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5/20

大威德之光(大威德金剛)8


我之行使殺伐度,乃是修煉利眾行,
    二利之中屬利他,度化善法難度眾。
    例如《方便度經》說,航海商主大悲心,
    殺死短矛黑海盜,完成千劫福資糧,
    商主死後升天界。《密集金剛續中》講,
    若能執持密金剛,殺死一切有情眾,
    將在不動佛國中,都會生成佛子種,
    持金剛佛親口講。《文殊黑敵續》中說:
    這種殺法應讚歎,此殺並非一般殺,
    不是殺生是超度,無大悲心難做到。
    又在《密心續》中說:開悟見真性之心,
    殺度未悟輪迴眾,此乃三世佛歡喜,
    諸供之中最勝供。《佛陀雙合續》中稱,
    對那殘暴凶狠眾,溫柔化度難奏效。
    智慧方便法門中,暴行眾佛共採用。
    《文殊名經》中也說:大供養是嗔恨心,
    諸煩惱之大敵人,這類佛言說不盡。
    我佛世尊成佛時,化現凶神降魔眾;
    大慈大悲觀世音,曾現多種威武身;
    許多印度大成就,消滅邪魔外道種。
    因此我也行方便,利用殺伐去度眾。
    混濁肉體所覆蓋,純淨如金自覺智,
    不識真面沉世海,形威六道之眾生。
    寒熱飢餓做苦役,生老病死相爭鬥,
    變遷下墮等眾苦,難忍難熬無窮盡。
    幻覺之根是身障,使用武火化其體,
    清淨無垢自生智,原本真面可顯露。
    破除身障出輪迴,到這永恆快樂地。
    並非喪命是覺醒,錯幻二執夢中醒。
    並非入空是入真,無漏功德趨圓滿。
    上述皆屬世俗諦,若按真理諦義觀,
    無殺手與被殺者,如像魔術演殺人。
    世與超世俱非實,所殺之事能當真?
    除了雙修與殺度,還有什麼密法行?
    把這若當造惡業,那是無明執著重。」
  聽了這段開示道歌後,消除了大家錯誤的看法,原來有偏見而不信仰的,產生了信仰;原來信仰的,更加加深了信念。群眾紛紛朝拜,祈求加持,灌頂傳法。參加灌頂的人數達兩千人之多。法會期間,在晴朗如鏡的天空中,彩雲呈現出三角形、圓形。方形等各種圖案,時生時滅,變幻無窮,還有紛紛揚揚的花雨和充滿大地的奇香。
  法會結束後,俄多底邀請熱羅上師去他的屬寺日屋瓊當公巴,進行供養和求法。俄多底向熱羅上師敬獻了一部《經藏》、四部《大般若經》、五百顆孔雀石、一萬多卷氆氌織品、八十多頭犛牛,並舉辦了盛大法會,參加這次法會的僅僧人就有一萬多人,給很多人播下了解脫的善種。
  熱羅將法會期間供養的所有財物分發給日屋瓊當公巴各寺廟做了修復寺廟、塑造佛像、供僧誦經和救濟貧苦群眾的費用。
  上師向俄多底等一千零七十人灌頂,傳授密法時,淨水瓶中響起了雷鳴般的咒語聲,祀食多瑪上燒起了熊熊的烈火,在內供臚器中的酥油沸騰了起來,從中射出一道分成三枝的光樹,從光樹中飛出無數明點,人們都看得發呆。俄多底還看到了大威德和亥母現身,獲得了無漏神通,法力能隨便調遣護法。他後來授徒五千多人,去世後化骨時,出現無數五彩舍利子。俄多底的有些弟子也獲得踩水穿山等成就。
  此後上師又去雲吉雄、雲扎喜崗等地,除傳法外,還平息了糾紛,用錢贖出了一批坐牢的犯人。
  上師去卓吾隆時有個名叫索南仁欽的瑪爾巴大師的弟子來朝拜,他將一串文五長的牛舌孔雀石珠子獻給熱羅上師,說:「我曾經在瑪爾巴大師門下學過許多密法,連續修煉了十四年,由於無法排除紛繁的雜念不能人定。訪問熱羅上師,怎麼才能解決這個問題?」於是熱羅唱道:
    「尊貴救主遍知者,巴若大師我致敬!
