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5/04/19

新中橫的\"夫妻樹\"

1980.jpg
1973.jpg
夫妻樹,據說是一對愛侶,因為雙方家長的反對而不能相守,二人相約在此殉情。以後便長出了二棵相偎相依的檜樹。後人為紀念他二堅貞的愛情成全二人的心願,就地讓二人拜堂完婚,謂之夫妻樹。
上個星期六,YU帶著我跟我爸媽來到這個有美麗傳說的夫妻樹,這是我們家三口第一次踏上新中橫,也是爸媽頭一回跟YU出來玩. 帶著相當期待的心情,我們一大早6:00就出發,YU很辛苦一個人開了很遠的車子,從台北下南投然後上新中橫,一路約莫5小時的車程,我們見識了這一對美麗的樹. 一下車時,海拔2300左右的高度有點冷,可是空氣卻乾淨的讓人忍不住大大吸他幾口. 夫妻樹以一種有些蕭澀有些倨傲的姿態佇立,那種清冷的美感使我移不開視線. 在那兒遇到了幾個攝影協會的叔叔,以相機不停的捕捉著將要倒塌的這一對古木的模樣. 他們來自不一樣的地方跟領域,因為興趣相投讓他們走在一路,這種愜意閒適也挺讓欣羨. ->在當時我們並不知道夫妻樹還有很多的傳說,只是開心的跟這一對樹合影,我是回台北以後上網搜尋,才知道這對美麗的樹還有很多鬼故事. 害怕嗎?我想是不至於的,因為我的印象中還存留著那對美麗的身影,我相信鬼神,也存著敬畏之心~我想我們心存正唸,兩個世界是可以和平共處的. 下面是屬於一些比較負面的傳說,不敢看的人不要再往下了,存留美麗的印象就好.(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但山地人卻不是這種說法,對這二株樹可就沒有動人的淒美傳說。甚至原住民們相傳著這二棵樹是二個壞巫師的化身。因作惡被正義的巫師們禁錮在這二株樹身中,而這二棵樹在原住民們的口中也不叫夫妻樹,卻是帶有一絲邪惡、恐佈稱謂的惡魔樹。 當然淒美的愛情故事總較討人玩味,誰會去在意什麼惡魔樹的說法。當下就給比了下去,大家想看的當然是這愛的死去活來的愛情故事所留下來的見證,管它什麼鬼、魔的掃興之說。於是一車一車的遊覽人潮就不斷擁入,然而一些不可思議的事情卻發生了,不是愛情故事的男女主角出來跟你打哈哈,倒是惡魔們出來要人性命。   民國七十九年,一部遊覽車來到了夫妻樹,目的當然是好奇的遊客要來看看這夫妻樹倒底長得什麼樣子。司機先生把遊覽車開到夫妻樹旁的空地停好,習慣性地拉好手煞車。旅遊小姐對著旅客解釋著夫妻樹的源由:說也奇怪,右邊這二棵連專家也沒辦法解釋,為什麼二棵巨大的樹會單獨的長在懸崖邊?原因很簡單,這二棵樹是一對情侶變的,他們堅定的愛情,使得樹身在此屹立不搖。就在解說到一半,有人突然舉手:運將,冷氣怎麼開的那麼冷?連導遊小姐也覺得是開得太強了。但是司機先生說早就把冷氣關了,那有在高山還開冷氣! 運將先生早就快被禁煙的車箱給斃死,趕緊下了車點根煙抽了起來,車上的旅客也陸繼下車,一部份人則待在車上聊天、休息。就在此時,遊覽車卻緩緩地往後退,在一旁抽著煙的運將見狀,趕忙自地上撿了一塊大石子衝到車後輪胎放下,準備以石頭止住下滑。不料巨大的遊覽車根本不把一粒小石頭放在眼裏,逕自壓過依然往下走。 運將一看情形不太妙,跳上了車,只見駕駛座上一團白霧狀的人影,正對著他傻笑,運將一驚,又跳下了車,可是遊覽整個墬入百公尺深的山崖下。這突如其來的巨變,嚇得其他的遊客張大了口,而目睹車子墬崖的旅客,不禁悲從中來,失聲大哭。 這樁意外奪走了十數條人命。崖上的旅客在意外發生時,似乎聽到身旁的夫妻樹發出了幾聲咻咻的呼嘯聲,崖上的旅客沒有人會否認這二棵樹就是惡魔的化身。然而,意外並未因此畫下了句點。這十幾條人命,只是靈異事故的開端。 另一件怪事發生在民國八十年的春節間,住在台北市的許金德一家五口,突發其想的來到中橫度年假。但,老天好像不太眷顧他們一家人,每家飯店和旅館早在一個月前就給訂了,那有房子可以住。天將黑,一家人還是沒地方棲身,終於來到了夫妻樹旁。許金德突然想到後車廂裏還有上次露營的用具,當下就決定在樹旁露起營。 