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5/20

大威德之光(大威德金剛)7


聚一堂,共轉法輪,盛極一時。森科兒譯師在此時翻譯了《因明莊嚴論》,贊卡吾奇請班智達展嘉講授了彌勒學。當時熱羅預見到阿里王有危及生命的災難,準備告知澤黛帶本人作法禳災,但由於森科兒譯師從中作怪,未能如願。法會結束後,其餘譯師均返回衛藏,熱羅上師同年澤師結伴前往尼泊爾國。途中年譯師攜帶的十五兩黃金被竊賊偷去後年譯師陷入困境,熱羅慷慨解囊,向他贈送了一百兩黃金。與年譯師同行到尼泊爾後,年譯師去印度,熱羅去伊讓尼麻燈寺拜訪巴若上師,同尼國的兩百多師兄弟一起舉辦了七次供養上師本尊的盛大會供,請巴若上師傳授了大威德孔雀消毒法的全部內容和密續總義及法門薈萃、破敵法、精要、疏解、詞詮、教言、口傳秘訣等許多大威德部絕密法。傳法期間出現大威德慧身,面如赤金,口噴五色彩光,彩光中甘露如雨,落到眾生口中。熱羅自己感悟到那是大威德法將在藏地流行,無量眾生受此法益的預兆。求法結束後,他又去一一朝拜了其他曾給他傳過法的上師,敬獻了禮品,又去尼泊爾的各大佛門聖地進行朝拜供養,點燈,獻衣,給各寺的眾僧佈施了黃金份子,給當地的求法者傳法灌頂,進行度化,連地方神靈也受益,呈現出風調雨順的祥和景象。
  結束在尼國的求法、朝聖事宜後熱羅一行便去印度。在印度所到之處均受到信眾的夾道歡迎,有許多班智達和成就師也聞其大名,紛紛來請教求法,絡繹不絕。
  熱羅去金剛座朝拜時,迎面飛來非常兇猛、碩大無比的七隻大烏鴉,在他的身體周圍旋轉。熱羅當即悟到那是四臂信主及其部下的化現。在金剛座停留期間,他向大菩提和周圍的寺廟作了豐盛的施食供養,點了三十馱子酥油的供燈,敬獻了幢幡寶蓋等供品,也對那蘭扎等寺院的僧眾進行了供養。當時有個有五百多名弟子的名叫嘎拉那乎的外道術師來進行論戰和比試神通。開始時從教理上進行辯論,熱羅三辯三勝。然後外道師施展神通,飛上天空,下起卵石雨,攻擊熱羅上師。熱羅在地上畫了個人像,在人像的胸部釘上金剛橛唸咒,剎那間,外道師從天空掉在地上,口吐鮮血斃命。外道師的五百名弟子全部皈依了熱羅上師。當地的王公貴族、學者、商人都來紛紛求見熱羅上師,致謝朝拜,稱讚其學問神通,稱熱羅上師為「希日那他木扎雅」。然後他去拜見曼雜朗瓦大師,獻上了五兩黃金的見面禮,邀請大師赴藏地傳法,上師愉快地接受了邀請。熱羅上師立即派遣乃木熱貢譯師和自己的兄長提前返藏,通知藏地的信眾,作好迎接曼雜朗瓦大師的準備。隨後熱羅和尼泊爾澤師二人陪同曼雜朗瓦大師和阿毗玉達嘎法師離開印度,踏上了返回雪域的征程。
  途經門隅地區時熱羅施展神通,化度當地群眾皈依了怫門。有些人受了禁殺戒,有的受了近善五戒,有的還受僧戒出了家。在門哲和錯那地區也進行了傳法活動,當時受戒的僧人有一百多個,接受傳法灌頂、獲得修證成就的男女弟子也將近有一千人。在叫做獅子山的地方他也滿足了許多僧俗群眾求法的願望,得到很多供養財物,他都捐作調解糾紛、修路搭橋的費用。
  到達帕裡時,他們受到藏地信眾盛大的歡迎和接待。然後去衛藏及洛扎,在聶、夏、洛三地進行授徒傳法活動,結緣弟子無數,學修有成就的僧俗弟子也出了不少。
  在這期間,熱羅用四年半的時間在曼雜朗瓦大師的講授和指導下,從事譯經工作,將很多顯密經典譯成了藏文。翻譯的經典有經藏、律藏、密續部許多經典。其中有的是新譯,有的是修改重譯,有的是校訂舊譯、改正修飾譯文,對藏文的譯經工作做出了很大的貢獻。特別值得大書一筆的是那些大威德部的珍貴密續,如《大威德續七章經》、《大威德續四章經》、《大威德續三章經》、《故事章》、《做事法德洛章》,拉裡達所作《觀修儀規和灌頂儀規》,阿毛嘎所作《壇城觀修儀規》、《燒施法》、《續經疏解》、《作法密儀》,冉那阿嘎熱所作《會供儀規》,見白西年所作《六燈論》,巴若所著《大威德三種儀規》等。阿毗玉達嘎法師也翻譯了《亥母續》和《密部根本戒詳說》、《中觀論》等許多經典。
