向河中拋了一塊祀食,破了金剛橛法,使河水復原。相譯師祭起雷箭轟擊熱羅,熱羅用袈裟接住了雷箭。相譯師又用起屍法,驅使屍體追殺熱羅,熱羅做降服手印,行屍紛紛倒在了地上。相譯師再沒有更厲害的神通可施,便呆呆地站在一旁。熱羅說:「這些神通算不了什麼,我讓你開開眼。」說著拿起一把刀插進自己的胸中,破開了胸腔,從胸腔中現出了一池蓮花,每個蓮蕊中現出一個景色不同的佛國聖境,佛國中現出了無數佛菩薩施展神通,說法度眾,仙童仙女載歌載舞,演奏天樂,天空彩雲繚繞的奇妙壯觀景象,然後引吭高歌:
    「恩重無比指路師,前世有緣本尊神,
    合二為一頂上坐,慈悲關照眾弟子。
    雪域小僧多吉扎,一心修煉甚深密,
    無敵怖畏金剛法,獲得如此高神通。
    歷代眾多成就師,未顯這類高神通。
    我這熱氏小僧徒,天地眾生與萬物,
    全部裝在我胸中,這是五道與十地,
    禪慧功德圓滿象,絕非一般人可比。
    我的悟性到終點,虔誠生信可成佛,
    產生邪念墮地獄,這是無先例神通,
    想看神通就請看。」
  相譯師見此神通,受到深刻的教育,便拜倒在熱羅上師的腳下,懺侮自己傲慢妒忌的過錯,說:
    「三世諸佛化人形,善德之師與良友,
    怪我有眼而無珠,藐視比法造罪業,
    從今開始至萬世,加持使我跟上您。」
  為了謝罪請求寬恕,相譯師向熱羅上師供獻了一百匹馬、一百頭犛牛、一百匹綢緞、一百馱糧食。熱羅上師也看出此人悟性高而收他為弟子。進行灌頂傳法後,相譯師在原來的基礎上有了迅速的提高,獲得了隨意改變物性的勝處定,授徒灌頂,弘揚密法,在他的門下,出了一百個密修成就士。相譯師後來又去尼泊爾拜尼泊爾慈悲大師和阿茂嘎班子日為師學習和翻譯了黑敵、六面、大怖畏三種大威德續部的經典叢書,成為相派大威德法創始人,與熱派並肩齊名。相譯師圓寂後進行火化,骨灰中出現了許多五彩舍利子和自生本尊佛像。
  在寶洞傳法結束後,熱羅大師帶領隨從弟子去朝拜中巴江大廟,受到護法諾布桑保和天船熱瑪帝神母的現身迎接。熱羅在每尊佛像前獻了兩百馱點燈的酥油和一兩塗面黃金,用綢緞縫製了很多佛衣和幢幡寶蓋,裝飾了佛像佛殿,出資修造了許多佛像,用金銀汁書寫了很多經典。當時在岩石中出現了一座金礦,熱羅用礦中所產黃金建立了長年不滅燈、月月點百盞燈的基金,又在中巴江大廟附近建造了幾座修禪院。竣工舉行安神開光法會時降了遮天蔽日的花雨,彩霞、彩虹遍佈天空,空中響起了美妙動聽的奏樂聲,拋撒的糧食深深陷入岩石之中。
  他去永布隆舉行了百次密聚餐供養,在供品上流出了很多蜜汁似的甘露,大幻母本尊眾佛現相,降服了許多山神。在當地的地方官員、部落頭人、寺院團體的請求下,舉行了聚眾三千多人的傳法大會。在法會上群眾看到了熱羅上師的多種真身。有的看到在熱羅的寶座上坐的是釋迦牟尼,有的看到的是手持寶劍的文殊,有的卻看到的是手持白蓮的慈悲觀音,各自所見不同,眾說紛壇。會上有發誓戒除殺生的,有受近善戒和皈依戒的,有受沙彌、比丘等僧戒的,其中僅受僧戒的就有兩千多人,立志修煉的有一千多人。熱羅向眾弟子灌頂傳授大威德和天顏亥母法時,天空中響起了清脆的扎瑪日手鼓聲,供品比原來增長了三倍,降下了甘如蜜汁的雨露,當場產生天眼通和他心通功能的有三百多人。
