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7/03/21

[bl][限]親親,我的窮愛人第二部03

貼完這篇我就要來睡了...cheeky



 

              --二年後。

  這是什麼?

  常豫肩膀發抖,險些捏碎通知單。

  因欠費過久,即日起斷水斷電,直到欠款繳清才恢復供應。

  怎麼可能?他昨天不是才把辛辛苦苦的打工錢交給媽媽,還耳提面命交待她非在早上繳清不可。

  然而白紙黑字寫的清清楚楚,常豫眉頭深皺,全身無力。

  二萬元,她究竟能花到哪去?

不,如果是她的話,兩萬元確實會在一秒之內化為烏有。

  張天心笑容滿面打開鐵門。「我回來了,小豫豫。」

  一聽見罪魁禍首的聲音,常豫深深嘆了一口氣,無精打采轉過頭,「媽,我交給你的二萬元呢?」

  「二萬元?對了,我在路上看見有人為南亞大海嘯的災民募款,他們好可憐哦,照片上屍橫遍野,有好多小孩子就這樣沒了爸媽…」不說還好,張天心居然說到熱淚交流,「他們真的好可憐,小豫豫,你應該看看他們空洞的眼神,比起來,我能盡的微薄力量就是把二萬元捐出去。」

  「捐…捐出去…?」常豫壓住心臟部位,呼吸險險停止,總覺得最近心臟功能愈來愈差了。

  張天心眼含淚光,惴惴不安看著兒子。「不對嗎?」

  當然不對。常豫張大嘴卻說不出這麼簡單的話。

  比起遠在南亞的難民,他們家食衣住行都快成問題了,要施福也要量力而為吧?這可不是十元,二十元,或者一百元,而是二萬元耶。

  難道母親妳忘記當初被追債時的恐怖局面,若非子江伸出援手,他們不只會被賣到不知名地方,下場可是比南亞難民更慘。

  這兩年來,他已經盡其所能辛苦打工賺來繳日常費用,還有每個月固定還子江的一萬元。

  現在居然又搞出這種批漏?

  然而他最無法原諒的是太過相信母親,明知她不牢靠、同情心泛濫,還把重要金錢交給她。

  千錯萬錯都是他的錯,不能怪母親。

  張天心怯怯出聲。「豫,你生氣了嗎?」

  常豫用力閉上雙眼,「不…都是我的錯,我要去打工了。」

  張天心以為萬事都解決了,又恢復天真神情,她幫兒子打開門,「對了,你打完工,可不可以帶上次炸芋頭回來?媽媽好想再吃一次。」

  「我儘量。」

常豫全身無力晃出家,再輕輕關好門,抬頭看一眼藍天,又低頭嘆了口大氣。

或許是心理作用,他只覺得背後捲起一陣寒冽秋風,連帶內心也荒涼無比。

他要上哪籌出兩萬元,又要上哪渡過沒水沒電的日子?

還有弟弟常寬最近要繳課本費二千元。對了,學費不是又要漲了,還有參加英檢什麼的都要報名費…參考書…

一瞬間,腦海自然而然浮現寒子江的溫柔臉孔。

只要他一開口,別說兩萬元,再借一百萬元,寒子江絕對不會眨一下眼。

常豫用力敲一下頭。

不行,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他不能老是靠寒子江幫助,必須儘快自力更生才行。

無論如何,熬到下個發薪日就可以了。

 

◇◆◇◆    ◇◆◇◆    ◇◆◇◆

 

  微笑大賣場。

  寒子江一走進大賣場就惹來不少人側目,有三分之二是每日必來瞻仰俊臉的媽媽迷們。

身為寒氏企業的三兒子,又是這間開幕才一年的微笑大賣場總負責人,除了家世背景好,帥氣十足身材又好外,智商高達一百五,更是炙手可熱的丈夫人選。

陳大媽看準時機,將只有十五歲的女兒往右邊一推。

寒子江極為熟練輕輕一側,極巧妙閃進鏢形大漢身後,再加快腳步繼續向前。

陳子怡還來不及改變航道,硬是跌進鏢形大漢的胸膛。

「又是只差一點點。」陳大媽氣得差點沒吐血。只差一點點,她女兒就能撞上枝頭當鳳凰。

「妳…妳沒事吧?」鏢形大漢扶住陳子怡,頓時驚豔到大舌頭。「妳…」

陳大媽見狀更氣了,伸手就抓回女兒。「她很好,子怡,去結帳準備回家。」

氣死她了,該電的人沒電到,偏偏電到一隻不知名的蚊子。

寒子江斜眼睨了陳大媽一眼,薄唇一勾,浮起一抺迷死人不償命的微笑。

第三十次。這是第三十次陳大媽想要設計巧遇失敗。

那當然,也不想想他寒子江是何等人物。

更何況他早就心有所屬。

寒子江神情一柔,腳步更快了,往左轉踏入熟食區。

 