  熱羅在阿孟曲樹地方傳法時,瑪爾巴大師的兒子達瑪多德也來此地傳法。熱羅以非常尊敬的態度帶了五兩黃金和幾十馱糧食去拜見他。達瑪多德想:「此人當今在群眾中影響很大,若能折服他皈依我的法門,我的法流將會獲得巨大的弘揚。」便以傲慢的態度對熱羅說:「你親近過哪些上師?懂得什麼密法?」熱羅回答說:「我的根本上師是巴若瓦和曼雜朗瓦,我懂得角學(大威德法)密傳。」達瑪多德說:「真正的密法傳承大師是我的家父,他的上師是一代尊師那若班欽,你的上師巴若瓦據說是個外道門瑜伽師,你的本尊聽說是個牛頭魔,你的護法是迫命鬼閻羅,修這種法只能墮入三惡道,你應改宗皈依我的父親。我們有甚深喜金剛,有密法心臟大幻網,有密中之賽勝樂輪,有廣如天空的密集法,有密中之王四座法等等。」熱羅說:「這些密法當然非常殊勝,但我的大威德法具有更多的優點,我說給你聽。密集法中雖然有幻身和光明心的修法,卻沒有烈火定和溶解樂的修法;母續勝樂法缺乏父續部的廣大方便法門;喜金剛沒有珍貴六法和所需四法;大幻網沒有運動糾偏和激發功能法;金剛四座沒有生死中陰三道結合法;上面這些法中都沒有文武合修法,沒有頭面、法器獨特修法。但這些法在我的本尊大威德法中樣樣俱全,因此在續經中說:『一見威嚴大威德,凶煞變癱武器落。』一切兇猛的神中沒有一個威力勝過大威德者。此本尊的頭面法器都有不同的修法和作用,但別的本尊沒有這種修法。這個本尊的護法是掌握三界眾生生死命運的閻羅王,它是善惡、是非的裁決者,還有比這更殊勝的護法嗎?」達瑪多德聽了以後很不高興地說:「我的父親在印度的著名班智達傳授和指導下翻譯的密法,難道還不如你尼泊爾外道的邪法?我是喜金剛成就師,你不必盛氣十足,我和你可以比試法力高低,你等著瞧!我要剷除你的那些邪法。」說著便氣憤地走了。
  達瑪多德回去立刻閉關,按《喜金剛主續》中指示的方法修詛咒法,整整修了一月多。有一天熱羅和一批隨從弟子應邀去傳法的途中,在一個稱做筧溝的山溝中,一隨從弟子突然墜馬身亡,熱羅隨即意識到那是達瑪多德詛咒的結果。他說:「對無辜的人這樣咒殺,也未免太過分了。既然你不罷休,我就讓你去見閻王。」熱羅一行回到萬瑪爾寺居住期間,有天晚上靜坐時,熱羅想:「如果放過此人,他就會貶低乃至消滅我引進的密法,為了保住這個法脈,必須以法回敬他。」於是在定中招來六臂怙主,命令他立刻勾取達瑪多德的靈魂。怙主遵命,化為一股卷地的狂風朝著洛扎的方向而去。不到一個時辰,兇猛的怙主在臚骨缽中盛著一顆血淋淋的心臟,獻給熱羅上師說:「此人雖然是個很有才能的學法人,但傲氣和嗔恨心很重,對噶舉的傳承將會產生不良影響,因此,遵命掏來了他的心,請速作鎮殺火供。」說完後化光而去。第二天熱羅便作起了鎮殺火供,燒供的火焰上現出各種兵器的形狀,煙中帶有熏燒人肉的氣味,在場的人都感到毛骨驚然。第二天便聽到達瑪多德從馬背墜落身亡的消息。當時有個叫做索南仁欽的瑪爾巴大師的族人,對熱羅說:「你詛咒殺人,難道不怕罪過嗎?」熱羅說:「你不懂密法的真正作用,對我來說,這是必要的修行手段。」於是引吭高歌唱道:
    「原本自然圓滿性,不加造作自然智,
    形狀顏色無可見,好壞也非思議境。
    不見原本真面貌,陷於錯幻諸有情,
    所知障蔽為原因,形成苦樂諸心情。
    不知自己是錯覺,一味執著虛幻相,
    彼此分作親與仇,以貪嗔心造惡業。
    佛為調伏此眾生,說法雖有八萬種,
    眾生無明遮本性,善法良言聽不進。
    教授甚深妙捷徑,貶為邪教惡言攻,
    造此惡業墮惡道,長期縛在生死輪,
    由此遭受無盡苦,我生悲心不能忍。