  捨布地區來人邀請傳法,熱羅又去捨布。捨布的官員和群眾呈獻了黃金、綠寶石、蔗糖、大米、甘果、藥材、綢緞、布匹、氆氌等價值千金的各色供品,舉行了規模宏大的法會。會上人山人海,卻沒有發生打架、吵嘴之類不愉快的事情。法會期間連續七日降落花雨,天空佈滿彩虹,會場上的很多人看到天空中空行進行供養的景象。會上有兩千多人受僧戒,接受灌頂後開慧和出現各種神通的有一千八百多人,發誓不殺生、行善的人很多。會後熱羅上師將群眾敬獻的財物捐贈給了各寺院和用於救濟貧困的慈善事業。在這期間熱羅看到了千面千手千足億萬隻眼睛的大白傘蓋佛母主從眾佛現身,和光明佛母金光閃閃坐在七豬車上現身,顯示了已獲得眾魔不能侵犯的永勝成就。
  有一天熱羅上師帶領隨從弟子上山遊玩,指著一個山凹說:「將來有位觀音的化身將在這裡建寺,寺名帶有吉祥一詞,對救度眾生的事業會做出重大貢獻。」』下午突然天空烏雲滾滾,雷鳴電閃,下起了猛烈的冰雹。熱羅上師抬頭觀看,看到凶煞羅睺羅在雲霧中興妖作怪,其相十分猙獰,共有九個惡魔頭,頭頂還有個烏鴉頭,身體為絳黑色,手持弓箭,下身是蟒蛇,渾身上下長滿了明亮的眼睛,口中放出雷電,其隨從有四魔女、八曜、二十八宿星神。熱羅上師知道這些凶煞是衝著他來的,便進入大威德定狀態,怒目而視,做了個降伏手印,羅睺羅和眾凶煞惡神,紛紛掉在了地上,像殭屍一樣一動不動。熱羅說:「你等若不立刻投降,我將會徹底剷除。」羅睺羅和眾凶煞求告,表示願意聽從調遣,永遠保護熱羅上師的法統和繼承人,然後羅睺羅化作膚色潔白、滿身珠寶的仙童,其餘星神也都化作溫順可愛的仙童仙女,朝拜了上師後,騰空而去。
  在那唐地區群眾的請求下,熱羅又去那唐傳法,受到地方頭人和群眾的隆重歡迎和接待。向上師敬獻的供品中有幾千函珍貴的經典。當時熱羅上師的坐騎得病死去,彩虹籠罩屍體,連肉帶骨全部變成了放光的舍利子。上師捐資塑造了佛祖釋伽牟尼和十六尊羅漢、四天王金像,書寫了三種般若大典,向當地的群眾按人頭施財物七次,建立了為病人施捨藥物的永久性基金。在那唐傳法期間,有個名叫香藏的密咒上來拜見熱羅上師,並請他演示神通。上師住地莊院中有棵杏樹,上面結了許多杏子,熱羅上師向那棵杏樹使了個眼神,樹上的杏子全部辟里啪啦地落在了地上。上師請大家吃了杏子把杏核收在一起,又使了個眼神,那些杏核像颳風一樣,又飛到了原來的杏樹上,大家向杏樹上仔細一看,樹上的杏子比原來更繁。那位密咒士看得驚呆了,他想,這是真的,還是做夢?如果是魔術,為什麼吃得胃都撐了起來?他說:「這樣的神通聞所未聞,是怎麼得到的?」熱羅說:「是修煉出來的。」密咒上說:「我也修煉了很久,為什麼沒有出現這樣的神通?」熱羅說:「你修煉不得法。」便唱道:
    「聰明密咒士,請你聽我言,
    我這老法師,說句心裡話。
    想要奇妙大神通,必須修煉要到家;
    要想修煉爐火青,心傳密法不可缺;
    要想掌握心傳法,需要上師親指點;
    要想上師不吝教,需要自己有誠心;
    若想單獨去修煉,要知糾措排故障;
    要知差錯與故障,就要掌握諸法理;
    要想排除諸邪說,自己必須有正見;
