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7/08/13

踐約02(完)


身後驀地傳來熟悉嗓音,磔身子一僵,半刻才緩緩轉身,臉上帶著困惑及喜悅,看見站在眼前漾著笑凝視他的潼時,欣喜的揚笑。

「我在做夢嗎?你還活著?」磔執起纖柔的手在臉上磨娑著,閉起眼,笑意更深,是溫潤活生生觸感,抬頭張開眼,望進濕潤,冷不妨將潼拉向懷裡。「就算是鬼也好,答應我,留在我身旁,生生世世。」

懇求的語氣哀傷的眼眸。

「嗯。」

潼輕輕頷首,如絲秀髮在空中飄揚,磔緊瞅著潼良久,良久,便將唇覆在他唇上,輕輕扳開滑入吸吮著,雙手透過薄衫愛撫纖弱胴體,吻的渾然忘我,全身發燙索求更深的碰觸。

「…唔…」

逸出的小小呢喃讓磔猛然驚醒,粗喘著,輕輕推開潼。

「怎麼了?」微濕瞳仁緊緊望著磔。

「你的身子…」磔困惑地笑笑。

「不打緊的。」

「真的?」

「嗯。」

潼輕輕頷首,勾住磔的脖頸,主動給了一個深吻,兩個人在輕柔月色下彼此確認對方的體溫.…

靜謐裡,僅有的是潼如幻似真的輕渺呢喃,磔輕撫濕漉的髮鬢,含笑聆聽著。

「原來是那塊玉石的力量。真高興它真的可以幫上你的忙。」微頓,皺起眉頭。「你會這樣維持形態多久?」

到你捨棄我為止!潼靜默眸中帶些難過,僅是笑笑迴避。「不清楚。」

磔翻身坐起,漆黑地眼眸定定望住潼,「如果我死了,你還是這樣活下去,豈不是很寂寞嗎?我會心疼的。」

「大概吧。」潼漾起一抹小小的笑,他從不奢望未來,只求現今擁著磔就滿足了。

「不行!!不行!!」磔不滿意撇撇嘴,深思一會又笑開,伸出右手握住潼的手,壓到心窩,認真許下誓言。「這樣好了,我每一世一定會去找你,你一定要等我哦!不准變心!」

潼怔怔望著磔,眼角有些潮溼。真是傻呀!為什麼總是可以把事情說的這麼肯定,但還是點點頭應許。「一定會等你,不變心!」

過了四十個年頭後,潼守在磔身旁等待最後的交待。

磔微顫,伸手撫摸仍如花般的細嫩臉龐,費了很大力氣才能起身,在潼耳際低語。

潼點點頭,流下一行清淚後,磔才滿足閣上雙眸,安祥渡過不算長的一生。

潼在玉石中,靜靜歇息,守著誓言。

約好的,我一定會去找你。我還想和你在一起直到生生世世。

 

☆★☆★  ☆★☆★  ☆★☆★

 

「你在看什麼?」

潼輕靈飄落在潮面前,依舊美艷,而潮卻已經是滿頭花白,經過了五十個年頭,歲月的痕跡無情地刻畫於身。

「……」潮沒有搭話,僅是用眼眸凝視著他。

「還好吧?」

潼擔心地看著潮,可以感受到潮的生命火焰正逐漸消逝。

驀地,潮嘆了口氣,站了起來走向潼,挽起秀髮輕輕撫摸著,不知在想些什麼。

「…你知道嗎?我一直在想,我現在十分恨你。」頓了頓,略加用力揪住如墨秀髮,力道之大讓潼也不禁略為屈身。

「痛~」發出小小呻吟,潼含著淚,仰望著潮。

「會痛嗎?」嘴角揚起一絲殘酷的微笑,「可是我卻認為你是個比我殘酷的人,你可以懷抱著對”我”的記憶活下去。但是我擁有的是什麼?我一個人獨自離去……我甚至不曉得你是愛著”我”這個人,還是那個我不認識的”我”,你太殘酷了…我不知道什麼前世,也不知道什麼來世…我僅知的是目前活生生的自已…我不要你去陪我所不知道的自己…可是為什麼……為什麼…」

