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5/20

大威德之光(大威德金剛)10


責備貪色也不怕,樂空之理已圓證。
    修法二次第為主,行法堅守誓言戒,
    貶作戲論也不怕,理事雙運已證成。
    修復桑耶、茶珠等,寺院一百一十二,
    今世餓死也無悔,兩種資糧已完成。
    一生堅持利眾行,接濟無數學修眾,
    有人反對也不怕,親敵都是可度眾。
    恩重無比二上師,全力以赴作供養,
    別人忌恨也不怕,攝持之力我自知。
    對於本尊大威德,誠歸絲毫無疑心,
    斥為邪法也不怕,我自選擇有把握。
    明見三世無障蔽,神通法力達自在,
    沉淪喧囂也無妨,度眾因緣自有理。」
  聽完上述道歌後,格西豁然開悟,驚喜無比,對自己的倒錯之見表示深悔,請求上師收做隨從弟子。上師滿足其請,經過傳法灌頂,他生二無之智,獲真智真見,成了一名優秀的成就師。為報師恩,格西將自己以前出任藏卡長官時用過的銀茶壺、銀鞍、銀釵子等銀製器皿和織錦做的靴帽官服、座墊、儀杖、幢幡等全部用品獻給了熱羅上師。此人後來去康地傳法,授徒千餘人,逝世後火化時,火焰變成了五彩雲霞,心臟化為一尊大威德像。
  熱羅上師一行去潘宇,應潘宇上、中、下三部群眾的請求舉辦法會,使很多人走上持戒行善的正道,得灌頂受益的弟子也有六千多人,將供養所得財物都用在了修復寺廟、佛像、佛塔和齋僧濟貧事業,並在年錯和姜熱二地各投放一萬馱青稞,建起了向行人免費提供吃住的永久性驛站。上師還向當地著名高僧朗日塘瓦奉送了《大般若經》等上百種珍貴的見面禮,並奉送萬馱青稞作舉辦法會的費用。朗日塘瓦大師也回贈給熱羅上師三百多頭犛牛和黑白帳篷,並請求傳授大威德教法及進行灌頂。經受教灌頂,他的證悟境界有了很大的提高,故對熱羅上師產生了無比的誠信。熱羅對乃蘇瓦大師也贈送了《寶積經》等許多禮物和一百馱法會用糧,以表示尊敬。乃蘇瓦對熱羅有點不服氣,想和他比神通一見高低。熱羅得知此事後,主動去見乃蘇瓦大師,舉刀砍下自己的手、足和頭,砍下的手、足和頭立刻變成了五種顏色的閻摩敵大威德,又將這些大威德身像安裝在被砍去的部位,復又還原為原來的手、足和頭。見此神通後乃蘇瓦立刻跪拜,虔誠皈依,並請求收做弟子。經過受教,他達到高深悟境,為答謝師恩奉獻了金汁書寫的《般若二萬頌》一套、奶牛五十頭。
  在客托向五百多名弟子傳法時,其中有一人打瞌睡,上師對此弟子說:「要想證悟需要精進,睡覺不觀怎得成就?」那個弟子聽從教誨,經過認真觀修,獲得與別的同修相同的成就。
  上師在年寶傳法灌頂,有兩百個弟子獲得肉身赴空行淨土的成就。接受灌頂的弟子中有個尼姑,因貪愛自己保存的一錠銀子,久久未得成就。上師讓她把那錠銀子扔到河中,她當晚就獲得證悟成就。
  在永達地區,熱羅上師為兩人調解糾紛時,顯示了騎在一條龍上飛行天空的神通,使許多人產生誠信,請求傳法。去茶普時,傳染病流行,熱羅上師用護身符消滅了傳染病,使眾多群眾擺脫了死亡的威脅。
  在賽仲時遇到山峰滑坡,巨石降落,熱羅上師用袈裟進行阻擊,下落的巨石化為粉末,使山下的人畜免掉了一場山崩之災。
  在康瓊熱羅降服了藥叉巴在兄妹,收做護法。
  在坡多聚眾進行灌頂時,寶瓶中的聖水全變成了具百種美味的甘露,祀食多瑪五光十色,光中顯現許多空行、勇士載歌載舞的神奇景象。