◇◆◇◆    ◇◆◇◆    ◇◆◇◆

 

  「寒老闆。」就算老闆才十九歲,補貨小弟仍趕緊點頭問好。「晚安。」

  「辛苦了。」寒子江漠然地點點頭,看看空無一物的熟食架,再走進準備便當的廚房。

  「老闆你來了,」李大媽笑了笑,主動遞過四份便當,「這是剛做好的雞腿便當,今天要準備哪些東西?」

寒子江微微一笑,「嗯,現炸的排骨便當、野菜便當,壽司,還有一些加熱即可食用的小菜。」

這些全都是為常豫而準備,新鮮但謊稱隔夜的伙食來源。

  「我知道了。」李大媽當常豫是半個兒子,對這種差別待遇能夠守口如瓶。

  吩咐完畢,寒子江繼續前往常豫的工作地點,遠遠就能察覺愛慕多年的身影,黑色T恤及綠色圍裙的工作服是他特地為常豫訂作。

綠色特別適合常豫,看起來神清氣爽,全身的黑色T恤剛好突顯結實但纖瘦的曲線,能夠一飽眼福。

常豫正笑吟吟幫一位常客將食過磅並且包好。「謝謝您的惠顧。」

  親切態度,秀氣容顏及纖細肢體,鄰家大男孩般陽光笑容,已經為他吸引固定的常客光顧。

  寒子江胸口一窒,妒意泉湧,仍強忍不便發作。

  畢竟常豫需要這份工作,需要尊嚴,也確實活在他的保護當中。

  好不容易強歛不悅,他跨步正想往前,卻發現常豫不經意流露出疲累、深思還有苦惱。

  苦惱?

警訊頻響,寒子江閃進標著安全門的角落,拿出手機按下熟悉號碼。

手機一接通,語氣變得出奇溫柔。「嗯,常伯母您好,我是子江,沒事,我看見常豫臉色不好…什麼,原來是因為您把錢捐出去…二萬塊,家裡被斷水斷電了?我明白,我會安慰子江,您別這樣想,這不是您的錯,心地善良是一件好事。」

  一閣起手機,劍眉也皺住了,眼眸瞬間結冰。

  他就知道,常豫的煩惱永遠與張天心有關連,但也是他不留痕跡體貼常豫的機會。

  看來必須用電鍋加熱的小菜不用準備了,回去時得到飲料區及電器區多拿一些礦泉水和電池。

寒子江邊想邊走向常豫,揚起手腕示意,「豫,你的休息時間到了。」

 

◇◆◇◆    ◇◆◇◆    ◇◆◇◆

 

  員工休息室。

  常豫非常不好意思看著三份便當。「不好意思,總要你準備便當。」

  他什麼都可以省,唯有伙食方面省不得,這幾年下來光是便當錢就是一筆可觀的開銷。

  「我們都什麼交情了?」寒子江笑笑坐到常豫對面。

這是一張典型的餐桌,距離很短,兩人的肘臂只要稍微移動就擦撞到。

  常豫抬頭看看寒子江,還想說什麼卻只是咬著下唇。

  和子江一起用餐的習慣也維持七年了。

  再過一陣子就必須習慣單獨用餐了,不知道少掉他後,子江一個人用餐會不會寂寞,或者很快就找到替代人選。

  心臟不知為何一陣又一陣抽疼,積結成一股化不開的惆悵。

  「豫,你的臉色好差。」寒子江突然湊近常豫,習慣性扳起他的下巴。

  早就習慣過於親密的招呼方式,常豫僅僅垂下眼瞼,勉強擠出一絲笑意。「最近睡不好…」

上了大二,課業跟著繁重,再加上打工難免吃不消。

寒子江疼惜的皺眉,暗忖常豫的工作量是否過重。「黑眼圈好嚴重,待會我拿男性專用的消除黑眼圈化妝品給你用。」

  「不用了…」常豫抬眼,觸及寒子江時不禁臉紅。「我不需要,我沒有你帥,那些東西用在我身上也太浪費了…」

  「我很帥嗎?」寒子江聽了非常高興,眼神更是出奇溫柔。「所以你才會常常看著我的臉發呆嗎?」

  常豫臉更紅了,他最近看寒子江看到出神的舉動被發現了嗎?

