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部落公告

歡迎來到!!
2011/10/19

予父親的第一份禮物

回想走過的人生路,是父愛支撐著我的成長。明天就是父親節了,說起我這個不孝的兒子,長這么大還從來沒有想過要給爸爸過過生日過過節什麼的, 確實挺可氣的。

不記得倒是是國小還是中學課本上有過一篇叫《背影》的課文,雖然當時老師講的很枯燥乏味,也許是老老師沒有體會過這種感人的瞬間吧,但課文裡描繪的高碩背影卻在我小小的心底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許那會自己是出於叛逆期吧,想的基本上都是怎么去挑剔。

為什麼老爸從沒去給我開過懇親會?記得高二以前我的所有懇親會都是我自己全權代表的,很多時候還挺驕傲的。看著身邊一個個需要家長照顧的小p孩,尤其是那時的我成績比較好,深得老師信任,在班上一直擔任班干部,基本上所有家長的認識我,在我幼小的心靈上夜著實驕傲了一把廣告製作

為什麼老爸對別人家的小孩總比我們姐弟好?從小到大,每當有親戚朋友帶著小孩來我家,老爸總是很熱情地接待,小家伙喜歡什麼,老爸一般都會滿足。當然最後郁悶都是我,因為小孩們看上想要的大部分都是我的玩具和寵物。

說起小時候的想法,真的挺幼稚的。

老爸是一個很樸實的北方農村漢子,用現下很多城市人的眼光看就是傻子,當然我和姐姐也都很不幸的被“傳染”了。記得很多次老爸為了幫鄰裡干活,而耽誤自己自己家的活,回到家累的滿頭大汗,還不自知。更有甚者,地裡莊稼澆灌,我們家的快澆完了,而鄰居家還沒來人,他就把灌水口封小一些,跑去喊人賽車

老爸現下五十多歲了,頭髮也已經半白了,回想老爸這大半輩子。

聽奶奶說,爸爸沒滿周歲爺爺就去世了,奶奶一個人拉扯著3個姑姑和爸爸過日子,很多爸爸的同齡人還在父母的關愛下打鬧的時候,爸爸年幼的爸爸已經在幫奶奶干活。聽說我小時候住的房子是唐山大地震之後蓋得,那會家裡的房子震塌了,為了重新蓋個房子,老爸一個人騎著破舊的單車去幾十裡外的親戚家拉材料,然後叫上幾個鄰裡一起一磚一瓦地蓋起來的。

記得第一次真心地為老爸所感動是在高二上學期的期末。那次是我們剛剛開完懇親會,照例還是我自己全權代表的。懇親會後不久就下起了那年冬天最大的一場雪,記得那天上午我正在課上發呆,眼睛望著窗外走神,突然一個單薄的身影踏著濃濃的積雪出現下我的視線內。我當時就驚呆了,那個身影,那是我爸。老爸第一次出現下我的學校,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信看過確定之後,我立即起立向老師請假,跑出教學樓。

看著老爸帽子上被風吹上去的雪,哈氣隨著老爸每次呼吸蓬勃跳躍,我拉著老爸跑回了宿舍。到了宿舍,給老爸倒上熱水,才發現導師因為看我急匆匆跑出去,不放心跟回了宿舍。之後才知道,老爸是因為昨天見到鄰村的同學家長,聽他回家說,學校又開懇親會了,老爸突然想到好像從沒為我參加過懇親會,特地趕過來為我補一次懇親會,我當時不爭氣的兩眼就濕潤了。老爸和導師趙老師聊了很久,直到快中午才想起還有事就又急匆匆地走了。那天看著老爸踏雪走出校門的背影,我不禁想起那篇快要遺忘的課文《背影》。心底由衷地升起一種自傲和欣喜,我為我老爸而驕傲,為我擁有這樣的老爸而自豪,那是我第一次真正認識老爸,也是我第一次深刻體會父愛的真摯。直到老爸的身影從我視線中消失,直到身邊的同學把我喊醒,我才發現那不爭氣的眼淚已經佔滿臉頰,我的光輝形象給老爸毀了,哎printing company

這幾年,家裡經歷了很多事,老爸脾氣也變了很多,也許是男人的更年期吧,有時候和老爸在一起有點別扭,不過現下好多了。老爸愛喝酒,每次回家都要和老爸喝一點,煙嘛?我現下還是挺節製的,呵呵。

