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11/10

洛宏康鐵 (Laurent Cantet) 專訪(第七部分)

7.

《電影筆記》
:您怎麼樣理解其他人怎麼看您的影片?像《人力資源》或《行事曆》都曾經為您接觸到觀眾很熱情的反應。

康鐵
:觀眾其實是佔有(或曰『霸佔』)了影片,有點就像演員們那個樣子。他們以他們自己的生活經驗對抗影片,特別是你們所提到的那兩部片,第一部片(《人力資源》)談到父子之間地位的差別以及將兒子的地位再給予優勢,觸動了非常多的觀眾的心,因為,這相當符合某一整個世代所關心的事。

還有一些對那些電影院老闆來說不太常看到的年輕工人跑來看電影,因為這部片就是在談能夠觸動到他們的心的事情。跟觀眾會面,能讓我衡量我們已經拍好的東西是否足夠真確。而且,這樣的會面能幫助我擬出一些問題,這些問題跟我們每一位都有關。

《電影筆記》
:《我和我的小鬼們》即將上映,恐怕毫無疑問將會是另外一回事了。

康鐵
:拿到金棕櫚獎的時候,我們真是有一點忙不過來,因為我們要照料這群小伙子回到巴黎……感覺就像是「星光學院」(Star Academy) 就要誕生一般。(譯註『星光學院』是更大規模的法國版的「超級星光大道」,似乎是自二○○一年起就已經成為 TF1 頻道的超賺錢綜藝節目。)但他們的表現是很棒的。對他們來說,這是集體的故事,沒有人單獨享有個人的封面。這也是我們集體的工作的成果。打從一開始,我們就有一種民主的精神:每個人都可以參與其中,沒有被指定的主角──縱使是有幾位講的話會比其他人多一些。就是這民主精神,在護衛著我們。

《電影筆記》
:您有拒絕某些事情嗎?

康鐵
:有,我們想放掉坎城的效應,目的是要多談談影片它本身跟它實在的主題,少談一點(好不容易拿到的)金棕櫚。各戲院以及媒體都強烈要求多講一些金棕櫚的事。

《電影筆記》
:《我和我的小鬼們》這部片的拍片計劃很好推嗎?

康鐵
:非常好推。這部片的成本並不昂貴,大約耗資兩百三十萬歐元。打從寫劇本階段,我就已經看出幾點明顯該做的事,幾位最先看過劇本的人也都同意我的看法,然後是最初的幾位出資者也持相同的看法。他們很快就作出決定。事實上我們有在企畫案中附上一片 DVD,錄的是我們的工作坊正在工作的畫面,好讓人家知道我們在劇情主旨中講的東西大概會是怎麼樣,以及劇本所描繪的大概會是怎麼樣。

《電影筆記》
:您是否感覺說為了拍這部片,似乎也結束了某種東西,特別是指方法?

康鐵
:剛好相反,我們工作的方式,正好是另外一種全新的出發。我從未在任何一刻想要拍出一個很美的鏡頭。在拍片的時候,我們所關心的事,並非是一般平常我們所認得的事。我們跟隨著在你們面前發生的事,形式是被主題帶著走。我們從不去想剪接時是否會相對應。不管我們是在哪一個拍攝面拍攝反應,真正重要的是那個反應的能量,而不是鏡頭的對應是否準確。就在一瞬間,我發現到有某樣東西讓我解脫了,讓我有繼續走下去的動力。

艾曼紐埃耳
布宇多 (Emmanuel Burdeau) 跟安端梯禾雍 (Antoine Thirion) 2008 8 19 在巴黎專訪。
《電影筆記》第 637 期(2008 9 月號),第 10-18 頁。

翻譯
周星星


洛宏康鐵 (Laurent Cantet) 專訪(第六部分)←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梅斯麟:死亡本能》跟《寇路許:一個男人的故事》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