  去達隆時,舉行了供養寺廟僧眾、參拜名僧大德的活動,在該地接受灌頂傳法獲得成就的弟子近兩千人。
  去熱振朝聖上供時,熱羅上師見到了阿底峽尊者現身;護法羌格爾瓦現身致敬;在晴朗天空出現如花鬘和幢幡寶蓋等多種形狀的彩虹和彩雲。在熱振,向以格西東巴為首的萬名弟子傳法,使之成熟解脫。然後又赴北方的各個部落,對各地僧俗信眾進行了隨機施教度化,返回途中在雪多岱卓崖下舉行了會供,當時石崖上流出了如蜜的甘露,現場的眾弟子都得以品嚐。
  然後又回到丹地的駐錫地,授徒傳法。這時有位俄大譯師的親傳弟子名叫喜熱波的善知識來向熱羅上師求法,經傳法灌頂得以破除二見虛幻意識,獲得心性融為一體的證悟成就。他以金佛、餾金銅佛、經典等價值萬金的供品,答謝了師恩。
  喜熱波精通顯密經論,對許多藏地善知識撰寫的密法法本都不太喜歡和認可。他看了熱羅上師著的大威德系列的各種法本後,敬仰得五體投地,說:「熱羅上師的著作與印度班智達的著作一模一樣。」他傳法時,經常對自己的弟子們說:「經續論著,能比得上格西熱羅的著作很少見。他理解了大班智達解釋經典的原意,沒有摻雜藏地學人的任何臆造和不準確的解說。」後來他成了這派法流的重要弘傳者之一。他傳法時,有人看到天人也來聽講。他共授徒七千多人,臨終從桑普左邊的一座山頂飛行去了空行之國。
  俄譯師圓寂後,他的大弟子格西達巴卡且和般貢卻多吉也皈依熱羅上師學法。他們兩人敬獻了以金製曼陀羅為首的千金供,投放萬馱青稞舉辦法會。灌頂時出現壇城放光、奏樂、天空彩雲形成八吉祥圖案、遍地異香撲鼻等神奇景象,兩位格西當場產生了無分別直覺智慧、虛幻意識消失的證悟境界。後來兩位格西每人授徒千人以上,臨終化光身而逝。
  有天早晨,熱羅上師對身邊的弟子說:「今天我們帶上會供物品上山去,有重要貴賓需要接待。」眾弟子帶上會供食物和飲料跟隨上師登山,到達山頭時,五位明妃也帶著各自的孩子,不約而同地到達山頂,共同舉行了豐盛的會供。大家喜笑顏開,談心玩耍,非常開心。會供結束,準備下山時,五位明妃向上師叩頭告別,每個明妃都將自己的孩子交給上師,共有兩男三女。她們一同稟告上師說:「這些孩子將來都是弘揚勝教的棟樑之材,請上師精心培養。我們已完成了殊勝使命,就此告別。」說完化為五道光消失在渺茫的虛空之中。看到這種情景,眾弟子非常驚訝,大家都說:「我們只知道上師有無量功德,沒有想到這些明妃也各個神奇非凡。」那些原來以親近女色為理由誹謗熱羅的人們,得知這種情況後,都悔恨自己的錯誤行為,紛紛去向熱羅表示懺悔,並請求攝持。
  熱羅上師的五個孩子經過上師自己親手撫養,各個都得到異乎尋常的成長。到了傳法年齡後,他讓孩子們學習經論,接受灌頂,堅持修煉,各個都獲得了良好成就。
  其中大公子熱多傑森蓋,能清楚地看到中陰生命,並能引度超脫;踩著月光一夜之間去印度求法,又能回到原地。
  大小姐熱茂圖青,在一剎那間用意念可誅殺百人,一剎那間又能起死回生百人;能調遣怙主、閻羅、吉祥天母隨意做事。
  二小姐來梅朵善於神變,能隨意變成各種形象;走在水面上如履平地;能穿牆過壁,穿行山崖。
  三小姐奧賽花茂能眼觀須彌四洲大地,瞭若指掌;知過去未來之事,預示絲毫不差。
  小公子熱曲熱,法力堪任三界空行總主,獲長生不老的持命成就。