    要想明見諸事理,思想認識須明確;
    要想救度諸眾生,就要瞭解眾人心;
    要想明瞭眾人心,需要修得他心通;
    要想迅速出成就,就要潛心多努力。
    可曾想到無常理?剩餘時間有多少?」
    密咒士香藏聞此教導,從內心深處對熱羅上師產生崇敬,邀請熱羅去到他的住所,獻上新寫的《般若大藏經》等上萬件禮物,請求灌頂傳法。上師滿足了他的要求,密咒士很快擺脫了迷惘,獲得了萬物一理的平等智,度脫眾生,臨終幻化而去。和密咒士同時獲得教益的有緣弟子有一千兩百多人。熱羅將敬獻的財物,一部分給了大菩提寺作供養,一部分捐給地方修路搭橋和救濟貧苦群眾。



熱羅上師的聲譽日隆,各地派代表來祈請他前去講經傳法的不斷。熱羅上師一答應,並對行程作了安排。隨後,他便帶著隨從弟子先去了綽普、森保日、托普、夏郭雄等地進行普度,受到各地群眾的熱烈歡迎和隆重接待。在這些地區他也使很多人進入菩提道,使僧眾堅持清淨戒行,修密的人嚴格按儀規修持生起圓滿二次第,普通人持親善戒,各方面的人都受到不同的教益,改變了人們的思想面貌。上師還出錢贖出了一批服刑的罪犯,解決了部落、地區之間的仇殺糾紛。
  在綽普傳法期間熱羅上師見到了勝頂佛母九尊現身,用怒斥手印消除了山洪。在森保日看到了金剛四座諸本等和無煩金剛佛國,並以神通降服了一批苯教徒。在托普時,有個名叫拉改卡熱的苯教徒,在熱羅上師的飯碗中下了毒藥,上師吃了毒藥後反而變得精神煥發,神采奕奕,對那個下毒的人說:「我喜歡吃毒藥,請你給我再盛一碗。」那個人十分驚奇,趴倒磕頭,進行懺悔,上師不但沒有怪罪他,反而給他傳了法,使他走上了正道。此後上師又在夏郭雄進行了閉關,在這期間看到了龍尊如來佛國和堆積如山的經典現相,八位天女現身,向上師獻出了世間神通秘訣。上師閉關時背靠大巖壁,巖壁上留下了背部深陷岩石的痕跡。在此地傳授了黑敵、六面、怖畏三法,舉行了灌頂,出現了一大批入深定、出神通的弟子。出成就的弟子在綽普共有一千五百人,森保日有八百,托普有四百,夏郭雄有一百七十三人。有一次有個名叫香日頓巴的精通哲學的論師前來尋找熱羅,想和他進行辯論,問清住處後破門而入,一看禪床卻空蕩蕩地無人,出去問上師身邊的人說:「熱羅到哪裡去了?」公傑說:「他就在禪房中靜坐,沒有出去過。」他又回頭去看時,禪房原來的地方變成了一個水池,池中央有棵很大的蓮花,蓮花上有個八角水晶亭,內外透明,五彩繽紛,水晶亭中端坐著金光閃閃的文殊師利,如八歲孩童,右手在胸前做賜福印,持青蓮,青蓮上有一部經典和一把慧劍,左手按著座墊,雙腿半盤,身佩綾羅珠寶,青蓮上「阿熱巴扎」咒文紛紛降落如雨,蓮座周圍有很多仙女在翩翩起舞。他好像到了佛國淨土,萬分驚喜,趴倒磕了幾個響頭,起來掉頭正準備向外走時,聽到有人說:「你別走。」回過頭來看時,剛才的水池、蓮花、水晶亭等都沒有了,只見熱羅上師坐在禪床上。他看得驚呆了,一動不動地站著。熱羅上師亮了亮嗓子,唱道:
    「功德無比燃燈師,以及曼雜朗瓦等,
    諸師在上受我拜,加持眾生心向善。
    喜辯論者聽我言,你通言詞與論辯,
    博學多聞堪欽佩,所學可曾實行否?
    理論不與行結合,學聞再多有何益?