  其實他不是故意,是真的覺得寒子江愈來愈帥,舉手投足之間也愈來愈有商家子弟的氣勢,同時也有一種離他愈來愈遠的錯覺。

  再加上那些奇怪流言,使他不得不介意。

 

◇◆◇◆    ◇◆◇◆    ◇◆◇◆

 

  「對了,我聽伯母說了,你們被斷電斷水了?」

  常豫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表情顯得十分複雜,想到水電費還有參考書的錢,也只能苦笑,點點頭。

  如果可能,他不想被寒子江發現目前困境。

  「豫,我…」

  警覺寒子江想提起借錢的事,常豫連忙打開便當盒。「我決定了,我以後要當個公務員兼考古學家。」

  「咦,怎麼莫名其妙就決定未來出路。」寒子江淺淺揚笑,以為這只是一個玩笑。

他已經幫常豫規劃好人生藍圖,常豫以後要當他左右手,更何況公務員與他的人生之路截然不同。

  常豫怕被取笑,靦腆地垂下頭。「因為古代人會利用各式各樣的求生方法,也不怕被斷水斷電。」

寒子江聽了以後忍不住失笑,的確像常豫的想法。他不安份撥弄常豫的瀏海。「你可以跟在我身旁,錢賺得更多,不是嗎?」

  「……」常豫張大眼看著寒子江,好久以後才深感歉意似低語。「跟在你身旁必須處理龐大的金錢,每一個建議都要正確無誤,一想到可能在不經意之間就害你家損失慘重,甚至破產,我就心驚膽跳,我也沒有經商的才能,對不起,可能要辜負你了…」

  說著、說著,噤聲不語。

自從來到大賣場打工,熟悉商場活動後,更加深對從商的無力及恐懼感,他適合平凡的日子,簡單的工作,不想周旋複雜的人際關係。

  然而他仍欠寒子江一大筆債,不只金錢還連同人情,甚至信賴的債務。

一時間,心理壓力更重,常豫神情頓時一闇。

  最後也只有那條路可行了,不知道子江到時會不會諒解並接受他的選擇。

  「別想太多,你有能力,你只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寒子江面帶微笑替他打氣,手指頭往下溜進常豫胸領,撫摸朝思夢想的美麗鎖骨。

  有父親的前車之鑑,常豫怕破產並非毫無理由,但他絕不讓常豫脫離規劃好的路徑,更打算在二十歲生日那天讓常豫成為他的人。

  閃動野心勃勃的熾熱眸光緊緊凝視常豫不放。

  離最後期限只剩半年,得趕緊讓兩人的關係更加緊密、更牢固不可。

 

◇◆◇◆    ◇◆◇◆    ◇◆◇◆

 

  寒子江微笑交待著。「豫,我在大門口等你。」

  「真好,王子又要護送公主回去了。」聽見濃濃的譏諷,常豫立刻轉過頭,果然瞧見新人張德誠一臉訕笑。「你是同性戀嗎?他都怎麼抱你?你會叫床嗎?」

  同性戀?怎麼…抱?常豫白皙臉龐染上絲絲緋紅,好不容易才擠出一縷沙啞聲音。「你…你真下流。」

「我下流?」張德誠被罵還不打緊,笑得更卑劣了,「沒有你們下流吧,兩個男人居然可以若無其事在別人面前打情罵俏,有夠噁心。」

「我和子江…」

「子江,叫的真親熱。」這次更過份了,張德誠還裝成尖細嗓音學常豫叫床,「子……江…啊…啊啊…」

  常豫索性咬唇不再辯解,背過身任那個白癡發瘋,雙手默默收拾著,然而心卻好痛,幾乎喘不過氣。

  完全不知道究竟是怎麼結束工作,又怎麼走到大門口,一切麻木及心痛還有泫然欲泣在觸及等待中身影時重新癒合。

  寒子江面帶微笑,「豫。」

  「子…」才喊了一聲,常豫就驚覺眼眶瞬間發熱,鼻頭也跟著一酸,淚水即將掉落前,連忙歛低眼睫強逼回去,再抬起頭時已經是溫和笑臉,語氣也毫無異樣,「子江,等很久了嗎?」

  寒子江笑笑搖頭,「不會。」

  見他又是大包小包,常豫心又痛了。「那些東西…」

  「多出來的,公司進貨人員辦事糊塗,進一堆這種快過期的餅乾,處理不好就變成消費糾紛,丟了又怕太浪費。」快過期的就另當別論,大半是他用常豫還的債來付這筆錢。

  常豫低著頭,輕聲道謝,「不好意思,老是拿你的,吃你的。」

  「怎麼會呢,你幫我們省了“一大筆”處理費。」

常豫抬眼看著總是溫柔相待的寒子江,明白這是怕他擔心的說辭。

  現在的他什麼都沒有,還欠子江一大筆債,更讓他背後裡被取笑,並不時浪費時間處理他家的爛攤子。

  常豫也只能如往常浮起一抹感激微笑。

  寒子江胸口一熱,也回以迷人微笑。

  為了常豫的笑臉及相伴,要他付出所有都值得。



[bl][限]親親,我的窮愛人第二部02←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bl][限]親親,我的窮愛人第二部04