    除此別無善方便,將那執迷不悟魂,
    勾到性空黑匣中,利用鋒利智慧劍,
    粉碎我執色蘊身,覺醒有為虛幻性,
    破除執著形象心。用那慈悲鋒利劍,
    斬斷你我二見心,貪嗔心境自消失,
    五毒化為五種智。自生智慧鋒利劍,
    斬斷無明所知障,顯出自然本面貌,
    苦樂錯覺便消失。這樣處決惡魔敵,
    已脫執實之鐐銬,顯證物我原本性。
    自利獲得法性身,化現色身利眾生。
    無明心識幻化身,其福與壽歸於我。
    世俗諦中所現相,法師獲利增福壽。
    業形成之血肉體,加持化為慧甘露,
    送入壇中眾佛口,消除輪迴形色依,
    利己利他利大眾,此乃方便妙捷徑。
    對那長期造惡業,善法難度之眾生,
    剎那送到佛淨土,這是我的方便度。
    不修增壽續命法,不作懺悔自積福,
    除惡揚善增福壽,這是我的獨特處。
    五毒原本就清淨,何必人為修淨觀,
    一切隨緣獲解脫,此乃我的獨特處。
    觀想無作原本性,自續不斷現本尊,
    空相無礙緣現相,此乃我的獨特處。
    有空現為本尊身,已知是空無自性,
    有相也不礙空相,此乃我的獨特處。」
  聽了熱羅上師的這段道歌之後,索南仁欽恍然覺悟,化恨為敬仰,叩頭求告攝持傳法,上師便答應此人的要求,傳給密法。從此此人寸步不離侍奉上師,獲得了較好的成就,做出了許多利眾之事。
  此後熱羅在萬瑪寺住了很長一段時間,又應邀去務岫、香、姜等後藏地區傳法化度。此時正逢森科爾譯師和喀什米爾公巴瓦兩人在翻譯手金剛部和毗沙門類的續經法本,由於當地的群眾都去向熱羅求法,森科爾譯師門庭冷落,便產生嫉妒心,在熱羅和他的班智達上師曼雜朗瓦之間製造了很多矛盾。熱羅及時發現,向上師說明情況,才在師徒之間免去了一場誤會。後米曼雜朗瓦大師返回印度時,熱羅向上師敬獻了千兩黃金和麝香、翠玉佛塔等非常豐厚的禮品,給上師的同伴阿毗玉達嘎法師也贈送了百兩黃金的路費,並親自送行,一直送到尼泊爾國境才告別。曼雜朗瓦大師被熱羅的這種忠心耿耿、敬重上師的精神所感動,臨別時,把自己身上戴的一顆麻雀蛋大的佛舍利、大威德傳承師拉裡達的鈴杵、那若巴的法衣等賜給了熱羅,並發願生生世世攝持不相分離。熱羅與上師告別後,返回途中受吉仲地區的信眾邀請傳法。參加法會的人中有許多人受了五善戒,有的發願閉齋修持,有很多漁民和獵人誓願放棄殺生另找生活出路。接受傳法的人群中,獲得較高悟心的有兩百多人。有個名叫扎喜吉的姑娘,虔誠地作了三次供養。第一次進供時,她看到熱羅上師變成了勝樂金剛,第二次看到亥母及空行母眾歡樂地跳舞,第三次看到大威德主從現相。她看到上師化現的諸本尊形象後,信心倍增,受到加持,當時就產生了多種禪定。事後她出家修行,成就卓著,授學弟子近千人,臨終時在一片天空奏樂聲中,帶著肉體去了空行聖境。
  熱羅一行去岡底斯雪山途中,遇到一片遼闊的沙漠,天氣炎熱,口渴無水,隨從弟子各個疲憊不堪,行走十分艱難。上師便作法,即刻在沙漠中湧出了一股清涼的泉水,眾人飽飲了一頓。大家離開泉水行走幾步,回頭看時,連泉水流過的痕跡都看不到了。有位弟子問上師:「泉水為什麼突然干了?」上師說:「那是定力化出的。」又問:「是否定力化出的就不能長期保存?」上師說:「如果當時有人要求,可以長期保存下去。」弟子們後悔當時沒有請求。
  到了岡底斯山下,他們去朝拜瑪旁雍錯聖湖,當時熱羅上師和部分隨從看到釋迦牟尼佛和十六羅漢現相。瑪旁聖湖中的龍王向熱羅上師敬獻了一串紅珍珠念珠,求了發心法。有個名叫仙岱吐的苯教咒士,作法用雷擊熱羅上師,上師以金剛指手印將雷電引到了那個苯教士自己的身上,苯教士觸電,立即斃命。