    攝持無明諸眾生,共悟諸法平等性。
    出現何種境與心,都勿取捨順自然。
    喜怒情與覺知境,釘緊細觀便自消。
    認清都是法性相,不樂之事是大樂。
    若不見效求上師,出了成就別驕傲。
    境識法性是一體,無二見中去決定。」
  如此開導後,上師又給索南仁欽進行大威德灌頂,傳授修法。經過如教觀修,他很快獲得無戲虛空定和大手印徹悟成就。為了對傳法表示致謝,他向上師敬獻一口特大生銅鍋和一萬馱青稞。索南仁欽後來在本象地區建寺傳法,聚集了康、藏、衛三地的很多學法弟子,自己修成隱身成就。
  原瑪爾巴駐錫地皈依熱羅上師受戒的在家白衣弟子共有七百一十五人。熱羅將供養的錢財部作為瑪爾巴寢宮的修繕費,轉贈給了瑪爾巴的孩子,還給瑪爾巴的孩子贈送了綢緞衣物等豐厚的禮品。瑪爾巴的公子華奧患重病,經百般治療無效,請熱羅加持,熱羅將用密咒加持過的水賜給他喝,立刻見效。小公子帕青見此情景,也產生信心,請求教授,經修持很快有了很大的長進。瑪爾巴法統的特殊護法飲香大母,將命咒獻給熱羅,發誓服從調遣。
  離開瑪爾巴故居後,上師去萬巴、上下贊卓、岫、藏嘎、加吾、珠須、恰處、丹墟、當科、科曲等羅扎各地傳法授戒。所到之處,慕名而來朝拜求法的僧俗男女群眾如潮起雲湧,在羅扎各地受僧俗善戒的總共近兩萬人,修密的弟子共有一萬三千多人。修密弟子中有許多人獲得帶肉身去空行國成就或長壽自在成就,有的人獲得分身和變化成就。
  凡舉行傳法灌頂活動的地方都出現疾病絕跡、口舌糾紛自然息滅、風調雨順的吉祥景象。每次舉行法會都有出彩虹、落花雨、異香遍地等異常現象。參加法會的人們所看到的熱羅上師的形象也各不一樣,有的看到的是黃文殊,有的看到的是黑閻摩敵,有的看到的是紅色大威德,有的看到的是九首大威德,有的看到的是金剛杵之類的法器,有的又看到的是咒文等等,會後各說各所見的形象,相互爭持不下。熱羅還在各地放了錢財施捨,建立了放生基金。
  那裡的山神覺母恰拉和仲武拉贊、郭拉日雪等現身皈依致敬。
  在丹須時,有一天熱羅帶領眾弟子上山觀光散心,走到半山腰時坐騎騰空而起,一剎那到了山頂上。隨從人員都看到有四位巖神雙手舉著上師坐騎的腿送到山頂,在山峰的岩石上留下了深陷的坐騎蹄印。
  熱羅去朝拜和供養科塘寺廟時,從主佛毗盧熱那的胸中射出一道彩光,進入熱羅的頭頂,在場的人都看到了。山神格年吾日和謝崗嘎布現身迎接致敬。
  熱羅上師在武曲吉祥巖洞閉關時,看到雪白色文靜大威德現相,在放念珠的岩石上留下了念珠深陷岩石的痕跡。
  在那裡的湖中住著一個稱做年卡的惡龍。熱羅經過湖岸時坐騎突然中邪死亡,熱羅知道是惡龍年卡所為,便立刻作法,七日之內湖水變得乾枯,將年卡及其部眾用三昧耶火燒得焦頭爛額。七日後又用法力重新恢復了湖泊原來的形狀,治好了年卡及其部眾的燒傷,年卡率眾悔罪歸順,並賠償駿馬一百匹。熱羅上師還給當地的一些僧俗群眾傳了法。
  上師路過知姑地方,當地的群眾舉行了隆重的接待,在那裡除灌頂傳授密教而外,還開講了大乘經論,有成就的弟子出了三百多人。
  這期間遇到一位名叫巴察布杜增的精通三藏的大格西,熱羅上師以非常尊敬的態度接待了這位格西。格西對熱羅說:「你聲望很高,弟子也很多,但你的有些做法,有損於你的法師形象,如近女色、放咒殺人等等。你應該遠離女色,放棄詛咒,持梵行淨戒,斷絕貪圖錢財供養的魔行,隱居靜修才對。」熱羅笑著說:「格西的主張固然可敬,但我有我的道理,請聽我說。」便唱起了如下的道歌:
    「加持之源根本師,賜成就者諸本尊,
    二為一體作頂飾,引導眾生入法軌。
    雪域小增多扎我,得到恩師勝攝持,
    受到甚深密教授,一切行為成善緣。
    一切事物心是源,心性本質也是空,
    沒有所謂善與惡,心念分別無意義。
    心思紛繁諸念頭,本是連續心本能,
    皆屬法性顯現相,強斷念頭無意義。
    動靜沉掉諸心態,都是心意所命名,
    沒有任何實在義,分別取捨無意義。
    形相皆佛聲皆咒,所觀念頭皆佛意,
    一切本來皆如此,造作現修無意義。
    六道眾生數不盡,都是恩重之父母,
    設法要做利眾事,只講文治無意義。
    內心自見獲自在,身外一切得如意,
    對於隨緣所現物,清心寡慾無意義。
    能殺所殺與殺心,幻覺所現雖不同,
    法性之中空無異,戒除殺度無意義。
    勝義智慧為母性,方便大樂是父體,
    雙合為道是捷徑,怕近女色無意義。
    徹悟原始自生心,五毒就會化五智,
    識境幻相自消失,採取對治無意義。
    如果悟出這道理,走路也是修定觀,
    坐臥也是修定觀,談笑也是修定觀,
    吃喝也是修定觀,一切融入定觀境。
    輕鬆自在可解脫,墨守陳規無意義。」
  唱完道歌後,熱羅隨即化現為彩虹似的透明光身。巴察布杜增格西聽完道歌,又親眼看到上師化現光身的神通後,立刻產生了深信,叩頭對自己的邪見表示懺悔,並請求收為弟子傳法灌頂。熱羅上師接受請求傳授給他大威德法。經觀修他獲得深顯無二悟境,親見本尊法身,成了廣泛度化眾生的成就師。為答謝賜法宏恩,格西向熱羅上師敬獻了珍珠佛塔、銀製器皿、幢幡寶蓋等數百件禮品。



熱羅師徒又回到草地。這時熱羅上師已是八十五歲高齡,但從外相上看,頭髮漆黑,面無皺紋,顏若童子,肌膚細嫩,白裡透紅,走路時步履輕健,猶如飄行水面,同行的人都趕不上,不瞭解情況的人都以為他是精力充沛的年輕人。
這年又應卡熱地區派人來請,熱羅帶領幾名弟子從燕卓起程,途徑崗巴拉、崗巴瓦日磁、香塘等地,進行財施和法施,隨緣度化。有天在草原上看到有幾隻黑鷹,從天空盤旋而下,從草地上叼走幾隻小山羊羔,飛上天空。熱羅上師朝著鷹的方向舉起雙手「啪」地拍了一下,那幾隻黑鷹從空中掉在了地上,一動不動,像死了一樣,幾隻小羊掙脫逃走。過了一陣,上師又朝著那幾隻黑鷹做了個彈指,那幾隻鷹才又甦醒了過來,驚恐地飛走了。
上師在上述各地培育了少女公卻卓瑪等男女成就弟子五十多人。
然後去卡熱屬地件普、貝戎、達那覺毛崗等地。有一次上師為四百多名男女弟子舉行灌頂時,從壇城中發出「好、好」的響亮的稱讚聲,天空中遍佈黃白紅藍綠彩雲形成的各種圖案,許多空行母從天而降,拿著各種糖果點心,向參加法會的弟子進行散發,出現了許多神奇現象。那次接受灌頂的男女弟子,經過十二年的修煉後各個都獲得上乘成就,帶著肉身去了空行國。
去貝戎時有個叫做藏巴羊達卜的人前來朝拜,他看到熱羅在喝酒,便產生了不敬之心。上師知其心思,便將自己飲下去的酒轉移到了藏巴羊達卜的胃裡,讓他難受得嘔吐。藏八羊達卜從來沒有喝過酒,但吐出的都是酒。同時熱羅上師也吐了幾口,但吐出來的卻是白花花的牛奶。達卜想大概是熱羅在玩弄魔術,仔細一看桌子上供的幾碗酒全部變成了牛奶,於是懺悔不敬之邪見,請求傳法。此人後來成了成就較高的弟子。