凝視著潼的眼底不禁泛起淚光,潮疲累的鬆開緊握的手。

「可是為什麼…縱使你這麼殘酷…我卻狠不心去恨你呢?」他搖了搖頭,帶著哽咽。「其實我…我寧可你不要保持這麼美的姿態…我寧可你比我早逝…至少…至少…我還可以感到我是擁有你。」

「潮…」潼輕輕碰觸著潮的肩膀,試圖安慰。

「可以讓我獨自靜一靜嗎?」潮在一瞬間恢復了平靜,輕輕推開了潼的手。

「對不起…」潼歉然的低頭。

「不是你的錯,是我太會鑽牛角尖,你可以離開了嗎?」佯裝冷漠保護殘碎的心。

「…真的很抱歉。」留下似耳語的話後,潼悄然消失於空氣中。

失去潼身影後,潮頹然坐回走廊,輕喟一聲,自胸袋掏出紅玉。

靜靜凝視一會,拿起腳邊的石頭,作勢砸下,但那隻手硬是生生在空中停住。

不行,他做不到。

想讓潼陪他走…但若是潼就此消失的話…來生他豈不是見不到潼嗎?

來生…潮輕笑起來,最厭惡的就是這句話。

畢竟還是下不了手,夕陽拖曳著潮的身影,更顯出無比落寞。

對不起…對不起…潼隱身於空氣裡,在心中不斷道歉。

他能了解潮的感受.但也許是害怕吧。

害怕接受這一份感情,害怕感情會隨著時光流逝而變質,是他沒有勇氣吧。但其實對他而言,並不會去區分哪個人是誰,哪個都是他所愛的那個人…

就連剛才那番話,每一世的磔都曾這樣對他說過。

每次面對相同指責,都讓他感到痛苦萬分,可是他沒辨法為辯解什麼,是他太狡猾,一直逃避著歲月的流逝。

嘴角浮起一絲嘲弄。

是他經不起考驗吧。

寧可等待著磔的每一世,寧可接受一次又一次的指責,可是再怎麼樣接受磔的愛,永遠揮不去心中的恐懼,那份失去磔的恐懼。

果然潼的預感是對的,三天後,潮迎接生命的終點,一旁守著他的潼帶著淚痕,緊握著乾枯雙手不放。

「你願意跟我走嗎?」潮無力的吐出這句話。

潼先是一征,但隨即頜首,再緩緩搖頭。

「是嗎?」潮僅是了然笑了笑,卻掩不住眼角的落寞,輕嘆了一聲,像是感到累了般闔上雙眼。

 

☆★☆★  ☆★☆★  ☆★☆★

時光流逝著。

「媽,這個可以給我嗎?」小男孩拿著一塊鴿血紅的玉,不容反駁語氣反問著母親。

「怎麼會想要這個東西?」母親訝異地望著小男孩,「上次給你買的金剛戰士不喜歡嗎?」

「可是人家就是喜歡這個嘛!!」小男孩用著堅定的眼眸望著母親。

「…這…好吧。可是不要弄壞哦~這可是我們家的傳家之寶。」

「知道了,媽,謝謝妳。」男孩露出開懷笑臉,蹦蹦跳跳回到房裡。

好漂亮哦~他讚嘆著,細細把玩著。

驀地,一輪明月灑落映在紅玉上,一絲銀光迸出…

潼靜靜凝視眼前的男孩,正毫不畏懼反望他,夾雜一絲好奇及滿滿的迷戀。

「我叫徹,你呢?」

「潼。」輕輕吐出這個單字。

「潼?好像是很難的字。」徹微皺著眉,才小學二年級的他,認識的生字還不太多,但隨即笑開。「雖然我不太懂,但是既然你是從這塊玉出現的,那你就是我的了。」

「…」潼蹲了下來,撫摸著小小的徹,細細打量,再伸出雙手將他緊緊摟住。

「你在哭嗎?」徹不解的反問。

「…沒有…」緊抱著徹的雙手微微顫抖。

命運的齒輪又再度轉動……

 

PM 03:37 1998/11/22

AM 04:55 1998/12/22

 

       8/10/2017 9:35 AM



踐約01←上一篇 │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