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11/02

洛宏康鐵 (Laurent Cantet) 專訪(第三部分)

3.

康鐵
:所有在彩排的時候跟我一起工作的人,都已經知道他們的表現將超過他們在攝影機前面的很單純的現身。我們會討論每一個情境。當我感覺到有人想抵抗,以及這態度有可能會搞砸該場景的話,要嘛我會嘗試解決這問題,要嘛我就改變場景,讓那種緊張狀態消失,讓每一個人都能感覺到他們其實是一起構思這部片的受惠者。
《電影筆記》:拍片的時候,應該是很不錯的時光吧?

康鐵:是的。我個人需要很安靜的狀態,也享受大家都在一起的樂趣。拍《我和我的小鬼們》是難以想像的好時光,因為雖然這部片花費並不昂貴,但最後我們擁有了某件很珍貴的東西:時間。在一間教室裡面使用三台攝影機,使用單一布景,讓所有其它可用的時間全都投入在拍片上面。(以上在《電影筆記》 12 頁;以下在第 13

《電影筆記》:拍片工作持續一整個學年嗎?

康鐵:只有前置作業是如此。拍片是持續了七個禮拜,是去年夏天的時候。DDASS 給我們很多限制,它看管學生,禁止我們讓學生一天拍超過六小時。結果是,沒有人在拍片期間疲累。我們一個禮拜拍五天──事實上我習慣一個禮拜拍六天;禮拜天也就不必再花時間找布景了。每天早上我輕鬆泰然地到拍片現場,這種怡然的穩定帶給每個人好處,也帶給影片好處。

《電影筆記》:拍片的時候,弗杭蘇瓦依舊是您的談話對象?

康鐵:每天早上,在開拍前一個小時,我們都會在拍片的那個初中的對面的一家咖啡館討論事情,討論當天準備要拍的場景,討論到那個時候應該要採用的策略,而且很抽象地畫出不同的地形、場地。弗杭蘇瓦肩負指揮場景的責任,好歹也是在開拍前幾個鏡頭的時候。他要面對二十五位學生,而且他得成功地導引他們一個一個完成我們的目標。

《電影筆記》:您人待在哪兒?

康鐵:我待在教室的一個角落,在我面前有三台監視器,而且我還有麥克風可以跟每一位攝影師講話,告訴他們應該要往哪裡移動。的確也有的時候,在拍某一段場景的途中,我會介入作修正。當某些事沒辦法達到我的預期,當某些我很需要的敘事元素沒辦法自然地進入到鏡頭中,我會向他們建議該怎麼做。

《電影筆記》:這是您第一次同時使用好幾台攝影機來拍片嗎?

康鐵:沒錯,因為我想要讓演員的演出有連貫性。以前,當我只用一台攝影機來拍攝時,這件事證明說永遠都會有好幾分鐘的暖身活動,讓我們感覺說這根本是低於我們本來可以達到的點。幾分鐘過後,每個人才進入對話的情局,這時才會有東西跑出來。我們獲取到的能耐,只有在沒有間斷的拍片過程中才可能達得到。愛絲梅哈爾達 (Esmeralda) 或法蘭克 (Franck) 能爆出的活力,不是我們說「開麥拉」就能夠挖到的。我們當然能先拍完同一個拍攝面,然後再換到另外一個拍攝面,但是弗杭蘇瓦是根據學生們所講的話作出反應,學生們也根據弗杭蘇瓦剛講完的話作出反應,用剛剛講的那種拍方(譯註此即很傳統的拍法,即先拍完同一個拍攝面,然後再換到另外一個拍攝面)就沒辦法達成此效果。

《電影筆記》:有一台攝影機是一直拍攝弗杭蘇瓦?

康鐵:一台攝影機一直拍他,另外兩台只拍學生;一台拍正在講話的人,另外一台拍準備要講話的人。慢慢地,我們就能知道誰即將要在鏡頭前講話。我監看著監視器,然後我會告訴攝影師準備要去拍誰、趕快去找她/他的大頭。另外,弗杭蘇瓦有能力感覺到說當攝影機還沒準備好時,他會變換其他人應該要講話表演的順序,好讓我們能同步抓住所有的反應。

《電影筆記》:三台高畫質數位 (HD) 攝影機?

康鐵:是的。

《電影筆記》:是因為要省錢?

康鐵:不是這樣,因為這三台 HD 攝影機總價也相當於一台三十五釐米的攝影機。當然,在後製作的時候,是會比較省錢;但是,我們卻有一百五十個小時的毛片要處理。在教室裡面的場景是用三台攝影機來拍攝,其它地方只用兩台。(以上在《電影筆記》 13 頁;以下在第 14


洛宏康鐵 (Laurent Cantet) 專訪(第二部分)←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洛宏康鐵 (Laurent Cantet) 專訪(第四部分)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