去卡熱時,雪山女神卡熱瓊宗現身,率眾來向熱羅上師敬獻了甘露,求皈依發心,受了近善女戒。聖湖女神覺俄嘉現身向熱羅敬獻了一隻盛滿黃金的綠玉寶瓶。
在達那停留期間,上師與一位名叫居毛蘭扎的精通勝樂法並修出成就的譯師相遇。熱羅很熱情地進行了接待。譯師看到熱羅門庭若市,他的門前很冷落,便產生嫉妒之心。熱羅做砂積壇城準備舉行灌頂時,他便秘密作法進行破壞。先是天空出現一片烏雲,一霎時下起了傾盆大雨,但熱羅觀想起烈火護輪,把壇城罩了起來,連一滴雨也未能下在砂壇上。然後又刮起了狂風,刮得遍地沙石飛揚,熱羅又觀想起堅不可摧的金剛護輪,將壇城罩得嚴嚴實實,未能刮走一粒壇砂。熱羅給他捎話說:「還有什麼神通儘管使出來。」他惱羞成怒,覺得鬥法已無取勝的可能,便裝出認輸悔罪的樣子宴請熱羅,暗地裡在飯碗裡下了毒藥。熱羅明知下了毒,還是裝作不知吃了下去,然後用移毒之法,將自己吃下去的毒藥轉移到了下毒者腹中。譯師毒性發作幾乎喪命,他身邊的人對他說:「鬥不過他,還是認錯、講和為好。」居譯師說:「我非要除掉此人不可,你們等著瞧。」便去屍林,按《勝樂本續》中的詛咒法,閉關觀修詛咒。熱羅觀修起大威德,使出誅魔彎刀法,毀掉了他的詛咒設施及藥物壇城,居譯師暴亡,其靈魂被引度去了文殊佛國。
上師又去曲保日,那裡又有很多人來求法受戒,其中有些弟子獲得了光身成就,有些弟子獲樂暖成就,最差的也獲得戰勝病痛災難、輕鬆進入中陰階段的成就。
吉雪地方來人邀請。仲秋月初熱羅起程,在吉曲的山巖小路上遇到齋喜熱拉麻、松巴旺次、姜吾扎巴香曲等三位著名的密法師。熱羅早知他們的大名,便向他們三位每人獻了一匹綢緞問安,說:「你們三位從何而來?」他們說:「我們從耶爾巴駿馬巖請了馬頭明王經文寶藏。」熱羅問:「這些經文中可有什麼神奇的秘密教授法嗎?」他們說:「當然有,怎能和那種以牲畜牛頭作本尊的法相提並論?」熱羅說:「那麼願意比試比試嗎?」他們說:「那有什麼不可以呢?」於是齋喜熱先顯神通。本來此時是草干水枯的季節,一霎時,山巖上開滿了鮮艷美麗的鮮花,宛如盛夏。輪到熱羅作法,一霎時,烏雲密佈,下起鐵蒺藜冰雹,將遍山新開的鮮花打得落葉紛飛。松巴旺次伸手在一塊岩石上按了一下,按下了深深的手印。熱羅用衣袖擦了一下,將其手印擦得不留痕跡。於是姜吾扎巴香曲化現為馬頭金剛,馬頭轟鳴如雷,震得山搖地動。熱羅化現為神威無比的大威德,立刻鎮得聲息地靜。當時熱羅降鐵蒺藜冰雹,在岩石上留下的痕跡,至今尚能看到。
比過神通後,熱羅對三位法師說:「今天我只是向你們開了個玩笑。同樣都是佛陀所傳之法,何必分你我之法。你們幾位嫉妒心很盛,這樣不好,希望今後別那樣。」說完告別。熱羅一行去聶塘,在那裡朝拜了阿底峽尊者的飯缽等遺物,對聶塘上下溝的群眾運轉了法輪。在那裡向熱羅上師發誓戒惡行善的人出了不少,接受灌頂、修出成就的弟子有兩百一十多人。上師將從那裡得的供養給了當地作贖命費和億萬六字真言念誦費。
鬥法失敗的齋喜熱拉麻、松巴旺次、姜吾扎巴香曲等三人仍不甘心失敗,繼續進行詛咒。齋喜熱作燒供,松巴拋祀食朵瑪,美吾用詛咒法術,一時在熱羅身邊出現了許多恐怖不祥的徵兆。熱羅得知齋、松、姜等人暗地裡詛咒的情況,便觀修起誅破四字法,使其詛咒反克,不到幾天時間齋喜熱精神失常,松巴暴死,姜吾患了麻風病。他們的弟子為了隱瞞詛咒失敗的情況,說這幾位舊密師因掘藏犯戒而遭了報應。
