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08/19

如果我們沒有攀登

​沒有攀登過,不會看到,浸滿汗水的藍蓮花。沒有出發過,不會到達,那粉淡的光芒之海。

如果我們沒有攀登,何必繼續前行,不如繼續茍活,榨盡父輩的人壹路艱辛。渾噩壹生。
安逸,是美麗,還是甜妙,我想,都不是,而是剝削。它,剝削著我們的人性,奪走了我們堅實,卻假裝無私的送來了,幾斤墮氣。走在擁擠混亂的大路上,不免看到,瀟灑自如的李少,美麗氣人的美美,還有余近卿中學band那充滿霸氣的我爸是李剛。罷了,視而不見,何必理他們。那不過是夕陽的壹灑余輝,雖有漂浮著的幾分姿色,但到頭來,不過是壹派虛偽和做作,都難登大雅。

我很困惑,並且茫然,不知,為什麽,那壹氣浮躁,竟有人膜拜,諂媚,還視之為無限榮光。依我看,這不過是,難以面對的懶散,寄腐的表現。我說,何必,為何不打出自己的壹片天。它們,哼,卻勸我入海。我怒目圓睜,嗔著他們,與它們對峙。隨後用力甩開手臂上的,那雙骯臟。此時感覺眼睛,沙沙鎮痛,那好,離開,走自己的路。

又走在路上,省略那壹篇無知。我驚訝,此時,道路不在擁堵,烏雲也漸漸彌散,終於,見了,久違的陽光。真好,晴陽,高雲,何不去接近這久違的美麗,到離她最近的壹片樂土。好,走,去攀爬,尋找她。

好冷,更沒有壹個夥伴,腳印已成壹片鮮紅,呼吸也成了奢侈。沒什麽,堅持下去,難道妳想再去,繼續擁堵。不,絕不,繼續前進,永不放棄,直到生命停歇。

不,好冷,我已余近卿中學band無法堅持。唉,原諒自己,要不回去吧。剛要轉身,此刻,就在此刻,突然,壹條短信,點亮了手機熒屏,“孩子,加油,祝妳凱旋”。瞬間,眼睛潤紅,但不是傷感,是壹種,膽怯的毀滅,又新生了壹腔熱血,好,前行。

又走了多時,終見幾縷微弱曙光,我箭步向前,不管那鮮紅是否流盡,只見,那透露著粉淡愛意的曙光,愈見明朗。希望,我要韓國面膜抓住妳,緊緊地與妳相擁。沖刺,少年,也許妳的鮮血,早已流盡,沒有了汗液。不要管,沖上去,抓住那永恒的美麗。

感謝,我抓住了,抓住了那美麗。在我眼前的是壹片光的海洋,是粉淡,是溫馨,是愛。低下頭,瞬間,看到了壹朵藍蓮花,是晶瑩的藍色,是純潔,她的美麗,過於沈重,我不敢獨享,只好喊來雄鷹,讓他,幫我,把這朵美麗的藍色,寄給,愛我的人,我愛的人。

站在山頂,那朵藍色,還有壹天粉淡。

關鍵字: 熱血 原諒

我期盼著←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品茶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