  朝拜聖山聖湖之沿途熱羅去古格、布讓、芒隅等地傳法,又到從前的阿里王益善沃修建的托頂寺和考瑞修建的喀切爾寺等,作了供僧和朝拜,熱羅讓那些寺廟每年奉誦《文殊真實名經》十萬遍,贈送了黃金百兩作為他們念誦費用的基金。在古格等地他除傳授大威德法外,還傳了金剛亥母、黑氏勝樂等法。在法會期間,出現彩虹、花雨、空中奏樂聲等奇特景象,加深了群眾的信念。
  在這期間,信眾獻給上師吃奶的一頭母牛生病死去,上師進行超度,在牛角和牛蹄上顯現出「嗡」、「阿」、「吽」藏文字,出現彩光籠罩牛身七日的奇觀。
  在芒隅停留期間阿里王拉岱來拜訪,熱羅坐著不動,沒有按迎接國王的禮節迎接他,他很不高興地說:「你難道不曉得我是本土的國王嗎?」熱羅回答說:「我也是國王,為什麼我要對你畢恭畢敬呢?」拉岱說:「你既然是國王,那你說說,你的國土、王宮在何處?國民在哪裡?」熱羅上師亮亮嗓子,用歌詞答道:
    「恩重如山諸上師,一心向您來敬禮。
    三界流轉諸有情,請您加持得成佛。
    錯幻意識之中王,對我證悟真理王。
    問到王城與財富,我就說給你來聽:
    我在清淨戒地上,建有正見國王宮。
    一心不亂是衛隊,精進修持是城堡,
    俱生善果是財富,自見明智是國王,
    性能自現是臣民,行為之氣為坐騎,
    自在寶鞍與轡頭,自生智慧為宮燈。
    緣生之相作稅收,無思無為執國政,
    無念戰勝借幻敵,無行之行達究竟,
    戰勝煩惱是勝王,具備善德是財富,
    去惑具有大功德,我乃堪稱大勝王。
  阿里王聽了上師的這首道歌後,感到非常慚愧,當即悔罪,將上師請到王宮,設宴款待,並呈獻二分之一的王權、國土為求法之禮,請求傳法灌頂,最終獲得了密法成就,為利益眾生做出了貢獻。
  去香雄地區時,根據文武天母的請求,熱羅與一夥苯教士進行辯論和神通比試,戰勝了苯教士,使那裡的苯教徒改信佛教。
  布讓地區有個名叫布日贊扎的格西精通亥母法,特來向熱羅上師求法,熱羅對他灌了大威德頂,並傳了牛角觀想法。他一開始觀想,立刻就產生了強烈的暖樂感,彷彿肉體已不存在。他驚奇地說:「熱羅上師的法流與眾不同。」有個名叫普日武才讓的密咒士,患了麻風病,他聽到熱羅法力無比,便來求法。熱羅上師給他傳了大威德法,讓他觀修,不久麻風病痊癒。因此,人們把熱羅傳的法稱做「根除麻風妙法」。有個名叫傲塞仲的尼姑,身患重病,危在旦夕時,請熱羅上師給她傳法,熱羅滿足了她的要求。她經過觀修不但病癒,而且還成一了一位能度化三界之眾的著名女成就師,臨終化為光身而去。
  熱羅上師在阿里地方傳法共計十四年。後來又回到聶南木地區,給自己的兒子熱曲熱授了沙彌比丘戒,傳了勝樂、喜金剛、亥母類密法,讓他學習梵藏翻譯。有一次熱曲熱發現自己只有七日壽命的預兆,立刻去見父親,詢問有無對治之續命法。熱羅上師說:「最勝長壽法,莫過於大威德,我傳給你去修。」於是為他灌了大威德頂,並傳給他觀修次第訣竅。熱曲熱如法修待,躲過了夭折之災。當時傳法時熱曲熱看到上師化為大威德。熱曲熱又請上師撰寫黑敵六面、大威德等的法本。從那年十月份起閉關,熱羅上師開始撰寫法本,當時著述的法本有:《大威德續七品白疏》、《大威德續七品黑疏》、《密決一滴》、《觀修儀規勾攝敵魂》、《大威德十三尊修法如意寶庫》、《大威德單尊修法無垢之光》、《怖畏三面六手修法吞食三界》、《威德一面四手修法無垢泉水》、《怖畏一面二手修法寶聚》、《大威德圓滿次第所需八法》、《重要六法》、《不可缺少三法》、《自利作業七法》、《利眾作業五法》、《共行運動二十八法》、《說明》、《口授》、《熄滅燒供破邪消災》、《增益燒供如意增生》、《折服燒供要害法鉤》、《鎮殺燒供製服魔敵》、《黑弓箭消毒法孔雀王》、《灌頂儀規吉祥法乳》、《六面怖畏續略修法灌頂法》、《閻摩黑敵續總綱》、《修法大儀規》、《上部三種灌頂儀規》、《梵文原始本觀修壇城儀規》、從「法根不死」至「疏解」的系統《傳法筆記》、從「降雨法」至「勾攝天龍女印法」的系列《法術密訣》等等。