堆龍地區派人來請,熱羅上師一行走到堆龍河邊時,正逢水勢上漲,水淹沒了木橋,過河的行人都被阻攔在兩岸。熱羅見此情景,舉起手中的馬鞭,向河水抽了幾鞭,一霎時水勢下落露出了木橋,熱羅一行和被阻在兩岸的行人都順利地過了橋。
熱羅率領隨從弟子,先後去了永瓦拉曲、成卡扎、帕倉、堆龍、日孔、廓吉隆、覺姆隆等地,所到之處,求法、皈依、受戒之眾絡繹不絕,共有九百多個灌頂弟子證悟了自生幻變境界。
  當時,熱羅上師對拉薩河拋撒青稞進行加持時,就像把青稞撒在軟泥中一樣,青稞粒深深陷在岩石之中,摳也樞不下來。經過加持後,已乾枯的泉都生出了水,小泉的水也變得旺盛了。當地的山神年卡那現身,向熱羅上師敬獻了五馱黃金,請授予近善戒。
去帕倉時,途中有七隻豺狼搖頭擺尾,對熱羅上師表示親熱。上師以慈悲超度,施以破瓦法,七隻豺狼的肉體立刻倒下死去,其靈識被遣送天界轉生。
  在堆龍休息時,熱羅將坐騎的馬鞍和馬鞭放在一塊大石頭上,在那塊石頭上留下了馬鞍和馬鞭的痕跡。
在廓吉隆有個名叫華傲的富翁,中了煞氣,癱瘓不能起床,經多種治療無效。熱羅上師對他進行了灌頂,並傳給他三奇修法讓他觀修。他將體內的煞氣排在牆壁上,牆壁立即變色、裂縫。富翁很快得到康復。這位富翁因感受到道理,產生了深刻的信仰,拋棄家庭、財產入山靜修,獲得成就後,隱居五台山,不知下落。
去日瑪時,有個名叫謝格爾萬措的青年女子,將自己的貴重首飾和衣服全部獻給熱羅上師求法,並表示了一心修法的心願。上師滿足其心願,灌了頂,傳授了修法。
  姑娘對上師說:「在身心安逸的順境中,容易靜下來修煉,但在遭到各種不幸的逆境中,心情難以靜下來,如何是好?」
上師以歌開示曰:
    「信念堅定好姑娘,一心要想學修法,
    不在掌握知識多,按此歌意去實踐。
    三界輪轉諸眾生,無明覆蓋其慧心,
    本來無我當有我,虛幻心中生我執。
    我執愛我為根源,陷入五毒泥海中,
    醉心沉浮惡道浪,難以浮到解脫岸。
    根本原因是人心,業力因果是條件,
    原因、條件與結果,本是一心所表演。
    心的性相是空相,原本就無任何物,
    偶然身心受污染,積染熏習惑心性。
    承受苦樂二種果,也是世俗虛假相,
    真理諦中無一物,一切如夢如幻覺。
    受苦享樂是無常,光榮恥辱也無常。
    所得所失皆無常,抬高貶低均無常。
    一切都是一眨眼,沒有永恆實在義。
    細想古往與今來,多少苦樂之往事,
    記憶事跡均無常,處在剎那巨變中。
    對那一切虛幻相,不要當真太執著,
    有樂讓樂順自然,樂的自性本是空;
    有苦讓苦順自然,苦的自性也是空;
    五根境識都一樣,各樣都是自性空。
    隨緣觀修寰宇中,不必拘束任逍遙。」
  萬措姑娘聽了道歌後,俗得了很多道理,便去修持,最終獲得了很高的成就, 成了傳 教授徒的著名女法師,臨終化為光身而逝。
在覺姆隆時上師向人天鬼神共場同傳了解脫之法。上師施法降伏了口吐火焰的惡鬼三姐妹。
