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5/20

大威德之光(大威德金剛)9


巴若上師對熱羅說:「我心中的有緣分的好弟子多吉扎:你是文殊的化身,而且是雄猛大威德的真實現身,別說獲得你的親傳,就連對你以崇敬之心進行小小供養的人都會往生文殊普明佛國淨土。」說完「咚隆隆」搖起手鼓,口誦「嗡」字,在虛空中立刻出現大威德壇城,巴若上師騰空而起,進入空中顯現的壇城之中,剎那之間那座壇城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巴若上師示寂之後,從各地來的那些巴若上師的弟子都向熱羅求法,在當時接受傳法灌頂的弟子中,有很多人獲得了幻身成就。當時尼泊爾國王西拉巴扎夫婦和子女也經過接受灌頂修煉,獲得了上乘成就。當時尼泊爾有一批學人班智達和瑜伽師貴族男女也受到了熱羅的教化而步入了勝道。
  那時尼泊爾有個名叫布須染扎的外道師,來和熱羅進行教義辯論,三辯三輸,便惱羞成怒,回去召集一群外道弟子,持械來攻擊熱羅。熱羅口誦「吽」字,聲如巨雷,從口中噴射出熊熊烈火,將外教徒燒得焦頭爛額,紛紛逃走。
  那位在途中曾以惡言相譏熱羅的吉來犯了尼國的重法,被關在南尼的牢中,等候處以死刑。熱羅得知後,出了六十兩黃金的贖金將他贖了出來。此人感恩來求法,熱羅上師說:「你是個合格的修行人,怎麼又來跟我這個『達官貴人』求法?」吉東聽了嘲諷他的話,羞愧得無地自容,流著淚說:「實在慚愧,由於自己造了惡言口業,才遭到如此現報。現在我深刻懺悔,希望寬恕,傳給我勝法。」說著趴在地上磕頭不起。熱羅上師接受他的請求,傳了法,使他獲得中陰期證道的成就。
  熱羅離開尼泊爾去烏杖焉,在烏杖焉遇到許多食肉飲血的凶暴的世間空行母,她們現出各種恐怖形象,紛紛向熱羅投擲兵器,發出十分恐怖的叫聲恐嚇。熱羅立刻變作大威德威猛身相,口中發出噴嘎熱聲,如震撼山嶽的巨雷,震得那些世間空行母紛紛倒在地上,失去了知覺。熱羅停止了鎮懾之咒聲,那些空行母才慢慢甦醒了過來,都趴在地上向熱羅進行參拜,並把各自的命咒呈獻給了熱羅,表示永遠服從調遣,隨叫隨到。
  這時,烏杖焉空行總主是大成就帥拉裡達班子日,熱羅順便去參拜了這位大威德傳承的始祖,並請求傳授了大威德部全部密法和灌頂。然後他帶著空行眾敬獻的頭髮、七世婆羅門長壽肉、新鮮柯子樹、郭昔喀海檀樹上新開的花等信物,駕著陽光,一瞬間回到藏地家鄉。熱羅一生赴尼泊爾四次,這次是最後一次。他一日之間遍游烏杖焉,又回到了家鄉,聲震雪域三地。各地慕名來朝拜求法者日益增多,如潮起雲湧。這期間格西嘉度增獻了一千頭犛牛和兩千匹綢緞求法,獲得了識境融為一體的證悟成就,成為接徒兩千多人的名法師;公都加王子獻了五百匹駿馬和一千包茶葉求法,獲得了肉身不老的常住成就,靜居地下吉祥門聖地,後世尚有人得見;有個名叫蓋瑪賢的女子,獻了一顆價值百兩黃金的綠寶石求法,獲得了十地的功德,後來帶著肉身去了空行淨土。以上只是這一時期求法者當中著名的幾人,其餘多得不計其數,當時在熱羅住的丹地的山溝和山坡上搭滿了修行者的茅篷。