  熱氏家族,父母子女各個都有超凡的法力成就。這作為神奇的傳聞,傳遍了整個雪域大地。
  熱羅一行去拉薩朝聖上供期間,有個名叫扎日公卻加的藏醫來拜見,稟告說:「請求上師攝持我,傳個密法,同時還希望上師顯一個從未顯過的神通,讓我開開眼。」上師說:「可以。」這天天氣晴朗,紅日當空,熱羅上師做金剛指印,指了一下太陽,太陽像一顆金球,從天空掉在了廣闊的大地上,大家都看得驚呆了。上師又用金剛指將太陽向上一引,太陽又升到了空中。上師又用能量轉換加持法,白天將熾熱的陽光變得冰冷,晚上又將寒冷的月光變得炎熱。太陽掉落的那個地方,至今仍叫做尼麻塘(太陽灘)。藏醫從此誠信,受法勤修,得到了成就。
  在潘保中戎地區有一家人,父親早已去世,家中只有母子二人。母親是個被稱做叉曼的魔女,每天晚上等到兒子睡著後,就出去參加叉曼集會。有幾次夜裡兒子發現母親不在家,便產生了疑心。這個兒子很聰明,有天晚上假裝睡著,然後偷偷觀察母親的行蹤。深夜來了兩個女人,一個皮膚漆黑,一個皮膚鮮紅。這兩個女人走到他母親的身邊說:「阿媽啦請!」他的母親取來一個長方形木箱,坐在了上邊,木箱便飄了起來,兩個魔女一前一後托著木箱飛走了。第二天早晨兒子睡醒一看,母親依舊睡在她的床上。白天,趁母親不在屋裡,他偷偷打開那個木箱一看,原來木箱是空的,他突然心生一計。到了晚上,他假裝睡著,偷偷從被窩裡爬出,鑽進了木箱,從木箱的裂縫把外面的情況看得清清楚楚。夜裡那兩個魔女又來到他家,接他的母親,母親又騎在木箱子上騰空飛行。他在箱中只聽到呼呼的風聲,一霎時飛到了一處空無人煙的荒野,落在了一處屍骨遍地的屍林中,有許多膚色和面貌不同的女魔嘻嘻哈哈來迎接他的母親,把木箱放在屍林中心,讓他的母親坐在上面,其他的魔女密密層層圍在周圍。有幾個叉曼魔女抬來一具新鮮的青年男子的屍體,開膛切割成小塊,分發給了周圍的魔女,把屍頭剖開,將帶著腦殼的人腦分發給了他的母親。他的母親說:「我忘記帶飯勺了。」旁邊有個魔女說:「請伸出你的長手去取吧。」於是他看到他的母親伸出右手,伸到了很遠的地方,取來了飯勺,然後她們就吃起了人肉會供。天亮以前散會,魔女們都離去,他的母親也騎著木箱回到了家中,悄悄睡在了自己的床上。
  有一次母親坐在房頂上捻毛線,線陀螺掉在了房底下,便對兒子說:「把線陀螺撿起來,給我送到房頂上來。」兒子說:「阿媽,你可以伸出你的長手去取,何必要我來檢。」母親聽了兒子說的這句話,知道兒子已經掌握了她的情況,若傳揚出去就會壞事,於是將兒子從頭髮上提起甩了幾下,兒子立刻變成了一隻狗,說不出話來了。變成狗以後兒子非常苦悶,有天從家中逃脫,想去跳河自殺,途中聽人講說隆唐瓦的功德,有人正好去朝拜隆唐瓦大師,它也跟隨那些人去拜隆唐瓦。去到一處寺院,隆唐瓦大師正在繞塔行走。它去到大師身邊時,大師說:「雖得人身而又變成了牲畜,眾生真是多苦多難,太可憐了啊!」它心中祈求大師解救,大師說:「我無能為力,你速去拉薩尋找熱羅大師,他有生殺化物的神通法力,能解救你。」它便跟隨去拉薩朝拜熱羅上師的人前去。熱羅上師知道它要來,便叫隨從人員做了六十四刻時神朵瑪一具,叫弟子出門關照,說是有人要來。等了一天不見有人來,到下午日落時分,只見有一條狗從遠方走來。熱羅上師手持朵瑪出門,迎上去將朵瑪扔在狗的身上,消除了魔法,狗立刻變成了人。他感激得流淚叩頭,請求上師收為身邊弟子。上師接受請求,給他授了沙彌和比丘戒,賜法名為元旦扎。