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4/02/12

曾經的過去一點都不想再提了


這個春節算是過去了,今年的春晚藍白一眼都沒有看,她只是微信裡曬了一張自己的圖片,她想要讓一些人看起來她很好,至少是看起來NuHart顯赫植髮。陳雨沒有電話,藍白總得很正常。祝福還是照舊送給每個人,收取每個人的祝福。但比往年少了許多,並不是刻意要這麼做,藍白覺得好多已經沒有必要了。藍白永遠都會等待錢一凡先發祝福,至少在她覺得她心裡會有一種莫名的得意。錢一凡病了。藍白叮囑他要多喝水,大過年的暫時扛一扛別去醫院了。錢一凡像個孩子一樣有點撒驕,藍白想哭又想笑。藍白覺得自己有點多餘了,他應該是有人去關照的,自己又算什麼?藍白搜了些老的經典歌曲聽著香港如新集團,望瞭望窗外的飛雪,今年應該說是14年的第一場雪正下著,就讓一場雪掩埋曾經的我吧。她哭了,曾經的過去一點都不想再提了,可那舊的人舊的事總是在她周圍轉著,轉的她不能停止回憶,只有讓疼痛肆意折磨。她想打電話給錢一凡,告訴他自己現在很委屈,很無力,很恐懼,但她不願意。她害怕他將她看的一無事處,洞悉了她所有的脆弱,從此只有遠離。她沒有把握把那份信任再放在任何人身上,有時她覺得她都不再相信自己nu skin香港

關鍵字: 先發 祝福 疼痛

想像著那些畫面←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