  這時著名的年譯師住在仲多年公山溝腦上。年譯師精通古如古來、眾天會主、愛慾王等三紅攝持法,印度和尼泊爾國許多官員和學人都被他的攝持法所降服,因此頗有點名氣。他用同樣的方法想懾服熱羅,但他針對熱羅作了很長時期的法,都不見效,便產生了嫉妒憤恨之心。他想:「若不殺此人,對我的事業會構成威脅。」於是便開始作誅殺咒法。熱羅得知此情後派遣曾經是漸法師的門人、現已投師熱羅的道譯師,帶上二兩黃金的見面禮去奉勸他別挑釁。道譯師奉命去見年譯師說:「上師派我來見你,想告訴你,你的詛咒對我的上師起不了任何作用,相反,多誦兇猛惡咒將會損傷你自己的壽命。若你覺得我們住在這裡對你有什麼妨礙的話,我們情願搬走,萬望你別進行詛咒。」年譯師聽了這些話,認為是熱羅在向他炫耀法力,是侮辱他,便拒絕接受勸告。道譯師回去匯報了年譯師的態度,熱羅說:「那就讓他詛咒好了。」有一天熱羅正在向弟子傳法時,年譯師拋擲的祀食像流星似的從高空向熱羅住的方向飛了過來。熱羅舉起雙手啪地擊了一掌,飛食調轉方向落在前方的一個石崖上,像電擊一樣在石崖上留下了一道裂痕。過了幾天後,年譯師又咒遣無數騎馬的神兵神將向熱羅的住地蜂擁而來。熱羅立即化為一尊大威德巨像,將那些神兵神將吸入了牛頭的右鼻孔,又要從左鼻孔噴出時,那些神兵神將已現出四臂怙主及其部眾的元身,紛紛向熱羅投降,成了熱羅的護法。破了他的兩次法術後,年譯師仍不甘心失敗,熱羅只好向他作法回敬。當時,年譯師的住宅開始出現使人膽戰心驚的很多不祥徵兆,如案頭器皿中的芥子、鐵沙等咒藥像開鍋似的沸騰了起來;金剛橛噴火燃燒,周圍聽到幽靈哭叫的聲音等等。到第五日時年譯師已病危,無挽救的希望了。年譯師叫身邊的人取來念珠;開始一顆一顆地吞食,最後還剩十幾顆珠子嚥不下去了,便苦笑著說:「我原想咒死熱羅,即使咒不死他,也要來個同歸於盡。現在看來此人還有念珠所顯示的十多年的陽壽,無法幹掉他了。」說完便氣絕身亡。年譯師爭強鬥勝,詛咒失利身亡後,除了一部分弟子因不服氣逃走之外,大部分弟子皈依了熱羅上師。
  此後一段時期熱羅一行又應邀去奧喀、扎格、祝貢等地傳法。
  在拉磨停留期間,熱羅上師的奶牛在岩石上踩出了蹄印;熱羅用法力懾服了犀甲護法及其部眾;在羯地參觀吞彌桑布扎親筆書寫的石碑時,碑文中流出了甘露;去甲本參拜法王松贊干布降生聖地時,出現天上地下充滿彩虹,從天空降下一串串銀白色六字真言的神奇現象;在祝貢舉行法會時,祝貢護法阿喜天母及地方神巴爾拉現身向熱羅上師求授近善成;在瑪爾卓停留期間,瑪爾卓地方神威嚴光顯現各種神通向熱羅進行挑釁,如黑霧瀰漫,白晝如黑夜,降下蛇蠍、蛤蟆、蜥蜴之類的毒蟲雨,地上充滿五色毒蛇,還有面貌猙獰、手持各種兵器的鬼兵神將像發生雪崩似的向熱羅湧來。熱羅化為九首大威德,像狂風似的把蛇蠍毒蟲全部擲進九張口,吞食得乾乾淨淨,三十四隻手持著風旗搖動,將黑霧吹得無影無蹤,十六隻腳踩在威嚴光及其部眾身上,他們如被壓在大山之下,一動也動不了,叫喊著放了他們,他們願誠心歸順,熱羅才放走他們。在鷹葬地上,熱羅向食肉的鷹群傳授觀法,使鷹群寂然入定,鷹群的肉體化為光團而消失。對一些野狗和鷂鷹也以同樣的方法進行了超度。
  此後熱羅又去奧喀祝隆、奧喀格隆、奧喀曲隆、藏喜、加索拉當、郭普傑扎、日吾且等地傳法,向郭爾阿則亞、郭爾蓋瓦索南等三千多人舉行灌頂時出現彩虹和紛飛的花雨遮天蔽日的奇景。
  熱羅在奧喀曲隆畫佛像唐卡時,十天十夜,夜如白晝,光明普照,人們說彷彿太陽停留在了天空。
  當地流行著一種惡性傳染病,無藥可治。熱羅上師寫了一個消滅傳染病的文告,讓人們傳抄張貼,數日之內傳染病消聲匿跡。
  在曲隆,群眾集資抄寫《大般若經》時,因找不到抄寫的人,熱羅將紙裁成一疊一疊的經書樣子,供在案上,經過加持都變成了字跡清晰的般若經書。當地有個名叫貢索的格西向熱羅請教說:「大寶上師,您真是神通無礙,對您來說似乎沒有什麼做不到的事情。請問,您這種成就是如何得來的?」
  熱羅上師唱起道歌答道:
    「雪域小僧多吉扎,作起事業不礙手,
    對此你生驚奇心,提問為你說根源。
    我今說來你細聽:不用刀兵不放毒,
    能夠戰勝一切敵,並非我精詛咒法,