上師說:「你雖然受了戒,但心中仍有貪著。無論遇到什麼事情,都要告訴我,否則還會出事。」他的叉曼母親知道他的下落後,仍想加害於他,就給他捎去了一個木篋,給捎東西的人說:「我這木篋裡有點錢,帶給我的兒子,去作學法的生活費用。」他接到母親捎來的木篋後,非常高興,正準備打開,突然想起上師的教導,便去告訴上師。上師把自己的袈裟賜給他,讓他穿上袈裟再開箱。他按上師的囑咐打開木篋,木篋中一聲巨響,飛出九隻雷箭,炸毀了房屋和生活用品,箭頭都落在他的身上。由於他穿著上師的袈裟,未能傷害他,生鐵的雷箭箭頭,都像泥巴一樣貼在了袈裟上。上師說:「你的災難已經過去了,應定下心來觀修。」熱羅上師為他灌了頂,並傳了觀修法。經過一段修煉,他獲得了成就,以法力降服了以他母親為首的一百多個叉曼魔女。
  在熱傑布地方有個名叫森巴特曼的屠夫,此人心惡好殺,每天屠宰牛羊數百隻到上千隻,晚上入戶搶劫,把僧人和修法行善者視為仇敵,後來得了一種大病,百醫無效。他聽說熱羅上師有降魔治病的神通,便去求見。熱羅上師賜給他酒肉,講殺牲的報應、三惡道的苦難給他聽。他越聽越怕,問:「有沒有不墮三惡道的辦法?」熱羅上師說:「磕頭轉寺就可以消業,免遭惡道之苦。」於是他便磕頭轉寺進行懺悔消業。過了三個月以後他又對熱羅上師說:「這種辦法也不能解決生死的根本問題,有沒有長遠得樂的辦法?」上師說:「要想解決長遠問題,就得出家。」於是他就出家,堅持梵行淨戒。後來他又說:「持淨戒也只能在後世得利,若不能今生今世超脫,我今世造下了深重罪業,恐怕難以逃脫惡報。」熱羅說:「我有引度重罪大惡即身成佛的無與倫比的大法——大威德密法,可以傳給你。」他就接受灌頂傳法,進行修煉。他在觀修期間突然產生了邪念,想:「我的本尊怎麼是個牛頭呢?我的上師怎麼也是個咒殺了許多人的劊子手呢?」有了這種想法後,誠心降低,修煉沒有獲得成就,不久死去,中陰墮入煉獄之際,他想這就是修牛頭本尊的結果。這時,熱羅上師以大威德的形象出現在他的面前說:
    「對於上師與密法,因生邪念墮煉獄,
    自造惡業無別因,痛苦號叫有何用?
    速速懺悔作祈求,就會離苦得安樂。」
  他得到上師的指點後,立即懺悔罪過,祈求上師拯救。上師將其靈識化為「吽」字,吸入自己的腹中,與自己的無二心智融為一體,然後又從鼻孔送出,送到龍穴一個富人主婦的胎中,轉生為富人的兒子。他一生下來就口誦大威德心咒「獅池」。後來這個孩子自己去尋找熱羅上師,出家學法,接受灌頂傳法後,沒有經過修煉就產生了自然成就,經常能看到大威德本尊現身,可以隨意調遣閻羅護法辦事。熱羅上師說:「修我的這種密法,即使是今生今世得不到解脫成就,來世不修也定能超脫。」
  這時有漢地、喀什米爾、印度、尼泊爾等國的許多信眾,慕熱羅之大名前來朝拜,再加上前後藏各地的信眾,拉薩十分擁擠。前來朝拜的人等候多日才能見到熱羅上師,為朝見的先後次序吵吵鬧鬧。熱羅上師為了滿足他們急切求見的心願,叫信眾在拉薩堆龍一帶建造了很多法座,讓他們集中到各個法座周圍,進行朝拜。同一個時辰,在每個法座上都有一個熱羅上師在接受朝拜和說法。印度人看到熱羅變成了文殊;喀什米爾人看到熱羅變成了皮膚青藍色、戴著骨飾、手持花海螺的瑜伽師;尼泊爾人看到熱羅是穿著三衣、手持飯缽的比丘;漢地人看到熱羅是搭著紫色袈裟的漢僧。各地的人聽到熱羅講的都是他們的語言,如印度人聽到熱羅用印度語說法,漢人聽到熱羅用漢語說法等等,任何人都能聽懂,沒有語言的障礙。印度等各地信眾,都向熱羅敬獻了各地的珍貴寶物和土特產。熱羅當時化現萬身度化眾生的那個地方,至今仍叫做「萬身灘」。
