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8/09

《惡棍特工》導演昆汀˙塔倫提諾專訪

導讀法國《電影筆記》第646期(2009年6月號)part6

◎周星星

  本週延續《惡棍特工》(Inglourious Basterds) 的導演昆汀˙塔倫提諾 (Quentin Tarantino) 的專訪。

  雖然塔倫提諾將《惡棍特工》引出許多類型電影跟B級片的典故,但《電影筆記》卻說《惡棍特工》中的「發生在劇院中的攸關生死的問題」更容易讓人想到劉別謙 (Lubitsch) 的《生死問題》(To Be or Not to Be)。塔倫提諾說他相當驕傲能夠讓《惡棍特工》的某些場景,例如跟戈培爾 (Goebbels) 午餐的場景,就會讓人想到《生死問題》。

  接著,塔倫提諾展露出他的電影史的知識。例如他認為《惡棍特工》是被雷歐尼德˙莫葛伊 (Leonide Moguy) 的影片大大地影響的:該導演原為俄羅斯人,先移民到巴黎、再又來到美國拍片,一九四○年代他拍的兩部反納粹影片《天黑後的巴黎》(Paris After Dark)、《阿拉伯行動》(Action in Arabia) ──都是由喬治˙桑德斯 (George Sanders) 主演──都給了《惡棍特工》靈感;另外還有朱爾˙達辛 (Jules Dassin) 的《納粹特務》(Nazi Agent)、《法國某某地方》(Reunion in France),道格拉斯˙瑟克 (Douglas Sirk) 的《希特勒的狂人》(Hitler's Madmen),弗里茲˙朗 (Fritz Lang) 的《追捕》(Man Hunt)(也是由喬治˙桑德斯主演)、《劊子手也會死》(Hangmen Also Die?!) 這些片都跟《惡棍特工》有關。


  《電影筆記》問:尚˙雷諾瓦 (Jean Renoir) 的《自由地生活》(Vivre libre)(也是由喬治˙桑德斯主演)呢?塔倫提諾才回說他超級喜歡這部片。塔倫提諾發現喬治˙桑德斯根本是無所不在,所以,他刻意把《惡棍特工》中的 Hicox(英國影評人,由麥可˙法斯班德 (Michael Fassbender) 飾演)這一角寫成像是會由喬治˙桑德斯飾演的角色。他甚至為此寫了一段對話:「Hicox 進來,我們幾乎可說他是比較年輕一點的喬治˙桑德斯。」

  為什麼秀香娜˙德雷弗斯 (Shosanna Dreyfus) 所經營的戲院叫「Gamaar」?塔倫提諾依舊有點生氣,因為他說是製作道具的人拼錯字。他本來要用「Garmar」,那是一家位在東洛杉磯的戲院,塔倫提諾小時候常常去;該戲院在一九八○年代初期關門。既然已經製作錯誤,他說他繼續沿用是要「懲罰自己」。

  《電影筆記》特別問到《惡棍特工》裡面的人幾乎都會兩種以上的語言,甚至在轉換語言時常製造爆笑效果。塔倫提諾說,《惡棍特工》在坎城映演兩次他都在場,他發覺當 Landa 上校(由克里斯多福˙瓦爾茲 (Christoph Waltz) 飾演,坎城影帝)用法文跟法國農夫說「因為我法文不好,所以接下來我要開始講英文」時,觀眾都大爆笑,他們以為這就是好萊塢電影把語言轉換成英文的手法;可是,「到這一場戲的結尾,你們就會懂為什麼我要讓 Landa 上校用英文說話」,因為 Landa 上校要讓躲藏起來的猶太人聽不懂他即將要講的話。還有,塔倫提諾讓布萊德˙彼特 (Brad Pitt) 講非常蹩腳的義大利文;這些「惡棍們」(basterds) 曾經在西西里島作戰過,所以多少能講幾句義大利文;但一旦他們開口,你們可能會說:「啊?那也安捏?」塔倫提諾說如果觀眾沒笑的話,他自己就要檢討了。

  被問到怎麼使用莫利柯奈 (Morricone) 的配樂,塔倫提諾說他已經在《追殺比爾》(Kill Bill) 跟《衝鋒免死令》(Death Proof) 大量地使用莫利柯奈的音樂;但因為他自己沒拍過西部片,所以他只是稍微地運用那種風格。「我並不是全然複製那種風格,我只是把它拿來營造一種氣氛,而且是把它用在它本來不是為此設計的類型上面(譯註:此關係子句不好中譯;意思是該音樂本來是為別種類型而設計,但塔倫提諾把它拿來套在別的類型上)。」

*
更多內容請參閱:http://epaper.ctfa2.org.tw/epaper90807/10.htm


關鍵字: 觀眾 地方 專訪 特工

《班傑明的奇幻旅程》(The Curious Case of Benjamin Button)←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電影筆記》 第647期(2009年7、8月號)Part 1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