  熱羅在撰寫密傳法本時,干眼千手黃文殊和無數佛菩薩現形,對其工作表示稱讚。他還真切地看到無量面手綠色大威德全身噴射著五色彩光,擁抱明妃若朗瑪,胸腔中有六面怖畏尊,其胸中又有閻摩黑敵在中間,四周有八勇猛和四明妃排列,身上發射出無數摩尼寶的現相,象徵著在他的法統中將出現很多有成就的弟子。在撰寫法本期間自始至終奇異天象連續不斷。白天彩雲如畫,花雨紛飛,晚間空行雲集,繞行熱羅的宿處,周圍的人親眼目睹。整個宿營地充滿奇香,不時地聽到天空中的讚歎之聲。當仲冬滿月之日,著述結束,他向熱曲熱等身邊弟子傳授誦讀法流時,出現從新著的經典上發出一道光柱伸入高空數日不斷的景象。時值嚴寒籠罩的冬季,出現雷鳴閃電、降甘露細雨、出彩虹等反常現象,使人們感到非常驚奇。
  這時森科爾譯師對熱羅聲望越來越高產生了嫉妒心,便作法進行詛咒。熱羅得知後去親自見他,並給他獻了一兩黃金作見面禮,善言相勸說:「請別做這樣的事。」森科爾譯師不但不聽勸告,反而傲慢地回答說:「我將很快送你去見閻王,請你欣賞陰間的風光。」於是,熱羅生氣地說:「第一次你從中設障,沒有讓我和阿里王見面,第二次你又在我和上師之間進行挑撥離間,這次你又無故和我作對、詛咒我。我來向你求情,是為了我們修法人之間保持和睦,並非怕你。如若不聽,你想怎麼辦,就隨你的便。」說完憤然離去。
  森科爾譯師作法調遣毗沙門天王及八大羅剎將、無數羅剎兵攻擊熱羅,但熱羅坐在烈火燃燒的防護輪中,他們無法接近,便退了回去告訴森科爾譯師說:「熱羅坐在金剛和烈火的防護輪中,無法接近。」森科爾譯師說:「原來你們毗沙門都是徒有虛名的無能之輩,看我親自出馬。」說完入定,化現為一尊碩大無比、像一座石山一樣的手金剛憤怒相去攻擊熱羅。熱羅立刻化為一尊大威德應戰,手金剛剛準備投擲金剛杵,大威德一頭撞來,鋒利無比的牛角尖戳穿了對方的左胸部。森科爾譯師倉惶逃走,回到修行地後,對自己身邊的弟子說:「平常我的手金剛威力無比,今天卻不慎失利。」便覺胸部瘡痕疼痛,過了六七天便因心痛一命嗚呼,元神被引度到文殊佛國去了。森科爾譯師死後,他的護法毗沙門再次去進行報復,熱羅做怒斥印,用手指一指,毗沙門從空中掉在了地上。熱羅上師說:「你若不認錯投降,我將讓你化為灰燼。」毗沙門便跪在地上求饒,答應聽從調遣。森科爾譯師的弟子各個都皈依了熱羅上師,森科爾譯師的寺廟曲牟讓午及其他屬寺均獻給了熱羅。森科爾的一批高足,接受了熱羅的法脈傳承後,獲得了更高的成就,其中有很多人臨終化光而去。
  從阿里回後藏的途中,熱羅一路隨緣化度眾生。走到歐巴隆地方時,那裡的一位修舊密的成就師,名叫卓普巴的,想試探熱羅的神通,便化現為三面六臂大勝能相威脅,熱羅化現為大威德,做了個怒視的動作,立刻山搖地動、狂風捲地、天昏地暗,人們驚恐,不知所措,鳥類驚飛,牲畜出圈奔跑。熱羅對卓普巴說:「有本領就使出來吧。」但卓普巴沒有更高的神通可使,便情願認輸,熱羅就收了神通。卓普巴皈依熱羅求法,熱羅接受其請求傳了法。卓普巴法力倍增,變得神通無礙,後來授徒五千多人,成了著名的法師。
  去到妥傑地方傳法時,熱羅遇到舊密傳承大師蘇瓊瓦的著名弟子「八大棟樑」之一的瑪托香巴爾。此人外通佛教理論,內精於大圓滿密法。他問熱羅說:「你在修什麼法?」熱羅說:「我修生圓二次第,稍有成就。」瑪托香巴爾說:「那些都是有分別見的相法,觀修不離執著而得不了道。現自己的心相、心識任其自然,才是最勝妙法。」熱羅聽了便以歌代言唱道:
    「雪域小僧多扎我,戲言作歌給你聽,
    若是有理請別忘,若有不敬請原諒。
    心性是空本無相,哪有什麼可見相?
