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7/04/23

邪惡的波波呀!



從3/31與波蘭陶初接觸至今,這才短短一個多月呀,櫥櫃裡就多了這些成員,波蘭陶的魅力恐怕比皇家哥本哈根有過之而無不及。
每次都說再買就把手剁掉的梗,連自己都不好意思拿出來用了。
只好勉強把本文歸類在「以愛之名燒的菜」-- 我這不就黔驢技窮變不出新菜色,只能想方設法改個盛盤。
司馬昭之心...
 

剛剛喜歡上波波時,對這個浩瀚的宇宙一點兒都不懂。
在FB上東晃西逛地,看到有賣家要收手所以全部商品打七折出售,挑了喜歡的花色就買了幾款盛盤用得上的。
寄到家裡是好大一箱的陣仗,裡頭的包材稀奇古怪,幾個盤子包得連拆開都棘手。


三月的最後一天,去皇家哥本哈根的櫃上領回預訂的幾個盤子,想著大唐草系列用得上的尺寸和型式大概都買齊了。
回家就收到一箱波波。


波波是陶器,拿起來厚實又溫婉。
那時也叫不出什麼名號,只因大大小小的藍花裡藏著一隻可愛的蜻蜓,他們就來了。


很快地就拿它來盛裝炒麵。


混搭著大唐草也不突兀。


自己在家簡單做一鍋煮時,哇啦啦地裝盛在波浪盤中就搞定。


後來開始加入幾個波波的FB社團。
眼界慢慢地開了。
知道波蘭陶因生產工廠不同,品質、風格烱異。
那時期,各大社團都在燒繁花款,沒跟上人家好久好久以前的預購,某日就在賣家清倉時撿了兩個繁花款小盤。
咖啡玫瑰是少見的顏色,也一起來我們家。


我那時還完全不懂得什麼是設計師款、什麼是Q1。


雖然是懵懂亂挑的,居然就是CA大廠的貨。
而且,後來的後來也只喜歡這家的波波。


這是唯一一個不是CA產的大碗。
因為少見,當作不同風格的收藏。


買餐具前我大約都會想像一下適合搭配什麼料理。
咖啡玫瑰花來前就決定開封18禁。


大地色系的搭配很清新呢。
唯18禁真的不要輕易嚐試。


少少幾個波蘭陶,餐桌就多半是混搭風。


悲催的兩條魚,還好骨頭夠硬才能懸空在外。
因此堅定了我需要一個長盤的信念。


買好波波等寄來的時間,做魚的時候就只能使用其他餐具。


誠心所想,所有能量都能幫著成就我們。
這可不是?因為太想去台北的波蘭陶大店參拜,忙碌的季節裡,居然天上還掉下了到台北出差的機會。
貓餐具們就是這樣來的。


這組花色也因此納入收藏。


漂亮極了。
至今回回用它,邊吃飯總要輕撫盤緣,連聲讚嘆。


初次拿來迎接它的是PAUL的抹茶派。
噢~


晚餐餐桌上的藍色系餐具開始變成全波波。


出差機會還連著兩週,老天爺呀。
繼續去把店裡的貓盤、湯匙、湯盅都弄回來。


欵欵,我沒有買大全套的迷思,不過同個花色至少要三個盤子才夠用。


橢圓長盤真是好用,很快開始服役。


美麗的盛盤果然讓食物大大加分。


然後,還是管不住自己。


不同賣家包裹波波的功力和用心,簡直可以寫個專章。


這是Lady2222。


討厭等待,不喜歡預購,只好從各賣家的現貨裡挑選喜歡的。
波波是個有銀子也不一定弄得到的狠角色。


這才多久呢,寄送波波的紙箱都快頂天立地了。
我還在管不住自己的手的階段。
欵欵,應該是生活壓力太大,波波又太療癒。

 


皇家哥本哈根呀,我要拿你怎麼辦?←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