    因我內心識境敵,徹底消除得勝利;
    不用金錢不用計,人人敬我幫助我,
    並非我用懾服法,調伏心性所得果;
    不用藥物不占卜,一切病魔自消失,
    並非我有祛病術,而是五毒已破除;
    不種莊稼不經商,金錢財寶多如雨,
    並非我有聚財術,光明寶藏心中開;
    一切所有錢財物,全作供養施捨品,
    並非我愛撈虛名,是懂行善重要性;
    刀箭之林石子雨,對我肉體無奈何,
    並非我善防禦術,觀修生起已成熟;
    需用錢物與器具,隨意化現無不能,
    並非我精魔幻術,圓滿次第已到頂。」
  格西等人聽完此道歌後,消除了思想上的疑團,對上師從內心深處產生了崇敬,便請求做隨從侍者,聆聽勝法。他後來成了一名授徒四百人的法師和成就師。
  樹地一位施主請熱羅上師去家中進行加持時,上師拋撒的青稞深深嵌入了木柱和石壁。
  在藏青向彌勒上供時,天空降下了很多大米。
  在加索,熱羅上師看到很多遊蕩的鬼魂,作超度後一消失。
  在拉當時,有七個乾達婆食香女來向熱羅上師獻歌獻舞,上師向她們傳了法,才拜別而去。
  去羯崖時,熱羅上師走在陡峭的巖壁上如履平地。有許多野生動物圍繞在上師的身邊,看上去十分親熱。走過的岩石上留下了動物的足跡,死去的動物屍體發出了彩光。
  在蓋隆時,當地的山神現身求法,熱羅上師傳了大乘發心法及菩薩戒。
  那年夏季熱羅上師一行去遊覽奧岱崗雪山,雪山之神奧岱貢捷現身率部迎接供養。
  在郭爾普靜居時,守誓護法金剛率部下現身向熱羅敬獻了一包茶葉,喝了用這種茶葉熬的茶,能進入較高的悟境。後來熬了一壺茶,上千人喝也喝不完,大家都感到神奇。
  在日吾且傳法期間,有個苯教徒來和熱羅上師進行教理辯論,被上師辯敗後,苯教徒便舉刀來砍,上師向刀上吹了一口氣,本教徒手中的鋼刀就像放在火上的酥油一樣消成了水。苯教徒嚇得磕頭求饒,並請求收做弟子。上師接受其請求,進行傳法。這位弟子經過修煉,獲得了成就,被稱做先貢賽臥。此人還使很多苯教徒皈依了佛教。
  此後熱羅一行去上、中、下三部溫地,在那裡對以尼姑扎喜奧本為首的五百二十四名學女舉行了傳法灌頂,她們全部獲得了無漏智慧。
  此時魯梅和巴熱部落之間發生內戰,燒燬了桑耶寺,使桑耶寺變成了只存殘牆斷壁的一片廢墟。熱羅聽到這個消息後,發心投資修復桑耶聖地。
  在修復開工的前夜,熱羅上師放出了一道三昧耶火,去試探桑耶寺護法神對修復一事的態度。那天夜裡,白哈五王現身告訴桑耶寺的看守僧說:「明天我們要大禍臨頭,不敢繼續待在此地了。」說完便倉惶逃走了(「大禍臨頭」是指熱羅上師光臨桑那寺要追究他們守護失職、大殿失火的責任)。第二天看守僧焦急地等待著看要發生什麼事,結果來的卻是帶領兩千多人,馱著金銀財寶來修復寺廟的熱羅上師。熱羅上師先到殘存的佛殿中一一朝拜上供,掛綵帶,點千燈,發願佛教發揚廣大,然後去聚守財寶殿視察。上師發現守護神不在,便問看守僧是怎麼回事,看守僧便訴說了昨夜發生的事。熱羅上師說:「他們逃不了罪責,讓我教訓他們。」說完叫人去殿外撿了一塊石頭,在上師的座前挖了個小土坑,將撿來的石頭扔到坑中。熱羅上師雙手結了個勾魂手印,口中念了「雜吽」二字,在場的人都看到白哈五王及其眷屬被招了來,瑟瑟發抖,化為一股氣,沒入坑中的石頭中了。白哈五王的部下獨眼雕和多傑扎丹二神各持白哈達求情,上師未予理睬。大夜叉、黑鷹頭、布扎那乎等顯神通挑戰,也被熱羅打入坑中和五王關在一起,白日問罪,用念珠拷打,晚上將靴子扣在土坑口上,讓他們坐黑牢。七日之後,獨眼雕附在人體上說:「我的主子被關在黑牢,每天受拷打,我等無形神靈求情無效,請這裡的眾人出面求情。」這話傳出去後桑耶寺周圍的眾生共同去向熱羅上師求情說:「此白哈大王是瞻部州生命總主,是雪域的護法神,又是桑耶寺的特殊護衛,請求上師饒恕他們。」熱羅上師說:「蓮花生大師委派他們守護寺廟,他們不但沒有守住,反而助惡毀寺,罪該萬死。」群眾再三苦苦求情,上師才將五王從牢坑中放了出來,填掉了坑,將那塊石頭送到了原處。白哈五王叩頭謝罪,並將命咒獻給熱羅上師,發誓聽命護衛。
