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03/27

每壹夜都是那麼漫長

太陽倚在西邊的山崗上,向院子裏窺視,夕陽,給西山嵌了壹道金邊,也給東山的碧樹塗上壹層淡淡的金輝。TV Mobile Stand
張老漢坐在房門前,那根拐杖放在椅子邊兒上。他瞇起眼睛看著這壹抹斜陽。斜陽裏,飛起了幾只山雀,這是倦飛的鳥兒回巢了。
veuve clicquot他慢慢地將視線移回來,仍呆呆地望著門外的巷子,巷子裏仍是空空如也,連壹個鬼影都沒有。
他聽到了牛兒的壹聲牟叫,那是耕的牛兒回圈了。唉,都回家了,孩子們什麼時候回來?他想到了兒子兒媳和孫子,他明知道他們要到年底才能回家,可還是有壹種莫名其妙的幻想。
他又下意識地看了看巷子,巷子還是空空如也。
他的眼前又浮現出那個熱鬧的情景。那時,兒子兒媳還在小村種地,傍晚收工了,也就是每天的這個時候,兒媳在屋子裏燒飯,他和兒子在院子裏邊收拾農具邊嘮著閑喀,巷子裏也熱鬧起來了,孫子下學了,和小夥伴們在巷子裏互相追逐著,打水槍,打口袋……晚飯後,不時有鄰居來,坐在院子裏、巷子口閑話。孫子時不時跑跳著過來,喊他壹聲爺爺,依在他懷裏撒驕。那時,家裏雖然不富裕,生活卻其樂融融。
可是三年前,兒子聽人說到城裏打工賺錢多,就把地包給了別人,帶著兒媳上城裏打工了。頭壹年,還留下孫子在村裏和他做伴,可過完年,孫子也被他們帶走,去城裏讀書了。壹則是因為城裏教學質量高,二則是他年紀大了,再讓他照顧孫子太辛苦,兒子兒媳想讓他清閑清閑。家裏只剩他壹個孤老頭子,清閑倒是太清閑了,唉……
兒子和兒媳都很孝順,過壹段時間就打電話問候,還時常寄錢回來,他不缺少錢花。兒子臨走時,還特意給他換了壹臺大彩電……可是……
村子裏的年輕人越來越少了,只剩下了老人和為數不多的孩子,失去了往日的生機。唉,活了這麼大的歲數,對壹些事反倒搞不懂了,常聽說要縮小城鄉差距,可是,差距為什麼越來越大?幸虧孫子去城裏上學了,不然連學都上不起了,因為就在孫子轉學後,小村的學校被砍了,說是學校太小,為了節約師資。唉,這真讓人琢磨不透。Jessica C.
西山的太陽完全落到了山後,四周的光線暗了下來。突然,壹條巴拉狗從巷子的這邊跑到那邊,壹晃就不見了,他認出,這是鄰居老王家的小狗。唉,老王也讓他羨慕!老王的兒子兒媳也到城裏打工了,可是老王有老伴陪著。盡管多病的老伴兒需要他來照顧,可總有個說話的人啊!而陪伴他的,只有那臺電視機!可那畢竟只是臺電視機啊!偶爾,老王也來陪他嘮會兒喀,可他還要照顧老伴兒……唉,我的老伴兒啊,妳為什麼去得那麼早,把我壹個人留在這寂寞的人世間?
絕大部分時間,他坐在屋門口,望著空空的巷子發呆。等啊,盼啊,明知不會有人來,但還是渴望有奇跡出現。
每壹夜都是那麼漫長。寂寂長夜裏,他能聽到每壹聲野鳥叫,數得清每壹陣狗吠……
怎麼就不能安心種地呢?城市生活有什麼好呢?錢!是啊,難道沒有比錢更重要的東西了嗎?他真是越來越糊塗了。
此時,他木然地坐著,減肥中醫診所望著空空的巷子發呆。他的目光開始迷離:巷子裏,孫子跑在前面,兒子兒媳在後面,大包小裹的,笑語盈盈……
院子裏的光線更暗了,他微閉著雙眼,眼角的皺紋微動著。他笑了,對著空空的巷子,那條拐杖還放在手邊……

關鍵字: 年輕人 城鄉差距

想想就難免覺得酸楚,我的心沉了下去。←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故風雨聯袂,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