  此後熱羅又去後藏各地傳法,返回途中在奴苦隆對許多習舊密的法師進行了財施和法施,其中許多人修出了成就。在奴苦隆巖洞中熱羅上師看到舊密系本尊文殊手印鎮攝王現相,騎虎怙主和四大力士現身表示敬意。在那裡還會見了舊密大師嘉相春巴、奴大師。在奴什花隆地區向一千多名舊密弟子舉行灌頂傳法時,滿山遍野響起了誦咒聲,天空中出現許多五彩光團旋轉如輪和大大小小的無數本尊紛紛如雨降落在人群中的奇景。凡參加灌頂的弟子都產生了自生真智。
  朗日巴尊者也是在這個時候拜見熱羅求法的。他想給上師獻上一百馱青稞,上師說:「我不要你的糧食,要你撰寫我所傳的密續的解說。」於是,朗日巴奉命撰寫了《大威德續經疏解》。這時死了一匹上師使用的馬和一條狗,上師進行超度,在馬和狗的屍體上發出了光,生出了舍利子。



熱羅上師在一百五十歲之前,風塵僕僕、孜孜不倦地奔走各地,傳播勝法,化度眾生。到一百五十歲的高齡時,才安居在丹地主寺密法官,繼續傳經說法。該寺僧人、常住和流動人口達到了十八萬多,本寺容納不下,從扎格到德欽幾十里地,山上山下搭滿了學法人居住的茅篷。
  熱羅上師經常傳的法有黑敵和六面怖畏、亥母、那乎系勝樂等法,但主要是弘傳大威德密續。上師在拉薩河南岸傳法時,北岸的群眾隔水朝拜,同樣獲得加持,隔岸朝拜的許多久醫無效的病人都得到康復。在熱羅上師居住和說法之處,彩虹籠罩,不分冬夏時令鮮花盛開,異香遍地,不時聽到空中有音樂之聲,白天人流不斷,夜裡天人、空行出出進進。上師所到之處,疾病和災害自然消除,天順人和,充滿吉祥氣氛。
  熱羅上師安居主寺期間,朝拜之人絡繹不絕,每天不下兩百人,上師都一接待,滿足其要求,從不拒絕和怠慢。尤其是對前來求法之人,不分貧富貴賤,不看供養,一律熱心對待,耐心說教。雖至高齡,仍精神飽滿,思維敏捷,口齒清晰聲音洪亮。凡留在上師身邊學法的人,食物和衣物、用品都由上師提供,離開時還發放路費盤纏。上師的供養收入,大部分返回給了弟子,上師身邊常住的弟子也有兩千五百多人。上師對弟子的要求很嚴,除了學法修煉外,從不讓浪費時間做無益和違律之事,因此,身邊沒有學不出成就的弟子。
  凡供養的錢財收入,上師無論多少都用在了利益眾生的慈善事業上,從不據為己有,任意享用揮霍。如:敬獻的佛像經過重鍍金做上新衣,供奉於佛殿之中;獻的弓箭刀劍之類,折斷之後壓在塔下,使其斷絕流傳;奉獻的牛羊牲畜,從不讓宰殺和出賣,成群成群地驅趕到草山上,一律放生,讓其回歸自然。上師到任何地方去,都有成群的乞丐跟隨在後面,分享群眾供養上師的食物錢財,上師從不怠慢乞丐。修行的山僧和求學的貧苦僧眾,上師都給予食品、衣物和費用資助,念誦、觀修方面的錯誤都給予認真的指導和糾正。凡逢到年久失修的寺廟和佛像,都不惜代價地進行重建修復。共建尊勝佛母咒作塔芯的十萬佛塔藏共十萬座,每個塔藏修建費為青稞四十馱。《文殊名經》上師自己用梵藏兩文各誦十萬遍,提供錢財費用,請人奉誦十萬遍。上師身邊常年不斷地安排僧人奉誦《大藏經》,有六個印度阿闍黎常年奉誦梵文《船若二萬頌》和《般若八千頌》,有一人常觀修魯吾系勝樂本尊。向尼泊爾尚宮塔獻寶蓋多次,向尼泊爾的男女瑜伽師獻盛大會供共一百零八次。