    咬文嚼字求皮毛,內含真理會丟失。
    宗派之風爭勝負,謗法之罪難逃避。
    沉醉空文生邪見,妨礙產生淨觀念。
    貶低利人生自滿,會墮惡道之深淵。
    憑借學問生驕傲,毀壞所求諸成果。」
  香日頓巴聽了這首道歌之後感激涕零,磕頭稟告說:「誠如上師所言,我的確學習鑽研過很多經典理論,只是把它們當作知識,沒有能夠和自己的思想行為相結合。這種空頭學問反而使我產生了很多邪見,以愛憎偏見造下了種種心口惡業,我深感悔恨。從今日起,我誠心皈依上師您,請求賜教結合思想行為的修行宗旨和訣竅。」熱羅上師又唱道:
    「自命不凡說法師,好辯論者聽我言,
    是否真心想學法?若是真心想學法,
    放棄錯見與自滿,修習誠心淨相觀;
    放棄文辭與巧辯,法理與心相結合;
    放棄宗派相抵毀,一切佛法平等看。
    常想輪迴無窮苦,放棄眼前虛幻樂。
    法根本是菩提心,慈悲心上下功夫。
    苦樂乃是心造影,別執著而多計較。
    日常見聞須當作,佛聲行想淨識心。
    心性無相難捉摸,不必造作順自然。
    實踐之中修心行,終極心願會實現。」
  熱羅經過了這樣一番歸正教導之後,才為香日頓巴灌頂傳法,使其從得失、樂苦、榮辱、譽毀等世俗八心的枷鎖中獲得解脫,產生了融融不斷的明空禪悟,成了較著名的成就師,後來去康地度眾,做出很大的成績。香日頓巴為感謝師恩,敬獻金字《般若二萬頌》兩套、黃金五兩、白銀二百五十兩、馬二十匹、綿羊一百隻。這些財物均被熱羅用於放生,一次放生五百多頭牲畜;還出錢贖罪,使很多罪犯獲得自由。
  此後熱羅又應郭奧、恰、若草、梅多、梅賣等地群眾的邀請去傳法。初到郭奧之日,當地發生地震,震得房屋擺來擺去,熱羅上師將手中馬鞭插在地上「停!停!」他大喝兩聲,地震立刻停了下來,當地的群眾避免了一場災害,房屋沒有倒塌,人畜沒有傷亡。群眾都趕來向熱羅上師謝恩,平時不太信仰的許多人信服得五體投地,受善戒、洗罪業的人數比往日更多,當時發誓終身修持的人有一千零二十人。給這些人舉行灌頂時,在場的人都親眼見到四大天王、十方主神、八天神、八龍王、八曜神、二十八宿、九凶神等世間七十五位主神現身守護壇城的景象。在砂積壇城上空,出現各種形狀不同的七色彩虹,降下了很厚的花雨。砂積壇城在露天三個多月,在塵風雨雪中沒有受到任何破損,依然如故,是人們看到的又一奇跡。接受灌頂的弟子均進入心空合一、無邊無際的禪境,獲得透徹慧性引發的無上成就。
  在恰地傳法時天上出現不吉祥的慧星,熱羅上師向慧星拋擲咒砂,人們看到慧星被擊得粉碎,紛紛散落。有一次護法螺髻梵天向熱羅上師挑釁,多次未能取勝。一次他化為蜜蜂飛落在供品上,上師認出後,在大威德定境中,從鼻孔中猛烈地噴了一口氣,將大梵天及其部眾吹到了鐵幃山(在須彌山外圍)的外面,並將他們釘在那裡一動也不能動,他們只好悔罪求饒。熱羅從眉間發射出一道白光,又將他們引回。螺髻梵天將自己的命咒獻給了熱羅上師,發誓永遠從命。又有神龍八部施展威風向上師挑釁,上師施法一一降服。上師向眾多信眾進行灌頂,傳授菩提心法,使很多人氣入中脈,進入光明心境界,獲得了最高成就。還向一大批人授了僧戒,建造了很多佛像和經堂。在舉行安神開光儀式時,各種佛像產生強烈震動鳴響,放在樂器架上的各種樂器都自動地演奏了起來,海螺也發出了響亮的聲音。