  熱羅上師派世子熱曲熱負責桑耶寺修復工程。從雅魯藏布江下游的奧喀大森林中採伐木料,將木料運到江中後,熱羅上師施展神通,驅趕木料逆流上行至桑耶江岸打撈起來。從各地招請砌石工、木匠、塑畫師等工匠五百多人投入施工,各種材料用去十萬餘馱,委派車巴仁欽用剩餘材料修復了雅魯藏布江邊的玉液寺。
  完工後,付工資時,石工、木工、塑畫工各擺自己的功勞。砌石工說:「這個工程中砌石牆是重頭活,應多付工資。」木工說:「若不是木工,光靠砌石能建起大殿嗎?」畫匠又說:「得了吧,若無塑像壁畫,怎能稱做佛殿?論功行賞,你們誰能和我們相比?」各自爭執不下。熱羅上師說:「你們別爭了,我讓你們做工,是為了叫你們積善消業的,否則,我不用你們也照樣能完成這項修復工程。如若不信,我可讓你們瞧瞧!」說著將工匠們帶到叫做嘎曲塘的一塊平地上,上師用手指在地上劃了個佛殿的畫,一瞬間此畫變成了一座石工、木工、畫工技藝精巧的佛殿,工匠們看得目瞪口呆,叩頭懺悔。熱羅給每個工匠都獎賞了馬匹、鑲玉盔甲、綢緞、茶包和酥油等成馱成馱的錢財物資,各個都皆大歡喜。竣工後,舉行一了數日的安神開光典禮。
  舉行安神開光典禮時,天空充滿彩光,花雨紛飛,天樂齊鳴,殿中塑像跳躍、展現笑容等神奇景象不一而足。
  法會結束的那日熱羅上師說:「今天我要顯個神通,讓大家享受一番。」說完叫大家騰空所有的鍋盆碗碟去休息。第二天早晨,大家一看所有的器皿中盛滿了食品,有肉、有酥油、有糌粑、有糖果點心、有蒸熟的大米飯等等,參加法會的六萬多人吃了多日都沒有吃完。一茶壺青稞酒,一茶壺熬茶,大家喝了多日,也沒有喝完。有各種疾病的人,吃了這種食品、喝了這種茶和酒後,都恢復了健康。
  安神法會結束後,格西庫譯師邀請熱羅在桑耶白淨灘為桑耶寺附近的上萬名群眾傳了法,法會上有七百多人受沙彌和比丘戒,有很多獵人獻出了弓箭、獵槍,發誓放棄殺生。熱羅向以庫譯師為首的三千名有緣弟子舉行了大威德灌頂,灌頂時天上下了藍色的菊花雨,濃烈的香氣充滿了大地,空中現出壇中諸佛,在場的人都看得清清楚楚。格西庫譯師腹內有個巨大的腫瘤,參加灌頂後突然消失了。
  此後熱羅又應邀去松科爾、扎等地傳法。
  在松科爾碰到一個患嚴重水腫病的婦女,熱羅上師為她灌了大威德頂,並傳給她排水導引法。她如法修煉了數日後,排水如注,很快恢復了健康。然後又傳給她觀修法,她不久就修出成就,變成了一位好似十五六歲的少女,還施神通去龍宮,取來黃金、寶石答謝了上師救命傳法之思。
  此後熱羅去瓊普、亞馬隆、扎瑪爾等地,為一些高層次的修行人進行了傳法活動,使他們很快獲得徹悟成就。
  在瓊普停留期間,護法郭寶達熱和仁增神母顯神通向熱羅挑釁,被降服。
  在亞馬隆,熱羅上師展示了在陡峭的石崖上騎馬飛奔的神通。
  在扎瑪爾,上師進入大佛的頂中,又從胸口走了出來。
  此後上師又回到了丹地的住地,向眾弟子講授了經論,作了秘密教授。然後又到日頂桑毛且、扎郭爾、昂加、珍來、珍唐、郭若扎等地去傳法。一次傳法時,大家看到從天空下來許多仙童仙女,繞行在上師和壇城周圍,地上長出了很多奇花異草,祀食多瑪上流出了蜜汁似的甘露。
  上師對尼瓦仁欽仲等一千兩百個僧尼和八百個密法師舉行了大威德灌頂,參加灌頂的人都當場親眼看到大威德現身,獲得了調遣八部眾神的成就。