    觀看自心是分別,空性無來也無去。
    無生無住也無滅,尋找出處是執著。
    原始心緒是自在,本來無縛也無脫,
    釘緊放鬆是心造,有戲無戲是假名,
    實相之上並無異,分別真假是執著。
    生起次第心作用,樂空無二瑜伽境,
    視為有相是執實,後世這些修心人,
    所學所悟相違背,必須認清再修行。」
  瑪托香巴爾聽了這首開示道歌後,生起敬仰之心,便獻上了十兩黃金拜師求法。熱羅接受其請求,進行了傳法灌頂。
  從妥傑又回到了萬瑪爾寺,熱羅在那裡用傳法所獲得的供養錢財塑造了一尊十多丈高的彌勒佛像,開光時出現很多奇異天象。
  熱羅去聶南木途中在薩格渡口乘皮筏子橫渡雅魯藏布江時,遇到很大的風浪。一個接一個的浪頭衝向皮筏,同渡的人都驚恐萬狀。熱羅做怒斥印,用金剛指指向江中,風浪立刻平息了下去。從那以後,那個渡口據說非常平靜,從未再起過風浪。
  此後又去聶木西克兒、聶木熱虻、聶木仁欽孜、雅岱等地傳法灌頂,這些地區出了很多持善戒和有神通的弟子。
  在玉珠域駐足時,一個佩戴骨飾的空行母,帶來一位年齡約十五六歲,皮膚潔白如玉,眉心點著硃砂,手心生就一個藏文「獅」字的美貌少女,獻給了熱羅上師,空行母旋即消失。熱羅問少女叫什麼名字,少女答到:「我是妙音天女,名叫美朵達色。你是文殊化身,我來做你密妃。」聞此言後,熱羅想起了巴若上師的預言,便留她做手印女。不到一月,許多人為此事議論紛紛,傳了出去。聶南木地方有個大名鼎鼎的格西名叫玉瓜丹巴的聞風而來,想趁機嘲弄熱羅一番。熱羅便大顯神通,把一把鋼針吞了下去,從肛門中取出;又從下身陰莖吸入一杯牛奶,從鼻孔中噴出;用刀剖開自己的胸腹,顯示胸腔中坐在蓮花上的黃文殊及部眾,周圍是幢幡寶蓋和各種天女,肺部呈現水晶洞穴,洞中有八十位大成就師,肝部呈現紅色寶帳,其中有千姿百態的空行母眾,喉部呈現出大威德壇城光芒四射相,總之全身各部位都變成了形形色色的各種本尊空行相。格西和周圍的人都看得目瞪口呆。熱羅唱道:
    「我今親近業印女,你等議論嘲笑我,
    實則你等無道理,我今說給你們聽:
    相有是父性空母,有空無二是雙運。
    若按你的觀點看,有空是否非一體?
    聲音是父聲空母,聲空無二是雙運。
    若按你的觀點看,聲空是否非一體?
    智慧是父空是母,智空無二是雙運。
    若按你的觀點看,智空是否非一體?
    無上圓覺五方佛,地道高位八菩薩,
    以及憤怒諸明王,擁妃雙身可曾見?
    道理精華續經中,成熟之道四灌頂,
    觀修解脫圓次時,要明妃事可曾聞?