  在若草,熱羅向兩千多人舉行了灌項傳法,參加灌頂的人都得到了禪定的體驗,看到了本尊現身,產生了各種神通。那裡有座學習顯宗經論的大寺院,該寺的主持人對熱羅的聲望產生了忌恨,召集老僧、大格西共同商議對策,大家說:「若不通過辯論打敗和趕走這個魔法師,我們寺院的利益就會受到嚴重損失。」該寺中有個名叫若恩博的著名大格西,能背誦八十部經論,精通邏輯《正理論》,辯才無敵,遠近聞名,寺院委派他去和熱羅進行辯論。這位格西就去到熱羅傳法的地方尋找熱羅,但熱羅上師早就知道他的來意,當這位格西來到他的身旁,正準備說話,熱羅從地上捧起一把土,向土上吹了一口氣,向格西撒去,這格西突然變成了一頭毛驢,嗷嗷直叫。旁觀的人都看得大笑不止,而格西卻久久不能恢復原形。經過他的親朋好友去求情,熱羅上師才收去法力,使他恢復了原形。這位格西懺悔自己的罪過,獻上了百兩黃金,請求收他為弟子,給他賜教。熱羅上師接受請求,向他傳授大威德大法,他如夢方醒,認識到一切有為之法都如蛇皮、谷糠,毫無實在意義,萬物的本性非意想言表所能把握的,遂獲得了神通。後來他在後藏拉龍地方建寺授徒,為弘揚釋教做出了較大的貢獻,臨終隱身而逝,沒有留下任何肉體痕跡。
  那個寺院的幾個主事人員聽到他們派去辯論的人,不但未能施展辯才,反受侮辱,被降服的消息後,覺得他們蒙受了奇恥大辱,便策劃糾集地方武裝發動進攻。熱羅對他們的壞心眼瞭如指掌,便用生水定發出漫山遍野的洪水,把那個寺廟的房屋和莊稼、樹木淹了個精光。寺僧得知水淹寺院是熱羅施展神通懲罰他們,便去請求熱羅恕罪,並表示全寺僧眾向熱羅皈依。熱羅接受了他們的請求,並出巨資修復寺廟和佛像、經堂,補償了寺院和群眾因水災造成的損失,解決了寺院僧眾經濟來源不足、生活貧困的問題,建立了三藏、四續的學修制度,使僧眾嚴守清淨戒律,學修生起圓滿二次第,培養出了許多有成就的修行人。
  熱羅又去上、下際地度化,給很多俗人授了居士戒,建立了禁止殺生的制度,使許多牢中罪犯和即將屠宰的牛羊牲畜獲得了釋放,為許多出家人授了僧人戒律。接受灌頂傳法、修出成就的弟子共有六千三百多人。熱羅將當地貢獻的財物,賜給了當地的寺院和群眾。
  此後他又去聶普、道絡、那加、那普等地度眾。
  在聶普傳法期間,熱羅上師身穿法衣,頭戴五佛冠,雙手握鈴杵,做著舞姿,一縱身從高聳入雲的懸崖上跳了下去,在場的人都以為他摔死了,但過了不久,他卻騰空而起,像雄鷹似的飛到了原來的地方。徒弟們說:「真嚇人,不知上師為什麼這樣做?」熱羅說:「有個人掉在了深淵,我去救了出來。」這個消息傳出後,趕來朝拜的人更多了,接受灌頂、獲得雙運成就的弟子,一次就有一千七百多人。
  駐足道絡期間,當地有個名叫繞故桑蓋,修煉不動明王獲得高成就的法師,有一天正逢這位法師在盛大的群眾集會上舉行灌頂;熱羅上師去拜訪他,並向他敬獻了豐厚的見面孔,以表示尊敬。那位法師說:「聽說你是當今名滿雪域的大成就師,我也是個修煉不動明王獲得成就的人,我和你較量較量神通如何?」熱羅說:「可以。」於是繞故桑蓋作法祭起了烏雲、閃電和雷鳴,下起了冰雹。熱羅向天空吹了幾口氣,冰雹全部化成了雨水,並說:「我讓你祭起的雷電無法控制,響個不停。」說著向天空拋出了一把經過咒語加持的青稞就走了。結果雷鳴閃電晝夜不停,延續了七天。經過法師請求,熱羅收去了咒力,才停止了雷鳴,雲散天晴。法師向熱羅進行懺悔,並請求收他為弟子。熱羅向他傳授和賜灌了嗨魯嘎顯現法和大威德大頂,當時發生地震,天上下了檀香粉,奇香充滿天地。繞故桑蓋當場產生了世間和超世請法渾然一體的覺知,見到了無數佛國景象。此人後來在弘揚佛法方面做出了較大的貢獻,臨終虹化赴空行聖地。和這位法師同期受法得脫的弟子有一千人。熱羅上師用灌頂中敬獻的錢財書寫金汁、銀汁的《大藏經》許多套,贈給了當地的寺廟,出資建造佛像、佛塔一千多個。