  然後又去黑白羅羅地和甲玉等地,對甲玉南喀扎、拋日班馬郭恰等四千多人進行了傳法灌頂,其中很多人出現了神通。在那些地方,上師用當地供養的錢財贖出了一百多名坐牢的犯人,作了修橋鋪路的工作。
  然後又去北方,用法力降服了戎贊巴等一批十分兇惡的地祗山神,供養了覺沃貝嘎等寺廟。
  然後去達保地區。在那裡曾先後去林章賽格、西業、松格、扎泡塘、科托、美熱、仲巴、沃爾、戎嘎、夏鋪、干保、古熱、旺人曲岱等河兩岸的十多個地方,隨緣引度眾生,將各地供養的錢財都用於崗布、甲拉、曲拉、瓊拉等聖地、僧眾的供養和貧民的救濟事業,上師自己分文未取。在那裡還給一百七十五名麻風病患者進行了傳法灌頂,教他們觀修。不久那些麻風病人都徹底康復,脫落的頭髮、眉毛等長了出來,斷鼻、斷指都得到復原。
  應雪山聖母公宗岱姆和覺沃公拉格保的邀請,熱羅上師一行兩千多人去公玉地區。行至江邊時,船民們想多要錢,說:「我們無法渡過這麼多的人。」熱羅的弟子們聽了,生氣地施展神通過江,有的飛行而過,有的化出虹橋走過,有的腳踩在水面上走了過去,最後熱羅上師才過去。他問弟子們說:「你們都沒有坐船嗎?」弟子們說:「他們不讓我們坐船。」上師說:「那就讓他們瞧瞧!」上師觀想地遍處定,江水立刻變成了陸地,上師說:「我要讓此地江水永遠消失,看你們再向行人要錢!」那些船民都嚇得跪在熱羅上師面前求饒,說:「我們都靠撐船渡人謀生,若江干了如何生活?請上師慈悲!」江中龍王率眾也苦苦求告說:「無水我們到哪裡居住?請求上師寬恕!」上師只好收去定力,使江水復原,船民都叩頭謝罪,其中一名船民踉隨熱羅上師修心,修出了成就,被稱做蘭多寶。
  在工布地區傳法時,工布頭人阿傑有個十幾歲的女兒,黃頭髮,皮膚有著鍍金似的光澤,舉止與眾不同,上師一眼看出她是巴若上師曾經預言過的五個明妃之一的果日天母化身,便收做明妃。此事引起了很大的風波,大家都紛紛議論說:「熱羅是個壞戒僧人。」「他是教人行善,自己作惡的偽君子。」「他勾引頭人的女兒同居,罪該殺頭。」等等。憤怒的群眾一擁而起,將熱羅師徒捉拿投入了大牢,上手銬腳鐐、用火燒、用石頭砸、投入水牢等,用了各種殘酷的刑罰進行折磨。但熱羅卻滿不在乎,用神通和他們周旋,讓鐐銬像放在火上的酥油那樣化成了水;用火來燒烤時火都化成了冰;用石頭砸時,石頭都變成鬆軟的沙子;投入水牢時,水變得乾枯,石砌的牢牆如雲霧穿行無阻。其他弟子也各顯神通,有的登雲駕霧,有的腳踩陽光行走,有的坐在直豎的鋼刀尖上,有的化為火球,有的用手指使溪水倒流,等等。上師用分身法,化出同樣的熱羅數十個,使人眼花緣亂,無法分辨哪個是真的,哪個是假的。看到這種情景後,那些使用暴力對付他們的人都嚇得目瞪口呆,叩頭懺悔,說:「我們有眼無珠,沒有認出你們都是大成就師。我們做了不應該做的事,請你們慈悲寬恕。」並將少女和許多金銀財寶一起獻給了熱羅上師。
  熱羅離開工布後去隆布、寧布等地傳法,還給公、隆、寧三地的山神授了近善戒。又去上部康地各部落。然後又回到達保,在那裡滿足了信眾們傳法的要求後,去埃欽、埃群、埃戍、埃耶布等埃地各部,在埃各地建立了戒惡行善的十善戒制度,舉行了大威德灌頂,埃覺賽等一千兩百多人獲得了目視功力成就。上師用法力降服了埃地的凶神戎拉堅參。
  熱羅上師一行離開埃地又去雅隆。在雅隆腹地,雅拉香波大神阻擋去路,向熱羅進行挑釁。當時黑雲滾滾,雷聲隆隆,雪崩之聲如天崩地裂,羊皮大的雪片鋪天蓋地而來,連續不斷,大雪連降七日,將熱羅一行埋在了雪底下,許多馬匹被凍死餓死,有些僕人被凍僵;其中有個主要的總管還被凍死。這一切惹怒了熱羅上師,上師說:
    「是欺負我熱羅年老無力嗎?
