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02/26

何時可以收拾不愉快?

媽媽親手鉤毛線的作品喔

黑色不是我的保護色 但他又是我的偽裝 朋友認為我很臭屁 偶而,冷漠的眼神 像是同性的磁鐵一般 碰到 就彈開 我真的很想拿起剪刀 剪掉我的黑色 也剪掉冷漠



這下慘了!←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微笑是國際語言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