  他在那加向七百多個弟子灌頂時,在場的人都看到熱羅上師時而化為黑敵和六面大威德相,時而化為九首大威德相,產生了巨大的加持力。當場有很多人進入深定狀態,獲得了神通。人們競相向熱羅上師供奉茶飯,他在那裡停留了一月多。
  在那普向一千多信眾舉行灌頂的法會上,天空中紛紛降下很多芳香的菊花,空中響起了陣陣海螺聲。熱羅在那裡舉行了放生和施捨活動,並捐錢修築了道路。
  在和麥地相連的一座石山上,熱羅上師演示了穿行石壁、身體化為五彩光團、腳下步步生蓮等奇妙神通。
  後來他應邀去姜地,舉行盛大的傳法活動,有上千人受戒,許多人受教化而步入了善道。
  羌地有個名叫布日尼麻桑蓋的人來求法,向熱羅上師說:「我心智很遲鈍,學習事部和瑜伽部密法,經書磨破了,又換上新的,至今已換了三次,但仍然一無所得,看來學習大部頭的經典我是沒有什麼希望了,上師能不能給我傳一種簡明扼要的修行方法?」熱羅說:「你的想法是對的,歷代大成就師都是綜合教義精華,把握重點,進行修行的。我也是雖然所學很廣,但一生集中精力所修的只有大威德一法,所有成就都是這一法的結果。因此,與其多學法,還不如一心一意修一法的好。」說著便以唱道歌的形式教導說:
    「虔誠有緣之士聽,要想今世就成佛,
    一心堅持修一法,心道相應極重要。
    歷代大德成就師,並非獵人追野豬,
    一心一意修一法,萬般成就從一出。
    我也除了這一法,不曾追求萬事通,
    修慧一生俱明瞭,悟出虛空一種理。
    極難到手菩提寶,師徒緣合也不難,
    清除野火燎原心,心如鐵橛釘一處。
    九乘各個具妙用,怖畏金剛是頂峰,
    此非危言是實情,續部經論可作證。
    有空無二樂明合,文武雙修度大惡,
    威力無敵易修證,四道深密十三法。
    此法源頭是文殊,諸法悲智合一身,
    臘利達等成就師,一脈相傳是榮幸。
    徹悟明空心性理,紛紜萬象是心相,
    心思超然不介意,悟者林中我自樂。
    事理相背心中悟,俱是法性無選擇,
    執著有為心已滅,修心人中我自樂。
    樂空無二瑜伽中,境識之見俱破除,
    心與無二法性合,咒士之中我自樂。
    三藏總旨已盡知,五道十地也掌握,
    堅持知行相結合,善德林中我自樂。
    相反相合不定因,物性肯定與否定,
    自見他見無不知,學人之中我自樂。
    此理並非學而知,一心觀修心自悟,
    因而所學不在多,掌握要領最重要。」
  聽了這段道歌,布日尼麻桑蓋深受教益,請求熱羅為其傳法灌頂。經過潛心修煉,他最終獲得了無上智慧,對一切經典教義瞭若指掌,相繼授徒八百多人。此人晚年赴文殊勝地五台山,修出長生不老的住世成就,化度眾生。與此人同時接受灌頂的群眾中,悟出離言真理、獲得身心境融為一體成就的弟子有兩千八百多人。
  在姜地傳法結束後,熱羅先後去牛谷果齋、瓦多、華部曲隆等地傳法,每到一處,都有大批的信眾受到法雨的滋潤。
  在牛谷傳法時砂積壇城放光,淨瓶中涼水滾燙蒸發,供燈油盡而不滅。時處隆冬季節,在上師住地周圍的山坡上鮮花盛開,乾旱地上湧出泉水。上師把自己手中的馬鞭插在地上,出現了鞭把生根發芽、開花結果等奇跡。