    是小看我大威德軟弱無能嗎?
    是想炫耀你香波的威風嗎?
    是覺得牛角尖變禿了嗎?
    讓你試試!」
  他說完入定,生起大威德,用雙角挑刺了兩下,香波雪山的山峰轟隆一聲,倒塌了一半。這時香波大神變作一位皮膚潔白、面目清秀的英俊少年匆匆忙忙來到熱羅上師面前,趴倒磕頭求告說:「尊者,您只死了一個部下,今日我的部下擊鼓咒士死了數千人。牛角挑塌了我的宮殿,我也幾乎喪命。多謝您留我的一條命。為了表示謝罪,我給您獻上一百個小孩,出家頂替您凍死的弟子。另外,獻上百兩黃金,請您笑納。我發誓:從今以後,我不傷害眾生,特別是僧眾和修行人。」說完化為一股青煙而去。不久雅隆上下山溝的群眾送來自己的小孩,要求出家,不多不少剛好是一百個小孩,上師說這次香波果然履行了諾言。上師又用起死回生之法,使香波大神死去的部下都重新活了過來,那個被雪凍死數日的弟子也得到復活。
  在雅隆一帶傳法時,羅睺羅化現為一個身體粗壯、面貌漆黑的居士侍奉熱羅上師。這期間還有羅剎母贊知嘎向熱羅上師奉獻命咒,表示皈依,服從調遣。該地受法獲見性成就者約五百人。上師投放一萬馱青稞,為行人建立了長期性的免費用餐站,建立了放生獎勵基金,讓許多漁民和盜賊發誓放棄捕魚和偷盜惡業。在雅隆塘毛且向以多岱扎譯師為首的兩千多人進行灌頂傳法時,天空響起了隆隆的鼓聲,降下了很厚的鮮花雨,參加法會的信徒中有很多人獲得了著相意識消失、諸念化為真智的成就。
  在雅隆賽馬雲地方,有個名叫達磨沃的瑜伽師到處宣傳一種所謂的「見性成佛」法門,說什麼:「只要一心觀空,就可成佛,不必管那些善惡因果之類的法。那些講善惡報應之類的法都是權宜之法,虛假之法。」這種邪說蒙騙了許多無知之輩。熱羅上師聞知此事,便去駁斥這位瑜伽師,駁斥得瑜伽師理屈辭窮,無言以對。於是,熱羅上師以道歌開示說:
    「無上圓覺佛陀位,想得到者多如毛,
    懂方法的太稀少,取捨不當害人多。
    諸法法性雖然空,法相因果昭然存,
    若不懂得此真理,只講空性難成佛。
    若無福智二因緣,二事之果從何生?
    鼓與鼓槌、擊鼓手,缺一如何有鼓聲?
    若無父母雙因緣,無父孩子如何生?