    我雖孤陋且寡聞,一心修持且有素,
    知曉法與人居次,如像良醫去治病。
    聲聞乘中修法者,貪慾之類諸煩惱,
    利用對治需破除,因此也稱破除道。
    菩薩乘中修行者,貪慾之類的五毒,
    方便之法化為道,因此也稱淨化道。
    一般密乘諸門中,貪慾之類分別心,
    可作定慧之助緣,因此也稱利用道。
    這一甚深密法中,貪慾之類的五毒,
    與那五智無分別,道根本來是一體。
    『埃』字代表智慧母,『萬』字代表方便父,
    悲智雙運結佛果,此乃我的獨有法。」
  熱羅唱完此歌,伸手握坐在身旁的明妃的手,明妃突然化為卡杖嘎(屍杖)握在上師手中。熱羅上師的教導和神通感化了格西等抱有偏見的人。格西玉瓜丹巴行叩拜之禮,對自己的不敬行為表示懺悔,並請求收為弟子,傳法灌頂。熱羅上師愉快地接受了他的請求,攝持傳法,使其修出較好成就。他去世後火化時,靈體上發出彩光,骨灰中生出了許多堅硬發光的晶體舍利子,天上還降了花雨。
  從那以後,誰也不敢再以世俗眼光議論上師了。
  去吞地傳法時,上師給以龍生化釋迦為首的一千兩百多人開壇灌頂。大家都看到,每具五佛冠上發出五色光,壇城模型中現出本尊及眷屬像。龍生化釋迦即刻獲得斷悟成就,其他參加灌頂的弟子中也有很多人脈結頓開,上下二氣貫通,出現執實表現意識消失的悟成就。
  在各地傳法結束後,上師去母拉、越、色、曲須、枯麻、吉熱拉瓦、姜多、姜莫等地傳法化度眾生。
  在母拉傳法時,有個名叫龍贊扎的弟子晚上中邪變得全身癱軟,他當即心中祈求上師加持,這時他的對面有根木頭柱子像被雷擊一樣「卡嚓」響了一聲,當晚他的癱軟症狀消失,行動如常。第二天早上他去見上師,他還未開口熱羅上師就說:「昨晚若不是我及時幫你,你就會癱瘓在床上,起不來了。」龍贊扎說:「是啊,多虧上師救助。」熱羅說:「我將煞氣引向屋柱,你才倖免其害。」龍贊扎回到房中一看,那根柱子裂成了四瓣,木頭也被燒焦了。
  在越地傳法時當地的山神覺丹現身,並帶領其眷屬向熱羅上師皈依發心。
  在色地傳法時,煞神率領千兵來向熱羅上師挑釁,被上師用法力降服。
  在曲須傳法時,對一些作惡多端的人,熱羅上師用神通顯示了地獄的實況,使其改惡從善。
  在枯麻,熱羅上師閉關靜修期間,勝樂輪本尊現身,將一顆日月合壁形的甘露丸賜給了熱羅,熱羅吞下甘露九,覺得精神爽快,身體輕安,無與倫比。
  在吉熱期間,熱羅上師看到騎虎怙主進行護持、五個空行母歡樂地唱歌和跳金剛舞的顯相,清晰地悟出了八萬妙法。
  在差地傳法時,有人請求熱羅上師顯示神通。這時正好空中有一道彩虹,上師脫下袈裟,往空中拋去,搭在了彩虹上,像搭在繩子上曬衣一樣,袈裟在彩虹上掛了很長時間。
  在美地傳法結束時,聶塘派人來請。上師又去聶塘。在那裡向三百多個弟子舉行灌頂時,熱羅上師身體變得碩大無比,像一座小山,全身空靈透明如水晶,衣冠裝飾現出報身佛形象,說法之聲音如雷鳴,遠近普聞,黃紅白綠藍五種膚色的眾多空行少女彈琴吹笛,翩翩起舞,繞行周圍。這一神奇景觀,使在場的人各個看得驚呆了。上師將熱氏獨家傳承的大威德密法以親證親驗的方式傳給了優根弟子,那些弟子立即獲得分別意識息滅、直覺智融融不斷的成就。那裡有很多人請求熱羅上師傳沙彌比丘戒。熱羅上師本來已達到無守無破、戒體圓滿的聖菩薩境界,但因與明妃同修,與世俗的僧戒有違,故拒絕授僧戒。這時四大天王現身求情,世尊身旁號稱持戒第一的羅漢優波利也現身,敦促照常傳戒。
  在顏卓頭人的邀請下,上師又去顏卓、達隆、那格日孜、三木當、華岱、雅斯、嘎毛林等地傳法,對以上各地的群眾進行法施和財施,消除了各地的疾病、災害和爭執糾紛,出現了風調雨順、人壽年豐的一派吉祥象。