父親節了,因為工作的原因回不去了,遙祝一下吧。

僅以此,作為我送給老爸的第一份禮物吧。
繼續閱讀
2011/10/12

時光倒不回年華

在細雨中穿梭,如同落魄的精靈沒有目的的遊蕩,在任意的地點、任意的角度去體會著時間的流走。沈默一如既往,指間的沙粒就這般的漸漸變少,就像是沙漏每分每秒都在不知疲倦的停歇。攤開掌心時沒有一絲的殘存,仿若一切本沒有存在過這世間。

沒有目的的到達站是什麼?或許只能稱為在無數的路程中的一個短暫的停泊。雨下的格外的溫柔,甚至錯誤的感覺有些許的溫暖流動在冰涼的雨滴,又或者這份溫暖是雨的淚吧﹗風不懂雲的漂泊、天不懂雨的落魄,而我們在同一個雨幕中又有多少理解彼此的難過?已經走過了無數有雨的路,無論是白天還是黑夜,路終究是越走越短的,沒有到達站的路程也會變短的,任何路都有終點、任何沒有目的的路也都有目的,只是那目的是為了找尋目的。而所以的一切路都是在通往前方,在路上只要不走、不斷的走,不是因為什麼走的原因,而是時間在快馬加鞭的不停催趕男士選擇假髮的秘訣

就像如今再見看見電視中的動畫已絲毫不再那般痴迷,不再為英雄的誕生與神話的開始而默默期盼,是的,那些早已遠去了,走著走著就已經迷失了,不是那個城堡有無數的路標,這是車水馬龍的街道,無數的轉角中無數的路口。每中單選都是一中無法回頭的抉擇,有時怕的不是驀然回首那人早已不在煙火的幕後,怕的是回首卻不能再次的重新開始再走一遍路的苦楚。

夜永遠是濃色調,即使雨下的再大也不會稀釋。好久的好久是多久?或許十九年前的今天嗎?此時才醒悟,原來朋友那麼委婉的說出自己的生日,也突然的發現自己認為的好久也不過是十九年的彈指,短暫的十九年沒有譜寫出完美的曲調,唯一值得驕傲的就是我們依舊還年輕著。可嘆可歌,但我們還能經歷幾次的歲月彈指?芭蕉雨彈傷流景,紅燭風搖嘆白首,更或許再加兩句吧:烏飛兔走人空傷,曲調悠悠誰啟口?這樣也許完美一些吧﹗儘管沒有完美的完美。

喜歡騎車時飛濺而起的水花,也喜歡發梢觸碰鼻間的酥麻,還喜歡什麼?只是一個人在昏黃的街燈下慢慢的走,那種酷酷的帶著寂寞的感覺就像是混混一般。也真的這樣的混著,都是在不停的變壞,但可喜的是我們依舊沒被世界淘汰。不是嗎?我們已經學著融入自己的感情,看見美女總是不自覺的說上幾句,對朋友吹捧著什麼是人間絕色。也學會了勾肩搭背在操場中面向黃昏絲毫不理會鈴聲的哀奏,甚至時不時的罵上一句:“給老子死去……”,也學會了杞人憂天,每天空洞的想把每秒填滿,可到填滿充實後才發現無論相對論中陪伴美女還是相對而言其實無所事事的空虛更逍遙一點,而唯一的合理解釋就是那樣可以沒事找事。人總得要為自己找個堅持的理由,即使沒有也要找個藉口,那樣才會更加的心安理得,雖然什麼什麼的什麼都是屁話。

卷帘人是否還在,是否我應問她時光倒不回年華。好吧﹗應該說什麼那,或許小朔、魏晨、馬昕還是老司,還應是大個、老張等等﹗這么多的人曾一同留影了許多的美好,無論醉酒時的狂歡還是一起無所事事的鬼混,這都是那樣的美好。一切都是那麼的讓人眷戀,所有的開心或淚水,所有的打鬧不都是那樣的美好嗎?

還記得醉後的說說笑笑,總那麼的喜歡玩鬧,看雨水如同雪花在飄,好吧。
就這樣的勾肩搭背的互相嘲笑,如果醉了,就撲像離你最近的懷抱,醒後一切都會遺忘掉,除了所有的歡歌,還有你一直念叨的女生,別說流年易老,至少我們都在舉杯邀月,何必說謊稱頌那個誰的美貌,誰喜歡誰的好不都是一樣,只是換一個傷心的人在獨自苦笑。
別看我,真的不想驚擾你幻想左擁右抱,我們都在墮落,各有個的所好。
繼續閱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