    因此執有與執空,無知偏見須放棄。
    先要穩固扎根基,然後誠信加勤奮,
    無失無偏嚴修持,否則就會墮歧途。」
  達磨沃又問:「如何才能防止墮入歧途呢?」熱羅上師又唱道:
    「修行之人仔細聽;一心堅持修煉時,
    要想破障防歧途,必須懂得此道理。
    法性智慧本一體,心智受染失清淨,
    從此流轉輪迴生,佛與菩薩同時出,
    心性本質無差別,因果關係在其中。
    因果本是幻中生,虛幻因緣也有定,
    善惡感召苦樂果,苦樂乃是善惡生,
    修善積德洗罪業,洗淨罪業便成佛。
    懂此理的瑜伽師,雖知無修也無破,
    但卻重視困果行,只談性空不務實,
    自我斷送解脫路。一切回向眾生利,
    無二智合大慈悲,自然成就利眾事,
    一切願行皆如意,發願只發利眾願,
    所想之事無不成,將成眾生利益源。」
  達磨沃聞此教導後,感激流淚,獻上了一百馱青稞,對自己過去的偏見表示深刻的懺悔。
  上師向以達磨沃為首的一千五百多人舉行了灌頂,使他們獲得了地道圓滿、生死自在成就。
  上師去瓊傑上、中、下三部,受到當地各級人士的隆重接待,為庫乃錯等千餘人舉行了大威德灌頂,其中很多人獲得了六通成就。又去曲埃、見耶、香喀等地,給大眾講了教法,給有緣的弟子灌了頂,獲得無二智慧的弟子每個地區不少於兩百人。其中有個叫做覺姆華來仙的女子,把自己所有的土地房產全部獻給上師求法,被灌頂後修煉,駕著彩光去了空行淨土。
  又去雍布拉岡朝拜,給佛像上了金面,獻了衣服,點了供燈。在那裡看到了吐蕃三大法王現身,其中赤松德贊沒入熱羅上師的體內。
  去乃東時,看到一尊光芒四射的毗盧佛對熱羅說:
    「諸煩惱根是無明,輪迴之因也是它,
    若悟便是圓鏡智,普明乃是我自性。
    我的明妃贊子嘎,乃是大地淨化性,
    現已生在瓊傑地,送去迎娶修密供。」
    熱羅上師想,既然佛預示贊子嘎在瓊傑地方,那就得施法勾攝,便作起大威德勾攝法,立刻將那位佛母化身勾攝到了身邊。原來這少女是瓊傑達仔頭人的千金,皮膚細嫩潔白如雪,胸前有個自生法輪。上師便留她在身邊,傳法同修。
  此事又引起了一些世俗者的流言蜚語。有一天上師在群眾面前顯示了幻變神通,和明妃一起化為兩道光合為一體,又從光中分化出許多上師和明妃,然後這些光體如煙消雲散,變得光影無蹤。從此以後才無人在背後議論了。
  熱羅一行去謝扎巖洞朝拜,作了三斗大米的會供,上供時看到長壽佛、馬頭金剛、金剛亥母、五種空行親臨加持,蓮師武身從天而降紛紛如雨的盛況。二性黑怙主率部向熱羅上師敬獻了命咒,表示歸順聽命。
  去茶珠寺時,上師看到茶珠寺年久失修的情況,便出資修復了牆壁、壁畫和屋頂等,新制了幢幡寶蓋之類的供品,建立了長明燈永久基金。當時殿內外連續七日充滿彩光,空中出現讚美功德的聲音。
  當時遇到一位名叫直吾公寶的格西。此人能說善辯,曾辯倒過衛藏和康巴地區許多有名的格西,後來跟隨喜那南木大師學歡喜金剛部密法,獲得較高成就。熱羅上師向他供養了綢緞衣服和五兩黃金。二人一見如故,便相互暢談,比較悟境,結果格西發現自己遠不如熱羅。他奇怪地說:「我是歡喜金剛的成就師,為什麼悟性反而比不上你呢?」熱羅說:「那是教理與修道實踐上產生的差別。」他聽了以後敬仰得五體投地,便獻上般若經典、茶葉、馬匹、寶石等重禮求法。因此人原來的修煉層次高,經過傳法灌頂,像柴火堆上澆油一樣,成就得到了急劇的增長,廣若天空,親見大威德的威嚴身,獲得一切魔障難以入侵的勝敵成就,後來臨終帶著肉身去了空行淨土。熱羅上師在茶珠時,還向三百多名僧人和密修士傳了法。
  在格西仁欽奧賽的邀請下,熱羅上師去則塘傳法三個多月,參加法會的當地和外地的人近二十萬。法會期間,會場上非常平靜,沒有出現吵嘴、打架、偷竊等一般集會上容易出現的糾紛。法會期間共有七千多個受比丘戒的僧人;受一日戒,宣誓堅持常修經咒的人也很多。九月份已是水乾草枯的深秋季節,熱羅上師舉行大威德灌頂時,突然氣候變熱,冰消雪化,綠草叢生,鮮花遍地,猶如雪域的盛夏季節,天空佈滿了多種形狀的彩雲,紛紛揚揚的花雨下個不停,參加法會的人都感到十分驚奇。近萬名接受灌頂的僧俗密法士和男女瑜伽師獲得煩惱轉智、萬法無執的成就。