  上師對龍多等一千餘人舉行了灌頂。灌頂時出現香爐冒煙,供水中散發馨香,淨瓶中的水變為甘甜的乳汁,一千多人飲用而用之不盡的現象。
  在華岱地方有個叫索南旺茂的富家女獻上駿馬、猵牛、皮襖、綠玉盔甲等請求傳法。灌頂傳授密決後,經過修煉,她成了有神通的女成就師。這女子有一串一丈五尺長、每顆有牛舌大的綠寶石佩帶珠子,她拆開珠串,散發給顏卓江邊的漁民,請求他們發誓停止打魚,但漁民們誰也不願發誓放棄打魚。熱羅上師顯示神通,在地上踩了一腳,地上裂開了一個大縫,從地縫中噴出數丈高的地獄的火舌,將附近的鐵器熔化成了鐵水,從地縫中聽到地獄眾生嚎陶慘叫的聲音。上師說:「你們也想嘗嘗這個味道嗎?」那些漁民立刻跪在地上,發誓放棄捕魚殺生。
  上師又經過乾巴拉山,到曼塘、拉隆等地度化。
  在溫相多寺廟上供時,上師看到了手金剛率領六十四位空行母現身。在那裡,他遇到一位精通密集大法的成就師喇嘛塔益。熱羅恭敬地向他贈送了綢緞、衣服等禮物,互相交談了很長時間。談顯說密,他不是熱羅的對手,塔益喇嘛說:「看來講經講不過你,叫你見識見識我的神通吧。」面前有一條河流,他用手一指。那條河便倒流了起來。熱羅說:「這神通的確不錯,請你瞧瞧我的。」說著把手一揮,河流的水頭在此地旋轉了起來,像打了個結子。塔益喇嘛叩拜認輸,並請求收做弟子。熱羅為一千六百多名僧俗男女弟子傳了大威德法。在法會上出現空中懸掛幢幡寶蓋、熱羅上師化現為大威德本尊形象等奇觀。有些人當場獲得不二智的成就。塔益喇嘛後來 成了 教授上千名弟子的著名法師,臨終化為光身而逝。
  然後熱羅師徒又去村堆扎卡、上下越屋等地,在那些地方被授予僧戒的有一百人,經傳法而後修煉出成就的弟子有一百一十五人。
  又應邀去扎囊,獲幾次大型供養,用供養的財物給當地建造了許多金銀佛像,出資撰寫了《大藏經》。
  在上、下杜爾地傳法時,山溝裡擠滿了朝拜求法的男女群眾。上師向以則南木卡扎為首的兩千五百多人灌了大威德頂。灌頂時在晴朗的天空中出現網狀、寶瓶狀、哈羅花狀等千姿百態的艷麗的彩虹。這次接受灌頂的弟子中獲得夢光明成就,夢中雲遊佛國的並非少數。
  熱羅去雲齋鄉,朝拜瑪爾巴大師的靈塔時,照管靈塔的瑪爾巴的弟子們,因他咒殺瑪爾巴的公子,鎖著殿門不給打開。熱羅穿牆而入,向瑪爾巴的靈塔敬獻了緞帶及酥油燈。祈禱時靈塔上掉下了一顆五彩繽紛的舍利子,掉在熱羅的懷裡。在靈塔前人們看到以騎著虎的仲布嗨如嘎為首的八十位大成就師現身。朝拜後他仍穿牆而出,在場圍觀的群眾看得驚呆了。看門人不願承認事實,便對大家說:「他在玩弄魔術騙人。」雖然瑪爾巴的弟子百般阻撓,但當地的群眾仍然連續不斷地去朝拜求法。有些人為報仇,夜裡在熱羅的住地周圍堆起柴放了火。熱羅從腰帶中抽出金剛橛,向空中畫圈作法、山搖地動,發出巨大聲響,震得房屋幾欲倒塌,那些放火的惡人,當場口吐鮮血,倒地而死,人們驚恐地逃竄。看到這種情形,俄多底來進行調解。讓反對熱羅的那些人悔罪請求寬恕,收為弟子。熱羅接受請求,向雲集的人群升座傳法時,俄多底轉過頭,向熱羅上師說道:「你作為赫赫有名的大法師,不應做傷害別人的事,那樣做人們就會說你的壞話。」於是熱羅又以道歌答道:
    「可憐世界末日人,嘴裡說話哪有准?
    幹好反而當作壞,因而沉淪苦海中。


大威德之光(大威德金剛)8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大威德之光(大威德金剛)6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