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1/01

[轉載]從肚皮舞透視中東的世界

**本篇為Crystal為蘆荻社區大學97年春季班的選課手冊所撰的文章。**

許多人都會問我,這麼多社區大學,為什麼我要選在離市中心較遠的蘆荻社大?我很高興可以有機會慢慢陳述我在蘆荻社大教學的理由。以及蘆荻社大找我來教學的理由。



首先,我想說,在世界上,我覺得最值得崇拜的人是誰?

不是跳舞跳最好的舞者,也不是美麗的明星,不是企業家,更不是政治人物。

而是為了增進全體人類的幸福,願意放棄名利,勇於與主流價值抵抗,因此屢受質疑,未得到應有掌聲,還繼續為弱勢奔走的人。

這些人,本身擁有絕佳的思考、組織、執行能力,甚至高學歷、特殊專長,他們不去商場領高薪,卻來到社運團體,包括蘆荻社大,努力實現他們的理想。他們得到的物質報償極少,工作量極大,卻仍不斷的思考,什麼對社會最好、最有意義。

當肚皮舞在台灣開始盛行時,許多學員向蘆荻反應希望能開設肚皮舞課。但蘆荻卻思考,肚皮舞課對學員的正面意義是什麼?除了減肥健身以外,還有沒有其他的意義?在這過程中,會不會只得到外貌的自信,卻限制了其他的發展?

因此,當我剛從土耳其學舞回國,在台灣國際勞工協會當義工時,理事長把我推薦給蘆荻的瑩琪。即使已在其他場合見過面,瑩琪另把我約出來討論課程的內容---典型的蘆荻作風,在乎每一堂課的品質與意義。我與她談到我對課程的期待:除了肚皮舞以外,放入中東文化課程。她喜歡這個想法,因此蘆荻的第一個正規肚皮舞課程終於開設了。

我們做了很多實驗,在三小時的課程中讓大家欣賞影片、在週日舉辦中東講座、把課程切為上下兩個時段,每個月兩班合辦講座等。這是一個艱難的嘗試,也是一個摸索的過程:

如何說服想要減肥健身的學員,願意坐下來吸收文化知識,並參與討論?

如何讓學員把心靈的豐富和身體的健美看得一樣重要?

從一開始部分學員的逃避,到後來學員產生了興趣,對舞蹈、或是對中東歷史風俗,都越來越具備思辨和觀察能力。

慢慢地,我們走出了第一步。我很榮幸在蘆荻教學,因為這是一個很不一樣的地方。在這裡,我感覺到一個學校對學員、對社會的愛。

如何愛上肚皮舞?

跳肚皮舞實在是因為可以與心愛中東音樂結合,這種感覺實在是太棒了!不過為什麼我會開始接觸中東音樂呢?那就要回到在紐西蘭唸國中的一小段時光。當時認識了一個伊拉克好友,她叫Sara。她才14歲,但看起來很成熟美艷,有著濃密的大捲髮和阿拉伯人的獨特眼神。她與我分享她的音樂。中東音樂的情境真是美到極致。因此從中東音樂開始,接觸中東其他文化。只要與中東相關的書我都想讀,相關的事物都想學習,一開始是中東鼓,而後是阿拉伯文,後來有個西班牙老師來台灣教授肚皮舞,就開始進入肚皮舞的世界。

肚皮舞帶給了我什麼啟示?

大學畢業後,很快就開始教舞。但我的目標不是當老師,而是可以更了解中東。於是選擇到埃及,因為可以一邊學舞,一邊唸語言學校。後來又跑去土耳其,待了更長的一段時間,也因此學習土耳其風格的肚皮舞。但也因為中東,我開始認識到西方資本主義霸權如何以經濟手段吞噬中東國家;認識了國際政治如何操弄中東的政治,使其無法真正享有人權、民主和兩性平等;也認識了新聞都有其幕後的手,灌輸大家某種有利於他們自己的意識形態,而讓世界上的人都支持某些霸權,任憑在媒體上弱勢的一方受害。也因為中東--那裡的石油等礦產即是商業邏輯運作下最需要搶奪的資源--我認識到環保有多麼重要:所有我們正在消費的物資都需要石油來製造、運輸,我們的需求造成中東人民無止盡的血淚。

同時也就是因為肚皮舞,我認識到除了中東,還有多少人在不公平的社會制度下犧牲。因為一場在內湖的表演,認識了一名印尼女傭,她質樸善良的眼神深深感動我。高捷外勞的事情也因此特別撼動我。因此回國後,到台灣國際勞工協會,也就是為外勞爭取權益,推動公平立法的機構擔任義工。也因為台灣國際勞工協會,我深刻認識到制度面的不完善和偽善如何地壓迫人:WTO全球化的問題造成更多第三世界國家人口失業;失業者鋌而走險犯罪、海外打工卻被當地剝削歧視、從娼而性工作未合法化,造成娼妓受到更多壓迫。這一切都有因有果有循環,而我們每一個人都脫不了責任。

因此,身為肚皮舞老師的我能做什麼呢?我想我能做的,是盡我所能的把我知道的、對社會有正面助益的觀念傳出去。如果每個人都能減少偏見,不要只相信強勢媒體所傳播的資訊,積極追求真相。眾志可成城。每個人都做點努力,不做是”零”,做了以後才有希望。這是每週到蘆荻,看到工作人員們為理想努力時,更加相信的一件事情。大家加油!

原文刊登於蘆荻網站從肚皮舞透視中東的世界



Crystal與誠品音樂館的訪談←上一篇 │首頁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