  在瓦多傳法時,有一天紅煞神現身,在空中翩翩起舞,口誦「吽」字,聲如巨雷。熱羅上師看到這種情形,便騰空而起,與紅煞神對著起舞,如此片刻,煞神便消失,在場的人都看得目瞪口呆。
  在華部曲隆傳法時,招來了很多野生動物和飛鳥,在人群周圍的地上和空中繞圈行走和飛旋,彷彿在轉經。參加法會的人還聽到天空中有奏樂聲和美妙的歌聲。
  去達那地區傳法期間,當地有個名叫桂苦巴來仔的大譯師,此人以精通密集大法赫赫有名,聽到熱羅來到他的家鄉聚眾傳法,便覺得是對他的不恭,他對自己的弟子們說:「密法之王是密集大法,不學密集法而去尼泊爾國拜了幾個無名小僧,學了點雞毛蒜皮的小法,有什麼了不起?」當時身邊的一個弟子說:「上師請不要那樣說,我看熱羅的確有不同尋常的密法,否則,怎麼會名聲這麼大?」桂譯師生氣地說:「閉嘴!你懂什麼?哪有比密集法更殊勝的密法?」弟子又說:「那麼,熱羅為什麼會有那麼高的神通?我們為什麼沒有?」桂澤師說:「我們不是沒有神通,你等著瞧好了。」於是桂譯師捏了個面人兒,閉關修勾魂鎮懾法,在熱羅住地連續出現了不祥之徵兆。熱羅身邊的弟子們有點心慌,便問上師是何徵兆。熱羅說:「是桂譯師在詛咒我們。」弟子們說:「那麼為什麼不使法破除呢?」熱羅說:「讓三次,才不算失禮。不能隨便使法傷害別人。」遂不予理睬。過了幾天後,熱羅又派人帶著茶包、金錢、哈達等厚禮去拜訪桂譯師,並表示歉意,桂譯師閉門不見。熱羅不高興地說:「這未免太有點過分。既然這人不給我面子,故意挑戰,那就讓他嘗嘗我的厲害!」便入定作起了金剛彎刀誅殺法。未過一日,桂譯師便一命嗚呼,其靈魂被引度到了文殊佛國。
  達那地區共三百多戶人家,聽到桂大譯師被熱羅咒殺的消息後,有些人主張召集各村寨的壯夫發兵報仇,但大多數村民反對和熱羅作對,他們說:「熱羅是學修成就很高的人,曾在印度和尼泊爾投了許多著名大師,又教出了很多高成就弟子,神通廣大,人和鬼神都怕他。他的利眾業績很卓著,到處建立保護森林和野生動物的制度,供佛齋僧,向貧民發放錢物,進行救濟,我們也受到過他的救濟,雖然報不了恩,但也不能和他作對。」其中有七十多戶人家不聽勸告,聚眾手執兵器去圍攻熱羅。熱羅向他們拋擲咒砂,那些村民手中的兵器未戰而自行折斷,他們紛紛倒在地上,領頭的暴徒當場口吐鮮血身亡,其餘的抱頭逃散。那個曾經勸告過桂譯師的桂門弟子去皈依熱羅,獻上了牛馬及金銀財寶。他稟告熱羅說:「我曾勸說過我的上師,但他執意不聽,才落得如此下場。從此我只有依靠你了,請你引度賜教。」熱羅接受其請求收做弟子,灌頂傳法,使其掌握了生成與圓滿二次第甚深密理,達到了無修開悟境界,親眼見到大威德智慧身,後授徒達兩千多人,去世時出現彩虹和花雨,化骨出現舍利。在此人的帶動下,桂譯師的許多門生也皈依了熱羅上師。向桂譯師的眾弟子傳法的法會上,出現了動聽的天空音樂和遍地芳香。著名的昆普巴尊者也是在此法會上皈依熱羅上師的。
  然後熱羅又去雄雄、梅措、薩布城、燒香、桐蒙等尚地所屬各地區傳法。各地參加灌頂的均在萬人以上。
  在向以嘉達爾桑為首的六千多人灌頂傳法的法會期間,曾出現花雨似大雪紛飛、淨水瓶口的孔雀羽毛上發出光和聲音、壇城成了各色


大威德之光(大威德金剛)6←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大威德之光(大威德金剛)4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