為印度那蘭陀寺八十位班智達長期奉誦《般若集經》供養黃金一百兩,為布扎瑪拉惜拉僧人長期奉誦《般若二萬頌》供養黃金一百兩,為果索瑪布日僧人長期奉誦《般若八千頌》供養黃金一百兩。班欽曼雜朗瓦從雪域傳法回印度後直到圓寂時,共派弟子供養三十七次。每年贖買死囚犯免死和家畜、野生動物放生一千多個。對塔度、羊度等藏地寺廟全部作過鍍金、獻衣、點燈的供養。對從尼泊爾到中原各聖地的大小寺廟都作過供佛齋僧供養,共建造金、銀、銅和膠泥佛像、唐卡佛像不計其數。出資書寫《十萬頌大般若經》四百套。凡從供養中得到的珍珠、珊瑚、松耳石珠寶都送到拉薩、桑耶、茶珠等聖地寺廟做了佛像、佛塔的裝飾品。錦緞、絲綢之類都做了佛衣,獻給了大小昭寺等具靈氣的珍貴佛像。購買製造了很多淨水碗、燈具、飯鍋之類的法器和生活用品,贈送給了各個寺院。另外,還給病人施捨藥物,贖釋囚犯,調解地方糾紛,打井,搭橋,修路,建立免費食宿驛站。向阿里三部、衛藏四區、聶、羅、佳以及達、貢、阿各地投放大量資金,封山禁伐,保護森林和野生動物,安置獵人和漁民,使其放棄獵殺職業,到處風調雨順,水盛草茂,人畜興旺,糾紛平息,盜賊絕跡,社會安寧,人人行善戒惡,一片吉祥昇平景象。
  上師常年堅持傳法灌頂,弘揚無比殊勝大威德之法,培養了許多大成就弟子,度化了無量眾生。
  熱羅上師到了一百八十歲高齡時,雖然身體仍然輕便,耳聰目明,思維清晰,顏若童子,但自己覺得應該走了,便在這年秋季,招集衛藏和康地的弟子舉行了一次盛大的會供。上師告訴眾弟子說:「我一生學法,去尼泊爾和印度國四次,得到了善知識和大成就者口耳相傳、密如空行心血之法。此法能使重罪大惡之人強行解脫,傳承成就從未間斷,加持之力暖流常存,上智此身、中智臨終、下智中陰定能成佛,是一般成佛不需要等到後世的無比殊勝大法。我將其毫無保留地傳給了你們,你們應誠心修持。我的上師曾鄭重囑咐我:『不要放寬傳授條件,盡量少傳,自己嚴格修持,此生必獲得幻身成就。』我為了更多的弟子受益,違背了上師的教導,所以需要再轉世繼續修持。但我沒有生死的痛苦。雖然死了,也只是從一個佛國轉生到另一個佛國。活著也是為了教化利樂眾生。證虛空境界的瑜伽師,已獲得了生死的自在,但為了那些持有常見的世人,顯示人生無常的規律,仍要顯示死亡。我離你們去,也正是為了這個。」眾弟子和施主問道:「上師準備到何處去?上師走了我們依靠誰?我們這個法脈由誰繼承?」上師說:「我要到空行國去,從那裡再轉二世之後,在宣法淨土成佛,佛號鄔巴黎花蕊如來,然後開展利樂眾生的事業,你們就祈求他好啦。至於我的法脈,在我的弟子中有許多成就師,總的來說他們都是我的法脈繼承人。我去之後,代我繼承法位的是熱曲熱。凡是實踐我的教導者,都會得到我的攝持。今生今世和我結了法緣的、供養我的人都非常幸運,後世得聞我的生平事跡而產生信心者,都將成為我的弟子,同證佛果。」說罷又以道歌的形式教導說:
    「在此聚集有緣眾,請聽我的這首歌,
    今生後世均有益,此言莫忘記心頭。
    五濁盛行末法時,甚深之教很難聞,
    合格上師更難得,具信弟子甚稀少。
    我等法師與弟子,三難緣合是奇遇,
    將出很多成就師,聖教發達定有望。
    神聖本尊大威德,殊勝無匹有十處,
    虔誠一心修此法,絕無不出成就者。
    怙主閻羅與夭母,三界眾生生死主,