  去拉薩時,吉祥天母以及知宗贊巴等吉雪的山神、龍王現身率眾來迎接熱羅上師,現場的群眾都看到了這種神奇的場面。熱羅上師去朝拜大昭寺佛殿時,上著鎖的殿門「嘩啦」一聲自動開鎖、開門,周圍的人十分驚奇。大昭寺主佛釋迦牟尼在熱羅朝拜觸頂時,發出了「孩子,你做得對,你做得對!」的讚歎聲,並授記說:「將來你在聽到不動佛法聲的佛國淨土中,以鄔巴黎花蕊如來的名號成佛。」在朝拜燃燈佛時,從佛心中射出像燈光一樣的一道白光進入熱羅的頭頂。朝拜彌勒佛時,佛像伸出手在熱羅的身上撫摸了一下。度母、藥師佛、馬頭明王等現出了接受供養相,手金剛與穢積金剛顯現為上師消業相。從千手觀音胸中出現松贊干布,向熱羅傳授了一些密訣。熱羅上師用五兩黃金給大昭寺釋迦牟尼像鍍了金面,用五百馱酥油點了供燈,對其它佛殿也獻了佛衣、酥油燈、帳幔、鍍金等物;用七兩黃金給千手觀音鍍了金面,點了三百馱酥油的供燈,捐贈了銀製供燈和曼陀羅;給小昭寺的不動佛鍍了二兩黃金的金面,點了一百馱酥油的供燈,對周圍的其它佛殿也獻了佛衣、帳幔、供燈、鍍金等物;還贈資修復了日久失修的各佛殿和壁畫。在拉薩行繞行禮時,熱羅在藥王山看到了琉璃藥王佛國現相;在溫瓦日山看到了彌勒和普賢談論佛法的現相;在西邊山上看到了綠葉母現相。
上師去扎拉時,當地的龍王現身表示歸命。在那裡上師看到觀音主從三尊現身。
在雅魯藏布江邊放生時,江中龍王及部眾將頭伸出水面,久久表示致敬答謝。
  熱羅上師在布達拉宮旁邊的一所寢宮中住了一段時間,在那裡大轉法輪,從各地趕來受沙彌、比丘戒的僧人上萬人。慕名前來朝拜求法的人中有語種、方言不同的各地信徒,熱羅上師顯現語自在神通,在說法時,不同方言、語種的人都能聽得懂他的語言,打破了語言的隔閡而使人人獲得了教益。上師在拉薩住的九個多月的時間裡,每天從早到晚都有求見請求摩頂加持的群眾。在這期間所得供養錢財都用在了寫經、塑佛、修建寺廟佛塔、供僧、救濟窮人、贖買囚犯、保護森林和野生動物等行善事業。
在這期間熱羅向俄大譯師敬獻了金汁書寫的三種《般若十萬頌》和黃金、孔雀石、駿馬、綢緞等價值千金的厚禮,並贈送了一萬馱青稞的法會費用;給著名的持律高僧嘉度增也贈送了經典和許多金銀財物,創建了嘉曲科寺院;同時,也向齋喜熱巴爾、般法師、饒岸巴、達巴卡旦等當時有名望的幾位大學者,贈送了很多錢財禮物。
這期間熱羅大力弘揚了大威德法,進行灌頂,傳授修法,使雄更登等五千多名弟子獲不可思議無礙智慧。
熱羅去耶爾巴巖神巖洞中靜坐了一段時間,在那裡向吐蕃王妃和太子建造的佛殿及佛像獻了鍍金、供燈、熏香、對二十一位成就師開光的能忍卡塞瓦尼、硃砂字《華嚴經》、《上師文集》及岩石神、如意護法、吉祥天母等殿也分別上了供。
在耶爾巴熱羅向朗察端那等兩千餘人傳授了密法,各個都獲得了光身成就。
在耶爾巴巖洞住了五個多月後,熱羅又回到拉薩。
在帕都喀閉關期間,有天早晨聽到天上響起了「噹啷啷」的清脆的手鼓聲,熱羅上師抬頭一看,金剛亥母率領四位空行母從天而降,來到面前說:「今天有個我的化身少女要來,你要收做手印女,別錯過機會。」說完騰空而去。這天果然來了一位康地的少女,名叫意應賽措,皮膚白裡透紅,美如天仙,眉心有個紅痣,如點硃砂,有穿山過壁的自然神通,拿著一個盛滿硃砂的頭蓋骨,獻給熱羅上師,請求收做弟子。上師便收做手印女,留在身邊。
