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6/04/17

許我一個美好的中島廚房



喜歡下廚的女人都對中島有執念吧。
今回決定整修前,我便主動提議兩套衛浴由老爺負擔,廚房的費用我自己負責。
心裡的想法是這樣我才能全權決定自己要的模樣和物件,半點不用妥協。
不過呀,半生用盡心機的我,自然還是在內心的小宇宙偷偷盤算過,兩套衛浴必然比一間廚房昂貴吧。
結果2未必大於1,就說我和老爺對賭絕無勝算,這也不過是在我慘敗的記錄上再添一筆。
而且,叫人上火的是我的內心戲都演了幾十集了,男人從頭到尾只在旁邊溫雅地微笑著,連半個字兒都沒出口呢。哀,我就是個翻不出掌心的小猴。
還好一山還有一山高,遇到小牛寶,我們通通都得低頭歛目。
 

第一間衛浴完成後,接著就來拆舊廚具了。
原來的計畫是三天要完成拆裝整個廚房的,我當時還小小地炸毛一下,怎麼兩間價碼較低的衛浴就要用上三個禮拜的時間,讓我需要去賣血賣腎的廚房卻只要三天就能完成。(整個是大嬸的心理質素,為毛搭高鐵幾十分鐘要那麼多錢的意思。)
後來,老天像是聽到我的心聲,自動把完成期也調整成三個星期。嗚呼,要不要這麼靈驗呀?那我想中樂透頭彩啦!!


拆廚櫃前我還幻想過會用上什麼重機具,結果當天師傅腰間插著螺絲起子和鐵鎚就輕裝上陣了。好酷。
拆是裝的逆向工程,按著原本裝設的順序,倒過來將櫃體一座座卸下來就行。


原本最令我們擔心拆完會有影響的這片壁面倒還好。


櫃體拆完還是一整個完整的狀態,過程聲響也不太大。


不見了的抽屜都被我們暫時拿去裝搬出來的東西了。


比較糟糕的是左側高櫃拆完,牆面的磁磚搖搖欲墜。


通風管口的位置要特別確認,新櫃體要蓋過它。


不到半天的時間就完成拆櫃體的工程,果然破壞容易建設難。


隔天改管,再隔天新櫃體就送來並開始組裝。
施作圖打從一開始就先貼在牆面,要完全照圖施工。


水平定位很重要,家裡的地面未必真正水平,要靠師傅調整伸縮腳架。


中島的櫃體。


高櫃真的好高。
還好我娘把我生成這般高大。


本日到下午五點的進度。


兩位師傅原本還想多做些,可我因為晚上要工作,硬逼著他們跟我一起出門。


廚櫃完成前,有些地方我是很狐疑的,比如這個部分,那個門要怎麼開啟呀?


本來要和櫃體同時施作的檯面,因為工廠排程問題,推延到隔週一才送來。
週一我們一大早得出門,媽媽這天也要去醫院,不得已之下連姊姊都被請來支援了。


我中午不到就趕回來,進門看到這兩塊要回來的檯面,立馬眼眶都紅了。
我的杜邦石怎麼會是個韓國貨???


再看到我的中島麻花花的樣子,眼淚就潰堤了。
立刻吸著鼻子打電話給專案管理師哭訴。


檯面師傅看不到我的心在泣血,只看到鐵青著臉、紅著鼻子和眼睛的怪女人,一安裝好馬上就撤退了。


開始一一檢視其他配件,大吉熊愛琴海。


檯面送來也還要做部分微調因應現場所需。


暖男管理師很快趕來,也覺得檯面花得太髒。
重點是,他還發現檯面尺寸不對!!!應該要切齊柱子的。
所以他立刻去電承包商,要求也確認要重作。


媽媽下午看完醫師又翩然來到,並帶來手作椅墊套。


家裡的餐桌椅都被貓咪抓花了,之前我們一起討論要怎麼製做出適合的椅套。
媽媽在前個週末回家去試了一個樣品出來。


熬到檯面廠商再來敲工期,已經是春假過後了。
這中間的時間,我們陸陸續續在整理東西。丟掉一些,又買一些。
每天晚上都要忙到深夜。
約好要重作檯面的那天下午,烤漆玻璃廠商也不約而同地來了。
我本來為了拆除檯面可能有的粉塵剛覆上防護,只得又匆匆取下來。


人造石的施工配備是重量級的。


拆檯面幾乎沒有什麼煙塵,摸準了接合點、切開,晃兩晃就能卸下。


回到原點不過是五分鐘的事。


上新檯面。


看似厚實的檯面,內裡其實是長成這樣。


真要知道檯面的身份,要看石材的背面,等到組裝好後,什麼都看不到的。
不過,管理師說他確認過這塊人造石是美國來的。


密合兩塊石板。


中島完成後,我的愛鍋們終於有了安身立命之處。
所有的東西總算都能歸位了。


去特立屋調了立邦兒童漆回來,老爺瞬間變身油漆工。


有些事是一旦開始便很難停歇,油漆工連儲藏室的木門都漆了。
我記得那晚施工到11點。


新做好的檯面小牛寶立馬就來測試,之前那一塊,他可是一次都沒有上去過。
有沒有這麼神奇?


比原來乾淨清爽許多的廚房。
做飯時,中島上擺著藍芽喇叭,全程有喜歡的音樂相陪,實在是很享受的事。


收拾乾淨的模樣。


茉莉石就是隸屬麻石系列的,要它不麻也不可能。
我原先希望是純白色的檯面,挑選時給的樣本因為很小,上頭一個小點點也沒有,因此初見它的花點時才會那樣地驚慌失措。


萬物有了歸處。


確定要貼烤玻後,不希望原來壁掛的電解水機破壞玻璃,所以決定另買3M的淨水機。


淨水機做成櫥下型,出水處由鵝頸龍頭負責。


這台櫻花牌抽油煙機是特力屋近期主打,號稱有turbo。


家裡瓶瓶罐罐特多,所以專案管理師設計了一個怪獸給我。
不過後來來安裝的師傅笑說這那叫怪獸,豪宅裡裝的那種巨無霸才是。
嗯,這是貧窮人家的一點幻想,不用這樣現實地戳破吧。。。


轉角的一方小空間,見不得人的零零碎碎都隱身在此。


小牛寶照例用他倨傲的神情表達他的滿意(?)

完成後,我自以為很感性地對老爺說:
我這麼愛下廚,在辛苦工作了這麼多年後,一個漂亮的中島廚房,實在是理所應得。
男人則照例是嘴角一抹溫雅的微笑。
 


許我一個美好的乾溼分離衛浴←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