    倘若學修無失誤,不現威力不可能。
    我這法師金剛稱,獨一無二有七法,
    一心信皈我門人,沒有一人不悟道。
    由於如此勝因緣,此前無有人顯現,
    神通我現二十三,人聞此事必驚訝。
    參拜印度金剛座,四臂怙主來挑釁。
    踩在腳下使歸降,史無前例之神通;
    浪勒香曲金剛師,發金剛橛化閻羅,
    反為我用誅咒敵,史無前例之神通;
    牛古敵兵來圍攻,擺動法冠起黑風,
    吹散敵兵如殘雲,史無前例之神通;
    參拜薩迦大殿時,主人傲慢不接待,
    召喚神像出神殿,史無前例之神通;
    土年舉行灌頂時,天空顯現彩砂壇,
    燈滅光存十三日,史無前例之神通;
    在那名叫見龍地,作息滅法火供時,
    火中生出池中蓮,史無前例之神通;
    名叫寶洞埃區地,與香法師鬥法時,
    室內顯現佛國景,史無前例之神通;
    在那娘多邪不地,羅睺羅神顯威風,
    視以怒目使癱瘓,史無前例之神通;
    托普藏醫名喀熱,飯中下毒欲加害,
    毒化營養更精神,史無前例之神通;
    且地大梵天挑戰,鼻孔呼出一口氣,
    將其吹到海彼岸,史無前例之神通;
    與那居桑名法師,互相比試法力時,
    雷鳴放電響七日,史無前例之神通;
    在那朗珂浪地區,地上插上金剛橛,
    出現房屋與用具,史無前例之神通;
    格西若氏來戲弄,使法將他變作驢,
    收去法力又還原,史無前例之神通;
    密主卓普大法師,化現嗨魯金剛身,
    我使天翻地覆法,史無前例之神通;
    名叫文尚多之地,鎮懾四方咒敵時,
    指河倒流與迴旋,史無前例之神通;
    達那地區辯論時,使之二山相撞擊,
    姑莫降下珠寶雨,史無前例之神通;
    加莫降下鐵暴雨,公佈四大使變樣,
    奧喀白紙現經文,史無前例之神通;
    扎日求顯大神通,手指日月落地上,
    月變熾熱日光寒,史無前例之神通;
    藏地敵兵壓境時,拋置食子致癱軟,
    來戰敵兵紛紛逃,史無前例之神通;
    澤當聚眾灌頂時,寒冬宛然如盛夏,
    懾服權貴為弟子,史無前例之神通。
    此前印藏成就師,未顯此類大神通,
    今後也難再出現,為此感恩應祈禱。」
  此時又有藏地挪金崗瓦桑寶、雅隆雅拉香波和北方念青唐古拉、奧卡奧岱公捷、康地瑪沁本熱等諸世間大神及白哈爾護法等現身請求上師住世,上師給他們傳了法,但他們的請求未得到許可。
  上師又對身邊的弟子說:「現在修法成就別說超過我,就連能和我並肩平坐的恐怕也難得。我的肉身不要火化,就在這塊平地中心建塔保存。將來拉薩河暴漲,洪水會淹沒南岸,沖走這些寺廟,此地會變成荒無人煙的野獸居住之地。那時我的肉體塔會對行人不受盜賊、翻船、疾病、邪魔等災害威脅起到保護作用。過五代人後,拉薩下部將出現一座寺院(即後來的哲蚌寺),那時將會把塔中肉體搬去供奉在該寺,因此該寺將會變得十分興旺發達,但對此地的加持佑護作用就會相對減弱。」當天晚上他召集眾弟子共同舉行了會供,半夜向弟子們傳授深密教言,天明時又預示了許多未來大事,太陽剛升起的時分,他安詳地入定坐化。這天正是馬年夏歷四月初十。當時發生了地震和雷鳴,天空降落五色鮮花的花雨,四條彩虹連在上師坐化的靈堂的四壁上,天空中顯現出許多佩戴骨飾、手持各種供品載歌載舞的空行眾。熱羅上師的小兒子熱曲熱帶領眾弟子舉行追悼法會,上供祈禱,參拜靈體達一月多。示寂後第十日晚上,上師以班智達形象出現在眾弟子面前唱著道歌說:
    「我乃祖勒華蓋師,已獲閻摩敵成就,
    一切和我有緣者,轉生遍知文殊國。」
    說完他手持錫杖,步入虛空而去。
  又過了十天的夜裡,上師又以蓄著長髮、穿戴密法師黑衣黑帽的形象,出現在眾弟子面前,唱著道歌說:
    「法性智慧三角篋,招收無明虛幻眾,
    自生智橛去殺度,我乃咒師金剛稱。」
    說完他在一片鈴鼓聲中化光而逝。
  追悼法會結束的晚上,上師又以大威德本尊相出現在眾弟子面前,唱著道歌說:
    「我是金剛大威德,威力無人勝過我,
    誰若虔誠祈求我,解救之事無不能。」
  說完他化為一道彩虹而去。
  眾弟子在上師親自指定的地方建起靈塔,將靈體安葬在塔中。舉行安神開光儀式時,熱羅上師以佩戴骨飾的嗨魯嘎形象出現在靈塔上空白雲之上,搖著手鼓,做著金剛舞姿態,唱道:
    「吽,吽,吽,嗔恨之心淨化後,
    便是佛陀法性智,空性之中顯藍色。
    嗡,嗡,嗡,無明之心淨化後,
    便是佛陀圓鏡智,不滅性能顯白色。
    暲,暲,暲,吝嗇之心淨化後,(口+章)
    便是佛陀平等智,無別境中皆分明,
    其性利眾珍寶種。
    獅,獅,獅,貪慾之心淨化後,
    便是佛妙觀察智,其相顯現鮮紅色,
    其性無貪蓮花種。
    哈,哈,哈,嫉妒之心淨化後,
    便是佛之成事智,其相顯為碧綠色,
    其性度化眾生事。
    都是我的自性相,祈求可以得加持,
    與我結緣均受益,無論做甚都得樂,
    班子回貝熱瓦古如底喳。」
    唱完後他消失在無邊的虛空之中。
  上師離世後,小公子熱曲熱繼承父親的法流寶座,授徒傳法五年後,去了尼泊爾。住在本寺的那些弟子,去各自的家鄉進行傳法弘教,眾護法神也跟隨法脈和修行人去了各地。原來的一些寺院逐步衰落了下去,因此天地氣衰,人們的理性善德逐步喪失,戰火、疾病等人類災難不可避免地滋生和蔓延了起來。——這些都是後話。




在雪域藏地曾經出過毗盧遮那、嘎瓦巴咱、角若魯義堅參、仁欽桑布、瑪爾巴、卓彌、桂澤師、桑格爾瓦、俄譯師、紐譯師等很多著名的譯師,但從弘揚勝法的貢獻、影響、加持力等方面所具有的豐功偉績來說,沒有一個能超過熱羅上師。因此,本傳主要從他的四個與眾不同的方面介紹了他偉大的一生。
    威力自在熱羅多吉扎,
    生平事跡如實去著文,
    所獲功德回向六道中,
    一切眾生速證菩提果。
    未證果前流轉世間時,
    但願文武文殊來攝持,
    獲得自心解脫諸障蔽,
    慈心悲願度化諸眾生!
  以上傳記是在多康十八部頭面人物的一再要求和自己虔誠信力的推動下,根據熱曲熱恩師的口述,沒有摻進任何主觀臆造,由熱氏家族中僧人熱益西森格撰寫而成。
  (本書由多識洛桑圖丹瓊排根據公元1905年拉薩木刻版為底本翻譯,1998 12 10日脫稿。)


首頁│ 下一篇→大威德之光(大威德金剛)9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