在拉薩有個名叫覺度增的大格西,熱羅雖然以禮相待,給他贈送了很多金錢物資,但覺度增始終抱著陳腐的觀點,非常瞧不起他,並當著熱羅的面批評他說:「既然你當戒師傳戒,就應該懂得戒律,嚴持律儀。但你卻天天喝酒吃肉,詛咒殺人,暗地裡和女人同居。你這樣做還向人傳戒,這不是公開地破壞佛教教義嗎?」熱羅笑了笑,立刻化現為佛祖釋迦牟尼光芒萬丈的文八金身,對覺度增說:「我這也是破壞佛教教義嗎?」覺度增說:「你只是會變魔術罷了。」於是,熱羅上師唱起了如下的道歌:
    「吃肉喝酒是會供,親近女色是業印,
    誅殺敗類是密戒,證悟到此境界時,
    與那比丘無兩樣。邪見深重壞戒者,
    七日之內我讓你,抱著邪見見閻羅。」
    覺度增說:「你叫我死也可以,但沒有那麼容易。」說完就憤然離去。回到自己的住所後他就念誦《白傘蓋》、《般若心經》以及大部頭《經藏》,以求退咒消災。第七日早晨覺度增心裡想:「直到今天我還活得好好的,我要去讓他瞧瞧。」他剛起床不久,來了一陣狂風暴雨,在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中覺度增癱倒在地,一命嗚呼。事後熱羅又為他作了會供超度回向,將他的靈魂引度去文殊佛國。
吐蕃國王聞知此事,十分惱怒,決定征伐,於是派兵奪走熱羅的馬匹,毆打熱羅的部下,趁熱羅傳法之時,搶走錢財、食物等等。
熱羅的弟子們說:「這些人欺人太甚,上師的神通威力,該到使用的時候了。」
熱羅說:
    「是否熱羅老得不中用?
    是否天上冰雹已下盡?
    是否雷神變成了啞巴?
    是否凶神女煞已散伙?
    是否龍王地神已睡著?
    讓他瞧瞧中用不中用。」
說完他向天空做了個金剛怒視的動作,一霎時烏雲滾滾,雷聲隆隆,電擊之聲震得天翻地覆,卵石似的冰雹從中午下到半夜,把王府和所屬莊園領地上的莊稼打得寸草不留,作惡多端的國王及其部下大多數死於冰雹和雷擊之中。在那次冰雹襲擊中,那些信仰熱羅上師、未做壞事的人們的莊稼,雖然和那些惡人的莊稼田埂相連,卻沒有受到冰雹的襲擊。大家非常驚訝於這種「冰雹有眼」的奇跡。
這時熱羅上師即景生情地唱出了如下的道歌:
    「思重上師與本尊,一體敬重常在頂。
    攝持我與諸眾生,從今直到證菩提。
    無明顛倒之世人,識境二見做耕牛,
    倒錯邪見做犁鏵,藏識大地去耕田,
    播下煩惱五毒種,長出惡道受苦糧。
    對此情景不堪忍,我這大悲密法師,
    在那本淨重地上,安置三身不變石,
    隨緣為道臚器中,分別雜念做湯水,
    烹煮自生智慧食。無邊正見天空中,
    有下無執定觀雲,降下力度冰雹雨,
    毀掉惡道受苦田。寬廣心意天空中,
    布下無量悲智雲,降下勝法冰雹雨,
    毀掉八萬煩惱田。明空神龍天空中,
    布下猛烈咒力雲,降下水凝冰雹雨,
    毀掉頑敵食糧田。對那因果輪轉田,
    對治之法如雹雨,希望後來密咒士,
    若降雹雨應如此。」
  聽了這段道歌後,眾人明白了上師降冰雹的寓意,加深了信念,從此熱羅上師的弘法利生事業有了更大的發展。




由於長時期從事繁忙的傳法活動,熱羅上師覺得有點疲倦勞累,準備隱居休息一段時間,正這樣想的時候,眼前出現站在大如一座山峰的黑水牛背上的閻羅王,手持一面銅鏡和盛滿甘露的水瓶,周圍有許多面貌猙獰的冥界使從和眷屬。閻羅王將手中的甘露水瓶獻給了熱羅上師說:「大師若想靜居,就請到丹地去,在那裡有座青山,山形像堆積的盔甲和兵器。在那裡靜修可以消除雪域的戰火。」說完便消失。