打點一切,許金德雙手抱胸:「奇怪?好冷,好像零度以下吧!」 「廢話!冬天的高山上不冷才怪?」銀美說著,從後座行李箱拿出二床羽毛被。看得許金德直搖頭,就算是旅館也不見得這麼齊備 「小鬼頭們都睡了吧?」許金德問。 「那有可能?還在玩大富翁呢!」 「銀美!妳看!那邊也有人在露營,好像還升火烤肉哦!」許金德忽然有種「德不孤,心有鄰」的感覺。 「好啦!這個時候就算有人在夫妻樹上搭樹屋,都不會有人覺得奇怪啦!」銀美自顧自鑽進帳蓬中。許金德自言自語,「說的也是!」 凌晨三點半,銀美和許金德突被吵雜的這語聲吵醒,似乎說話的聲音就是從帳蓬上方傳來的。銀美推推許金德說:「阿德,你出去瞧瞧。」推開帳蓬一看,果然有七、八個人在帳蓬外席地而坐,悠閒地聊著天,一看到許金德,紛紛出言招呼。 「對不起,把你吵醒了。」 「找不到旅館住?每到假日,這裏附近旅館全都客滿,真不方便!」。 「一起來吃點烤肉吧!」 面對熱情的邀約,許金德正感到有些卻之不恭,帳蓬內卻傳來銀美的聲音, 「阿德!你在幹嘛?」。 「對不起!我家黃臉婆在叫人了,你們慢用吧!」許金德正想鑽入帳蓬內,鼻中卻聞到一陣好似腐肉般的腥臭味,不及多想,一骨碌的走進帳蓬,拉好棉被後便呼呼的睡去。 「阿德!起來啦!兒子們怎麼全部不見了?快起來啦!」 睡夢中被挖起來的小德,往旁邊一瞧,果然,三個兒子全不見了,正打算起身瞧瞧,帳戶傳來小兒們的嬉笑聲。 「大哥賴皮,經過我的信義路,二棟房子要付三千二的過費才對!」 「哇!小智,你是吸血鬼啊?過路而已,要付三千二?」 「不管!所有權狀上寫的!」小智正據理力爭。 「給就給!你就別走到忠孝東路,一棟旅館,外加一棟房子,起碼可以生個萬百塊,到時候你可別求我!」 「天亮了!三個小毛頭再見啦!」 陌生的聲音,阿德聽得出來是昨晚的那群傢伙。 「大叔,你們要走啦!」小智說。 「對啊!你們慢慢玩哦!」 「大叔,你們的烤肉忘了拿!」 「哦!不拿了,留給你們吃吧,再見囉!」 阿德心想,怎麼能收人家的烤肉呢?棉被一掀,便鑽出了帳蓬,一股血腥味立即灌入鼻子,差點沒昏倒。再仔一瞧,阿德整個人頓時癱坐地上。三個兒子圍坐在地上,正在分食一塊帶毛的動物屍体!血腥味正是出自於此。滿口鮮血的小兒子對大兒子伸出手來,「我還要!烤肉真好吃!」。 三個小孩連毛帶血的吞食著動物的屍体,大兒子手中的那塊似乎是狗頭還滴著血呢!詭異的氣氛籠罩在四周,阿德頓時全身無力,而旁邊的夫妻樹,卻在此時傳來咻咻地尖嘯聲。剛離開的陌生人,一個接著一個走向崖邊後便一個接著一個跳了下去,最後一個人還邪異的回身一看,才往下跳。久候的銀美,此時也已不耐煩的自帳中探出頭來,「阿德!你搞什麼啊?」銀美看到眼前的景象,啊了二聲,就昏倒在地。小智發現了跌坐在地上的爸爸,便說:「爸爸!你起來啊!吃塊烤肉吧!」說完,把手中那塊兀自滴著血的狗肉,往阿德的身邊送了過來。 「全給我過來!」不知道哪來的勇氣,阿德大吼一聲。頓時,夫妻樹的尖嘯聲停止了,三個兒子打從娘胎出生至今,誰也沒見過父親發過如此大的火,這麼生氣,手上的烤肉,紛紛掉落在地。阿德順手把掛在帳蓬上的毛巾摘下,往大兒子的身上扔去。「嘴巴和手擦乾淨,全部給我進到帳蓬裏!」下完命令,阿德便扶起昏倒的銀美走入帳蓬內。 次日,帳蓬內,銀美霍的坐直了身子。 「阿德!阿德!兒子呢?」 「不是在睡覺嗎?」阿德換了個姿勢,拉拉棉被。銀美看見了三個兒子躺在帳蓬一角,這才拍拍心口,喃喃的說:「還好!只是一個夢而已。」這個祕密,阿德始終沒有告訴老婆銀美;三個兒子至今也仍認為他們吃的是烤肉。然而他們始終不明白,為什麼經過那次的露營之後,父親見到狗就會嚇得手腳發冷?這答案,當然只有阿德心裏明白。 健忘的人們,如今夫妻樹依舊矗立在中橫的山崖上,遊客依然不絕,而詛咒還是存在,下一個中大獎的人會是誰呢?或許是太過好奇的你吧!


沒水的澄清湖←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世外桃源~風和雅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