  法會結束後,上師乘坐皮筏去桑耶和瓊普上供,然後才回到丹地的住地密法官。西康森蓋木治地區的三百多人,獻馬七百多匹進行朝拜,格西俄朝永粗獻犛牛千頭求法。向他們舉行灌頂時,出現灌頂瓶中插的樹枝開花結果,灌頂器具放光,光中現出佛像、咒文等奇異現象。這位格西達到幻識息滅、識境合一的境界,後來去康地建寺、傳法,法脈興隆,弘傳大威德系列法,修成了起屍變金成就,師徒十五人肉身去了空行之國。在格西俄朝永粗的感化下康地哲悟、崗嘎、薩那、木聶、蘇芒、加拉、安多、祝同等地的很多群眾不遠千里而來朝拜熱羅上師並求法。丹地的局熱阿加布,敬獻金汁書寫的《大般若經》八套,墨寫十三套法,得到灌頂後密修獲得肉體不壞成就,常住吉祥門。
  此時熱羅上師還施法力神通降服了一批苯教徒,那些苯教徒改邪歸正,經過修法還獲得明眼神藥、神通丹和隱身成就。
  有個名叫奧賽丹巴的安多人,原先一貧如洗,後來在熱羅座前接受灌頂,經苦修獲得成就,看到大威德現身。他調遣夜叉,招財取寶,變成了巨富,向熱羅上師作價值萬金的大供十一次。臨終,眾夜叉邀請他赴手金剛國土柳葉淨土。
  馬爾康人名叫達磨波的向熱羅上師奉獻三把寶刀、七十套盔甲、牛舌松耳石等身項鏈一串虔誠求法,獲得上乘成就,授徒五千多人,用速行神通赴香巴拉聖地未歸。
  加拉地區有個名叫加公日巴的修行人,原先去茶邦山修行時,當地的頭人以逃避苦役的罪名進行欺壓,他無法忍受逃離家鄉。皈依熱羅上師學大威德法並學得應用諸法後,經過修持,他親見大威德現身,獲得如意功力。重新返回家鄉居住,又遭到頭人的壓迫欺辱,他便使用閻羅輪詛咒法,將頭人及其爪牙致於死地,用同樣的方法除掉了一批地方上的禍患;後來修煉吸食物華而獲得長壽。
  有個叫做蘇爾加吾的康巴人,歷盡艱辛,途中渡過十四道生死難關,來朝拜熱羅上師。由於遭難消業,他一見上師的面便獲得異常的加持力,受過密教後,立刻獲得證悟,學法只有十五日,便以肉體光化離世。
  當時有很多人請熱羅上師去康地傳法,上師說「此生已時間不多,等來世再見面」,並預示他將以第四世甲東活佛的化身去康地度眾。上師賜黃金二百兩維修丹地隆塘度母殿,維修竣工,舉行安神開光儀式時,上師召集群眾,參加慶典,叫人把殿門通通打開,上師在自己的住室作法開光。正午時,在場的人聽到空中響起了鈴杵和手鼓聲,讚誦吉祥的五穀如下雨似的從空中紛紛降落在佛殿和人群中。在場的群眾還看到佛殿發光、佛像擺動的景象。
  此後,熱羅上師去拉薩朝拜大昭、小昭二寺和大悲觀音,獻衣、鍍金面、點長明燈等,進行了盛大的供養,在桑普等各寺院進行了齋僧和向貧苦群眾施捨錢糧的活動。
  在吉雪察瓦珠地區,上師發現了一位名叫奧賽本妹的起屍佛母的化身。此女相貌端莊,眉目清秀,皮膚青色,眉心生就彎刀圖紋,身上散發著藏紅花的清香。熱羅上師將她收做業印明妃。這時有個大格西哲悟卻蓋喇嘛責怪熱羅上師,說:「你作為一名釋門比丘,近女色、開殺戒是合法行為嗎?難道你不怕壞戒後受報應墮地獄?」熱羅上師便以歌作答唱道:
    「致敬恩重諸上師,請發慈悲永攝持,
    加持一切慈母眾,永離苦海證菩提。
    雪城小僧多扎我,已經徹證二次第,
    對於苦樂與是非,我無喜憎分別心。
    殺度達瑪多德等,金剛法師十三人,
    因此雖然墮地獄,徹悟自性無悔恨。
    奧賽本妹等少女,收做印女有五人,


大威德之光(大威德金剛)10 ←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大威德之光(大威德金剛)8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