  熱羅一行從拉薩起程渡過吉曲河,中途在蔡貢塘等地化度眾生。在吉雪多丹溝青山峰的山腰裡有一座名叫桑俄曲宗即「密法法宮」的寺廟,熱羅在此寺廟中閉關靜修。閉關期間有許多佛菩薩多次現身,敦促熱羅說:「神聖佛子閉關億萬年,不如度眾一日。為自己修寂滅之樂,不是菩薩的行為,應抓緊時間度化眾生。」根據佛菩薩的教導,熱羅只靜坐了三個多月就出關傳教。各地前來求教和請授灌頂的弟子有雄多傑堅參等三千多人。舉行灌頂時在繪製的佛壇中發出了光和聲音,放在供桌上的灌頂器具水瓶、佛冠、鈴杵等物懸空而起,在會場上空遊行了一周,又落在了原處,當場有很多人產生了烈火定和變化神通。
  熱羅上師白天傳法授徒,晚上在深定中度過。到了水狗年的仲秋月上旬,有天深夜,在熱羅上師面前出現了三個空行少女,說:
  「伊讓尊者巴若師,此世度化已圓滿,
  肉身將留無漏境,要想參拜速起程。
  說完「派」的一聲,三位空行母分別現出勒慶木嘎熱、蘇喀斯底、娜姑馬的原形,升空而去。
   熱羅得知自己的恩師巴若瓦即將歸天的消息後,準備立刻赴尼泊爾見上師最後一面。當時有許多大弟子獻了做費用的黃金等,要求陪同前去。上師怕與弟子們同去耽誤時間,便一概拒絕,自己單獨一人攜帶黃金,施展飛行神通,騰空飛向尼國。在拉堆地方,他看到米拉日巴的大弟子日瓊巴尊者也正好走在去印、尼的路上,便落地與他結伴同行。日瓊巴的同伴中有個修大圓滿的稱做吉東的舊密教士,他認為熱羅對他不夠尊重,便表示不滿。一次在吃飯時,當著大家的面,吉東對日瓊巴說:「您才像個真正的上師,熱羅傲慢得像個達官貴人。」熱羅裝作沒有聽見。到了尼泊爾後他們便相互告別,各走各的路。日瓊巴一行直去印度,熱羅去南尼伊讓尼麻燈寺,參拜巴若尊者。到達尼麻燈寺後,他去拜見上師,獻上了一千兩黃金的見面禮。熱羅將自己所寫的密法著作呈獻給上師過目,並請求上師指正。巴若尊者將其著作詳細地閱讀了一遍後,雙手合十稱讚說:「孩子,你沒有辜負我的希望,你的這些著作文字和內容都很純真,絲毫沒有摻和上那些雪域假造的法流,很像一個大班智達的手筆。」熱羅將自己的著作認真地修改了三次,每次都請巴若上師過目,獲得了上師的高度讚許。
  到了虎月,根據上師的安排,印、藏、尼各地的親傳弟子都趕到了伊讓尼麻燈寺。當時趕來的大弟子當中除了熱羅譯師,還有齋譯師、瑪譯師、恰譯師、瓦日譯師等。巴若將所有的親傳弟子都叫到身邊吩咐說:「我教授化度的任務已經圓滿地完成,我們師徒已到了分手的時候了,我要把我的遺物和教誡分送給你們,希望你們珍藏它們,發揮應有的作用。」說完給每個弟子分發了一份遺物,傳授了教誡。特別讓熱羅穿上了自己的九重綾羅衣,坐在了三重法座上,上師親口宣說了預言熱羅前景的授記和贊詞。上師授記時熱羅的頭頂上空現出了五彩繽紛的彩雲形成的五重寶蓋和寶幢、寶幡等吉祥物,在場的人都感到十分驚奇。


大威德之光(大威德金剛)9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大威德之光(大威德金剛)7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