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06/09

花開滿院,生命雕謝



五月,紅紫飄零,眾芳搖落,撲面而來的暖風已經捎來了夏天的消息。五月,紅紅的石榴花又開了,壹簇簇的雲蒸霞蔚,如丹如火,獨占芳研。站在小院那株石榴樹下,我伸手摘下壹朵精致得如紅瓷瓶般的石榴花別在發鬢上,瞬間,壹層薄薄的水霧迷蒙了我的雙眼……
五月,石榴花開紅勝火減磅,而這個季節,卻是我永遠的痛。
(壹)花開滿院,生命雕謝
那壹年,家裏的石榴花開得正艷,壹朵朵紅艷艷地石榴花如壹個個精致的小瓷瓶,嫵媚嬌羞地掛滿枝頭,石榴枝旁逸斜出、疏密有致,葉子郁郁蔥蔥、綠意盎然。
這株石榴樹,是搬新家後父親特意為我移栽的,因為我不僅喜歡吃酸酸甜甜的石榴,更愛那紅彤彤的石榴花。石榴花開的季節,我總愛摘幾朵小巧精致的石榴花別在小辮兒上,然後拿來小鏡子,小腦袋左轉轉,右扭扭,從不同的角度照著自己,認真地欣賞著頭戴石榴花的鏡中女孩兒。
父親總是笑著說:“閨女要花,小子要炮。小閨女跟臭小子就是不壹樣。”而我,也總是喜滋滋地接受這似是而非的贊美。
我是家裏唯壹的女孩兒,自小嬌弱多病,卻乖巧伶俐,自然,被父母視為掌上明珠。在我的記憶中,我是很少受到父母責怪的,父母給予我的,都是呵護和疼愛。
每壹年石榴花開,我都會折幾朵紅花戴在發鬢上;每壹年石榴結果,我都有酸甜生津的石榴吃。
我已經習慣了在父母的呵護和寵愛下度過每壹天。然而,不幸總是在人毫無防備之時敲響門扉。
那壹年五月,石榴樹上掛滿了紅紅的石榴花,可是,父親卻躺在床上再也沒有起來。父親原本健壯的身軀被病魔折磨得骨瘦如柴,開朗的笑聲被病魔驅散得無影無蹤。
任歲月流轉,我都無法將父親彌留之際的情景從腦海中抹去。那壹刻,父親臉頰深凹,眼睛幹澀枯黃,空洞無神,從父親眼中流露出的盡是無奈和不舍。虛弱之極的父親,跟往日我印象中開朗、慈祥的父親判若兩人。我無法相信,也無法接受這個殘酷的現實。
我的眼淚淋濕了五月的天空。這樣壹個美麗溫暖的季節,真的不適合生離死別。
可是,父親的生命還是雕謝在石榴花開得季節。自今而後,石榴花開的五月,我再也無法看到父親慈祥的笑容,再也無法聽到父親喚我乳名的聲音。
這石榴花開傾城的五月,是我痛徹心扉的五月……
(二)父女情,師生緣
都說父母是孩子的第壹任老師,而父親確確實實是我的老師。
父親的高中時代,恰遇文革時期紅衛兵鬧革命,那個時代的青年,整天忙得是“搞串聯”“鬧革命”,多數學生都無緣上大學。文革過後,父親回家做了壹名小學教師。
我七歲那年,恰遇父親該接壹年級,父親騎著自行車到外婆家,把正在玩耍的我載到學校,放進了他的課堂。從此,課堂上的那個每天傳授我知識的人,既是我的父親,又是我的老師。
我驕傲而又錯誤地認為,講臺上的老師是我的父親,所以我理應是班裏的小霸王。可是,每次遇到和同學鬧別扭,受批評的人總是我;每次班裏有勞動任務,受指派的人還是我;同學忘記了帶鉛筆橡皮,我文具盒的文具就成了公共用品。
我回家將父親的“惡行”告訴了母親,母親也總是莞爾壹笑,並沒有按照我的期望替我“伸張正義”。我失望又生氣,所以我發誓:課堂上,您是我的老師,回到家,我倔強地不做您女兒。
時光壹點點流逝,我也壹點點長大辦公室文具。歲月流轉中,我漸漸深悟,您是我最合格的父親,也是最稱職的老師。
每天清晨,總有壹高壹矮的兩個身影,迎著晨曦踏進學校大門;每天傍晚,總有相依相偎的壹對父女,披著落日余暉走出校門。
在通往學校的那條崎嶇的小徑上,灑下多少難忘的回憶;還有那條蜿蜒的小河畔,飄漾著多少爽朗的笑聲;那熟悉的課堂上,您諄諄的教誨總是縈繞在耳畔,歷久彌新。
父親呀,您就是我的天梯,我踏著您的肩膀走進了大學的課堂。您也是鋪路的石子,為我鋪設了壹條正確而明朗的人生之路。
父親,明艷艷紅彤彤的石榴花又紅了,我折下壹朵戴在頭上,您可看到那個愛戴石榴花的女兒了嗎?
俱往矣,盡難再。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語,卻只淚先流。
(三)拳拳情,深深念
五月,明媚的陽光將塵封的往事鍍上壹層耀眼的金色,永遠鐫刻在心靈深處,不曾褪色。
人都說,“榴”字的諧音是“留”,是留戀不舍的意思。那壹年,石榴花開得如丹如火,而我們卻沒有挽留住父親。五月,榴花怒放的五月,在親人的悲慟中,我們成了陰陽兩隔的永訣。
父親,我還沒有做好準備,上天便剝奪了您的健康,您的生命;便收回了我的依賴,我的幸福。
父親呀,我已經習慣了在您的寵愛下撒嬌耍賴,習慣了在您的呵護下幸福淺笑。您可知道,您就是我人生路上的壹棵樹,灑下壹地綠蔭,為我遮擋驕陽酷暑;您是我漫漫人生的壹把傘,撐壹方天空,為我遮風擋雨;您是我人生逆旅中的壹座山,巍峨屹立,讓我依靠給我安全。有您在,我才是父母雙全的孩子;有您在,我生命的罅隙裏填滿的才是幸福。
我明明知道紅塵深杳,人人皆是過客,塵世的壹個個面孔都無可避免要經歷生住異滅的流轉過程;我明明知道人有悲歡離合,此事古難全。然而在這透明的五月,悲戚卻不爭氣的在暖陽下肆流湧動,思念也無可禁錮地在花香中咨意蔓延。
什麽是無可奈何?什麽是痛徹心扉?就是妳思念的那個人,會出現在妳的眼睛裏,妳的腦海裏,妳的心靈裏,但是,任妳千呼萬喚,任妳歇斯底裏,他再也不會出現在妳身邊的現實裏。
生死猶如壹條河,橫亙在中間,壹個此岸,壹個彼岸,相望,相憶,卻難相聚。天人永隔,生死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又是壹年五月天,榴花嬌艷,陽光燦爛,可醉人心扉的暖,卻透不盡我的心間。
我願,用虔誠和善良折疊壹葉心舟,讓它順水在生命的長河裏,只載歡喜,不載分離。
父親,就讓我在您的祭日裏,燒壹陌紙錢瑪姬美容集團呃錢,捧壹懷哀思,寄壹縷牽掛吧。父親,願您在遙遠的天國安息。


揮手惜別,朋友——珍重!←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都要好好地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